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微妙:不顧習近平警告?王滬寧暗整低級紅,王毅大展高級黑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10日星期日。

在北京,中國的人大政協兩會繼續召開。

實際上在這次開兩會之前,中共中央下發了一份文件,叫《加強黨的政治建設的意見》。在這份文件中,首次把網絡術語“低級紅”和“高級黑”放進去,說要要反對一切形式的低級紅和高級黑。把新的網絡歲拉進中共中央的文件,這實屬罕見。


什麼叫低級紅?什麼叫高級黑?因爲共產黨是紅色的,所以有一個說法是,低級紅就是用一種簡單的,粗糙的,庸俗的東西來張揚共產黨的紅色傳統和紅色本性。而高級黑就是一種比低級紅更高檔的,有偽裝性的,精心技巧的語言包裝的一種抹黑,表面上是讚揚,實際上是抹黑,起反作用。甚至有的會用學術的外表來包裝等等這些說法!


說到低級紅和高級黑,國內的一些報紙和網站上還舉了一些例子。說是這幾年來對習近平的吹捧和歌頌,就充滿了低級和高級黑。比如說一些歌曲,什麼《習近平愛著彭嬤嬤》,或者是《歌唱黨的總書記習近平》,或者《習近平總書記的恩情永不忘》,還有什麼《不知道怎麼稱呼您》,《嫁人就要嫁給習大大這樣的人》,《包子鋪》等等,這些歌聲是屬於低級紅。


而說到“梁家河大學問”,說是習近平在陝北梁家河的山溝裏插過隊。他自己說過一句話:別小看梁家河,很有大學問!然後就到處成立什麼梁家河研究委員會,學術委員會,什麼學院,號稱著研究什麼“梁家河大學問”,到處的高校都伸手撥款。這就是所謂的學術包裝,就是高級黑。還有就是提到在大街小巷到處掛滿歌頌習近平的那些畫像,語錄,標語等,以至於招來了一名年輕女孩董瑤瓊給習近平的畫像潑墨這種事情。還有就是甚至包括電視電影,政論片《厲害了,我的國》都是屬於高級黑。因爲張揚中國怎麼怎麼厲害,引起美國和西方的注意,會受到圍堵是打壓等等。說法很多!


在這一系列的說法裏面,低級紅和高級黑其實讓人摸不著頭腦,如墮五里霧。究竟哪些是習近平願意的,哪些是習近平不願意的,這些話到底是說說而已,還是認真行事,從這次兩會就可以看到。其實這次中共召開人大政協兩會,恰恰是要警惕低級和高級黑,把他們稱爲什麼兩面人,兩面派,僞忠誠之後,兩會繼續上演低級和高級黑,可以說無處不在。像這些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這次非常謹慎,不敢回答記者的問題。但是如果他們有哪怕是一點點機會表白,都會表白對習近平的稱讚,這種表白實際上是間接向習近平效忠。而這種表白究竟屬於低級和高級黑,說不清楚。另外有些代表一般不回答問題,回答了問題又會遇到敏感問題,就會很慌張。

比如新疆的代表,有記者提到新疆的再教育營,就是當代的集中營關押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的事情之後,據說那名新疆官員馬上臉色大變,臉色蒼白,扭身就走,恨不得就拔足就溜,差點撞在牆上,被電梯夾住腦袋!而西藏代表被問道關於藏人的待遇等問題,他居然說“你的問題我聽不懂”。不知道這屬不屬於高級黑,是不是在說西藏民族跟漢民族是兩個不同的民族,西藏跟中國是兩個不同的國家,所以你的問題我聽不懂。另外據說還有一些發言人聲稱,說西藏不讓外國人去參觀,是因爲高原氣候缺氧,替外國人的健康著想。那麼如何解釋大量的漢人擁入西藏,移民西藏,拉薩都成了漢化的城市。那麼是不是這些人都不顧健康,不顧高原反應?或者說中共當局只關心外國人的健康,不關心本國人的健康,崇洋媚外,挾洋自重。這是不是又是低級紅或者高級黑?


還有一些代表本來說了話,但是突然又後悔了。像有一些小組在討論的時候有記得去問。有一名政協委員被問到了法治化的問題,他回答完了之後突然後悔了,大喊一聲:你是哪里來的記者,拿證件給我看,我不應該回答個案,我們被要求不回答個案的,但是你好像逼著我回回答了這些個案!臉色大變,疾言厲色,好像要掙表現給習近平等上峰來看,說自己失言了,但是是被記者逼到失言的。這是另一種表忠誠!但是這些反而泄露了秘密,走漏了風聲。說明了中共在這個大會之前有要求,哪些該講哪些不該講!


說到低級紅和高級黑,其實要數高官的例子更多。比如商務部副部長王受文,他在中美談判的時候屬於副總理劉鶴的副手。這次在記者會上,他說中美尋找共同點,然後介紹了一些談判的細節。他透露道,上次在華盛頓談判,副總理劉鶴和美國的首席談判代表萊特希澤都是買盒飯來吃。劉鶴吃的是牛排漢堡,而萊特希澤吃的是茄子雞丁。也就是說萊特希澤吃的是中餐,而劉鶴吃的是美餐,互相迎合。然後說會議上有茶水,有咖啡,但他們兩沒喝茶水,也沒喝咖啡,都是喝自來水。這就是尋找共同點!


這種高級黑是昭然若揭。首先說談判在華盛頓舉行,本來在西方國家,午餐,工作餐都是非常簡單,就是外賣,或者就是三文治或者漢堡包,非常簡單,連美國總統川普每天吃的也是三文治漢堡包。西方七國首腦在舉行會議的時候,他們的午餐和晚餐都圍是在一個桌子上吃,就七個人,助手和其他人不會同枱。他不像中共領導人,像習近平跟金正恩吃飯,那張桌子有多少米寬,坐幾十個人大桌子,互相對方都望不見人。甚至王岐山坐在對面,乾脆就拿手指甲來玩耍。這種桌子非常寬,宏大,而且幾十張桌子,大堂金碧輝煌,還有一瓶茅台120多萬!西方七國首腦在開會的時候就圍著一張小沙發和小茶几談話,距離非常近,就跟一般的朋友促膝談心一樣。而中共方面在北京擺的場面是非常巨大!


所以當王受文舉這個例子的時候,可以說哪壺不開提哪壺。本來這些西方政要就是這麼吃飯,中共代表團不得不入鄉隨俗。但是他沒有舉例在北京怎麼吃飯,只是舉在華盛頓。就跟以前中央電視台的主持人芮成鋼一樣,芮成鋼在風光的時候,曾經去採訪當時的美國駐中國大使,首任華裔大使駱家輝。駱家輝到成都去開會,他就問:你坐經濟艙是不是要說明美國欠中國的債?結果駱家輝一句話使他一下就憋了,說不出話來。駱家輝說道:坐經濟艙是我們美國官員的一般工作做法。意思是本來我們工作就是這麼的,吃經濟餐,坐經濟艙,自己拿行李走路,自己去打車等等就是我們的工作姿態。當時駱家輝簡樸的生活方式在中國引起了一陣旋風,讓中共官僚層非常不安。對他們這種驕奢淫逸的腐敗生活一對照之下,中國人民就心中有數。

所以王受文是哪壼不開提哪壺,提到了美國的簡樸這一點。然而最離奇的還說到什麼咖啡和水,爲了尋找共同點就都喝水。意思就是劉鶴注意著萊特希澤,看萊特希澤不喝茶,他也不喝茶。萊特希澤不喝咖啡,他也不喝咖啡。萊特希澤喝白開水,他就喝白開水。那麼推理下去,萊特希澤咳嗽一聲,劉鶴也跟著咳嗽一聲。萊特希澤上廁所,劉鶴也趕緊去上廁所……這就叫尋找共同點嗎?所以這個王受文副部長的這種介紹完全是高級黑,這樣就能表示中美雙方有共同點了!


王受文的職務還算是低的,更高職務的就不得了了。像外交部長,國務委員王毅在記者會上的表現,還有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識形態的王滬寧的表現。他們一個是高級黑,一個是低級紅。這王毅在記者會上是張揚跋扈,說的話聽起來都像是反話。他在說到中國的時候,號稱中國5000年來就有什麼傳統,有可持續性,延續性。好像在暗示中國一成不變,一個朝代接一個朝代。還有可預測性,意思是外國人看中國,只要看中國的朝代就行了,現在只不過就是一個朝代,就是一個專制王朝,有他的興起,有他的鼎盛,有他的衰亡,有他的覆滅,有他的腐敗,有他的沒落崩潰……大概是這個意思。然後又說:中國走向強大,但是不會更加強硬。中國崇尚獨立自主,但是不會獨斷專行。中國堅定維權,不會追求霸權……這些話聽起來,完全是說成另外一種意思。把中國人民跟中國共產黨作一個對照,就是中國走向強大,中共卻愈加強硬。中國人民崇尚獨立自主,但是中國共產黨卻獨斷專行,世界上沒有一個政權,沒有一個黨比中共更獨斷專行的了。然後還有中國人民堅定維權,但是中共就是要搞霸權,就是要嚇中國人,就是要搞一黨專政,不准中國人民有選舉權,被選舉權,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互聯網開放等等。就是要霸佔到底,國強必霸,執政黨統治者必霸!


所以王毅這段開場白的表現聽上去完全相反!然後他又說:咄咄逼人從來不是我們的做法。接著他在會場上舉起了拳頭,說道了華爲的事,說要支持華爲起訴美國,我們中國政府義不容辭……這不是咄咄逼人又是什麼呢?所以他不過是一邊在說一遍在表演。然後說到華爲的時候,他又說了一番話,是對中國人的啟發!他說:中國的企業和人民不應該再做沉默的羔羊,要拿起法律的武器來維權。正義必勝,公平遲早會到來!這聽上去好像是王毅對受壓制,受壓迫,受封鎖的中國人民直接號召,拿起法律武器跟強權作鬥爭。表面上他支持華爲,實際上可能另有所指。


在提到其他問題的時候,王毅也有獨特的表現。首先提到中美問題,有人問他如果美國跟中國脫鉤怎麼樣?他說,跟中國脫鉤就是跟世界脫鉤。他居然把一個一黨專政,互聯網封鎖,與世隔絕的這麼一個中國稱爲世界。中國現在在國際上可以說是四面楚歌,處於孤立的處境。而他居然號稱中國代表世界!


然後在談到台灣問題的時候,記者問道:美國議員邀請台灣總統蔡英文訪問美國,你同意不同意?王毅大聲喊道:我當然不同意!問題是你是誰?你是聯合國秘書長還是上帝?你來管台灣總統還是美國議員?你同不同意能有什麼關係!再說,這句話在國內也就大了,是不是你比習近平還要大,比習主席還要大,僭越!然後在結尾的時候,人家又問他:今年要拿走台灣多少邦交國?王毅聽到這句話,仰天長嘯,哈哈兩聲,然後揚長而去。這給人的感覺是非常的狂妄,意思是我想拿走多少就拿走多少。而是拿走邦交國是要花錢的,中共是用錢買來的,動輒數十億數百億美元。中共是用金元外交,銀彈攻勢來挖台灣外交牆角。但是在剛剛財政部長才講了,說要當鐵公雞,一毛不拔,要把錢用在刀刃上!這等於是王毅回答說:一毛不拔有幾個例外,習主席的一帶一路例外,給金主席的進貢例外,還有就是打壓台灣要例外。就是這個意思!然後還哈哈一笑,可能大概是在表示“老子有的是錢,咱們能收購”的意思。


這次王毅在回答記者問題的時候,居然被各方的記者稱爲“王國委”,這個稱呼是非常奇怪。這個王毅原本是外交部長,後來又升任爲國務委員兼外交部長。因爲在國務院的編制中,國務委員比外交部長高,所以居然有這樣的稱呼,叫王國委而不叫王外長,或者是王部長。所以王毅非常春風得意,也可見中共的官員都是官迷,覺得他的各種頭銜中,你必須稱他的,所以居然就有了“王國委”這種稱呼。這還是第一次聽說,以前根本聞所未聞。


這個王國委的表情,一會兒說不要咄咄逼人,一會兒舉起了拳頭,一會兒聲色俱厲,一會兒嬉皮笑臉,一會兒仰天長嘯,一會兒哈哈兩聲。他嬉皮笑臉對著記者的時候好像還話中有話,沒有說完。比如當記者稱他爲王國委的時候,他心裏非常受用,頭伸臉笑,恐怕還有另外的意思:你能不能再進一步稱呼我爲王公公?別老把王岐山稱王公公,把崔天凱稱崔公公!咱王毅當太監也這麼多年了,年紀也這麼一大把了,能不能稱我一聲王公公,讓我受用一下?總之王毅的整個表述裏面充滿了高級黑!


再一個就是王滬寧。中共中央在發文件的時候,這些文件往往是跟王滬寧有關的。但是這個會本身充滿了低級紅,這跟王滬寧就有關係。在兩會召開前後,我們看到三大媒體——人民日報,新華社和環球時報都是套紅。人民日報頭版套紅,動不動就是什麼奮鬥追夢,然後左邊來一個人民代表習近平,右邊來一個習近平金句。全部都是講習近平的活動,習近平的語言,整個套紅,一片紅!而新華社也是一片紅,然後多了幾個叫什麼“奔跑不止,奮鬥追夢”等字,然後又來了個習近平的兩會時間,旁邊也是什麼習近平金句,習近平這個習近平那個,又是全紅,紅彤彤的版面。再一個是環球時報也是紅彤彤的版面,居然也來這一套,什麼追夢奮鬥大致相同,改幾個字而已。無外科什麼奮鬥不已,追夢不止,追夢中國……然後也來一個習近平的活動和語言擺在上面,動不動來一個什麼第一試點,獨家威視……全部都是習近平怎麼樣,習主席怎麼樣……一片紅!


這些一片桃紅的報紙子就可以說成是低級紅。當然王滬寧不會承認是是級紅,他認爲這是高級紅,這是在黨報頭版頭條搞的紅,怎麼能叫低級叫呢?他幹的事怎麼能有低級呢?人民日報也好,新華社,環球時報也好,都是高級紅。而且他可能還對王毅的那一套不以爲然!王毅那個怎麼能叫高級黑呢?那叫低級黑,因爲太明顯了,表演得太拙劣了。從肢體語言到自己的語言組織都是明顯的黑,黑我們的習主席,黑我們的中國政府,黑中國共產黨。那叫低級黑,不叫高級黑。而這王滬寧這個是高級紅,人家查不出來。而且我還不形於色,我坐在那裏一動不動,認真看報告。不像李克強總理作報告的時候習近平看都不看,怒氣衝衝,東張西望,嘴裏嘟嘟囔囔,直到40多分鐘之後才拿起報告假裝看一下。而王岐山同志呢,根本從頭到尾不看報告,完全是作出一副不悄一顧的樣子。另外還有習主席,人家李克強總理講完話之後,習主席跟李克強不握手也不打招呼,調過頭去跟國防部長魏鳳和握手,又轉過頭來跟政協主席汪洋交談幾句。意思是汪洋在他的9000多字的報告中提了25次習近平,而李克強19000多字的報告,提習近平只提了13次,所以習近平不滿。所以你們都表現得太過了,但是我王滬寧不動聲色,夾著尾巴做人,低頭圈報告,假裝眼觀六路,耳聽八方,非常精明。所以我這個人怎麼能叫低級紅呢?應該叫高級紅,太高級了!


王滬寧還到了湖南省去座談,座談的時候他就跟湖南省的代表講:首要的任務就是學習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要有四個意識,要有兩個維護。所謂四個意識就是政治意識,大局意識,看齊意識,核心意識,無外乎就是看齊習近平。兩個維護就是維護習近平的核心地位,維護黨中央的統一集中領導!這究竟算是低級還是高級黑,叫人家一個省首要任務就是學這些。而他的第一句話所謂要學的,其實他很清楚,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並不是習近平擬出來的,而是王滬寧搞出來的。所以他叫別人頭一件大事就是學這個,那顯然話中有話。從19大到現在強調了一年半,還在強調這件事情。所以根本就沒有在低級紅和高級黑上改變退後半步,哪怕是落一寸也沒有,依然故我,該幹什麼幹什麼。


而且在國內網站提到《厲害了,我的國》這部政論片的時候,本身就是王滬寧親自策劃的片子。這部影片不僅張揚中共盜竊了多少知識產權,製造這些高科技的成就其中每一項都可以追蹤到向哪個國家盜竊,是美國,還是歐洲,還是日本,還是俄羅斯,都可以追蹤到。而且更重要的是他在裏面得罪了政治老人,把江澤民和胡錦濤時代啟動的那些工程全部歸結到習近平頭上,等於是習近平跟政治老人對立起來。而且最嚴重的是在2018年四川大地震十週年的時候,王滬寧策動的長篇報告中隻字不提當年抗震救災中出現的總理溫家寶和總書記胡錦濤。完全從頭到尾都是提時任國家副主席習近平怎麼冒著餘震,怎麼指揮抗震救災,怎麼探望災民等等,又一次把習近平跟政治老人對立起來。以至於後來發生了7月政爭,7月政變的傳聞,政治老人拍了桌子發了火,入是搞個人崇拜違反黨章等等。大街上到處都是畫像標語,不像話。實際上這背後的總策劃人就是王滬寧,所以王滬寧絕對不會承認他是低級紅,他承認他是高級紅。但是無論他是紅還是黑,是低級還是高級,他都是背後的總策劃,總工程師。


說到王滬寧,都知道他是文革之後以秀才筆桿子進入政治局常委的第一人,而在文革中有一人是陳波達。陳波達原來是毛澤東的秘書,後來當了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識形態,排號第四位。最後卻被毛澤東打倒,打倒的理由是找了個藉口說他是兩面派,是兩面人,大喊天才,把毛澤東稱爲天才,然後大搞個人崇拜,大書特書。跟林彪一樣,先把陳波達打到,後來再把林彪逼走,這是毛澤東一手。其實毛澤東還是個人崇拜的始作俑者,他早年就曾經說過:我是主張個人崇拜的,對於馬克思,恩格斯,列寧,斯大林,怎麼崇拜都不爲過!說自己主張個人崇拜,而那些反對個人崇拜的人是想崇拜他自己,不想崇拜別人!這就暗示大家要對他更崇拜。然後他又說自己也是主張天才論的,像斯大林就是一個天才……等等。最後文革搞起來了,他非常高興,讓大家捧起來,捧成成文化大革命中的偉大領袖,偉大導師,偉大統帥,偉大舵手。但是等到他要去打倒政敵的時候,卻把這當成一個理由來加在別人頭上,成爲別人的罪名。先是加在秀才陳伯達頭上,把陳伯達打倒,投入大牢。後來又加到林彪頭上,迫使林彪出走蒙古蘇聯,最后在溫都爾汗墜機身亡。這就是毛澤東的一個技巧,當時陳伯達還差點死在獄中。林彪事件之後,陳伯達被從關押地點轉往秦城監獄的時候,他認爲大難臨頭死定了,就大喊:告訴毛主席,我曾經救過他的命!原來他在延安的時候,國軍飛機轟炸延安,陳伯達奔到毛澤東的窯洞,趕緊把毛澤東帶走,剛剛一帶走,那個窯洞就被准確命中,炸毀了。陳伯達的這一大喊還真給他留了一條命,毛澤東下令不要殺陳伯達,而且幾天之後還給他改善伙食,區別對待。

那麼在今天的王滬寧會不會面臨同樣的命運?很多人都在議論王滬寧,說他是在陳伯達之後的第二個靠筆桿子進入政治局常委的,而且現在又進入了所謂國家中央財經委管經濟。他根本不懂經濟,也沒有地方主政經驗,居然成了財經委的一部分,用意識形態,用黨的領導,用黨支部來管經濟。


習近平學毛澤東能不能學到底?能不能最後跟毛澤東拿下陳伯達一樣去拿下王滬寧?有沒有這麼一個可能?其實黨內外和國內外有很多人都在盼望這一刻,但是習近平未必有這樣的魅力。因爲習近平不僅他的文章文稿都是出自王滬寧之手,而且執政也靠王滬寧。而且習近平對低級紅和高級黑的態度很曖昧,表面上他在制止低級紅和高級黑,這恐怕是爲自己找台階下,給政治老人和反對派一個說法。但是他自己恐怕巴不得有這樣的低級紅和高級黑!


而王滬寧不縱操縱了《厲害了,我的國》和四川大震十週年的這些肉麻的紀念文章,而且連一些小動作都操縱了。比如新婚夫婦在洞房花燭夜手抄黨章,這是王滬寧策劃的。因爲王滬寧年輕的時候適逢文革,他們三兄弟被他父親關在家裏,叫他們手抄毛選,手抄馬恩列斯著作。所以他很有體會,有經驗,結果塑造的所謂新時代手抄黨章。這種低級紅和高級黑已經到了令人髮指,令人噁心作嘔的程度。


洞房花燭夜,新婚夫婦抄黨章,這完全是王滬寧所做的,都是過去這幾年習近平所縱容的。甚至包括篡改教科書給文革平反,甚至包括在電視示衆,把毛澤東時代的文革做法又拿來了,動不動讓被抓的人在電視上認錯。甚至於國進民退,甚至在青島派駐所謂的公會第一主席進駐企業,准備對私營企業下手。結果由於中美貿易戰的壓力才暫時勉強收手!這些林林總總,應該都都是習和王演的一齣戲。所以這個時候叫停什麼低級紅和高級黑,我看一方面是刹不住,另一方面恐怕是話中有話,又找了一個收拾政敵的藉口。如果將來要拿下誰的時候,就跟,當年毛澤東拿下政敵一樣,找理由而已。


但是王滬寧是不是很安全呢?也不見得。儘管他跟習近平跟得很緊,但是到了關鍵時候,如果習近平真的遇到七大風險,三大危險,需要應付政敵,要清君側,需要給自己找台階下的時候,不見得不會在身邊找幾個人來當替死鬼犧牲品。這些替死鬼犧牲品之中,王滬寧就有可能是其中之一!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