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八章之四:死要面子,死不要臉(四)


自吹「盛世」,中南海撒錢迎賓


1998年,美國總統柯林頓(Bill Clinton)訪問中國,首站到達西安,中國政府模仿唐朝,以規模巨大的仿古迎賓入城式,隆重迎接柯林頓一行。西安古城,全城動員,到處張燈結綵、火樹銀花,如同嘉年華。這種過份、過頭的迎賓場面,滿足的,是當時的中國領導人江澤民的虛榮心。他覺得,只有用這種方式,才能給中國贏足面子,讓美國總統切實感受到,江澤民宣傳的今日「盛世中國」,就如1200年前的唐朝一樣,再次達到鼎盛。


到了2014年,習近平在北京大辦亞太首腦峰會(APEC),為了炫耀中國崛起、蓄意製造「萬邦來朝」的表象,特地在北京懷柔區雁棲湖修建豪華會所、奢華酒店、頂級高爾夫球場,並開設專道、開挖人工河、打造「民間手工」購物村……共耗資10億美元。而讓北京和周邊地區停工停產放假,人為製造沒有霧霾的「APEC藍」,代價更是難以計數。


這一切,發生在習近平反對鋪張奢侈、主張節約儉樸的政治口號下,彷如自我反諷。其實,APEC峰會,一年一度,亞太各國輪流主持,其他國家,並未如此大興土木、大肆揮霍,唯獨北京例外,各國首腦,又豈會為此喝彩?心下暗笑而已。


不免讓人聯想到唐朝之前的隋朝。隋煬帝(楊廣)極愛面子,講究排場。為了在外賓面前炫耀隋朝的強大、富有、盛世,故意在外賓經過的道路和場所,把所有樹木都纏上絲綢,製造火樹銀花的效果。豈料,外賓不可理喻,感慨:「這裡的普通人連衣服都穿不起,卻把絲綢纏到樹木上!」隋煬帝多方瞎折騰,讓光耀一時的隋朝,只持續了38年,就歸於夭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