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五章之七:不像龍的傳人,更像鼠的傳人(七)


抄襲高手,騙取諾貝爾文學獎


中國人毫無知識產權概念,盜版、抄襲、剽竊成風。2008年,北京舉辦奧運會,主題歌《我和你》的樂譜,抄襲自瑞士音樂《天堂之路》。2010年,上海舉行世界博覽會。此會一開幕,就讓人發現大量抄襲之作。上海世博會推廣歌曲《2010等你來》,抄襲日本歌曲《不變的你就好》(そのままの君でいて),最後被迫賠償3億日元的版權費;其「中國館」造型,抄襲日本建築家作品;其吉祥物「海寶」,抄襲美國卡通人物岡比(Gumby)。


2015年,中國中央電視台繼續炮製「春節聯歡晚會」(簡稱春晚),人們發現,其中的小品《小棉襖》,抄襲自日本的小品《蕎麥麵店員和未婚夫》,那原是日本喜劇演員兒嶋一哉和渡部建的雙人組合UNJASH的節目。這是中國春晚二度抄襲UNJASH。早在2012年的中國春晚上,小品《超市面試》就抄襲自UNJASH的小品《打工面試》。當這兩位日本人得知中國一再抄襲他們的節目後,顯得很無奈,只得說:「雖然有些遺憾,但中國觀眾接受我們的節目,或許可以考慮藉此機會進軍中國。」


同樣是在2015年的中國春晚上,小品《喜樂街》抄襲自韓國小品《極和極》,除了把台詞從韓文改為中文,小品主題、演員動作、背景音樂均高度相似。


中國人蔑稱日本為「小日本」、蔑稱韓國人為「高麗棒子」,然而,稍不留神,這些中國人卻流露出暗自崇拜「小日本」和「高麗棒子」的怪異情結。就像小學校的小男生,欺負小女生,乃是出於變相的愛慕,不曉得如何表達,故而表現乖張、行為極端。中國人動輒模仿、抄襲「小日本」、「高麗棒子」,不過是某種怪異情結的外泄。中國人的分裂人格,在此落下又一道實證。


2015年7月,北京獲得2022年冬季奧運會主辦權,隨即就爆出抄襲醜聞:北京冬奧會的主題歌曲《冰雪舞動》與美國迪斯尼音樂片《冰雪奇緣》的主題歌曲(Let it go)極其相似,連節拍都一模一樣。有中國網友寫道:「剽竊、偷盜、照抄, 這是中國唯一拿手的。」「這就是中國,你無計可施。從官方到人民,剽竊、偷盜和照搬成為文化的一部分」。中國官方媒體《環球時報》為此卻特地發表社評,不著邊際地為自己狡辯,聲言:北京冬奧會的主題歌曲並非「惡意抄襲」。暗示,即便是抄襲,但並非出自惡意。


2015年8月,在中國新疆克拉瑪依市的一處景區里,一座由不鏽鋼製成的「大油泡」和「小油泡」雕塑剛剛安裝完畢,就遭到英國雕塑家卡普爾的抗議。因為,中國的這個「大油泡」和「小油泡」,像極了卡普爾於2006年創作、並安放於美國芝加哥市中心千禧公園裡的雕塑作品「雲門」(Cloud Gate)。中國方面否認抄襲,聲稱「純屬巧合」。卡普爾氣憤地表示:「我必須將此事提交到最高層,並在法庭上追究責任者。」可以肯定的是,無論此事最終是否端上法庭,慣於耍賴的中國人,絕對會抵死不認。


抄襲,剽竊,不僅中國學生、學者、藝術家如此,連中國知名作家也如此。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中國作家莫言,自己說:「很多人說我受了馬爾克斯的影響,這個我也承認。」馬爾克斯,指的是哥倫比亞作家Gabriel Garcia Marquez,曾因其名作《百年孤獨》(One Hundred Years of Solitude)而榮獲1982年的諾貝爾文學獎。


其實,莫言說「受了馬爾克斯的影響」,太輕微,藉以掩蓋他全盤模仿馬爾克斯作品的劣跡。對比莫言獲獎的主要作品《豐乳肥臀》和馬爾克斯獲獎的主要作品《百年孤獨》,莫言不僅全盤模仿馬爾克斯「魔幻現實主義」手法,而且,公然照搬《百年孤獨》的敘事結構、人物設置、故事情節和背景安排。諸如:


《百年孤獨》里有一個貫穿始終的母親烏蘇拉·伊瓜蘭(Ursula Iguaran),照看幾代子孫;《豐乳肥臀》里也有一個貫穿始終的母親上官魯兒,照看幾代子孫。

《百年孤獨》里有一對雙胞胎;《豐乳肥臀》里也有一對雙胞胎。

《百年孤獨》里有一個活了二百歲的神人;《豐乳肥臀》里則有一個活了一百二十歲的仙人。

《百年孤獨》里寫了姑侄亂倫;《豐乳肥臀》里也也寫姑父和侄女亂倫。

《百年孤獨》里有個名叫蕾梅黛絲(Remedios )的女子坐着毯子飛上了天;《豐乳肥臀》里也有一個名叫上官領弟的女子飛上了樹。

《百年孤獨》的背景,是保守派與自由派的內戰,《豐乳肥臀》的背景,有中日戰爭,更有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內戰。

《百年孤獨》採用魔幻現實主義手法,是馬爾克斯的發明;《豐乳肥臀》里,中國作家首次採用魔幻現實主義手法,乃是直接模仿馬爾克斯。


……


不一而舉。說得輕一些,是模仿、照搬;說得重一些,是抄襲、剽竊。很顯然,莫言寫作《豐乳肥臀》之時,自以為中國讀者不了解、不熟悉馬爾克斯的《百年孤獨》,他可以在中國讀者那裡瞞天過海,讓中國讀者對他的「想像力」和「創作天才」感到無比驚奇、佩服。


就連莫言自己都沒有想到,有一天,他會在諾貝爾文學獎的評委們那裡矇混過關。那些評委們,以為是莫言自己創造了一種中國式「魔幻現實主義」境界。就連莫言自己也沒有想到,他這本主要依靠模仿、照搬、抄襲、剽竊的作品,與馬爾克斯獲獎相距三十年後,竟然也獲取2012年度的諾貝爾文學獎!準確而言,是騙取了諾貝爾文學獎。莫言的成功,乃是典型的中國式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