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二章之三:同種同文不同質(三)


台灣人反感「陸客」


2010年4月,受濃霧影響,航班取消,165名大陸遊客滯留台灣高雄小港機場,其間,他們群起抗議,大鬧機場,霸佔機場通關處,不讓其他旅客進入,衝突中,造成一名婦人昏倒。台灣警察幾乎掏槍制止。中國人就是這樣計較利益的:我的利益受損,就要讓別人的利益也受損;我不好過,別人也不得好過。


2013年1月28日,也是在高雄小港國際機場,一位中國母親讓孩子在大廳里當眾大便,而廁所就在近處不到一分鐘的距離內。這樣的中國人,大概連「文明」二字都不知道怎麼寫。


越來越多的中國人去台灣旅遊,被稱為「陸客」。很快,在台灣人眼裡,「陸客」二字,就成了不講衛生、沒有公德、粗鄙、醜陋的代名詞。像香港人一樣,台灣人也把中國人驚呼為「蝗蟲」。台灣民眾對「陸客」的抱怨,甚至讓台南市衛生局長說出了這樣的話:「大陸客在台南市經過的地方,可以進行消毒。」当然,聽到這樣的說法,中國人一定惱火而要大呼「歧視」了!


2013年7月9日,台灣桃園國際機場,一名衣着華麗的中國婦女,突然用不堪的粗話,大聲叫罵旁邊一名台灣旅客,並不時用手指着對方,挑釁意味十足。原來,兩人都認為自己排在前面。一名身材高大的中國中年男人突然衝上去,一邊大聲為那位中國中年婦女幫腔,一邊揮拳要打那名台灣人,有人抱住他的腰,才避免了一場暴力衝突。這對男女自稱是「大陸公務員」,有人勸說他們:「既然是公務員,應該更要有素質。」那中國男人卻怒吼:「關你屁事!」無理而聲高,耍賴而暴戾,動輒出言威脅、動手動腳,原本就是某些中國人的常態。


2013年9月9日,在台灣阿里山,台北市民陳立倫遇見一群來自中國河南省的遊客,他們大聲喧嘩,隨意吐痰,亂扔垃圾,陳立倫看不下去,上前勸阻。中國旅行團領隊王磊卻朝陳立倫大喊:「中國遊客哪裡不好?台灣也是中國的。」隨後,王與另外兩名大陸遊客一起圍毆陳,將陳摔倒在地,並拿石塊打陳。陳被迫自衛。警察趕到時,這批中國遊客竟誣告陳先動手。陳到醫院驗傷,被發現有腦震蕩,胸、腹、背部及四肢多處挫傷。陳向警方控告這批大陸客涉嫌殺人未遂及傷害罪。


這起事件,把中國人的種種惡質本性表演得淋漓盡致。一場口角,竟要將「大中國」觀念強加給台灣人。暴力成性,即便在別人的領地上,也敢公然施展暴力。耍賴,滑頭,無處不在的耍賴和滑頭,幹壞事卻不擔當罪責,還反咬一口,源於中國特有的痞子文化。


有的中國人到台灣旅遊,一踏上台灣土地,居然就拿出五星紅旗招展,並呼喊着勝利的口號,讓同伴為他拍照留影,彷彿他們佔領或者「解放」了台灣。在民主的台灣。中國遊客固然有表達的自由,但那種囂張的樣子,實在令人不齒。


台灣政府開放陸客到台灣觀光,原意是促進台灣經濟。而北京的意圖,則是以頻繁而大量的人員往來,漸次達到兩岸融合的目的。以經濟統合達到政治統合。然而,適得其反的是,陸客湧入台灣,卻以其負面形象,讓台灣人反感而恐懼。台灣民眾由此見證,承載不同的歷史、文化和制度,分處台海兩岸的台灣人和中國人,差別如此之大!精神境界的落差,讓「同種同文」四字頓失重量。這實在是兩個截然不同的國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