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收場:李克強遭限制!習近平突然握住某人的手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16日星期六。

中共的2019年度人大政協兩會閉幕了。3月14日是全國政協會議閉幕,政協主席汪洋在閉幕式上作了一個講話。而全國人大在3月15日閉幕,重頭戲是總理李克強答記者問。鑒於李克強的記者會是重頭戲,那我們就先從這裏評述一下!


從這個記者會來看,李克強顯得輕鬆自信,神采飛揚,兩個多小時全程脫稿說話,脫口而出,滔滔不絕。那從表面上來看,記者會進展很順利,而且從口才上脫稿說話這個角度來看,他把總書記習近平比了下去,可能讓習近平心裏很不是滋味,其中似乎也暗示了兩人學曆的差距。雖然他們兩人的博士學位都是在職攻讀,涉嫌造假,但是本科學歷卻確實是真材實料,能夠證明功夫。習近平讀的清華大學專科是文革後期推薦上工農兵大學的工農兵學員,是幹部子弟的照顧名額,所以談不上真學歷。而李克強讀的北大是實實在在考上的一個本科學歷!所以在這方面就有一個落差。


但是李克強在記者會上之所以神采飛揚,輕鬆自如,那也是因爲台前幕後做了大量的操練,排演和規定。從會上可以看出一些端倪!這個記者會長達兩個多小時,但是提問的順序非常有序。比如都是間隔,一個外國記者,一個中國記者,中國記者和中國媒體都是中共官方的黨媒。提問間格而行,都是外國記者,中國記者,外國記者,中國記者……非常有序地進行。這就可以看出安排的痕跡!


另外,在全場兩個多小時中,幾乎所有的敏感問題都排除了。比如最敏感的新疆集中營問題,全世界議論紛紛,如果讓外國記者暢所欲言,這個問題很可能會被提出來。但是並沒有提問。還有華爲問題,華爲引發的官司,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拘留,華爲在美國被起訴23項刑事罪等完全沒被提到,連華爲公司的名字都沒有出現。還有其他的敏感問題,比如人權問題,美國發佈的人權報告,中國方面也發佈了相應的人權報告,把美國的刑事,一般的治安問題說成是人權問題,而美國講的人權問題是指中國政府對中國人民的人權侵害。這些都沒有提到!另外其他的比如軍費,維穩費,維穩費超出軍費,而且達到一個歷史性的新高,五年翻了一番,也沒有提到。還有關於最高法院的醜聞等等,都沒有提到。顯然,在事先的顧慮中已經把這些敏感問題過濾了,篩除了,淘汰出局了!提敏感問題,中國媒體不可能提出來。如果是外媒要提這樣的問題,首先就會讓這些外媒出局,不會被作爲提問者入選。


但是中間還是出了一個差錯。比如美國彭博社新聞記者提出問題,本來是問中美貿易談判和中美關係,但是他在結尾的時候提了一個問題:中國政府是否讓中國的企業監視其他國家?應該說最後這句話恐怕是有點過界了,以至於李克強在回答的時候居然沒有回答最後一個問題。他先是回答了其他問題,都是准備好的。而接下來是新華社記者提問,新華社記者提問本來是講關於企業營商環境,在回答了新華社記者的提問之後,李克強才好像想起來似的又重新回答了剛才彭博社記者提問的這個問題。


李克強顯然是在護師要不要回答這個問題,因爲事先沒有准備,他所有的答案大概都是背下來的,都是練記憶力背下來。所以剛才的問題非常突然,要不要回答,他掂量了一番,怎麼回答,又掂量了一番。終於在隔了一個記者,隔了一個問題之後,在回答新華社記者的時候補上了回答彭博社記者的這個問題。


李克強是這樣回答的,他說:剛才彭博社的記者提了一連串的問題,其中問到中國政府是否讓中國企業監視外國。不知道指的是(外國的)公司還是個人,但是這不符合中國的法律,也不符合我們行事的方法!他兩句話否定了,意思是沒有這樣的事情。但是這兩句話都是反話,跟事實剛好相反,在中共那邊既有這樣的法律,也有這樣的行事方法。


法律,就是2017年的中國情報法,其中第2條,第12條和第14條非常明確地規定:在中國,任何個人企業和機構都要有支持,配合和協助國家的情報工作,應當或必須去符合情報工作。也就是對你提出要求的時候,你必須要做,包括華爲公司在內!所以李克強是對中國中共法律的一個否定,說沒有這樣的法律,但是恰愉有這樣的法律。而行事方法,實際上在過去40年來,一直就是中國的行事方法,最近一些年還愈演愈烈。像華爲公司,中興公司,晉華公司,大華科技等等,都是起這個作用。不僅對中國公民進行監視竊聽,而且監視外國的公民,企業,甚至政府機構,至今還沒有停下來。


就這一個問題,使李克強露了馬腳,善於講反話是中共官員的一個特色。不僅李克強這兩句話是典型的反話,胡海峰回答問題也是這樣。胡海峰邊走路邊回答記者的問題,人家問他中國的經濟困難的問題,他的回答是:穩中向好,穩中有進。這也跟事實相反,實際上中國的經濟情況是穩中有退,穩中向壞。所以用反話來粉飾太平,是中共一貫的做法。


李克強的答記者問除了這一個插曲看出是個意外,其他方面應該說提前就知道了問題,提前就知道答案。經過精心的策劃,精心的排練,甚至於受到了限制。這一系列敏感問題的剔除,就說明了記者問受到了限制。受到誰的限制?應該是受到了習近平,王滬寧這個陣營的限制。因爲排練到這麼一個具體的程度,哪個記者提問問題,問的是什麼問題,總理應該怎麼回答,應該都是由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親自拿捏掌握,甚至指導排練。


據內幕消息的顯示,這次兩會中共控制得非常緊,所有的事情都經過了排練和掌握。比如政協會議有一條所謂的委員通道,這些政協委員會被部分安排來回答記者問題,怎麼回答,怎麼站,雙手放放小腹前,兩眼朝前方,然後畢恭畢敬,就像犯人一樣站著接受記者提問,接受哪些記者的提問,回答什麼問題等等都已經彩排好了。同樣,全國人大有一條部長通道,哪些部長回答問題,回答什麼問題,怎麼回答,都安排好了。比如本來前些年全國最高法院院長和最高人民檢察院的檢察長都應該在部長通道上回答問題,但是今年就免了,因爲最高法院的醜聞太大,周強灰頭土臉,所以就只有副院長和副檢察長在部長通道上出現。這都是一個精心的安排!


接下來就是所謂的總理答記者會,完全是精心的安排。回答什麼問題,不回答什麼問題,哪些記者提問,哪些記者不能提問,李克強怎麼回答,都經過反復的彩排。據說是精心策劃,甚至有中南海的什麼智囊團,所謂的核心團隊經過全程的排演,成功之後再出場。所以就形成了兩個特點,一個是李克強表達很流利,因爲他已經反復背誦了,再一個就是很多敏感問題沒有出現。


敏感問題沒有出現,也可以看作是習近平和王滬寧對李克強的一個限制,就是敏感問題不能碰。一系列的限制,導致李克強在中途突然意外地回答了一個問題,但是是隔了一個問題才回答。這個控制限制,也可以看成是對李克強本人的一個限制,不放心和監視。因爲跟前幾任總理相比,李克強顯然自由度大爲縮小。比如和朱鎔基時代,溫家寶時代相比,朱鎔基當總理的時候,基本上不太會受到總書記江澤民或者其他方面的太多限制,看上去自由發揮的程度比較大。朱鎔基在台上回答記者問題,除了理性的闡述,還有一些感性的訴說,顯得非常動情,揮灑自如,有時候甚至聲色俱厲。當然裏面作秀的成分也很多!到了溫家寶時代,溫家寶回答記者問題自由度也很大,完全沒有受到總書記胡錦濤的干預或篩選,經常有一些感性的訴說,有時候還會背點古詩古詞,說一些動情的話。他在最後一次記者會上甚至作了反對文革的表述,也提了政治體制改革。甚至暗示到了薄熙來的問題,暗示了之後,結果第二天薄熙來就應聲落馬。


跟以前幾個總理相比,李克強應該說口才不比朱鎔基或者是溫家寶差,記憶力也不比他們差,但是他的自由度卻大大的鎖限!他的自由度來自黨務部門的鎖限,大大縮小,敏感問題不能碰,自由發揮不能進行,事先背好台詞,所以顯得非常流利,如果臨時出現情況,他必須謹慎處理。所以李克強本人受到了限制,受到監視監控,這點一個側面反映了以李克強爲首的國務院跟習近平和王滬寧所把持的黨務系統之間存在的矛盾,存在的糾葛,存在的路線鬥爭和權力鬥爭,或明或暗都是存在的。


李克強勉強通過了這麼一個記者會,但是這個記者會上仍然可以看出一些差別,比如汪洋在政協閉幕上的講話和李克強在人大閉幕上的記者會就有差別。就好像在最初的一個對照一樣,最初開會的時候,汪洋有一個政協報告,李克強有一個政府工作報告,雙方的差距是汪洋的字數是9000多,而李克強是19000多,長一倍。但是汪洋有25次提到習近平的名字,而李克強只有13次,大幅度的減少,落差很大。而在閉幕講話在,汪洋的講話居然有20次提到“學習”這個詞。在提到這個詞的時候,習近平是滿意地微笑。汪洋在講話中提到什麼善於學習,加強學習,崇尚學習,學習習近平什麼新時代什麼什麼……一口氣提20個“學習”,暗示意味非常重,可以說是想平息海河之稱,避嫌。去年所傳聞的梁家河跟大海,就是習近平跟汪洋的權力之爭,或者是背後的要汪洋取代習近平論這麼一個黨內路線鬥爭和權力鬥爭的聲浪。汪洋顯然試圖要避險,解脫解套,所以習近平聽了非常滿意,又是微笑,後來又跟他握手。


而李克強記者會,總共只有四次提到習近平的名字,都是不得不提。比如說對台灣同胞的講話,或者是一些去年的工作,其他地方都沒有提到,什麼黨的領導,黨的方面都沒有提到,只是反復強調市場的作用,反復強調激發市場的活力來抵抗是經濟下行的壓力這個論點。所以差別很明顯!


李克強在作政府工作報告的時候和他在記者會上是兩個截然不同的表現。都是兩個多小時,都很長,但是在作政府工作報告的時候非常緊張,滿頭大汗,汗如雨下,大汗淋漓。但是在記者會上卻沒有這樣的現象,沒有大汗,沒有擦汗,心情也不緊張,面帶微笑,輕鬆自如。在作政府工作報告的時候口誤頻出,一會兒把事業心說成責任心,一會兒把數字2讀成數字3。但是在記者會上卻沒有口誤,准確吐辭吐字,非常清晰。這兩相對照,就可以看出習近平是否在場,李克強表現不一樣。在作政府工作報告的時候,眾高官都在場,尤其是總書記習近平在場,隨時側耳細聽他的表現。所以李克強心情非常緊張,不僅是勞累,身體虛弱,臉色蒼白,極度消瘦,而且心情極度緊張,以至於大汗淋漓,滿頭大汗,汗如雨下……把所有的成語拿出來,都不足以形容當時那個兩個多小時不斷擦汗的情景。反過來在習近平不在場的記者招待會,就是李克強單獨發揮的時候。面對幾千記者也好,工作人員也好,他能夠揮灑自如,輕鬆自如,甚至始終面帶微笑,輕鬆。所以這可以看出習近平給李克強的壓力有多大,雙方之間平時工作中的心結有多重。


還有一個有趣的鏡頭顯示了這一點。新華社在發佈了一系列跟兩會有關的鏡頭(當然這些鏡頭也是精心挑選的),其中有個鏡頭就是在投票的時候,習近平跟李克強同框,兩人都把手伸向了綠色鍵。前面有三個鍵,紅色,黃色和綠色,他們都一起把手伸向綠色鍵,投贊成票。而在這個投票的過程中看到,李克強伸出左手按住綠色鍵,而習近平是伸右手按住綠色鍵。但是這個綠色鍵一般都設在左邊,所以從速度上來看,如果是習近平伸右手,李克強伸左手的話,李克強會比較快一點。彷彿兩個有一個較勁,看誰快,看誰先按到贊成鍵。雖然都按了贊成鍵,但是一個伸右手,一個伸左手,李克強快一步,顯示似乎從形象上來看,兩人在別苗頭。兩人趕緊按住綠色鍵的這個做法,也印證了有活化石之稱的萬年人大代表申紀蘭的一個提案,申紀蘭的提案是取消紅色件和黃色鍵,只保留綠色健,反正紅色鍵和黃色鍵是做樣子的,根本沒有意義。什麼叫反對?什麼叫棄權?沒有意義。即便有反對,有棄權,也不至於改變什麼決議。所以乾脆就留一個鍵,綠色鍵,一次按到底,全體同意,沒有什麼反對和棄權,沒有什麼零票,全體贊成!所以習近平和李克強的動作似乎印證了申紀蘭老老實實的這麼一個提法,中共是不是減省了內部,他們可以自己去考慮。


在閉幕式上還發生了一些其他有趣的一些插曲。其中一個有趣的插曲就是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突然大喜過望,欣喜若狂,睜大了眼睛。發生什麼事呢?原來是在大會閉幕的時候,習近平轉頭跟坐在第二排的高官握手,其中就一下握住了周強的手。周強被習近平握手的一瞬間睜大了眼睛,露出一個欣喜若狂的表情。因爲周強在作報告的時候一再對習近平鞠躬,但是習近平裝著看不見他,也不太鼓掌,給人的感覺是習近平對周強這個醜聞纏身的最高法院院長非常不滿。但這次一握手,周強表現出欣喜若狂的樣子,那表情彷彿是在說:不抓我了,不送我去秦城了,不撤我的職了?習近平的表情彷彿在說:你敢於向西方司法獨立亮劍,我怎麼會撤你的職呢?你敢去讓陝西千億礦產的卷宗丟失,做的好啊。陝西可是我的老家,這樣大的醜聞,卷宗丟失就丟失了嘛。所以你做得非常好,你是以黨凌法的一個典型。你壞,所以我支持你,我挺你。你夠壞,你敢於向西方的司法獨立思潮亮劍,你敢於把千億礦產資源的卷宗丟失,我就挺你。至於在台上我爲什麼不太鼓掌,不太看你?因爲不方便啊,你臭名遠揚。但是台下我挺你!周強恐怕是由於這個原因睜大了眼睛,欣喜若狂,覺得自己可能平安落地了。


當然也不見得是這樣,因爲習近平跟人的握手也可能是死亡一握。就像軍委副主席徐才厚落馬前最後一次出席招待會,習近平也跟他握手。還有令計劃,他在當政協副主席的時候也沒少跟習近平握手,但是照樣落馬。所以這種握手也可能是死亡之握!


另外一點值得一提的,是這次兩會通過所謂的《外商投資法》,在李克強的答記者會上也表述了一番。但是外商投資法本身和李克強的表述都顯示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中美貿易談判的前景不樂觀。因爲本來中共在以前已經有三個跟外商投資有關的法律,可以說是老生常談,這次又拿了表決了一番,只是在最後一刻增加了一個條款。這個條款非常有意思,說是地方政府官員要對外資企業依法保密,而且如果對外資企業的技術訊息洩密的話要予以追究刑事法律責任。還加了“刑事”二字!這句話是在表決的最後一刻才加進去,然後通過,是做給美國看的。因爲美國要求保護知識產權,不得強制轉讓技術,尤其是中國的地方政府官員表現得非常的露骨,非常突出,恨不得外國公司把核心機密攤在桌子上給他看,才能夠同意外國企業去投資組合。所以這是要做給美國看的,因爲美國明確提出要求,不得盜竊知識產權,不得強迫技術轉讓,否則要提出一個懲罰性的機制。中共現在表示自己懲罰自己,因此讓這個法律通過。


大多數的外國媒體,外國官員和外國記者對此都不相信這個《外商投資法》能夠保護外商,但是少數的外商,少數的外國記者說表示驚訝,居然通過了這樣的條款,表示得到巨大的鼓舞。這完全是上當受騙,這個法案本身就是個騙局!首先中共是自己立法,自己執行,黨天下,根本就沒有一個獨立的監管系統,也沒有外國公司,外國政府或者外國的商人自我保護的一個體系,所以由他說了算。


而且其中還藏了貓膩,比如說:地方政府官員依法保守機密。什麼叫依法?“依法”二字學問很大。如果依這個外商投資法,他應該對外資企業的公司機密保密,這叫依法。但是依據國家情報法,政府要求他把這個秘密竊取下來,提供給安全部門的時候,他也要依法提供!所以這裏“依法”二字的學問很大,中共動不動就是依法這樣,依法那樣,依的就是共產黨的惡法,共產黨的一家之法。


再一個說是地方政府和官員,這個學問也很大。如果是中央政府和官員,那就不存在受這個法律的限制,如果中央政府和官員竊取外國公司的機密,或者洩露外國公司的機密給中國同行,那麼他就不存在法律責任。同樣道理,如果是民間人士,比如中國的企業界人士獲取了外國公司的機密,或者洩露外國公司的機密給中國同行,他也不構成犯法。就是說這個限制僅僅局限於地方政府和官員,所以這完全是個表面文章。


而李克強在回答記者問,表述《外商投資法》的時候提到了很多詞語,什麼逐步放開,什麼開放的力度會越來越大,減少負面清單,市場准入上做減法。然後又說什麼我們提出這些不是一次到位,不是一攬子計劃,是逐步的開放……這些詞就顯示了中共一貫的拖延戰,任然是個拖延戰術。什麼逐步,越來越大,不是一攬子,不是一次到位……如何如何?這是中共在過去40年,尤其在加入世界貿易組織之後過去的18年一貫的表現,總是在承諾要開放這個,開放那個,這個幾年,那個幾年,最後什麼都不做,還是要贊其他國家的便宜,還是要竊取其他國家的技術,還是要強制技術轉讓,盜竊知識產權。


所以這個《外商投資法》和李克強的表述給中美貿易談判投下了巨大的陰影。不是一次到位,就是不按照美國政府,美國總統川普,或者是國際社會所期望的那樣,中共要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立即改變他現在的這些做法。中共的表現就是他還要提取知識產權,還要強迫技術轉讓,他還是要佔外國公司的便宜,還是要傾斜性的發展自己。儘管在李克強的工作報告中已經沒有提什麼中國製造2025,但是意思就是我不提,但是我一定要做。有的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不幸洩密了!有記者問道:你們不提中國製造2025了,什麼意思?有的人大代表就說:我們寧願做得多,不要說得多。實際上就是洩密了!


當然,這些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在不斷洩密,包括一個叫楊利偉的人。就是楊利偉是所謂中國太空第一人,稱爲太空人,後來也當了官,最近有腐敗傳聞所以降職了。記者在向他提問的時候,他居然實話實說:昨天剛剛下了通知,叫我不要隨意接受記者的採訪!這一下就把黨國機密洩露出來了,就是根本就不讓接受採訪。


所以其中的貓膩非常多。《外商投資法》也好,李克強的記者會也好,預示了中美這些談判都是一場空。中共會在談判中繼續使用拖延戰術,而即便談判達成了所謂的中美貿易協定,在執行中哄共也會大肆施展拖延戰術。所以這種談判是按照廣大網友,國內外的中國人和國際社會所說的那樣——根本就是一個無用功,根本就是一場空!所以人們寄希望的還是在貿易(反擊)戰中,讓中共受到實質性的打擊,讓他在經濟大滑坡,大衰退中承受實質性的壓力,那樣的話看中共能不能改弦易轍,能不能改邪歸正。所有的貿易談判,貿易協議都沒有用。中共的人大政協兩會,《外商投資法》以及李克強的所謂記者會已經作出了這樣的回答!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