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聚焦香港,共军航母异动!港人须疾呼国际社会,联手抗击土共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6月11号星期二。在经历了6月9号的百万人大示威、大游行之后,香港进入第二轮攻防,那就是围绕明天6月12号立法院的所谓二读审议,要把《逃犯引渡条例》在立法院这个审议。那么一般估计,因为立法院议员建制派,也就是亲共派,“民建联”等党占多数,那么在这件事情况下要通过这个恶法,香港立法院是可以通过的。这个时候呢香港政府方面,特首林郑月娥为特首的香港政府方面表示不让步,一是不撤案、再一个是她自己不下台,要继续推动这个方案。在香港市民方面发出的是罢工、罢课、罢市的呼吁,6月9号的这个大示威、大游行基本上是和平有序的进行,蔓延整个香港,除了在晚上少许的冲突,或者零星的在立法院外冲突以外。那么预计了6月12号香港人民会有大动作,罢工、罢课、罢市,继续的和平的抗议,但是也不排除这个少数的激进或者冲突的可能性。因为民众团体说,如果警方用暴力,用武力的话,那人民不排除对等的还击,所以暴动的可能也存在。

那么在此之前,实际上在6月9号,除了香港人民这个百万人,103万人大示威、大游行,成功举行了“撑自由 反送中”这个大游行之外,中共方面举行的另一个大游行却以失败告终,试图要举行一个大游行,要搞一个所谓”爱国”大游行,它们有一个组织叫『保公益 撑修例』大联盟,准备要去所谓的对立的这个大游行,结果以失败告终。他们的招募的人数量不够,因此放弃。最开始说是一百0港币一个人加一顿午餐,就招募这些人来参加所谓爱国大游行,结果这个报名者寥寥无几,最后这个价吗上涨的1800元港币,然后这个手机到处发图,那么手机截图已经被网民、网友提供出来,声称上涨到1800港币一个人,也包午饭。结果报名者不足500人,结果中共方面只好狼狈的放弃。 最后宣称『保公益撑修例』大联盟收到73万份联署支持港府这个修例,也就是通过这个恶法。那么又宣称20来艘渔船在香港外的码头表示生爱国声援,这些可以是中共可以自己去制造数字,所谓签名、联署,这个完全可以造假,在内地就可以进行;所以渔船那完全不知道是何方神圣。所以跟这个香港人民的百万大游行大示威完全不成比例,也就说6月9号香港人民取得了可以说是气势上的大胜利,而中共方面是在筹划对立游行方面是惨败。

那么之后呢,现在香港特区政府的这些表白,其中有一个说法是说,跟中共政府的一个说法是说,如果说不通过这个修例修法的话,那就香港会成为逃犯天堂。实际上香港的确是逃犯天堂,但这个逃犯天堂首屈一指的是中共的贪官污吏和他们的家属子女,只不过中共因为派系斗争,有的人他们这个权力斗争的胜方指另一方是这贪官污吏,而权力斗争的败方被引渡、被绑架。所以在这里指逃犯的时候,你比如说还有大量的是中共的贪官污吏在香港,因为香港我说过,回归之后呢,中共之所以阻挡香港的民主进程,其中有重要的原因,包括这一次这个要强行通过恶法,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中共的权贵,几届政治委员、政治局常委把香港变成了他们的洗钱中心,他们要保住这个洗钱中心,因此要搞所谓的恶法。但是非常讽刺的是,逃犯就是他们自己,比如说六四屠夫前总理李鹏的小儿子李小勇自从这个“新国大案”发案之后,中共方面的在北京当时北京市委书记贾庆林的这个协助下,把一个台商,跟李小勇合作的台商曹予飞抓住判了死刑,杀人灭口。 然后李鹏就安排李小勇逃跑新加坡,跟他的老婆叫叶小燕,逃跑新加坡,在那里过起了这个逍遥的日子,逍遥法外,负罪潜逃,逍遥法外,至今不归。而这个李小勇经常去香港去香港,把香港变色他这个逃犯的天堂。前几年的这个李小勇跟他这个老婆曾经坐私人游艇在香港外海上逍遥,这个可以说是骄奢淫逸,结果撞击这个其他的这个平常人,就把人撞死了,撞死了之后呢,香港警方没法办案,因为李小勇有特权,逃之夭夭。香港警方也没有办法,撞死就撞死了,白撞死。这就是中共权贵在海外的这个逍遥法外的生活。说香港是逃犯天堂,首先的是中共自己的家属子女的这个天堂。

其实中共在这次做这件事情企图中,有很多种企图,还有种企图,除了保洗钱中心之外,它还有个企图,就是把非法的跨境绑变成合法跨境绑架。因为前几年中共曾经派出的国安便衣跨境到香港去绑架书商、绑架商人,只要对这个当权者不利,它就可以跨境绑架,象有名的铜锣湾书店案,还有这个商人肖建华案,都是有跨境绑架。那么这个跨境绑架是直接的砸毁了一国两制,受到了香港各界和世界的舆论强烈的严厉的谴责。其中有一个书商,林荣基现在已经流亡到台湾,对于这个香港『逃犯条例』,他自己不安全,流亡到台湾。那么还有些书商被中共关押之后释放回香港,李波等人。那么还有在泰国绑架的书商桂民海至今还在中共的这个牢狱之中。

所以他这一次这个所谓『逃犯条例』的修法,试图通过这个修改之后,中共可以以任何罪名,实际上是政治罪名,比如说对香港的那些从事新闻、出版、推动民主自由、推动选举自由的香港人,随时可以失踪。然后找一个刑事罪名的理由,什么危害国家安全、扰乱社会秩序等等,就可以绑架。然后把以前备受诟病的非法绑架变成合法绑架。这是中共要搞这一次恶法的一个重大的原因。但这里所有这一切的反映中共这种反民主的本质,这个一党专制等不及了,说给英国承诺的一国两制50年不变,不到50年,只有22年就准备彻底的砸烂一国两制。如何通过这种法律,就是拆除了法律上屏障,没有井水不犯河水,那就是中共可以把一党专政强将于香港。不要说香港人民推进民主自由、不要说再往前推进,连保目前的一些言论自由、新闻自由都保护住,甚至人生安全都无法保障。

这实际上有一个说法说,如果通过了这个恶法,所谓的这个『逃犯条例』,那么可能半数的香港人都想移民。半数的香港人能不能移民,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这恰恰是正中中共下怀,中共就巴不得你七百万香港人该走多少走多少,尽量的走,腾空给中共的权贵,给中共这个达官贵人,贪官奸商腾开路,然后他们蜂拥而入占领香港,占领香港的资源。所以如果说香港人民移民的话,这正是中共巴期不得,事实上这就是中共的企图之一。要把香港人挤走,挤到澳大利亚也好、挤到加拿大也好,挤到海里也好,总之你走,这个中共进来霸占香港。说这是中共的一个企图。

那么在将要进行这个立法院二读公堂时候,实际上中共如果是还有理智,还有明智的话,它完全可以在这个环境上做一些事情,来平息这个事态,但是就看中共做不做,因为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宣称要继续的推动这个法案的时候,她这个谎称说索这个法案跟中央政府无关,完全是香港政府所推的,说她没跟中央政府联系过,甚至没有跟这个中联办联系过。但这个全天知道这是个大谎言,香港人知道,世界其它地区的人都知道,不过这个大谎言下面却掩盖了一个事情。就是在技术操作上还有一个可以转延的空间。 因为如果这个方案在星期三6月12号推到立法院之后,会出现什么情况。那么一般来说因为建制派的议员占多数,在目前的 七十名缺一,六十九名的情况下,他们有四十三人,民主派二十五人,中间派一人。那么建制派、就是亲共的建制派,通过它的人数完全可以通过,通过这个恶法的二读。二读之后就要交专门委员会去审议,三读后过半数就可以通过。

那么一般来说,它可以通过,强行过关,但是强行过关会产生严重的后果,是否引发暴力冲突,是否引发香港的长期的动荡,他们要负责。那么另外一个可能是民主派阻挡,阻挡的这种可能性非常小。但还有种中间的状态,那就是中共当局跟港府还有一点理智的话,它们就通过这个建制派议员的这个态度变化,或者说是不投票,或投票反对,有建制派议员,有一定数量的建制派议员,投票不赞成通过这个修例,那么使这个法案暂时不同过,搁置。这个对各方面都可以下台阶,这本来是一个可以说是技术操作空间。因为如果这样做的话,对北京的中央政府有面子,虽然它宣称支持港府的这个修案决定,同时又宣称要警惕外部势力,但是它既然宣称是港府的决定,港府也宣称与中央政府无关。如果说建制派的议员不投票,或投反对票的话,北京政府是有面子过的。它可以说是尊重的一国两制。那么港府也有台阶下,因为它没有撤案,送到了立法院,但是立法原被议员挡了下来。如果这么做的话呢,有可能这个叫做剑拔弩张、一触而发的这个官民大对抗,有可能得到缓解,有可能使这次香港的这种抗争的这种危机得到一个和平的落幕。就看中共当局有没有这样的智商。看上去它不见得有这样的智商,它有可能恣意妄为、硬来、强来、强撞,就这个到处寻衅滋事、惹事生非的这么一个执政,可能继续在香港惹事生非,它已经在南海惹事生非,大搞人造岛,引起了周边国家的这个抵抗和各国舰队的进入,对自由航行护航;同时也在台湾寻衅滋事、惹事生非,搞军机扰台,军舰扰台,军舰、军机这个跨越海峡中线,引起美台关系、军事关系急剧提升,美国军舰、法国军舰,多国军舰这个进入台湾海峡。那么中共现在又在香港问题上寻衅滋事、没事找事进,激起香港的大反弹,大对抗。

所以中共按道理它是应该摆出一副息事宁人。在2003年胡锦涛当局后来是退让,息事宁人,不让当时的所谓国安条款,23条强行通过,在面对50万人抗争的局面下。这次面对百万人以上抗争,习近平当局是否退让,这是一个可以说未知数。多数看来他是不会退让,因为这个政权的极左性质决定了这一点,那么在这个时候,这个中共的这个相关的这个舆论,比如说这个《环球时报》还在宣称外国势力,或者中共当局的说法也是两条,一个是支持港府,再一个号称外国势力。

一旦用外国势力来形容香港人民的抗争,中国人民抗争,其实这有种族歧视,中共当局的意思就是说,中国人民也好、香港人民也好,站出来争取民主和自由,这并不是他们的愿望,他们没有这个水平,他们有这个想法完全是外国人和外国人构成的,也就是这个中国人没有自律。说这是中共当权者对中国人民和香港人民最大的这个污辱、羞辱和蔑称。然后这个宣称动不动宣称,只要中国人民有抗议、香港人民有抗议, 就宣称是外国人和外国的势力在背后,完全违背了它自己的说法,内因是决定性的,外因是次要的。

其实中共这个说法的映照它自己早期的发展,中共就靠外部势力发展起来,一靠苏联,二靠军国主义的日本,在这个国共内战的时候背靠苏联拿援助,破坏国民政府,同时跟日寇相勾结来瓦解国民政府,在八年抗战中不仅不抗日,而且这个是配合日军进攻这个国军,致使国军遭受重创,要不是美国介入打败日本的话,那中国就亡国了,而中共当时是推动中国亡国的这个推手。后来这个因为跟日军联手削弱了国军之后,等到这个日军撤走,在苏军的帮助下,中共是颠覆了国民政府,颠覆了这个可以说是经过8年浴血抗战、精疲力尽的国民政府。而中共是养精蓄锐,放手发展武装,这是往事,说中共把自己的一套逻辑,背靠外国势力这个逻辑,强加给中国人民,实际上反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这么一个心态。

与此同时,这个中共的不仅是大唱什么外国势力,来扭曲香港的民意,而且这个中共的这个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当有人问到香港百万人这个大游行、大示威的时候,他轻飘飘地说香港七百万人,百万人上街不代表香港的民意。七分之一,如果是中国十四亿人,有七分之一上街,二亿人上街那就不得了了;如果是美国三亿人有七分之一就是四五千万人上街,那就不得了。但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轻飘飘地说,不代表香港民意,说这事中共的说法。

其实中国在香港的问题上是恩将仇报,中国改革开放40年的过程中,香港充当了中国经济发展的火车头的作用。中国经济之所以能够有今天,有这个第二大经济体的地位,首先就归功于香港。因为在80年代的时候,中国搞改革开放,香港是中国的一个重要的窗口。事实上其它社会主义国家,比如说俄罗斯、东欧国家,没有这样的窗口,很难发展的这么好,这么快。那中国为什么发展起来,最早就是有两个窗口,一个是香港,一个是台湾,同文同种。因为在80年代,首先是香港的资金进入中国,进入珠江三角洲,三来一补,这个产业转移,首先在广东把这个建设起来,而且通过香港,大量的外资通过香港转资进入中国,建设中国,说整个80年代,90年代初,香港就是中国经济的火车头。

后来这个中共推动了这个六四镇压,受到西方国家的制裁之后,台湾,台资和台商又成了中国经济的另一个火车头,台湾资金大量进入中国,90年代成了另一个火车头,所以港台这都是当时中国经济成长最重要的关键。但是后来这个中共变的财大气粗之后,对香港和台湾是恩将仇报,对香港是阻挡双普选,阻挡民主进程,而且把这个香港变成中共权贵的洗钱中心,制造官商勾结、权钱交易,让香港这个贫富分化,升斗小民是苦不堪言,对台湾是武力威胁,这个赤裸裸的武力威胁,不断的打压台湾,挖台湾的这个外角空间,这是中共的本性,恩将仇报。

在2008年的四川大地震中,不管是香港,还是台湾,大量的捐资,巨额捐资。如果从这个大陆公告的看香港捐资最多,如何从台湾算,台湾捐资最多,大量的捐款、捐资,但是中共是完全不领情,也不像人民通报,是香港人和台湾人捐资最多,捐款最多。

另外在四川大地震中,很多的学校倒塌,因为豆腐渣工程,学校的校舍这个都是一些偷工减料的这些豆腐渣工程,官商勾结导致的结果。大量的学校倒塌,公立学校倒塌,导致1万多名学生丧生、死亡,那么占这个当时的死亡人数里的主要的部分。但是在那场大规模的这个豆腐渣学校倒塌的过程中,们惊讶的发现有些学校一律不倒,结果是香港人捐建的希望小学。就好像在这个北川,四川的北川,周围的学校都倒了,只有一家学校不到,那就是香港人所捐资的希望小学。说香港人所捐资捐建才是货真价实的,结结实实的学校。这些都是香港人对中国实实在在的贡献,但是中共做一个恩将仇报的政权,不仅恩将仇报地去对待美国,也恩将仇报局对待香港、对待台湾,所有的所作所为,一切都是为了它的政权和它的这个腐败的利益,把香港变成洗钱中心,因此这个完全是不认人。

那回头说这个外交部发言人做了这样的表态,好像不代表人心,说这个网上是舆论哗然。很多人用一种几乎近乎段子的方式来描述这件事情,你说这个有一种表述,把它总结 ,《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胡锡进这个跟网友的一个对话。胡锡进香港一百万人游行算什么,这个有七百万的香港人口,它只是七分之一,你们会不会数学。那网友就说那好吧如说一百万人不代表七百万的香港人,就让七百万的香港人投票如何,投票表决。这胡锡进、胡总一听,傻了,投票那不行,说香港的事情要由全中国十四亿人民的决定。网友说,那好,胡总,那就让十四亿人投票如何。胡锡进一听,又傻了,说十四亿人投票那不行,应该是共产党,因为共产党是领导中国的这个核心力量,代表中国人民,是三个代表,代表一切。那网友说,那好,那让九千万共产党员投票如何。胡锡进一听,头皮又发紧,想想又说,不行,这个九千万党员不能代表十四亿人。着他就自己救自己的数学框架。网友就说,你数学算得好,终于知道就九千万人不代表十四亿人,网友又提出说,胡总这样吧,那你一个人投票,决定香港的命运。胡锡进一听,这个脸色苍白,神情大憾,说,那可不行,那可是僭越,这个妄议中央,这不行,不行,我不能一个人投票;一个人投票那只有一个人,那就是习主席吧、习主席。网民说,习主席一个人投票,那胡总请你算一下,习主席一个人投票来决定,这个按你说的,这个定于一尊,这个比例是多少,跟十四亿人比,这个比例是多少,你的基本数学题在哪里。胡锡进一听脸色更为紧张,浑身冒汗,浑身大汗,赶紧说,我不会数学,数学不好,我历来是这个抓笔杆子,玩笔杆子,咬文嚼字,别跟我算数学题, 落荒而逃,这权当荤段子听。

这个胡锡进最近也变调了。胡锡进在谈到这个华为,或者美中贸易战、美中谈判的时候,本来前段时间有个调子,他说那种宁左勿右的人,是为了自己的私立,不是为了国家好,他说要警惕那些宁左勿右的人。他暗示的是像王沪宁,主管意识形态,抵挡中美谈判,宁愿中美贸易战这派人。最近两天又改口了,显然是受到了王沪宁的压力。他又在说主张投降论者是出于私利的考虑,他说如果有投降论,要跟美国达成协议,要去贯彻协议的话,说中国会出现亲美政权,甚至地方政府也会亲美,说中国会出现巨变,他又说中国存在文化巨变者,他又把矛头指向汪洋。大概是在王沪宁强大压力下,胡锡进为了保住乌纱帽,又开始攻击汪洋。因为王沪宁暗示汪洋是投向论,因为汪洋说这个美国的压力有助于中国的创新,有助于中国的改革开放,有助于克服内部阻力,也就是高层的保守派的阻力。那么这个胡锡进最近又改口了,变色龙,改口了,反过来去攻击汪洋。

实际上他这个话就暴露出中共当局不愿意中国发生巨变,不愿意中国人民看到一个变化的中国,要继续的一党专政的收成。而且看到说,如果达成了协议,会出现亲美的这个政府。也就是说宁愿保持亲俄的政府,亲苏的政府,历史上从苏联到俄罗斯,这么一套政府,甚至亲朝、亲朝鲜的政府,也不要一个亲美的政府,亲民主的政府,这就是这个胡锡进发出来党内保守派的一个信息,是借他的口传达而已。不见得代表了他的本意,实际上他的传达某种意思。那么说到这个中共要保旧,实际上这个网友已经有个总结,两岸三地现在是什么情况呢,按照中共谋划、中共的图谋,就是想把台湾香港化,香港中国化,中国朝鲜化,中国北朝鲜化,变成西北朝,中国变成西北朝,进一步香港变中国,进一步试图把台湾变成香港,这是中共的大致一个图谋。 当然这个图谋显然会受到两岸三地人民的这个抵抗,人们都知道这个西朝鲜是一个最大的讽刺。

就是说了这点,本来说围绕6月12号,如果中共当局,习近平政权还有一点理智的话,他完全可以通过其他方式来化解这件事情,把这个立法,所谓《逃犯条例》搁置。可以缓解目前的这个大冲突,可以让目前的大冲突和平落幕。但是中共有可能再做其它的准备,因为有一个突发的消息,就是中共的航空母舰辽宁号带着庞大的编队突然离开了青岛港口,说通过了日本宫古海峡,然后开进太平洋。说是这是辽宁号航空母舰编队的在三年后的第二次大动作,上一次是2016年底有这么一个动作,进入日本人宫古海峡,然后进入太平洋,谎称演练,然后呢通过台湾海峡再回去,当时是一个太子党人物,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所率领。吴胜利是这个没有胜利的意思。当时还在这个过台海的时候,被台军追踪、跟拍,暴露了这个十大短板,非常狼狈,就是没有夜间作战能力和没有这个基本作战能力的这个丑闻。后来的吴胜利被习近平搞下台,借口搞下台。

那么这次这个辽宁号的这个大动作,当然它会谎称演戏,但是这个动作可以解读为,就是我昨天提到由于中共在香港问题上违背起码的这个国际条约违,违反了中英联合声明,按照中共的说法,中英联合声明是个历史文件,不具有现实意义,它毁约、毁约了。不仅不遵守向世界贸易组织的承诺,不遵守联合国的决议,也不遵守包括中英联合声明,中英谈判达成了这个香港一国两制50年不变这些基本的承诺。那么在这样的情况下,我说过英国可以跟美国联手,甚至和联合国联手,完全有理由就是保卫香港、保卫香港的自由、保卫香港人民,如果中共在香港进一步蠢动的话,既然中共已经不承认中英联合声明,英国也可以不承认,收回,就把这个香港三岛,新界是租界的,香港、九龙是永久割让的,完全可以英国收归己有。这个中共不敢跟俄罗斯去要150万失去的,永久割让的土地,却跟这个英国要这个黃金寶地,英国在殖民地下所建设起来的这么一个繁荣的自由,亚洲四小龙东方明珠。中共要在手上之后,背信弃义,把它变成中共的权贵的洗钱中心,对香港人民不断的打压,在这样的情况下,英国、美国完全有理由组成联合舰队开赴香港,中共突然派出这个辽宁号航空母舰战斗群,说庞大的编队开进太平洋,大概在有这么个阻止的意思,有可能存在这个企图,可能听到某种风声,惊恐万状,然后就派出了这个航空母舰编队提前去恐吓。当然它也可以顺便去恐吓一下台湾,经过台湾海峡耀武扬威一番,但是针对香港的意味很大。因为现在全球的焦点都在香港。

实际上中共如果这样出动的话,如果美方和英国有所出动的话,完全可以趁辽宁号航空母舰开出青岛这个小口子港之后,趁这个中共的这个沿海空虚,美国在日本所处的里根号航空母舰战斗群、第7舰队完全可以全速开往香港近海,给中共构成重大的这个危险,二军可以对峙香港和台湾海这一带。但事情会不会走到那一步,不得而知,我想香港的民主派、香港大示威、大抗议的组织者完全可以考虑这点,向联合国、英国和美国呈请。

实际上中英联合声明,它不只是一个两国的文件,它是一个国际文件,在联合国里面有备案,有背书。中共既然毁约,砸毁了中英联合声明,撕毁了中英之间的基本的信义,包括砸烂基本法。在这样情况下,香港的你完全可以直接向联合国、英国、美国,甚至大多数国家去呈请,去要求国际干预,让中共在香港的这种恶行、败行劣迹迹不能够得到,最终不能够实现,他们图谋最终应该破产。这次香港人民在加强本地的抗战的同时应该做的一件国际上的事情。

好今天我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