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世界都不了解中國人》第四章之五:中國人造假,世界第一(五)


北京奧運會,造假的輝煌


作為「中國崛起」的象徵,北京主辦了2008年奧運會。中國政府砸下430億美元巨資,大操大辦,向世界展示「盛世中國」。中國政府宣稱:北京奧運會,圓滿、成功。然而,為了這個「圓滿」、「成功」,處處造假。


開幕式上,一曲「感人的」《歌唱祖國》,9歲女孩林妙可竟是假唱,真唱者是幕後7歲女孩楊沛宜。音樂總監解釋:如此安排,是因為楊沛宜不如林妙可形象可愛。按照文明國際準則,這位音樂總監的說法,構成赤裸裸的歧視。


針對這一假唱事件,國際上擔心,會對兩個孩子的身心健康構成傷害,因為,一個被認為「不好看」,另一個被曝光「假唱」。其實,了解中國國情的人都知道,對這兩個孩子,絕無「傷害」可言。在如此盛大、全球矚目的奧運開幕式上,一個孩子的聲音被用上了,另一個孩子的臉蛋被用上了,根據她們所受到的教育,那是畢生榮幸。畢竟,13億人中,只有她們兩個,才有如此運氣!至於周圍人的眼光,只有羨慕,沒有其他。「假唱,算什麼!」根據中國人所受到的教育,大多會不以為然。


這裡,折射了當今中國根深蒂固的教育理念:形象或面子最要緊,造假是無可厚非的。假唱主角林妙可在北京奧運會後迅速竄紅中國,證明造假文化得到全體中國人背書,習以為常。


開幕式上,除鳥巢上空出現真實焰火之外,鳥巢內觀眾通過大屏幕看到的北京城28處焰火,都是事先由電腦製作的三維視頻,以假亂真;解放軍發射密集火箭彈阻擋雷雨,連鳥巢上空的天氣都是假的!

開幕式還上演了這一幕:56個着各色民族服裝的兒童,「代表」56個民族,護送國旗。然而,國際媒體揭露:這些充當各「少數民族」的兒童,都是漢族,盡都來自「北京銀河少兒藝術團」。中國當局狡辯,那只是「演出」。但在北京奧運會開幕式的《媒體指南》上,卻明明白白地寫着:「來自中國56個民族的56個孩子,代表56個民族……」


這出造假,用意明了:奧運開幕式,決不能「出事」,中國政府信不過少數民族,哪怕是孩子。暗喻的中國現實是:少數民族的權益,是可以被漢人代理的。所以,西藏、新疆、內蒙古等「自治區」的第一把手、即黨委書記,必須是漢人。「自治」是假的,奴役才是真的。


出於保護未成年人和表現女子體能實況,國際奧委會規定,女子體操運動員的年齡,必須達到16歲。然而,中國女子體操運動員中,何可欣、楊伊琳和江鈺源三人的年齡成謎。2007年底,中共官方新華社曾報道:何可欣為13歲,僅僅過了9個月,參加奧運會的何可欣,就變成了16歲!楊伊琳和江鈺源也存在類似疑點,根據從前公布的資料推算,楊、江二人至多15歲。出場時,她們都以成人式濃妝來掩飾。中國網友驚呼,被如此化妝「雷倒」!


面對外界質疑,國際奧委會官員推託責任,說,這些人的年齡,「以護照為準」。一位曾經在羅馬尼亞領教過共產黨統治的美籍羅馬尼亞教練指出:「在一個獨裁的社會裡,官方證件沒有任何意義。」他的意思是,偽造一本護照,對一個習慣造假的獨裁政權來說,不費吹灰之力。


中國官員的盤算是:服用興奮劑,會被他們查出來;那麼,咱們自己製造護照,在運動員的年齡上做手腳,他們總沒辦法。只要能撈到金牌,臉皮厚一些就是了,也是為了「國家利益」嘛!再說,還可借用少數「愛國憤青」之口,在網上開罵:國際奧委會的年齡規定,簡直荒唐!


奧運會賽事進行到中途,有「飛人」之稱的中國跨欄運動員劉翔,於賽前最後一刻突然宣布:因腿傷退出比賽。國內輿論嘩然。眾說紛紜中,多數人相信:劉翔是因為拍廣告受傷的;瞞到最後一刻才宣布退賽,是為了最大程度的保住廣告合同與商業利益。換言之,劉翔被錢迷了心竅,眼中根本沒有體育道德。


北京奧運會期間,為了應付「國際慣例」,中國政府虛設了三個「示威專區」,卻以便衣特務嚴密監控,實際上不準任何人前往示威。中國當局事後承認,奧運期間,共收到77份示威申請,但沒有批准其中任何一件。其中,因為申請示威,兩位老人,79歲的吳殿元及與77歲的王秀英,竟然被當局發配勞教一年!所謂「示威專區」,形同陷阱,中共玩弄了整個國際社會。


奧運火炬在中國本土傳遞時,中國政府精心組織、小心防範。普通民眾根本看不到奧運火炬,守在火炬傳遞沿線的,都是當局信得過的「黨政幹部」。


進入北京前,奧運火炬傳遞的最後一段,是當年發生大地震的四川省。在成都,當局選擇於人煙稀少的郊外新區傳遞火炬,經過層層篩選,從政府機關和企業拼湊出10萬人,假扮「民眾」,出動警力則高達20萬;在綿陽,火炬傳遞改為火炬展示

,僅在綿陽九州體育館匆匆亮相。滿懷期待的四川省普通民眾,竟然連看一眼奧運火炬的心愿都實現不了。原來,當局害怕在地震中因豆腐渣工程而失去孩子的家長們出來抗議,故意出此下策。中國民眾,處處被排除在北京奧運會之外。


北京奧運會開幕前夕,中國媒體曾報道,有民眾在北京「漏夜排隊」、「搶購奧運門票」。然而,北京居民披露:所謂「漏夜排隊」,不過是當局篩選和安排的人馬,都是「群眾演員」,沒有門路的普通民眾,都被警方巧妙地排除在隊列之外。有道是,沒有軍隊和警察,中共一天也活不下去。也可以說,沒有演員和道具,中共一天也混不下去。


不僅「示威專區」唱「空城計」,北京奧運會的場館也唱「空城計」。「700多萬張奧運門票全部售完」,北京奧運組委會如是宣布。但比賽開始後,各場館卻呈現大片空缺。面對如此奇景,誰還不明白:當局為了所謂安全,寧願讓半數座位留空!對照上屆雅典奧運會94%的入座率,北京奧運會,創下另一項奧運會紀錄:空座位紀錄!13億中國人,填不滿奧運會場館!這是中國共產黨的奧運會,不是中國人民的奧運會。


面對國際質疑,中國政府最後不得不承認:組織了假觀眾入場,穿着統一的服裝,搖着統一的充氣棒,假扮啦啦隊。北京奧運會,幾乎看不到其他國家的啦啦隊,因為中國當局故意不讓他們得到門票。中共害怕,在外國人啦啦隊里,可能出現抗議中國人權劣跡的標語或舉動。


中國政府後來還承認,解放軍假扮演員,演出其中70%的節目,為此出動軍人1.4萬。暗示:中國政府寧願把全體觀眾當成假想敵,防範觀眾席上隨時可能出現的抗議。可以推測,當時,大批輕武器都藏在主館內,隨時可供這些軍人演員順手拈來。北京奧運會,造假的輝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