《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二章之一:同種同文不同質(一)


中國人闊起來了,彷彿一夜之間,搖身一變,成為暴發戶。然而,當他們湧向台灣和香港,當地人的感受,卻是蝗蟲肆虐。難怪,越來越多的台灣人和香港人不願做中國人。中國以大一統的巨輪逼近台灣和香港,催生的,反而是台獨與港獨。


衣食足而不知榮辱


中國古代政治家管仲曾說:「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但,這一條,放到今天的中國,也已經失靈。生活改善,並沒有改變中國人的風度;經濟發展,並沒有提高中國人的素養。當上暴發戶的中國人,愈加浮躁、粗野、暴戾。衣食足而不知榮辱。不僅在國外表現如此,在國內表現更是如此。


2013年10月,北京舉行國際馬拉松賽,總計三萬多名選手參賽,那本是中國首都的盛事,然而,眾多馬拉松選手,沿途隨地小便,卻成為一大「風景」。而這並非頭一回,中國網友說:「北京馬拉松,千人尿淹,一年一回。」馬拉松賽後,沿線灌木泛黃,花草枯萎。原本為健康而跑的馬拉松,反而破壞了環境,禍及國民健康。風起於青萍之末。中國的環境災難,起於國民的道德不濟。


2010年5月至10月,世界博覽會在上海舉行。開幕第二天,就出現嚴重混亂。因排隊民眾拿不到預約籌,大鬧中國館,有人指着工作人員痛罵,有人舉起垃圾桶扣在工作人員頭上,有人拽住公安人員的胳膊不放,有人揮拳打人。只要有機會,中國人總會顯露其刁民面目。


而另一天,得知多名韓國明星藝人將出現在韓國館,中國人,尤其中國女人蜂擁而至,多達千人,擁堵在通道。擁擠中,現場大亂,有人包掉了,有人頭髮散了,有人鞋子丟了,有人衣褲撕裂了。一大片一大片的人被推倒,一名少女被擠得從二樓墜下。結果,造成大規模踩踏。一百多人受傷。搶不到票的中國女人們,怒不可遏,將在場保安當成發泄對象,辱罵,吐口水,甚至出手毆打。以至於,當局不得不緊急調集千名武警到場維持秩序。一旦卸下「溫柔」的妝扮,中國女人之兇悍,並不亞於中國男人。


上海世博會期間,中國館狀況尤其多。有一處展示「清明上河圖」的動畫,告示牌顯示不得拍照、攝影,工作人員也不斷提示,但中國遊客視而不見、充耳不聞,對着動畫和其他珍藏品,狂拍亂攝。有的中國人遊園累了,乾脆脫了鞋,躺在椅子上呼呼大睡。洗手間的廁紙,被扔得滿地都是。自私自利的中國人,其心目中,只有自我,沒有他人,更無視環境。


德國館和捷克館先後向主辦方提出抗議,指中國遊客排隊不耐煩,強闖展館,推撞工作人員,甚至出言辱罵德國人是「納粹分子」。另外,因為沒有票而矇混過關的中國人太多,各國展館很快關閉了綠色通道。中國政府耗費巨資主辦的上海世博會,最終在大量的混亂和無數的醜聞中黯然落幕。


2014年12月31日,深夜,新年除夕,上海外灘,大量民眾聚集觀光。午夜時分,觀景平台人潮爆滿,部份人流要湧上觀景平台,部份人流要衝下觀景平台,兩股強大人流發生對沖,人人爭先恐後,不顧一切,場面失控,很快演變成相互踐踏,哭喊聲震天。而此時,位於外灘的一棟高樓上,有人朝樓下拋灑美金紙幣,引發人群哄搶、起鬨、圍觀,秩序大亂。凌晨時分,釀成嚴重踩踏事件,36人被踩踏致死,49人受傷。


這一慘劇,無疑是當代中國人國民性的綜合寫照:禮儀淪喪之邦,德行蕩然之地。人人心中,只有我,只為我,只有小我,絕無大我。鳥為食亡,人為財死。人與鳥,雖非同類,但在中國,卻屬同級。


中國崛起。中國人可能什麼都有了,唯獨丟失了靈魂。這是一個無神論居支配地位的國度。整個國家制度,就建立在非道德的價值之上,又怎能指望國民道德的越級提升?隨着獨裁統治的冥頑與持久,中國人道德失落,已經跌穿人類的底線。


其實,許多中國人,頭腦中早已沒有「道德」二字,慣以違規、鑽空子、投機取巧和耍賴為能事,以為那才是「有個性」、「有膽量」,敢打拚、能闖蕩天下。這種思維,作為一種集體下意識,潛藏於中國社會。中國網路上流行一則段子,就最好地詮釋了這種集體下意識。說的是:


一名年輕的中國男子到英國留學,結交了一個英國女朋友,不久分手了。分手的原因是,英國女朋友抱怨他開車太魯莽,說:「你連紅燈都敢闖,還有什麼違法的事你不敢做?」這名中國男子回到中國,結交了一個中國女朋友,不久又分手了。分手的原因是,中國女朋友抱怨他開車太膽小,說:「你連紅燈都不敢闖,能有什麼大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