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十四章之三:大一統痴迷症(三)


中國人變壞,始自大一統


秦始皇一統天下,像春秋戰國時代或更早時代的忠義故事,就漸漸稀少了。中國人變壞,始自大一統之後的秦朝。從宏觀上來看,大一統之後的中國(原東亞大陸),失去了國與國之間的競爭,並開始閉關鎖國。秦始皇一統天下後,幹了兩件大事:


其一,修築長城。後來的歷史證明,耗費了巨大國力人力、用累累白骨堆砌的萬里長城,從來沒有成為中國安全的屏障,北方強敵輕易而入,甚至一再滅亡中國。萬里長城,形同虛設,卻成為中國自我封閉的標誌、中國人遭禁錮的象徵。


彼時的中國人,並不認為長城之外還有什麼國家,那裡居住的人群,在中國人看來,頂多是一些部落,「很原始、很落後」的部落,被中國人蔑稱為「蠻夷」、「蠻夷之邦」。而對更遙遠的國家,中國人全然不知,也毫無興趣。大一統之後的中國,幾乎沒有外部事務,只有內部事務,中國人的眼界變得狹小,心胸變得狹隘。


其二,焚書坑儒。秦始皇下令,民間只能保留醫藥、農業等少數書籍,其他書籍,盡行燒毀。而《詩經》、《書經》、及少數諸子百家之書,只能由官府保存,民間不得保留。此為焚書。秦始皇又下令,將四百六十多名最有名望的知識分子,時稱儒生,全部坑殺,即,挖坑活埋。此為坑儒。


焚書坑儒之後,天下變得鴉雀無聲。史載,被秦始皇活埋的460多名儒生,「皆誦法孔子」。影響中國和亞洲各國至今的孔子,幸虧出生在春秋戰國時代,如果他出生在大一統之後的秦朝或後繼朝代,恐怕還來不及等到他的學說和書籍傳世,自己的腦袋早就搬了家。


秦始皇焚書坑儒,鉗制思想,滅人道,興霸道,不僅讓中國人感受到切身的恐懼,因恐懼而明哲保身,喪失正義感,而且,讓中國人思維力衰退,喪失個性與活力,變得愚昧。此後兩千年,中國再沒有出現過真正意義上的思想家。


指鹿為馬,是一個中國成語,源自秦朝。秦始皇死後,秦二世繼位,實權落到丞相趙高手上。趙高專權,架空皇帝。有一回,他想測試自己的權力,也想測試其他大臣對他的擁護程度。他叫人牽來一頭鹿,告訴秦二世,這是一匹馬。秦二世說:丞相錯了,這不是馬,是鹿。趙高堅持說:這是一匹好馬!秦二世說:如果是馬,頭上怎麼會長角?趙高仍然說:這是一匹千里馬。不信,陛下可問大臣們。秦二世便問周圍大臣。大部分大臣附和趙高,說是馬;有的大臣不敢出聲;有的大臣則直言,說,那不是馬,是鹿。事後,趙高將那些說實話、指出是鹿不是馬的大臣,盡都殺害。中國人擅長說假話,尤其在政治上說假話,大約就是從「指鹿為馬」的那個時代開始的。


閉關鎖國之下的內鬥,自相殘殺,令人心變壞,道德毀棄。大一統之後的秦王朝,只維持了15年。秦王朝雖然覆滅,但隨後建立的漢王朝,卻繼承了秦王朝大一統的格局,在思想上,「禁百家」而「獨尊儒術」,即,用孔子的一家之言,來規範社會、控制人民。此後的中國,凡二千年,雖然分分合合,但多數時候,維持了大一統的格局:地域上的大一統,以及思想上的大一統,即專制主義,高度極權。


漢朝結束之後,經歷一段三國時代,那似乎是一個道德恢復的時代,許多俠義人物和忠義故事,歷歷再現,感天動地。膾炙人口的《三國志》,記錄了可能是中國人最後的美德:劉備的仁慈,關羽的忠義,張飛的勇猛,趙雲的膽略,諸葛亮的智慧與忠誠,代代流傳,成為千古絕唱。


不幸的是,中國歷史,往往正不壓邪,最終,邪惡壓倒正氣、奸詐戰勝忠義。最邪惡、最奸詐的司馬家族,先後滅亡三國,再次建立起大一統的國家——晉朝。「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成為一個比喻野心、陰險與奸詐的成語。三國結束,大一統再度抬頭,中國人的道德再次滑落。

Comentário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