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二章之五:同種同文不同質(五)


同種同文不同質


談中國人國民性,劣跡斑斑。有人曾問:全世界的華人(漢人),是否都是如此?

答案是否定的。香港、台灣、新加坡的華人,與居住在中國大陸的華人,大相徑庭,其品質,其誠信,其心智健全,其文明素養,都遠在大陸的中國人之上。


由此引申出一個課題:僅以人種而論國民性,難以服人。其他因素,尤其制度的因素,必須納入考量。制度,可以調節國民性。良好的制度,培植出良好的國民性;敗壞的制度,培植出敗壞的國民性。民主的台灣、自由的香港、法治的新加坡,各自具有孵化優良國民性的制度基礎;而獨裁、腐敗、反文明的中國大陸,則具有催生惡質國民性的制度基礎。嚴絲密縫的黨國機器,讓中國人淪為鐵蹄下的廢品。


上世紀八十年代,筆者曾在上海求學。每次去百貨公司,都會看見一個老師傅,手臂上戴一個紅袖章,坐在高高的獨木椅上,每有顧客進門,他就手持話筒,高聲喊話:「提高警惕,嚴防小偷!」他那硬邦邦的口氣,讓人聽不出是提醒還是警告,或者,二者兼而有之。給人的感覺,似乎每一個進門的顧客,都被他懷疑為賊。


若干年後,筆者訪問台灣,在百貨公司徜徉,忽然看見,一個貨架上寫着這麼一句話:「錄影中,請微笑!」我先是不解,隨後就會心地笑了。同樣是防範偷竊,同樣是用中文,這才是文明的表述啊!


在男廁所的小便池前,台灣的提醒告示是:「前進一小步,文明一大步。」而在中國一些地方,時下的提醒告示仍駭人聽聞,諸如:「尊敬的西安市民請管住您的褲襠。」「此處禁止大小便,違者沒收作案工具。」「隨地小便,爛掉小雞!」「誰在此地大小便,就讓他全家斷子絕孫!」


中國人不僅行為粗野,表現行為暴力,而且語言粗野,充滿語言暴力。單看中國各地政府推行計劃生育的口號,就能見識中國式的語言暴力,足以刺激眼球。諸如:


「誰不實行計劃生育,就叫他家破人亡。」

「能引的引出來,能流的流出來,堅決不能生下來。」

「打出來,壓出來,流出來,就是不能生出來!」

「喝葯不奪瓶,上吊就給繩。」

「一人超生,全村結紮。」

「該扎不扎,房倒屋塌;該流不流,扒房牽牛。」

「今日逃避計生政策外出,明日回家一切財產全無!」

「寧添十座墳,不添一個人。」

「寧可血流成河,不準超生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