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八章之七:死要面子,死不要臉(七)


死不認錯的能耐


筆者反覆觀察到,在日常生活中,偶爾發生身體碰撞或言語誤解之下,中國人、美國人、日本人的反應,全然不同。日本人會立即說「抱歉」、「對不起」,並連連鞠躬,而無論誰先誰後、誰是誰非。美國人也會立即說「抱歉」、「對不起」,而無論誰先誰後、誰是誰非。許多時候,美國人還會關切地補上一句:「你還好吧?」(Are you okay?)


至於中國人,修養差的,會立即瞪眼責怪對方:「你眼睛長哪兒去了?」或者「你怎麼這麼說話?」毫無修養可言的,跟著的,往往還有拳腳往來,甚至大打出手。修養好一些的,即使知道是自己錯了,不是先賠禮道歉,而是急忙解釋:「我沒看見你在這兒。」或者「我不是那個意思。」竭力推託責任。總之,不會首先說抱歉,道歉的話更難說出口。甚至根本就沒有抱歉與道歉的念頭。


解釋,辯解,往往會變成狡辯、詭辯,甚至耍賴、抵賴;中國人費盡口舌、心機,就是不認錯。中國人死不認錯的能耐,堪稱世界第一。中國人不道歉、不認錯,也可以說是源於顧面子。


一般的中國父母,即便自己做錯了事,尤其做了對不起孩子的事,通常都不會對孩子認錯、道歉,因為,那關乎做父母的面子。而中國共產黨政府,壞事做絕,更從來不對人民認錯、道歉,反而自我標榜為「偉大、光榮、正確。」其中的意涵是,作為父母官,斷不可向其治下的臣民認錯、道歉,否則,還有什麼管治威信?


2014至2015年,中國政府向香港強行推銷所謂「政改方案」,實為假普選方案,受到香港人民抵制,兩年間,先後引發佔中運動和雨傘運動,抗議北京的倒行逆施。香港沸騰。中國政府的方案,最終遭香港立法院否決。然而,鴨子死了嘴還硬,中國政府仍然宣稱,它自己的方案「不容挑戰」、「不可動搖」、「長期有效」。這類語言,出於極度專制心態,流露極度權力傲慢。在中國數千年歷史上,即便是歷代皇帝,也沒有達到如此傲慢的程度。逢天災人禍,皇帝往往會下「罪己詔」,檢討自己,調整政策,糾正失誤。可嘆中國歷史,幾乎總是倒退著發展。時至今日,在世人面前,竟然呈現這樣一個統治集團,絕不承認自己有錯,絕不允許批評,絕不棄惡向善。


西方國家批評中國政府踐踏人權,中國政府不但死不認錯,還反咬一口,譴責西方「干涉中國內政」,這原本是中國政府遮掩自己惡行的一個借口,但部分中國民眾竟也相信中國政府的宣傳,其實也有中國人顧面子的心在作怪。有些中國人以為,外國批評中國,就像外人批評自己的家裡人一樣,是不給面子的做法,是掃面子的事情。中國有句俗話:「打人不打臉,揭人不揭短。」中國政府利用中國人顧面子的心態,正好遮擋了來自外國的批評。


中國假冒偽劣產品、黑心食品禍害世界,構成另類「中國威脅」,但中國政府拒不認錯、從不道歉。甚至反咬一口,聲稱也要揪「洋貨」的毛病,甚至炮製出「中國食品比美國食品合格率還高」的天大笑話!


2008年初,中國產袋裝水餃在日本引發民眾大面積中毒。事發後,日本首相立即向全體日本國民道歉,自認「行政有漏洞」、「施政不力」。但作為真正責任方的中國政府,卻拒不承認、拒不道歉,百般狡辯、遮掩。


最初階段,中國政府搶先宣布中方自己的調查結果,聲稱:從生產問題餃子的中國廠家,「沒有發現問題」。布置完畢,再陪同日方人員到相關工廠「聯合調查」,企圖讓雙方都承認「沒有發現問題」。最後,暗示日方「大驚小怪」,炒作另類「

中國威脅論」。但日方並不放棄真相調查,不依不饒。終於,在2008年8月底,北京奧運剛結束,中方突然改變說法,向日方承認:袋裝凍餃被摻毒,發生在中國工廠的可能性更大。


而就在那時,中國爆發了更大規模的假貨毒物醜聞:毒奶粉。幾乎所有國產奶粉均含毒素,許多嬰兒致病致死。一個叫做「中國食品恐怖主義」的新名詞,在國際上不脛而走。各國將「中國製造」的藥品、食品、寵物食品、牙膏等,紛紛下架、退貨。位於美國猶他州的一家健康食品公司,甚至乾脆在他們銷售的產品上,一律貼上「無中國產原料」的標籤,讓消費者安心。


直到2010年3月,中國政府才最終承認,輸日毒餃子禍起中國。中方宣稱,一名叫做呂月廷的合同工因對工廠(河北天洋食品廠)不滿,先後三次把甲胺磷農藥注射進水餃。警方在呂家下水道找到兩支注射器,疑犯供認不諱,云云。此時,距毒餃事件案發已經兩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