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前夕,習近平突下封口令!封殺黨內不同聲音,鬥爭激烈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0日星期三。

2月16日,中共機關刊物,黨的喉舌《求是》雜誌忽然高調發表了一篇習近平的講話,題爲《加強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這段講話的主要要點就是反對憲政,反對三權分立,反對司法獨立。這段講話實際上以習近平在去年8月份的講話,現在事過半年把它拋出來,而且高調刊出,在實際上可以說是很有用意和深意。

有兩個敏感的時間點,一個是去年。經過考證,這是在去年8月4日的一段講話。實際上這個時間介於7月政爭和8月北戴河會議期間。所謂7月政爭,就是去年7月傳出中共高層開了個政治局擴大會議,政治老人在會上發飆。包括溫家寶這樣的政治老人發飆,痛斥習家軍爲習進平抬轎,搞個人崇拜實際上是違反黨章。當然不止溫家寶,還有更多的政治老人發飆。當時造成內部震盪,外界就傳聞有7月政變,當時習近平和王滬寧都一度消失了一陣子,消失在公眾視野,然後對習近平的高擡猛捧也一度降調降溫。後來在8月份開始的北戴河會議是激烈的權力鬥爭,包括政治老人在內。

那麼就在這期間,習近平發表了這番反憲政,反三權分立和反司法獨立的講話。以當時的處境來看,實際上反映了習近平心神不定的處境,也就是說他也反政改爲名來反對黨內對他的攻擊,加強自己的權位。就是以反西方思潮爲名來加強他自己的權位,通過名義上的路線鬥爭來搞權力鬥爭,加強他自己的地位,就是用左的這一套去戰勝那些其他對他的不滿和各種意見的批評。

這是去年的時間敏感點。而這段講話在這個時候放出來也有一個時間敏感點,那就是中共馬上要召開今年度的人大政協兩會,在3月初就要召開這個會。現在在2月中旬把這段講話放出來,事實上有給兩會關閘門,下封口令的意思。也就是說不准談憲政!這是習近平下的結論,他跟你以前的鄧小平不一樣,鄧小平還個有留一定的空間。鄧小平說:不許爭論或者停止爭論。叫“不談左也不談右”,不問姓資姓社。鄧小平的做法是不爭論,所以留有一定的空間。但是習近平的做法比鄧小平走得更絕,不留空間。不是不爭論,而是下了結論,就是反對憲政,不談憲政,不要三權分立,不要司法獨立,斬釘截鐵,定於一尊。這就是對兩會人大政協幾千名代表了一個警告,就是不要說事先沒打招呼,已經發了話,關了閘門,下了封口令,不能在兩會上談論。否則的話就以妄議中央來論處!所以這用意就非常明確。

這反過來說明,黨內的權力鬥爭和路線鬥爭仍然非常激烈,暗潮洶湧。因爲去年3月,習家軍通過強行修憲,取消了國家主席任期制,當時習近平可以說權力是明升暗降。所謂明升就是表面上達到了權力的高峰和頂峰,權傾一時,連國家主席任期制都不要了,可以長期執政,終身執政。但實際上暗降,就是因爲他的名望可以說一下子跌到了谷底,不僅不得民心,而且不得黨心。所以明升暗降可以說是一個權力的轉捩點,這也是一個非常有哲學意義的轉捩點。

鑒於去年的教訓,今年兩會會發生什麼,可以說習近平心中沒底,習家軍心中也沒底,所以才會有這麼一個封口令的下達。這就說明了中共黨內的權力鬥爭遠不是外界所想像的那麼簡單,權力鬥爭並沒有停止,至少還處在暗流洶湧的這麼一個氛圍之中。既有權力鬥爭,也有路線鬥爭。所謂權力鬥爭,簡單來說就是習近平並沒有達到他夢寐以求的那種毛澤東,鄧小平式的一言九鼎的高度和頂點,他還在苦苦掙扎,黨內不服不從的人大有人在。可能很多人不僅是背後給他冷眼,可能當面也會怒目而視。這就是權力鬥爭!

另外路線鬥爭,也就是關於要人治還是法治,要專政還是要憲政,黨內仍然存在不同的聲音,存在雜音,而習近平並不能夠封殺所有這些聲音。當然,黨內的聲音是民間聲音的一個反映。可以說在兩會前下這個封口令,事實上就反過來證明黨內有這樣的說法,有這樣的思想暗流,有這樣的呼聲。不管大小!最終中共黨內的路線鬥爭取決於權力掌握在哪一方,掌握在哪種勢力手上,此消彼長。而目前權力掌握在極左勢力手上,這種對憲政,對三權分立,對司法獨立的這種呼聲當然會被壓制下去,但是這種呼聲顯然存在,這才是兩會前必須下達封口令的原因。

在習近平這段講話中,其實講到的很多東西並不能服人。比如他講到之所以拒絕憲政,拒絕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他說因爲司法獨立都是源於對王權的抗爭,是所有西方的歷史傳統,政體結構和社會文化的一個制度根源。然後說中國這邊的制度是源於一切權力屬於人民,跟西方不同,所以不能夠照搬西方。這套語言聽起來絕對不是出自習近平,而是出自王滬寧,是語言包裝師王滬寧絞盡腦汁構思出來的。因爲這番話很狡猾,他不直接辱罵司法獨立,三權分立和憲政,不像過去那樣直接咒罵貶低,而是說西方有他的道理,說西方有西方的歷史來源,社會文化和政體結構,還說是西方歷史上反王權形成了這麼一個結果,然後通過不罵西方的方式來說那是屬於西方的,而中國的不一樣。

但是其實王滬寧只是在這裏賣弄歷史知識,這個賣弄跟王岐山的賣弄非常相像。王岐山上一次在達沃斯會議上說什麼從歷史文化哲學的角度來什麼,好像理解中國現行路線也是一個調子,似乎顯得很有學問。事實上比他們有學問的人在國內外都大有人在,13億人人才輩出,臥虎藏龍。思想深度的,飽讀詩書的,博學多才的人大有人在。所以這幾句話不能矇騙過關,騙不了多少人。

因爲不管是西方還是東方,從王權到民權本來就有一個轉捩過程,本來就是近代史的發展過程,整個近代史和政治文明的進化就是在於民權代替王權,從王權過渡到民權這樣一個變革的過程,中國和西方都不例外。所以在西方他說反抗王權沒錯,但是現在西方有了民主制度,他就是一個近代文明進化的結果,是文化的一個結晶。今天西方的三權分立,司法獨立,憲政不是空穴之風,而就是一個民權抬頭而王權萎縮的一個過程,是民間的權力越來越大,政府的權力越來越小的一個過程。對中國來說號稱好像一切權力屬於人民,但是這絕不是從天上飛來的,幾千年的王權後來在辛亥革命中瓦解,建立了共和,後來又經過專制復辟,共產黨恢復了一黨專政,相當於紅朝,是對皇朝的復辟,也就是對辛亥革命的一個背叛,一個顛覆而已,並不是說中國的近代史就結束,只是一個復辟的過程。

就跟五代法蘭西一樣,從法蘭西第一共和國到第五共和國的進程一樣,中間經歷了多次復辟。今天的中共一黨專政只當不過是牌一種復辟的過程之中,並不是一個歷史的終結。所以說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實際上真正實現這一點的是民主國家,是西方民主國家。因爲要講清這個邏輯其實很簡單,就是看選舉權和被選舉權,看人民手中有沒有選票。民主國家人民手上有選票,的確能通過他的選票和他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改變國家,加入改變國家的進程。但是中國人民至今沒有選票,也沒有言論自由和新聞自由,無法通過他們自己手中的選票,或者是自己的思想去加入國家政治進程。這是顯而易見的!所以現在一黨專政和西方民主制度,哪一種制度更能夠體現一切權力屬於人民,我想這一目了然,根本不是靠喊口號,靠自我強辯所能說服。喊口號,自說自話改變不了鐵的事實。

實際上關於“一切權力屬於人民”,在不同國家有很多其他的說法,但是是殊途同歸,都是一個意思。比如在台灣的說法叫“主權在民”,也就是人民當家作主,手中有選票,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成爲國家的主人,那麼他才擁有了主權。也就是說如果這個國家的人民不是自由民,他就連主權都不擁有。實際上古代就說過:奴隸沒有祖國。而早期的共產黨人也說過:無產者沒有祖國。就如果你做奴隸,是無產者,那麼你就就談不上是國家的主人,也就談不上對這個國家的主權有支配性,實際上你沒有祖國。而主權在誰?在統治者手上,在少數人手上,他們想賣國就賣國,像叛國就叛國,跟人民無關。反過來,實現了民主的國家,人民手上有了權力,也就是人民有了主權。因爲他能夠支配這個國家,能夠選舉一個政府,也能夠罷免一個政府,能夠政黨輪替,體現人民的意志。而且任何人都有資格去做各種各樣的候選人,只要你有能力,有理念,或者是有一定的動力的話。

這已經根本不用論證,民主國家就是人民當家作主。而專制國家一黨專政,不管以什麼稱號來出現,人們都試圖都是奴民,都是非自由民,是奴隸,是太監文化的延續,無外乎如此。所以說王滬寧的這套理論是不成立的!

習近平還在這段講話中提到了什麼?他說法治興則國興,法治強則國強。聽上去冠冕堂皇,但其實這裏講的法治是共產黨的一家之法,甚至是習近平的一家之法,是家法,是惡法,跟人民毫無關係,沒有經過全民公決。很多民主國家的憲法是經過全民公決的,中國的憲法沒有,想改就改,然後改了之後還說自己在守法!實際上他這個講話的標題本身就是一個矛盾,什麼加強黨對全面依法治國的領導。既然說全面依法治國,那就是依法治國了,法律來治國家。但是上面又加個黨對依法治國的領導,實踐就加強全面一黨治國,全面的黨國體系,就是這意思。只不過把它轉了個彎,玩了個文字遊戲,無外乎就是王滬寧式的文字遊戲罷了。文字化妝師!

提到這句“法治興則國興,法治強則國強”,事實上在中國歷史上很熟悉,是商鞅變法的一種言論,是商鞅變法的思想。商鞅變法是西元前300多年前的事情,商鞅當時做宰相給秦國變法就是四個字——富國強兵。基於這四個字,秦國當時還真是通過變法強了,成了七國中最強。經過一百多年之後,秦國滅了其他六國,一統天下。但是非常吊詭和反諷的是,秦國在一統天下之後,秦王朝只存活了15年就短命而亡。而之前的秦國在春秋戰國時期存活了550年,也就是如果說秦國沒有一統天下的話,他可能還存活著,跟其他國家一樣。但是他一統天下之後卻反而短命而亡,這種歷史吊詭和反諷是什麼意思?實際上當時秦朝由於一味的追求富國強兵,一味的追求一統天下,變得暴戾無道,走上了一種殘暴無道到極端的一個階段。不顧一切向前開進,就是爲了一統天下,形成了秦王朝的暴政。所以當陳勝吳廣揭竿起義的時候就說了一句口號:伐無道,誅暴秦。後來項羽和劉邦再接再厲,揭竿而起的時候仍然是這一類的口號,比如:暴秦無道,天下共討之。天下各路諸侯都討伐暴秦,那是當時民心民情和民意的體現。所以這個情況就是這麼一個結局,也就是說商鞅變法的結果是一場無用功。而商鞅本人最後是因爲車裂這種極端殘酷的刑法致死,大卸五塊。

商鞅的結局本身就象徵了商鞅變法的命運和結局。如果說習近平今天的思想仍然停留在2000多年前的商鞅思想,不要說有多麼落後,多麼古董,而且在預示而其下場也恐怕是不妙不堪,非常前景暗淡。

回到現代,習近平在講話中又提到,好像似乎爲了加強依法治國是爲了對付國際上的形勢。他說:在國際上現在風雲變幻,中國要掌握法律武器,要在國際上做一個負責任的大國,要拿起法律武器佔領法治的制高點,要對破壞攪局者說不!這聽起來理直氣壯,事實上現在的共產中國恰恰是被定義爲一個不負責任大國。而中共本身就是破壞者和攪局者,是國際法的破壞者,是國際秩序的攪局者,這已經是國際社會的公論!自己搞人治,根本不談法治,還居然說要佔領法治的制高點。所以說這些話聽起來根本就是自說自話,口出虛妄。然後他還說:國際秩序現在正在急劇變化,治理體系,中共要成爲參與新的國際規則的制定者。還說要當引領者和推動者。

試想一下,世界上大多數國家都是民主國家,都承認憲政,都實行三權分立和司法獨立。而中共要說成爲國際秩序的制訂者,引領者,領導者,怎麼成爲?把人治推廣到國際社會嗎?還是把一黨專政推廣出來?還是把皇權獨裁專制這一套推廣出來?這不僅行不通,恐怕會貽笑天下。不僅當不了所謂的引領者制訂者,恐怕連跟上形勢都踉踉蹌蹌跟不上。所以這一系列的說法,給人的感覺就像是一個夢遊症患者的說法,完全是自說自話,自我畫餅。當然這些說法只是回過頭來說給中國人民聽,給中國人民聽起來好像中共還挺有道理,振振有詞,在國際上好像還是一個所謂國際法的制定者,還是一個秩序的維護者,而不是一個攪局者,破壞者。也就是在國內哄哄老百姓而,在國際上可以說聽起來是天方夜譚。

這些話當然是充滿了自相矛盾,這一套自相矛盾的,背離時代的理論由王滬寧炮製,由習近平講出來,究竟能說服誰?我想說服不了中國人民,國際社會當然不服,事實上回過頭來,就是中共黨內對這種背離時代的議論都是不服的。黨員不服,官員不服,太子黨不服,政治老人不服,不服的人大有人在。恐怕正是因爲這些不服讓習近平或者習家軍內心非常慌亂,需要在兩會前定調。四中全會已經一再推遲,推到沒影,無限期推遲。而兩會必須是在3月份召開的,這沒法推,所以就在3月份召開人大政協兩會前,在修改憲法取消國家主席任期一週年之後突然下達這個封口令,不准談憲政,而且反對憲政,明確規定下,一錘定音,中國不要憲政,不要三權分離,不要司法獨立,就是要走獨裁之路,把一黨專政進行到底。

最近中共推出了一款所謂學習強國應用軟體,號稱說一下超過了微信抖音。中國的蘋果應用商店和安卓手機應用商店的下載次數從1月份開始到現在,一個半月就達到了4400多萬人次,連積累多年的微信了抖音都望塵莫及。這叫做學習強國軟體。有什麼作用?就是你下載之後對習近平的金句每天要溫習,習近平的著作隨時可以點開來讀。爲什麼會達到這麼高的強度,爲什麼這套學習軟體會如此“成功”?是因爲中共當局在硬推死推強推。怎麼推?就是所有黨員必須下載這個軟體,然後是公務員要下載這個軟體,然後是高校要下載這個軟體,最後又推廣到其他的企事業單位必須下載,硬性規定。而且很多地方的黨支部還規定黨員積分制,說你下載這個軟體之後,只要點開就得1分,然後你閱讀又可以得1分,然後你閱讀超過4分鐘又加1份,觀看視頻5分鐘又加1分等等。工作以外的時間加強閱讀,早上的時間雙重的幾分,中午休息的時間也是雙重積分,晚上也是雙重積分。然後各地的黨支部還規定這些黨員幹部必須每天達到最低積分30分,有的地方甚至要50分。達不到的話要通報批評,要記過。所以以至於現在黨員官員人人恐慌,說連玩手機都失去了興趣。

當然現在相反的東西也出來了。上有政策下有對策,有人在網上推銷另外一個玩法,說專門叫大家一個玩法,玩5分鐘就可以積分41分,就可以得到獎品禮品等等,非常荒唐。所以現在這個學習軟體儘管下載量達到4400多萬人次,但是卻突然之間把下面的評分功能和評語關掉了。因爲負評如潮,抱怨聲如潮,很多人不滿,所以把這些評分和評論功能都關掉,然後留下所謂正面的評分。本來滿分是5分,但是正面評分拼湊了半天只拼湊了2.7分而已。

所以就是這麼一個強推,強洗腦。習近平和王滬寧搞的這些東西不僅自相矛盾,而且是背離時代,最後就靠的是強推。就跟推土機拆民房一樣,爲了修高速公路,修高鐵,一路拆過去,一路推過去,不惜把人壓在房子裏,強推牆拆,製造無數的悲劇慘劇都要把它推出去。而現在推這些東西也是一樣!而且習近平對毛澤東時代比還不如毛澤東來得這麼聰明,毛澤東當時說學習雷鋒,學習雷鋒好榜樣,他還知道塑造一個普通士兵去讓大家學,還塑造什麼工人王進喜,農民陳永貴讓大家去學,但是至少沒有明確的說學毛澤東。而這個習近平呢,學習強國意思就是學習習近平。習近平上台之後搞了個學習小組,他身邊的人給他推廣,“習”的諧音就是學習習近平,就乾脆全國人民直接學習近平,習近平就是榜樣,就是勞模,就是強國強軍的代表,乾脆全部人民學習近平。就赤裸裸到這個程度,可以說連技巧方法都不要,只是用了一些所謂現代工具,現代的軟體,現在的網絡工具罷了。

以至於環球時報的主編胡錫進等人到了五一節都不知道炮製什麼了,每天要炮製習近平金句,炮製習近平的講話指示。到了五一勞動節,炮製說習近平是全國最大的勞模。講勞模,習近平是最大的勞模,最佳的勞模。還找了很多論據,說他如何日理萬機,如何的忙,日程中一會兒會見外賓,一會開會了,一會兒是早上了,一會兒是天亮了如何如何。實際上當時我就說過,所有的國家領導人都是這麼忙。不要說是國家領導人,哪怕是一個省市縣的小官,哪怕是一個企業家都是這麼忙,日理萬機。你領導這麼一個大國,做黨和國家領導人當然會那麼忙,那是應該的,否則就不要幹了。但是胡錫進和環球時報居然把習近平捧爲中國最大的勞模!我想胡錫進幹了這些事情可能自己都覺得噁心,自己都覺得自己太丟人,回到家裏之後可能自己給自己打好多個耳光,給自己吐幾口唾沫,覺得自己今天又幹了一件丟人現眼,厚顏無恥的事,噁心的事,自己都覺得自己噁心了一把。我都懷疑這個胡錫進他私底下無數次想自殺,無數次把繩子套在脖子上,最後又貪生怕死,覺得好死不如賴活,既然當了奴才就當下去吧。還有無數次的把安眠藥撒在自己嘴裏想自殺,結果又吐出來,覺得好死不如賴活,既然當了太監就繼續當下去吧,把太監當到底吧。拍打自己,自己打自己臉,自己吐吐沫,唾面自幹,重新再活下去,活著,活下去。

所以像胡錫進這些人實際上是活得很悲哀,我相信他們活得很悲哀,因爲人格分裂到這麼個程度。所以胡錫進恐怕要感慨的,是趙本山小瀋陽所演的那些小品,操著一個東北腔,動不動就大喊一聲:悲哀啊!!!胡錫進等人確實是悲哀。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