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四章之一:中國人造假,世界第一(一)


中國人沉醉於「四大發明」,躺在千年功勞簿子上孤芳自賞。然而,近代美國人湯瑪斯·愛迪生(Thomas Edison),一人就創下一千多項發明。當代中國人創造力何在?在於造假、抄襲、盜版、剽竊。如果為造假也設立一個世界大獎,比如「諾貝爾造假獎」,那麼,所有桂冠和獎金,必為中國人所囊括。



中國人撒謊成性


「逢人只說三分話,未可全拋一片心。」這句諺語,出自《增廣賢文》,一部問世於明、清朝兩朝的民間諺語集。中國先人如是開導後人。中國父母教育孩子,總是說:「不要太老實。太老實要吃虧。」毛澤東的副手林彪曾總結說:「不說假話辦不成大事。」於是,中國人習慣撒謊,謊話隨口而出。許多中國人,從小練就了一身撒謊本領,縱然謊話連篇,也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


父母對孩子撒謊:「我之所以不告訴你,都是為了你好。」

孩子對父母撒謊:「我並沒有去電動遊戲廳,是學校放學晚了。」


老師對學生撒謊:「學校向你們父母募集贊助費,都會用在對你們的教育上。」

學生對老師撒謊:「我完成作業了,只是忘記帶來了。」


老闆對農民工撒謊:「好好乾,幹得好,還有獎金。」

農民工對老闆撒謊:「這些活,半天怎麼幹得完?起碼也要兩、三天。」


商人對商人撒謊。頭一天晚上,牛總對馬總說:「喝酒,喝酒,不喝酒不談生意!」第二天早上,馬總問牛總:「牛老總,昨天晚上談的生意,我們是不是可以開始落實了?」牛總回答:「酒桌上說的話,不算數!」


銷售員對顧客撒謊:「不是產品質量不好,它的性能本來就是這樣。」

顧客對銷售員撒謊:「我退回這套衣服,因為尺寸不合。」(實際上,顧客買下貴重衣服,只是為了出席一個朋友的婚禮。原本就算計好,婚禮結束後就到商店退貨。)


男人對女人撒謊:「我不是不愛你,我的確是因為太忙了。最近……」

女人對男人撒謊:「我提出分手,的確不是因為經濟問題,的確是因為感情問題。我受不了你……」


中國人喜歡談孔子,但孔子倡導:「敏於事而慎於言。」他鄙視「巧言令色。」當今中國,不說普通人,就連教授、學者、專家、官員,都全然悖離這一古訓,花言巧語,大話連篇。


專家對民眾撒謊:

國家「暢通工程」專家組組長,東南大學交通學院院長王煒:「中國城市污染不是由汽車造成的,而是由自行車造成的。自行車的污染比汽車更大!」

重慶市氣象台台長劉德:「重慶普遍42度高溫,實際上不熱,是空調讓人變嬌貴了,人們皮膚耐熱度也越來越差,是人的感覺出了錯。」


官員對民眾撒謊:

前電影演員、人大代表倪萍:「在人大的會議上舉手表決時,我從來沒有反對過或棄權過,因為我熱愛這個國家。」

前乒乓球世界冠軍、後任《人民日報》社副秘書長鄧亞萍:「《人民日報》62年來沒有假新聞。」

教育部長袁貴仁;「中國基本做到沒有一個學生因經濟困難失學。」

解放軍少將羅援:「我的家屬去了美國,並不代表我們不愛國。」

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副書記干以勝;「中國腐敗分子是極少數!不到萬分之一!幾乎等於零!」


官員對記者撒謊:

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中國不存在所謂新聞審查制度,中國政府依法保護新聞自由,也充分發揮了新聞媒體和公民的輿論監督作用。」

2011年,發生高鐵追撞慘禍後,鐵道部宣傳部長王勇平解釋「掩埋車體是為了救援方便。」然後對記者們說:「至於你信不信,我反正信了!」這句話,立即成為中國網路上爆紅的名言。


官員在國際上撒謊:

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王冠中:(關於南海與東海爭端)「中國從來沒有主動挑起爭端和爭論,都是有的國家首先挑起爭端後,中國才被迫採取應對措施。」

中國資深外交官、聯合國副秘書長沙祖康;「中國人權至少比美國好五倍!」


高官談廉政與反腐:

政治局委員薄熙來:「廉潔是一種幸福,做清官是大智慧。」

軍委副主席徐才厚:「我最大的缺點就是廉潔。」

政協副主席令計劃:「懂得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誰都沒有超越法律的特權。」

政治局常委周永康:「對貪污腐敗,我們是零容忍。」「我們不能做碌碌無為的庸官,更不能做欺壓百姓的惡官和以權謀私、見利忘義的貪官。」


因在權力鬥爭中落敗,周永康後來遭習近平當局下獄,經由秘密審判,周被判處無期徒刑。官方電視台播出經過精心編輯的宣判片段,鏡頭裡,除了周永康的一頭白髮是真實的、透明的、公開的,其他都是假的,整個審判,都是黑箱操作,籠罩在司法黑幕之下。


當權時的周永康,同其他所有中共領導人一樣,把白髮染成黑髮。全體一致的染髮,集體虛偽,集體造假,是他們不自信和虛榮心的流露,也是毫無個性的體現,他們都是同一個模子里倒出來的共產官僚。在台上的周永康,以滿頭黑髮亮相;而當下台了、下獄了,呈現的,卻是滿頭白髮,可謂原形畢露。應該說,在監獄裡的周永康,失去了染髮的特權,或者,失去了染髮的興趣。從一頭黑髮到一頭白髮;從大權在握的領導人,到低頭認罪的階下囚。周永康相差懸殊的前後兩個形象,恰恰象徵了中共領導人的本質:一貫以假象示人。表面上道貌岸然,背地裡男盜女娼。


2013年,英國媒體報道,前總理李鵬的女兒、中國電力國際發展有限公司董事長李小琳捲入外資進入中國保險業的受賄醜聞。李小琳為此發表聲明:「我從未與任何保險公司有個人來往,也不認識任何保險公司的人。」然而,不說別人,站在李小琳身邊的丈夫劉智源,本身就曾擔任中國新華保險公司總經理助理。


李小琳隨口撒謊,應是受到其父母的耳濡目染。其父親李鵬,世稱「六四屠夫」,政治上一貫撒謊。其母親朱琳,也是一個愛撒謊的小女人。據前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秘書鮑彤披露:1989年4月,身為中國總理的李鵬攜夫人朱琳訪問日本。到達東京的第二天清晨,朱琳大呼丟失了項鏈,向日方報案,並強調這條項鏈多麼貴重,含金多少克拉。日方十分緊張,派人把房間翻了個底朝天,終於在沙發縫裡找到了那條項鏈。在交還給朱琳前,日方相關人員對項鏈做了檢驗,發現不過是一條假金項鏈,值不了幾個錢。堂堂一個大國的總理夫人,竟隨口撒謊,意圖向日本敲詐獲利。


中國共產黨執政,依靠兩大「法寶」:暴力與謊言。政治宣傳中,充滿假、大、空,因謊言太多,經常呈現互相抵消的矛盾。比如,群眾大會上,剛剛唱了一首《國際歌》,其中唱道:「從來就沒有什麼救世主,也不靠神仙皇帝。」接着又唱一首《東方紅》,其中唱道:「他是人民的大救星。」


中國政府動輒指責日本教科書「歪曲歷史」,但由中國政府壟斷編纂的中國教科書,滿紙謊言,滿紙荒唐,不僅歪曲歷史,而且顛倒概念。在中國的歷史教科書里,「奴役」被顛倒為「解放」;「人禍」被嫁接成「天災」;「愛國」被誣指為「叛國」;「左派」被說成是「右派」;「跪下去了」被說成是「站起來了」。「破壞中國文化」,被解釋成「代表中國文化」;「末世」被粉飾為「盛世」;「屠夫」被裝扮成「偉人」……


中國當權者慣於用謊言編寫歷史,以至於,連共產黨自己的歷史,也寫成了一筆糊塗賬。文化大革命之後,中國政府竟需派人到海外收集文件,以彌補中共文史的空白。


中國人懷疑一切,什麼都不信,原因之一,也在於,中國人撒謊成性,喪失信譽,彼此缺少信任。因為太多人說謊,彼此窮於應付,以至於,如今的北京人交談,總要帶上這麼一句口頭禪:「真的還是假的?」 不要說外國人無法把握中國人,就是中國人自己,也無法把握中國人,因為他們太滑頭。眨眼就撒謊、回頭就變臉、轉身就背信。中國人最不可信,也最不可靠。


描述當今中國,有三句冷笑話:讀中國的報紙,什麼都是假的,只有日期是真的;看中國的電視,什麼都是假的,只有天氣預報是真的;進入中國市場,什麼都是假的,只有騙子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