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代表全體遭軟禁,習近平嚴防李克強?有人墜樓。只有一個人高興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4日星期一。

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政協兩會在北京召開,這是中共的兩會。政協會議在3月3日已經召開,人大會議將在3月5日登場,3月4號召開了所謂預備會議,推出所謂的主席團。

這次兩會召開,在今年有什麼看點?一如既往,安保措施都非常嚴格,而且今年的安保更爲嚴格。對民政方面來講,中共繼續推出擾民工程,按照公安部長趙克志說的話叫做“護城河工程”。從空中到地面全面管制,在空中不准放無人機,氣球或者是廣告宣傳品,更不能煙花等其他東西。在地面上是交通嚴格管制,所有的火車站,機場,地鐵都是嚴格的安檢。進出北京火車站的人都要出示證件,甚至列車上也進行安檢。而在機場,離開北京的旅客要提前三小時到達,作嚴格的安檢。然後到處的交通要道都是軍警林立,特務密佈,明崗暗哨可以說是三步一崗,五步一哨。有穿制服的,也有穿便衣的,非常密集,沿途盤查,發現有任何的可疑動向就要盤查。地鐵也是非常緊張,到處都是封路堵路,到處是戒嚴的狀況。另外護城河也好,其他河也好,不准放所謂孔明燈,不知道跟孔明燈有什麼關係。總之從天上到地上天河流全部監管嚴密,可以說是嚴絲密縫,滴水不漏,就跟以前一樣

這些針對人民的安保措施,人們已經是耳熟能詳,就是一個擾民工程。但是現在人們又發現一個情況,就是兩會代表住的賓館,人大政協代表一邊2000多人,一共將近5000人,他們住宿的地方居然被鐵絲網拉起來。有人見到這些藍色的鐵絲網之後大吃一驚,以爲是看錯了地方。以爲那不是賓館,是監獄或者看守所。還有人發出疑問,以爲走錯了城市。本來要去北京,怎麼到了烏魯木齊?這是不是新疆的在教育營?就是國際上所說的21世紀納粹集中營翻版!所以大家都大吃一驚,都在議論紛紛,對這種現象非常不理解。怎麼這些賓館拉起了鐵絲網,而且鐵絲網周圍都是軍警林立,明崗暗哨,戒備森嚴,氣氛緊張,而且又詭異。

怎麼分析呢?有一個說法是把人大代表跟政協委員這些兩會代表跟人民隔絕開來。所以網民有一個說法:人民政府人民怕,人民代表怕人民。這是個尖銳的諷刺,就跟以前那個人稱活化石的人大代表申紀蘭一樣。申紀蘭說過一句話,人家記者問她,你作爲人大代表有沒有接觸人民?她老實地說沒有。問她爲什麼沒有?她說因爲作爲人大代表,我首先聽黨的指揮,聽黨的安排,黨叫我見誰就見誰。就是很老實地說沒有見什麼人民!所以這就是人民代表,跟人民毫無關係,就跟人民政府,人民日報,人民檢察院,人民醫院一樣,這些人民的頭銜跟人民毫無關係。申紀蘭老太太就承認了跟人民沒有關係,人民都沒見過,不知道代表誰,代表自己也代表不了。代表黨,黨叫舉手就舉手。習近平問三聲。同意的請舉手,就也舉手。不同意的請舉手,沒人敢舉手。因爲你一舉手形單影隻,馬上會被錄下來。還有棄權的請舉手,沒人舉手。因爲形單影隻,立馬立案調查,很快落網。所以第一個說法就是防止人民。

第二個說法,實際上是不准兩會代表互相串門訪問,不准他們互相走訪交流,各自的賓館被各自的人看起來。而且不准他們互相交流,也是怕會上會有交頭接耳,或者是議論紛紛,形成派系,構成對現政權的反對,構成對現在執政當局和執政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反對。還有一點就是不准這些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到外面去溜達,週末也開會,晚間不能夠出門溜達。號稱紀律,實際上就是關起來,管起來了。有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好不容易到了北京,以前都是出去走親訪友。他們或者有親戚,或者有朋友,會順道訪問一下,然後炫耀一下自己所謂光榮的兩會代表身份。現在不能走親訪友,炫耀不了了。事實上這些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是被監控起來,被監管起來了,就跟犯人一樣。網友都形容他們是犯人,是新時代的犯人。

這就說明了一黨專政下一個原理,就是當這些共產黨和他們的黨政機構對人民實行專政和專制控制的時候,他們本身也被專政和專制控制了。他們把人民變成奴隸的時候,他們自己也變成奴隸。當他們從來不爲人民的民主權利鼓與呼的時候,最後他們自己也喪失了他們自己的民主權利。

毛澤東時代的後期,連排名第二的黨和國家領導人,總理周恩來都失去了自由,連毛澤東的夫人江青都失去了自由。周恩來晚期得癌症要治病,毛澤東先是下令不得動手術,最後又下令等到形銷骨立,都到了晚期才下令動手術,而且連動了13次,一直動死爲止。也就是說,你雖然是黨和國家第二號領導人,是政治局常委,貴爲總理,但是你沒有自由,連看病的自由都沒有。你看病不看病,動不動手術,得由奴隸主毛澤東批准。也就是說周恩來都變成了毛澤東的奴隸,失去自由。同樣道理,江青作爲第一夫人,不能隨便進出中南海。進出中南海必須經過毛澤東的同意!也就是說你沒有進出中南海的自由,形同囚禁軟禁。所以最後這個一黨專政,一人獨裁的奴隸社會制度,所有人都失去了自由。除了奴隸主本人有自由,其他人都失去了自由。不管是遠到人民,近到身邊的近臣都失去了自由。

就跟過去的太監制度一樣!皇帝可以縱情作樂,縱情聲色。太監不僅不能,而且要被閹割,而且太監還不得不表態說奴才心甘情願,皇帝隆恩。一直到現在,太監文化都彌漫著整個中國社會,體制內外。特別是中南海裏面,幾乎都是太監文化,精神上的太監文化,承認被閹割。人大政協代表就是被閹割了,太監聚會。人家說這個人大政協兩會本來就是歐美學生家長會,子女都在國外留學,送到西方接受教育,但不准人民接受西方教育,不是人民的子女接受西方教育。但實際上這也是個太監大會,都是精神上被閹割的太監,這下他們嘗到了甜頭。有人說40年未見這樣的景象,有人說在70年中共治下都未見,事實上從辛亥革命,一百多年以來也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現象。就這樣鐵絲網圍起來,把所謂參政議政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用鐵絲網封鎖起來,隨時實行監控。也就是說,執政的一派對他們自己挑選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都不放心,怕他們說話,滋事,出亂子。因此予以嚴密監控,對待他們就跟對待囚徒一樣。

事實上他們的姿勢也像囚徒!在記者會上會設置委員通道,挑選一些政協委員來接受記者的提問。然後這些人站在一排,一個人面前一個話筒,每個人的站立姿勢都一樣。雙手交叉疊放在小腹,然後作立正姿態,表情嚴肅,直視前方。記者被一排紅色的欄杆攔起來,而所謂提問也就是中共的媒體提問,很少接受外國記者提的問。讓規定好的幾個委員在通道接受提問的時候,就跟審犯人一樣。這些所謂政協委員在委員通道接受採訪,完全是個犯人的姿態,是接受審問的一個姿態。從站姿到表情,還有說出來的語言都是鸚鵡學舌的那一套,完全是犯人,跟他們在賓館裏被鐵絲網封鎖的狀況完全一致。人大政協被代表被監控倒也罷了,這是一個層次。也就是這種針對人民的監控深入到了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監控,繼續深入了。矛盾在黨內進一步推進了!

接下來更嚴重的事出現了。3月4日,中共的全國人大召開了一個所謂預備會議,所謂“選”出一個主席團,這個主席團的名單出現了大問題。去年所謂13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主席團的名單是190人,今年變成了170人。大家馬上聯想到,可能其中有些人落馬了,所以不用列。但是每年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都在變,可以補充。所以這不是主要原因!主要的看點在哪里?突然發現,以前七大政治局常委都必然在全國人大主席團名單裏面,突然今年七個政治局常委少了兩個,只有有五個在,兩個不在,這可以說是史無前例的。誰不著呢?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不在,第一副總理韓正不在。其他的五個人習近平,栗戰書,王滬寧,汪洋,趙樂際都在。另外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名字也在裏面,去年在,今年也在。

那麼第一次出現了政治局常委有人不在主席團名單,這個現象如何解讀?可能有人說這是不是個革新,是不是改革?比如說國務院屬於別的系統,國務院總理和副總理的名字不需要在裏邊。但是,全國人大跟全國政協是完全不同的系統,全國政協主席汪洋的名字都在裏面。本來汪洋有一個會要去主持,全國政協同時進行,但是他的名字居然在全國人大的主席團名單裏面。因爲他是政治局常委,按照慣例政治局常委必須在那裏。那爲什麼不同系統,是不是不同系統就不需要人了?但是趙樂際是中紀委書記,而王滬寧是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是書記處常務書記,那跟人大有什麼關係呢?當然也可以解讀爲是不是加強黨的領導,所以這些人在,別的人不在。那麼王岐山同志是國家副主席,怎麼又在?他既不屬於黨務機構,也不屬於其他相關的系統,怎麼他的名字會在?所以最後只能解釋爲是對李克強,韓正這個國務院系統的一個排斥。

因爲中共的五大系統,中共中央委員會,中央軍事委員會,國務院,全國人大,全國政協,這裏面全國人大被稱爲橡皮圖章,全國政協被稱爲花瓶,他只有在開會的時候起一點作用,其他平時根本不起作用,就是一個擺設。像習近平他們排除汪洋的辦法就是讓汪洋去當政治主席,雖然是政治局常委,但是讓他當政協主席,實際上就是一個閒差,把他的經濟才幹和外交才幹荒廢,被告另一種閹割,把他馬放南山,刀槍入庫,發揮不了作用。所以人大政協平時不起作用!

而主管軍隊的中央軍事委員會,只有在兩件事上面起作用。一個是對外打仗,例如1979年的中越戰爭,他起了作用。再一個就是鎮壓人民,比如30年前的1989年六四大屠城,戒嚴等,鎮壓人民他派上了用場。平時也排不上用場,也就是虛張聲勢,嚇嚇人民,或者是嚇嚇黨內的反對勢力。

實際真正在日常生活中起發揮作用的,是黨務系統和國務院系統,黨政兩套系統。黨的系統包括習近平所領導的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書記處這一套系統,在起一個所謂導向,拍板的作用。另一套就是國務院這套系統,就是李克強爲總理,在具體的施政執政,處理一些政府方面的日常工作,所謂管理國家。這兩套系統是天天碰撞,天天打交道,所以這兩套系統是最容易發生矛盾的。

去年傳聞是習近平和汪洋之間的矛盾,7月政變,8月北戴河,是海河之爭。海是大海,指汪洋。河是梁家河,是習近平的代號。海河之爭,就是有一派在要求用比較開明的汪洋來取代走起走極左路線的保守派習近平。現在暫時平息了,汪洋現在變得謹小慎微,在做全國政協會議開場發言的時候,一口一個以習近平爲首的核心,一口一個四個意識,四個全面,四個堅持等等。開口閉口四個,好像預示著共產黨要死亡。這個中國人很忌諱的四(死)字,在共產黨文件中反復出現。所以汪洋顯然是非常低調,謙虛謹慎,避免出風頭招惹習近平。所以現在主要矛盾不是習近平和汪洋!

現在的主要矛盾顯然演變爲習近平和李克強,這實際上是因爲中國經濟出了問題。對內是經濟大衰退,大滑坡,大衰落,中共創造一些詞語,什麼經濟放緩,經濟下行來代表這個情況。然後是工人失業潮,企業倒閉潮,外資撤離潮的出現。對外是中美貿易戰,貿易談判還沒有結果,貿易戰還在繼續打。所以中共在整個國際形勢非常不好,經濟嚴重下滑。在這樣的情況下,關於經濟上有兩條路線。一個是習近平和王滬寧他們主張的那條路線,黨的領導。就跟毛澤東時代說的“階級鬥爭,一抓就靈”一樣,習近平時代是講“黨的領導,一抓就靈”,黨是領導一切,強調黨的領導。越是經濟困難,越要在企業設黨支部,越是要國進民退,扶持國營企業,排斥私營企業,不給私營企業貸款或者限制貸款。再一個就是不僅在國營企業建立黨支部,而且在私營企業建立,在港台企業建立,在外資企業建立,由黨來統管一切。甚至在世界各地的中國分公司也設立黨支部!而李克強爲首的一派是主張市場經濟,是主張使用市場經濟來走出現在的困境,或者按照他的說法叫做“用市場的活力來抵抗經濟下行的壓力”。因此在黨內就出現了兩條經濟路線的鬥爭!

以市場經濟爲導向的李克強一派,和以黨領導一切的習近平一派,這兩條經濟路線的搏殺。而習近平這邊曾經當著川普別人指著他的副總理劉鶴說,他是我最信任的人。就是由劉賀來主導他的這一套所謂經濟思維,也主導中美談判,把李克強其他人排除在外。所以現在已經不是團派江派習派的問題了,現在已經是一個經濟路線的鬥爭,所以這就可以解釋爲什麼這次全國人大主席團沒有總理李克強,沒有第一副總理韓正。儘管他們是政治局常委!這是史無前例的,兩名政治局常委排除在外。

然後又重點報導了一個新聞。本來在2月22日,政治局召開了一個會議審議政府工作報告,突然現在才重點報導,說習近平主持政治局會議審議政府工作報告。就是將由李克強在全國人大作的政府工作報告是由習近平主持政治局會議審議通過!實際上這已經發生了很久,是2月22日的事情,過去兩個星期了。現在把它重點提出來,也就是說,李克強你在全國人大,叫你講什麼就講什麼。你的報告不是你的報告,是習近平他們主導的,甚至可能是王滬寧幫你寫的報告,然後塞給你,叫你說什麼就說什麼,叫你讀什麼就讀什麼,你就是個讀稿機,就是個機器人,然後在兩會上,對我們作報告,我們其他五個政治局常委會審議你,黨中央審議你。你跟韓正號稱市場經濟,沒機會,沒門,到一邊去!

中共的一貫是如此,他們有相對的正確,相對的錯誤。當然,整個中共來說都是錯誤,按照人民說的,都是罪惡,只有相對的正確,相對的錯誤。所謂相對的正確比較務實,相對的錯誤就是強調意識形態極左。但是相對正確的人,走正確路線的人往往不掌握權力,不掌握實權。而相對錯誤的,走極左路線的人往往掌握實權。在毛澤東時代,毛澤東劉少奇的鬥爭,劉少奇主張要注重經濟建設,要所謂調整,整頓,恢復國民經濟,當時有這些說法。所以劉少奇相對來說是務實的路線,經濟上相對正確,比較淡化政治。但是毛澤東強調的是以階級鬥爭爲綱,不管什麼事情都是階級鬥爭爲綱,這是主要的,主要矛盾還是什麼階級鬥爭,是無產階級跟資產階級的矛盾!而劉少奇是講事輕事不輕的矛盾,結果兩人發生衝突。但是真正掌握黨和軍隊的實權在毛澤東手上,掌握政務系統的權力在劉少奇手上。最後的權力鬥爭劉少奇不敵毛澤東,不僅被鬥垮鬥敗,而且發動全國文化大革命,大範圍的把劉少奇的人馬全部以造反的形式鬥垮。而且最後把劉少奇鬥死,死骨無存。

現在雖然沒有文化大革命那麼慘烈,但是性質一樣。李克強爲首的國務院可能相對路線正確,說是走市場經濟,用市場經濟,更改革,更開放的辦法來解決目前的問題。但是習近平強調以黨的領導來解決問題,就跟毛澤東強調階級鬥爭一樣。這樣的話,李克強相對來說路線可能比較對頭,但是他手上沒有實權。而習近平不管有多矬,不管他有多左,多保守,多倒退,但他掌握了實權大權。所以李克強鬥不過他!

所以這次人大政協兩會,最大的看點就是習近平和李克強之間的權力鬥爭,路線鬥爭到權力鬥爭往往是交織在一起。還有就是習近平對李克強的嚴防死守!當然也包括韓正在內。前段時間很多人議論,說韓正主管過第一大經濟城市上海,有實戰經驗,而李克強又主張市場經濟,所以讓他們去管經濟。黨內有個呼聲,就是讓習近平,王岐山,王滬寧這些角色淡出淡化,不要管經濟。尤其是習近平和王滬寧根本就不懂經濟!王岐山還懂一些,主管過經濟和外交,但是畢竟現在他不在那個主管經濟的位置上。黨內實際上有這個呼聲說法,所以引起了習近平的警惕,引起了不滿,引起了敏感。於是就出現了對李克強嚴防死守的這麼一個局面!所以這可以說是人大政協兩會最大的看點。這是一場鬥爭,就是以監視李克強,排擠韓正來作爲一個主線在進行著鬥爭。

又有人自殺了!就在人大政協兩會開始的時候,人民日報研究部主任劉學淵墜樓身亡。又號稱憂鬱症!網友一聽到憂鬱症都要笑了,一聽說墜樓身亡也笑了,馬上就有各種說法了。被憂鬱症,被跳樓等等。

這個劉學淵,有人說他是人民日報研究部主任說,有人說是人民日報研究部原主任,加了個“原”字。實際上幾個月前,人民日報的所謂新聞戰線總編輯胡欣墜樓身亡,也是所謂憂鬱症。黨的喉舌,黨的媒體出了問題,說得簡單點一個是壓力太大,動不動就要這樣報導,那樣報導,不准這樣不准那樣,然後是王滬寧等人發號施令,要必須作怎麼樣的報導。規範越來越多,輕則動不動就撤職,動不動就開除整頓,重則找個腐敗的理由法辦。所以可以說新聞界是人人自危,風聲鶴唳,膽戰心驚。在這樣的情況下傳出一個接一個的自殺,一個接一個的的憂鬱,一個接一個的墜樓身亡,這毫不奇怪。憂鬱,墜樓身亡這些詞已經成了中共各級官僚,還有跟中共相關的人,包括所謂華裔科學家張首晟的專有名詞。一聽到憂鬱,一聽到墜樓身亡,那一定是中共的官員黨員,或者是跟他們相關的這些什麼間諜特工等等。

所以有人自殺了,就在兩會期間。會不會有更多自殺,很難說。現在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被監控得那麼嚴密,不僅不能亂說話,不僅用鐵絲網攔起來,不僅不能串門,不能探親訪友,晚上不能出去,週末不能出去。而且不能帶手機,在人民大會堂開會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手機都要交出來,不僅他們把手機交出來,而且他們的工作人員和隨行人員,服侍他們的那些人也不准帶手機。也就是說不准對外聯絡!習近平他們怕的是這些人在會場上看到外面的訊息,或者向外面發信息,把會場訊息發出去,走漏風聲。比如裏面有什麼爭論爭吵,鬥爭激烈,甚至摔桌子拍板凳,那就不得了,這些消息不能走漏。所以在這之前,從國內的一些學者到體制內的學者,還有海外的媒體都說,兩會代表會不會說不?會不會議論紛紛?所以習近平要嚴防死守!

所以這些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被弄到這個程度,去年在修憲要強行通過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制的時候,結果習近平等人搞了一個儀式,就是突然史無前例的來了一組軍人,扛著紅旗,提著方步走進會場,耍了一番威風,把兩會代表嚇得戰戰兢兢。接下來才開始表決所謂修憲取消國家主席副主席任期制。然後那些代表只能舉手,一片掌聲。去年是用軍人來嚇唬這些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今年怎麼個嚇法?手機沒收,鐵絲網封起來,暗示你們就是犯人,你們什麼也不是,就是犯人,就是太監,被嚴格監控起來。

說到剛才的話題,有人可能會提到,國家副主席怎麼也成了主席團成員?這只能從權力結構和派系去理解。因爲王岐山畢竟是習近平的親信紅人,同盟軍。所以他作爲國家副主席,毫無關係也要成爲主席團成員。這都是加強習陣營控制的做法!

說到憂鬱和自殺,會不會傳出更多的憂鬱自殺,甚至可能有更多的憂鬱自殺但不報導比如有人大代表,政協委員被弄到這個程度,那憂鬱症就更容易併發了。會不會出現一個跳樓潮?這些住在賓館那邊,鐵絲網裏邊傳出跳樓潮,紛紛跳樓,紛紛墜落身亡,紛紛憂鬱症或者被憂鬱症,這很難說。所以鐵絲網也可以起到作用,封鎖消息。一旦出現墜樓身亡,被憂鬱這種情況,那可以方便封鎖消息,軍警馬上收拾場面,甚至關燈來處理這些事情。

所以這個人大政協會議顯然開得氣氛詭異,非常鬱悶,我想沒有人高興。但是有一個人很高興,這個人就是胡海峰,前總書記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又出席全國人大了!一般如果記者提問,沒有人敢回答問題,但是他敢回答。導演叫馮小剛是政協委員,有記者問向他提問,他一個貓腰閃身,一個箭步就竄開了。這些人如果沒有被安排回答問題,是不能回答記者的問題的。所以馮小剛很自覺,一個箭步竄開,像孫悟空一樣來了一個閃身。

但是這個胡海峰有特權,他敢回答,他回答了幾個問題。人家問他:你在麗水市當市委書記感覺怎麼樣?他回答道:特別充實,綠水青山完全不一樣。這個回答其實得罪了所有的城市,意思是只有麗水市綠水青山,全國其他地方都是烏煙瘴氣,都是窮山惡水。所以這個回答足以得罪很多人,尤其得罪了他擔任過副市長,代市長,市長,副書記的嘉興市。他走了之後,嘉興市的官場大地震,很多人被法辦逮捕,投入大牢。這是報復那些不聽他的使喚的人!暗示嘉興就不是綠水青山,就是窮山惡水,糟得很,髒得很,亂得很!另外他說麗水市綠水青山也是重複習近平的話,習近平以前對麗水有類似的批示。然後人家又問他:你父親身體怎麼樣?他說:挺好的。人家又問:你父親主要在幹什麼呢?他說:退休了,主要是休息。而什麼叫主要是休息呢?是24小時睡覺還是24小時喝茶,看不看報紙?沒有說法!其實這些政治老人退休之後很難休息,他們都要參與一些宮廷秘史。一旦有事,政治老人就要出現,要麼幫現任的領導人,要麼就跟現任領導人作鬥爭。所以政治老人確實也不能閒著,尤其是腦筋不能閒著。然後人家最後問了個問題:據說你還有升官的傳聞。結果他的回答是:恕不作答!非常的嚴肅嚴厲。如果說他是笑而不語,這是一種溫和的態度。如果說是無可奉告,那是一般的說法。結果他的回答是恕不作答,這就相當的嚴肅嚴厲。一方面就等於承認他要升官,據說要從縣市級升到省部級了,要到福建省跨省當省委常委兼組織部部長,然後下一步就要升官要升到中央了。所以他這個回答等於承認了,而且非常嚴厲,有對記者表示不滿的意思。

所以胡海峰大概是兩會中唯一高興的人,比習近平還高興。習近平非常緊張,感覺不安全,七大風險,三大危險圍繞著他。其他人也不高興,李克強韓正不高興,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被鐵絲網封住,也不高興。只有胡海峰一個人高興!但是也不要高興得太早,因爲究竟是凶是吉,是福是禍很難料。是凶多吉少還是一帆風順,很難說。40多歲,頭髮斑白,現在被列爲接班人,風險非常大,越接近皇位風險越大,伴君如伴虎,這在毛澤東時代已經有先例。

而且還有一件值得說的事。本來在18大之後,送去基層培訓的太子黨人物本來有三個。一個是鄧小平的孫子鄧卓棣,送到廣西省平果縣當縣委書記,去作爲第三梯隊培訓。第二個是開國元帥葉劍英的曾孫葉仲豪,被送到廣東雲浮市當書記,也是作爲第三梯隊接班人來培訓。還有一個就是胡海峰,被送到嘉興市。但是最後,鄧小平的孫子和葉劍英的曾孫都銷聲匿跡,沒有聲音。結果就剩下了胡錦濤兒子一個人有動靜!鄧小平的孫子甚至說是直接被拿掉了。什麼原因?我想他們可能吸取了教訓。

當年鄧小平時代,送了三個太子黨到基層去培訓。一個是副總理習仲勳的兒子習近平,一個是副總理薄一波的兒子薄熙來,還有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兒子劉源。本來劉源領先,升位比其他兩人升得高,薄和習還在縣市級的時候,劉源已經升到了省級,當河南省副省長。但是劉源在1989年六四大屠殺,民主運動中站在了人民的一邊,站在了學生的一邊,同情民眾,同情學生,反對戒嚴,反對屠殺。因此在六四大屠殺之後,他被降職到了武警水利指揮部去當副主任,然後整個河南省委的班子都受到報復,江澤民甚至在經濟建設上不給他們撥款,懲罰整個河南省。後來劉源又曲折地晉升上去,在軍隊任職,上將軍銜,最後當到總後勤部政委,甚至還幫過習近平反腐。但是到了習近平時代,沒到退休年齡就把他解甲歸田,讓他退休,到人大當一個閒差,一個小機構的所謂副主任,就此了結。而薄熙來是跟習近平作了激烈的權力鬥爭,被投入大牢。所以習近平算是消除了兩個心腹大患!

大概是吸取了這個教訓,所以現在不要培養三個接班人,就培養一個接班人就行了。現在只針對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是習近平的投桃報李,也是習胡兩家的私相授受。但是也恐怕是他們兩家的一廂情願或者兩廂情願!因爲這個過程很漫長,接班的過程很漫長,對胡海峰來說不見得是一件好事,非常兇險。恐怕習近平的七大風險,三大危險,加起來十個還要多。路很長,噩夢很多!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