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十二章之六:一個貪生怕死的民族(六)


中韓沉船對照:政府,媒體,國民


2014年4月16日,韓國,「世越號」客輪,在由仁川港開往濟州島的途中,在海上翻覆沉沒。事故原因:疑為人工操作失誤,船頭突然轉嚮導致貨物堆向一側,致使船體翻沉。另外,客輪原本也存在一些安全隱患。


2015年6月1日,中國,「東方之星」號游輪,由南京開往重慶的途中,在長江中游翻覆沉沒。也是船頭突然轉嚮導致船體翻沉。事故原因:當局先稱遇龍捲風襲擊,湖北地方政府說「大風大雨」,後改口說「我們錯了」,以便與中共黨中央保持一致口徑。但知情者揭露出大量人禍,包括:「東方之星」多次改裝,加高加長,為的是「多載人,多掙錢。」以至於,船體頭重腳輕,潛存287處安全隱患。實為一條「豆腐渣」游輪。


韓國「世越號」,船長率先逃生,展現人性醜陋一幕。但該船能在事發第一時間就發出求救信號,令附近漁船和商船迅速趕到,參與救援,許多乘客被這些民用船隻救起。韓國海洋警察廳和韓國海軍艦艇迅即出動,支援直升機也隨後趕到,抵達現場,都在半小時之內。

中國「東方之星」,船長棄船逃生,但他上岸後才報警,致使游輪遇難三個多小時後,外界才得知消息。中國政府隨後展開救援工作,先後出動武警、軍隊、潛水員、蛙人、救助打撈船、空軍直升機等。啟動「舉國體制」,號稱「舉國動員」,大打人海戰術。


韓國「世越號」載客476人,172人獲救,295人死亡,9人失蹤。救援成功率,為36%。中國「東方之星」載客454人,僅12人生還,442人死亡。生還的12人中,7人自救,3人漂至下游獲救,僅有2人被當局救出。救援成功率,僅為0.4%。所謂救援,成了撈屍。


韓國船難發生在海上,離岸很遠,距最近的屏風島20公里;中國船難發生在江上,離岸很近,距岸邊僅數百米。儘管韓國政府的救援工作,其手段和成效,都備受韓國民眾責難,但對比之下,韓國卻遠遠優於中國。似乎,只有當中國也發生了船難,韓國政府才終於有了下台階。


韓國媒體,痛心獲救人數太少,紛紛抨擊政府,對政府危機應變處理能力低下感到憤怒,批評領導人只能在「桌子上執政」,反思韓國社會種種根深蒂固的弊端,包括客輪安全隱患被忽視、「服從長輩」文化加重沉船悲劇等,自責韓國是「落後型國家」。


中國媒體。就在沉船慘禍發生的第二天,中國政府即下令嚴控媒體報導,禁止各地媒體前往事發地點,立即召回已到現場的記者,並要求統一口徑,各媒體報道一律使用官方新華社通稿,一律使用中央電視台畫面。中國網民痛斥當局「化慘劇為讚美」、「辦喪事為喜事」,並評出官方媒體報道沉船事件的「十大噁心標題」,包括:


《生為國人,何其有幸》(新華網);

《4天3夜,那些感動我們的瞬間》(人民日報);

《救援一線,中國最帥的男人都在這兒啦!》(人民日報);

《東方之星不必隕落的N個理由》(新華社);

《世界透過沉船事故見中國決心》(環球時報);

《中國的「老人與海」,「東方之星」翻沉事件倖存遊客求生記》(新華網);

《沉船救援,十個註定要載入歷史的鏡頭》(中國之聲);

《在長江大風大浪中譜寫萬眾一心的讚歌》(新華社);

《感謝你無數次游過那麼悲傷的水域》(澎湃新聞);

《孩子別哭,我在長江,已經回到母親的懷抱》(澎湃新聞)。


這些標題的噁心程度,直追2008年四川大地震發生時,山東省作家協會副主席王兆山的名詩「主席喚,總理呼……縱做鬼,也幸福……」,以及上海肉麻文人余秋雨的奇文《含淚勸告請願災民》。中國官媒和御用文人的惡習,從來不改。


中國政府大肆宣傳救援中的「好人好事」,然而,唯一的好人好事,官方媒體隻字不提的,卻是:發生沉船慘禍的湖北省監利縣,當地民眾善心動人,對遇難者家屬、甚至任何抄外地口音的陌生人,賣花不收錢,搭計程車不收錢,進飯店不收錢,有人要付錢,甚至會被飯店老闆假裝生氣地推送到門外。可以說,「東方之星」遇難者家屬得到的唯一安慰,就來自民風淳樸、古道熱腸而無權無勢的監利民眾。而官方媒體報道監利民眾,僅提到「為救援官兵送飯」、「送別搜救部隊」,渲染的,仍然是「軍民一家親」的惡俗老套。


韓國「世越號」,第一時間報警求救。69歲的船長與其他三名船員率先跳上救生艇逃生。但22歲的女船員朴智英卻將救生衣讓給學生,並堅守崗位,營救乘客直至海水漲及腰部,不幸喪生。事後,韓國法院以殺人罪,判處「世越號」船長李俊錫無期徒刑;以遺棄致人死亡罪,判處另外14名船員1年6個月至12年的有期徒刑。韓國政府追認挺身搶險救難的朴智英、楊大弘(「世越號」事務長)、及兩名高中教師、兩名高中學生共六人為「永放光芒」的烈士。


中國「東方之星」,船長張順文、輪機長楊忠權、大副譚建、二副程林等,在事發第一時間,全部飛快穿上救生衣,慌忙棄船逃生。無一人堅守崗位,無一人成為烈士。更令人不齒的是,直到他們自己上岸脫險後,才發出船隻求救信號,延誤救援達三個多小時。在民情洶湧下,中國公安當局被迫拘押了「東方之星」船長和輪機長二人,調查事故原因。


政府表現。中國,總理李克強趕赴災區,官方媒體大肆渲染他在飛機上布署救援、在江邊渾身濕透、在救援指揮部吃盒飯等鏡頭。韓國,事發第二天,總統朴槿惠前往事發地點視察,督導救援工作。總理鄭烘原引咎辭職,總統同意他辭職,但要求他留任至政府完成救援工作之日。因遇難者家屬憤怒和民眾抗議,朴槿惠再三向國民鞠躬道歉。一年後,在向全國的電視演說中,朴槿惠再度正式道歉,承諾一肩扛起責任,併當場淚崩。她提議建立紀念碑,並將發生船難的4月16日定為韓國「公共安全日」。


遇難者家屬。韓國。事發後,因該國朝鮮中央通訊社只做了簡短報道,引發家屬和民眾抗議。因韓國放送公社(KBS)新聞部總監金時坤私下表示「世越號」罹難者人數比一年的交通事故死亡人數要少,引發遇難者家屬包圍KBS總部、併到青瓦台總統府外靜坐抗議。在遇難者家屬的強烈要求下,KBS開除了金時坤。七百多名KBS員工罷工,要求社長吉桓永辭職,後者雖拒絕下台,仍遭KBS理事會投票罷免。


最後,韓國政府公布賠償方案,對每名罹難學生賠償38萬美元、每名罹難教師賠償69萬美元(該船此次主要載客為高中師生)。但悲憤的家屬們拒絕接受賠償。兩百多名遇難者家屬走上首爾街頭遊行,要求就船難真相展開獨立調查。船難周年時,韓國政府舉行追悼儀式,遭遇難者家屬集體抵制,總理李完九前往參拜上香,也遭民眾阻攔,只得尷尬返回。七萬首爾市民集會示威,抗議政府處置不當,與警方爆發肢體衝突。


中國。救援現場戒備森嚴,當局設置了重重檢查站,阻擋遇難者家屬或民眾前往事發地帶。船難發生後,中國政府並未主動聯絡遇難者家屬,反而是這些家屬找到政府。遇難者家屬對政府的反應遲鈍感到憤怒,在上海,一批遇難者家屬前往市政府討說法,遭警察圍堵,演變成官民扭打。


在事發的湖北省監利縣,地方官員關於舉行記者會,將所有遇難者家屬阻擋於門外。一位名叫夏雨晨的遇難者家屬突破警察攔阻,闖入記者會,呼喊徹查真相,有官員試圖讓她閉嘴,並一度封鎖記者會出口。夏雨晨拚命喊出的幾句竭盡克制而理性話,反映了遇難者家屬的凄涼處境,她說:「我們是公民,是納稅人。我們是支持政府的,我們的要求是公正公平的。但他們卻阻撓我們,把我們當敵人!」


把遇難者家屬當敵人,可謂一語道破天機。這就是那個一心貪戀權力、卻又不願承擔責任的腐敗政府,每臨天災人禍時的一貫作派。當局對遇難者家屬嚴防死守,一對一地盯死,並阻擾他們接受媒體採訪,還美其名曰「安慰」、「保護」家屬,「

防止記者騷擾」。為數不多的倖存者,入住醫院,也遭到當局重兵把守,任何人,尤其任何媒體、記者,不得接近他們。


中國政府最後「恩准」的,僅僅是:遇難者家屬可以見到親人遺體,政府組織(實為監控)家屬在「頭七」之日,到江邊舉行悼念活動。當局將家屬分為四批,分別到江邊祭奠。但每名家屬只能在那裡呆上兩、三分鐘,就被便衣特務強行架走。


嚴控媒體,人為引導輿論,監控和防範遇難者家屬,中國政府展現的,是另一個層次上的貪生怕死:生怕遇難者家屬的抗議和社會輿論的沸騰,顛覆了這個外強中乾的腐敗政權。


這個毫無道德底線而喪盡天良的政權,就一直如此這般地示範於中國人民。如果還有任何中國人對這種政權心存幻想,那麼,只須經歷一次災難、當一回難屬,就肯定大徹大悟了。四川大地震死難者家屬、毒奶粉受害者家屬、溫州高鐵死難者家屬、「東方之星」遇難者家屬、天津大爆炸死難者家屬……淚跡斑斑,歷歷在目。


不少人還注意到兩個對照鮮明、「令中國人無語」的鏡頭:船難發生四天後,上海街頭的大屏幕,熱烈歡慶中國股市攀上5000點。而與此同時,東京街頭的大屏幕,卻在深切悼念中國沉船遇難者。而翻沉的「東方之星」,載有97名上海乘客,並沒有一名日本乘客。中國與韓國,中國與日本,中國與世界,差距有多大?一目了然。人性的異同,制度的優劣,文明的落差,盡在其中。


再次對照一百多年前在大西洋遇險沉沒的英國「鐵達尼號」,獲救的705人,多為婦女和兒童,而船長、大副、二副、服務員、報務員、信號員、消防員、鍋爐工等船員,為組織乘客撤離,盡都沉沒於冰冷的海水。一百多年後,在長江翻沉的中國「東方之星」,遇難的442人,全部是老人、婦女、兒童,而壯年的船長、船員們盡都擅離職守、棄船逃生。醜陋的民族,必留下醜陋的故事;罪惡的國度,必留下罪惡的記錄。


韓國。遇難者家屬抗議了,民眾遊行示威了,政府再三道歉並付出巨額賠償了,然而,政府沒有垮台,社會沒有亂套,國家沒有脫軌,相反,在激烈批評和痛切反思的基礎上,吸取了深刻教訓的韓國,類似「世越號」的災難,可望避免或減少。


中國。家屬不得抗議,民眾不能示威,政府絕不道歉,賠償多少,只能由政府說了算。表面上,太平,沉寂,和諧,事件很快煙消雲散,一切就像沒有發生過一樣。然而,類似「東方之星」的慘禍,比天災更大的人禍,必定一再上演。


從克拉瑪依大火(1994年),到「東方之珠」遇險(1997年),到「大舜號」起火(1999年),到「東方之星」翻沉(2015年),到天津驚天大爆炸(2015年)……這個受制於紫禁城專制鬼魅的民族,註定厄運纏身。

コメント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