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看台:習近平變臉,這兩名高官誰先入秦城?57歲台灣女孩感動了誰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14日星期四。

在北京召開的人大政協兩會中,昨天3月13日,很神秘的新疆代表團終於對中外記者開放提問。在這個會上,政治局委員兼新疆黨委書記陳全國亮相了,這讓中外記者都有點吃驚。因爲在前兩年,2017年和2018年人大政協兩會召開,新疆組開放給記者提問的時候,這個陳全國都不在場,缺位。那麼當時就可以作一種解讀,就是陳全國忙著到幕後搞所謂維穩去了,去鎮壓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去了,所以不屑於跟記者見面,或者是忙不過來。當然,這件事事也可以顯示他的權力傲慢。作爲一個政治局委員,一個省份面積最大的所謂自治區黨委書記,一定有相當程度的權力傲慢,跟記者見不見面無所謂。所以當在他這次兩會露面的時候,據說中外記者都吃了一驚!


但是陳全國在主持記者會的時候,只說了一句簡短的開場白:我衷心感謝中外記者對新疆問題的關注!然後他就基本上是讓其他新疆的官員去回答問題,自己坐在一邊一言不發,始終表情嚴肅,臉色蒼白,甚至神情緊張。整個記者會中全程沉默,再也沒有發言,顯得非常罕見。

在回答記者問的時候,主要是新疆的其他官員在說話,比如新疆自治區的主席扎克爾,他被問道關於在國際上備受爭議的新疆再教育營。這些再教育營關押了100多萬維吾爾人和10多萬哈薩克人,被稱爲21世紀的集中營,是納粹德國迫害猶太人的集中營的翻版。在回答這個問題的時候,扎克爾不承認是集中營,他以前說成是職業培訓中心,這次又說成是技術學校,所有學員都在那裏免費吃住!


這番話根本就沒有回答任何問題,反而是欲蓋彌彰。因爲所謂免費吃住,中共在中國所有的監獄都是免費吃住,包括秦城監獄在內。所以免費吃住並不代表不是那不是集中營,不是監獄。另外他說了“學員”,而說“學員”二字騙不了任何人。因爲中國長期搞勞教所,關押了大量的犯人,他們就把勞教所的犯人稱爲學員,事實上是不折不扣的犯人。這些犯人在裏面勞動改造,根本沒有什麼文化教育的機會。所以,說是學員的時候也欺騙不了人。然後他又說道是技術學校,所謂技術學校,聽起來還蠻貴族的樣子,一般在中國也好,外國也好,一說技術學校那就是有貴族化的特徵。所以說些話完全是欲蓋彌彰!


不過扎克爾在回答記者的提問中,其實透露了兩個風聲。那就是中共迫於國際壓力,可能要逐漸關閉這些集中營,逐漸把人數減少。因爲他說根據情況的需要,所謂的職業培訓中心也好,技術學校也好,人數會逐步減少。然後又說這些被他們稱爲是技術學校或職業培訓中心的這些拘留所會逐步廢除!


說人員減少,如果僅僅是把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轉移到其他外省市去隔離關押,比如轉到甘肅,青海,內蒙古等地方的話,那就談不上什麼逐步減少,只不過是變了個花樣去迫害少數民族。產逐步廢除,如果換一個花樣,改其他名字,那也不叫廢除。就像中共的勞教所,幾十年的勞教制度在前幾年宣稱廢除了,其實不過是其他形式存在。有的叫什麼戒毒中心,或者其他什麼拘留營或者教育中心,實際上就是繼續以非法律的方式,未經審判,繼續關押一些人。號稱學員,實際上是犯人。


還有一個收藏的收藏的訊息顯示,習近平在這次開會前,在一個政協會議上碰到了前任的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當時記者報導,說習近平跟張春賢很罕見的握手,然後張春賢露齒一笑。這些肢體動作爲什麼會引起了記者的注意?因爲以前習近平對張春賢是非常厭惡!張春賢是前任的新疆黨委書記,在陳全國之前。張春賢對待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也是很殘酷殘暴,但是他有四個字作掩護,叫“柔性治疆”,在的時代還沒有所謂再教育營這個概念出現。因此後來習近平對他不滿意,認爲他對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手法太軟,心腸太軟,不夠左,不夠強,不夠硬。因此把張春賢調離,調到北京坐冷板凳!本來人家是政治局委員兼行黨委書記,結果到了北京是無所事事的呆坐了一兩年,直到開19大,然後政治局委員無故的沒有了,繼續保留了一個中央會員。到了去年開兩會的時候,才給他頭上加了一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這麼一個頭銜,明升暗降。實際上政治局委員沒有了,那就是降級,對張春賢作了個降級的處理,顯示習近平對江張春賢非常不滿。


而習近平就非常欣賞陳全國,他從西藏自治區黨委書記調到新疆當黨委書記,並且在19大之後升任政治局委員。這顯示了習近平對陳全國非常賞識,認爲他夠左,夠狠,夠凶,夠殘暴。所以陳全國就拼命掙表現,爲了迎合習近平的極左路線,他把他在西藏迫害藏人的那套殘暴模式帶到了新疆,在新疆又發明一種集中營的方式來迫害維吾爾人,並且現在把這種方式倒過來往西藏輸送。印度的空中衛星偵查到了在西藏也出現了類似集中營的一些設施和關押狀況!陳全國在新疆這一幹之後,自以爲把維吾爾人整得很慘,不僅成百萬的關押維吾爾人,成十萬的關押哈薩克人,最後還要搞結對認親,把漢人強行派駐到維吾爾人家裏,跟人家結對認親。回民不吃豬肉,漢人就在人家家裏大煮豬肉吃,如果有人不滿的話就要送到再教育營,如果能忍受豬肉和豬肉的味道,那就不用送去再教育營。


陳全國搞的這些非人性,反人類,反人權的一系列罪惡,所以他臭名昭著,在國際上備受譴責。國際上包括美國,歐盟等很多國家都提出要對陳全國實施個人制裁。如果制裁一旦實施,將會凍結他的在海外的資產,不給他發放簽證,一踏足其他國家就以反人類罪予以逮捕。結果陳全國顯然被嚇住了,中共當局也經受了很大的壓力,也嚇住了,因此習近平對張春賢突然表現出友好的一面。而陳全國又牌這麼一個狀態,顯示習近平他們可能有另外一個佈局,就是爲了減少中美對抗和中國跟西方的對抗。不僅要在新疆集中營問題上改弦易轍,收攤子。還有可能就是把陳全國調離新疆,調到北京,把他庇護起來,不要成爲西方的目標,也不讓他出國。當然也不排除一種可能,就是卸磨殺驢,把陳全國利用完了之後,出於應對西方的需要,也不排除把他以某種罪名處置掉,送到秦城監獄。比如說腐敗,以反腐爲名。陳全國肯定腐敗,從西藏當第一把手到新疆在當第一把手,中間的那種官商勾結,權錢交易肯定免不了。所以將他以腐敗治罪,也是非常的有可能。如果是把陳全國以腐敗治罪的話,在國際上也可以贏得一點寬鬆的空間,或者是贏得一定的掌聲!


在這次新疆開放組團討論上還出現了一個奇怪的景象,就是跟其他代表團不同。新疆代表團面對中外記者提問的時候,他們的桌上都不放這些代表代表團的名牌,沒有名字,這些發言的人根本都不知道是誰。除了自治區主席扎克爾爲人熟悉瞭解,其他人根本不知道姓甚名誰。這些新疆的官員,不管是漢人官員還是維吾爾人官員都在遮掩自己,生怕把自己的名牌放在那裏被記者拍照錄影,最後知道他們的名字之後,將來在國際社會制裁新疆當代集中營的問題上有可能把他們的名字全部列出來,進行個人制裁。所以這顯然是中共方面保護他們的一招,不要錄名牌,同時他們也自我保護,不寫名字,不報姓名。


而扎克爾本身暴露在外,將來他有沒有好下場很難說。因爲新疆和西藏通常是漢人當地一把手,當地人當第二把手。這種安排本身就有種族歧視,種族隔離的表現,就是漢人高人一等,維吾爾人和藏人低人一等。就跟滿清和蒙古統治的時候一樣,把滿族和蒙古族劃爲一等二等,把漢人劃爲三等四等,視爲奴才,被統治者階層,種族歧視。在新疆西藏,一把手一定是漢人,二把手才是藏人或者維吾爾人,顯示了中國當局對藏人和維吾爾人的絕對不信任,同時也有種族歧視。而我說扎克並不安全,是因爲他的前任也是維吾爾人,身高1米9的白克力。習近平對他不放心,就是因爲他暗中有一點同情維吾爾人。儘管他賣力鎮壓維吾爾人,當維奸,在十年前的七五事件幫助中共鎮壓維吾爾人。後來他被調到北京去當能源局局長和發改委副主任,結果就在去年9月份的時候,去訪問了一趟俄羅斯回來之後,在機場就被當場逮捕,然後送到秦城大牢。身高1米9的他被按著頭進了牢門!所以扎克爾會不會落得白克力的下場,很難說,很有可能。


陳全國這次全程一言不發,沉默,面如死灰,內心緊張,可以說是昭然若揭,顯示他內心的虛弱。他以爲自己給黨國掙表現,幹下了所謂鞏固黨國體制的所謂功勞。實際上這些都是以反人類,反人權的罪孽。最近美國國務院所發佈的各國人權報告中,其中提到中國部分重點就提到了新疆集中營,而且說中共的人權迫害是別出心裁,無人能比,全世界各國都比不上。這是新疆代表團的情況!


接下來還有一個人物值得一提,就是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周強也是13日在最高法院作報告,在他前面還有最高人民檢察院檢察長張軍作報告。在作報告的過程中,張軍得到了一些掌聲,而周強得到的掌聲非常少,甚至零落,在場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都用一種非常奇怪的眼神看著他。周強雖然在作報告中一會兒提四個意識,一會兒又提四個自信,兩個維護,極盡全力對習近平巴結討好,但是習近平在整個過程都不看他,只是一會兒跟栗戰書交談一下,一會兒偶爾翻一下報告,根本沒有眼光對視。最後周強在作完報告之後,故意朝習近平的方向再三鞠躬。其他的國家領導人有鼓掌,習近平也隨著大家鼓了兩下掌,但是根本不抬眼看周強一下,這就顯示得很微妙。而且就在周強作報告的過程中,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突然中途離席走了,這也很不尋常。還有一個人也神色匆匆的中途離場,之後又回來了,這個人就是楊潔篪,是國務委員。這些都顯示很不尋常,王岐山是不是去佈局要抓捕周強,這都有可能。


因爲場上的氣氛非常詭異,這種氣氛讓人想起了以前的中辦主任令計劃,令計劃在落馬前是全國政協副主席,也是在發言中極盡對習近平討好,眼神和講話都充滿討好。因爲在中共內部,做屬下的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被清算,而做皇上的不知道誰什麼時候要政變,所以互相都在防範,互相並沒有清楚的交集和交流。當時令計劃極盡討好,希望能避過一劫,結果最後還是被習近平陣營抓捕,投入秦大牢,後來判處無期徒刑。


周強今天的狀況跟當時的令計劃非常相像,極可能被投入大牢,可以說是與秦城在望。已經不是遙遙相望,恐怕是離秦城只有一步之遙。因爲周強這個人現在可以說是成了全國的眾矢之的!他原來任湖南省委書記,後來當最高法院院長,號稱中國首席大法官的這些仕途生涯中,可以說創下了屢屢醜聞。最近的一件事就是最高法院發生了醜聞!有個叫王林清的法官報案,說有關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卷宗失蹤了,然後中央電視台的前主持人崔永元也出來公開說這件事情。結果最高法院先說是謠言,無動於衷,等到形成了社會上的廣泛質疑之後,才說是進入調查。最後戲劇性的發展成王林清突然出現在電視上電視認罪了,說他監守自盜,自己盜竊了卷宗,自己承認盜竊。這件事情現在撲朔迷離,沒有一個精確的結論。電視認罪當然是文革的手法,這個時候很多質疑聲都都指向了最高法院院長周強,質疑他在任內到底是怎麼管的,把系統管得這麼混亂,一會兒說沒被盜,一會兒說被盜了,一會兒是監守自盜,一會兒又電視認罪。所以在開會的時候,所有人都認爲周強恐怕烏紗帽不保,前途不妙。結果他還是出現在兩會的主席台上,一副蹦蹦眼,眼睛都睜不開的樣子。所以他作報告的時候,兩會的代表很少給他掌聲,就顯示了在場的人對他的一種不滿,不屑。場上那些異常的表現,詭異的氣氛也顯示他有可能非常不妙。


這個周強本來是團派出身,但他爲了討好習近平,作了很多極左的表示。最離譜的就是他身爲一個最高法院院長,身爲一個所謂中國最高大法官,居然反復的表態反對三權分立,反對西方的司法獨立,反對憲政等等。以一個所謂首席大法官的姿態來否定法治,否定憲政,這非常罕見。而且把話說得非常明確,還發表長篇大論的文章,說是要敢於旗幟鮮明的對西方司法獨立亮劍。還加了西方二字!這就很奇怪了,對西方司法獨立亮劍,你怎麼亮劍?你如果在中國亮劍,是說在中國有人要提司法獨立,就要拿劍去砍人,當場把人家砍死,這樣所謂對西方司法獨立的思潮亮劍嗎?還有就是到西方去,如果民主國家在運作司法獨立,他就要去亮劍,跨境砍人,到別的國家去砍人,入侵別的國家,是不是這個意思?所以他的意思非常含混,令人覺得啼笑皆非。“敢於向西方司法獨立亮劍”,還沒有把西方二字拿掉。所以這番表述讓周強顯得水平很低!當然,他的所謂的法學碩士等等的學位也都是假的,假學歷充斥著中南海廟堂之上,假學歷,假文憑比比皆是,整個統治集團造假,不以爲奇。


所以這個連眼睛都睜不開的人這會做完報告,試圖深情地凝望總書記習近平,結果沒有得到對方的眼神交集,所以極可能凶多吉少。如果兩會之後第一個倒台,進入秦進的高官就是周強,大家也不要感到驚奇,這種可能性非常大。


接下來就還一個人。對於這個人的表演,有人說是最感動的,有人說是最能統戰的,有人說是最噁心的,各方面有各方面的評價。這個人是一個女的,叫凌友詩,號稱自己出生在台灣,17歲到了香港,現在成了政協委員,號稱是港區台籍的政協委員。這個女的在台上以一種所謂抑揚頓挫,聲情並茂的聲音表述了一番兩岸統一等等的說法。說是抑揚頓挫,聲情並茂,實際上是拉腔拉調,裝腔作勢,嗲聲嗲氣,讓很多人都受不了。特別是坐在她背後的幾個人表情非常古怪!坐在她正後面的,是前香港特首,現在的政協副主席董建華。董建華全程幾乎都不看她,完全沒辦法看,看不下去,聽不下去,只是偶爾抬眼瞟她一眼。然後大多數時間不鼓掌,只是偶爾掌聲太激烈的時候假裝把手鼓一下,表情非常難受。儘管董建華也算是長期投靠共產黨,在香港非常負面,但是連他都受不了。因爲這個女的語言實在太誇張,講的話既不像台灣話,又不像廣東話,也不像普通話,七不像,各種口音都有,奇奇怪怪。一會兒是講什麼中華人民共和國政府是兩岸唯一的合法政府,一會兒又在講什麼熱切的期盼兩岸統一,又說自己要鞠躬盡瘁如何如何,好像就是要死人的意思,爲了統一她寧願去死。


這個凌友詩說得聲情並茂,結果後來根據台灣方面傳出的消息,這個人是中華民國的國籍。那就是她居然不承認中華民國,而去承認所謂共產黨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唯一合法政府,聯合共產黨的一套,然後大講什麼期盼統一。結果台灣方面的立法委員和政府現在討論,可能要取消她中華民國的國籍,另外要取消她在台灣所享受的健保待遇。台灣的健保是世界首屈一指的,作爲中華民國的公民,享受的醫療健保待遇還是非常優良,不用擔心自己生老病問題。所以這就說明這個人的身份非常古怪,身爲中華民國的公民,居然去支持中華民國的敵人中華人民共和國。這讓當年的國民黨和蔣介石先生地下有知,情何以堪!


這個人嗲聲嗲氣,最後最讓人受不了的,是她的一句“我是一個平凡的台灣女孩”!結果一查,她已經57歲。天哪!57歲是一個台灣女孩,平凡的台灣女孩,那麼47歲的胡海峰該怎麼稱呼?是不是應該叫平凡的中國男孩,平凡的安徽男孩?甚至於跟她年齡相仿的那些政治局委員和中央委員們該怎麼稱呼?結果是座在兩會開會的都是一些平凡的男孩和女孩。因爲年齡都跟她差不多,很多人都是57歲左右,五六十左右,甚至於最後恐怕連總書記習近平也不得不站起來說作爲一個平凡的中國男孩如何如何。雖然頭髮灰白了!


所以這個凌友詩的說法確實讓人無語。說她感動了誰,統戰了誰?首先在台灣完全是激起了反感,沒有統戰到任何人的頭上。這種拿腔拿調,嬌柔造作,嗲聲嗲氣在台灣激起的是全民的反感,一致的嘲諷。所以她沒有統戰到那邊。如果說她統戰到在場的人,根本不需要,在場的人本來就是搞統戰的,你統戰他們有什麼用?另外你感動了誰?台灣人你沒有感動,香港人也沒有敢動,你把人家都刺激了,噁心了!結果你感動了誰?你說你感動了一部分中國大陸的憤青,民族主義者,五毛黨,自乾五,小粉紅,當代的義和團,當代紅衛兵……這些感動有什麼用?


想起今天中國人的命運,前不久又發生了兩件事。3月11日,湖北省天門市一千多名學生上街遊行抗議,抗議天門職業學院欺騙,光收學費,讓他們失去了戶口和高考的機會,所以他們提出口號要求還我高考,還我青春。然後跟警方發生衝突,警察瘋狂的阻撓學生,還打傷了一些學生,還通知更多的警察支持。這些學生未必知道30年前的民主運動和學生運動,但是中共方面非常緊張,一聽到學生上街了,非常害怕。因爲今年是九字年,六四事件和八九民運30週年,所以中共非常害怕,派出大量的警力去封殺。


另外這個拿腔拿調的57歲台灣女孩知不知道在四川發生的事情——成都七中學生發生學生食物中毒。學校通過官商勾結,權錢交易,把食堂包租給一個單位,結果肉質腐爛,食品發黴,導致學生上吐下瀉,有的人還便血。激起家長的憤怒!家長去抗議,跟警察發生衝突。當局派出警察跟家長對峙,雙方推來推去,然後還毆打家長,拘捕家長等等。家長陳述道:這就是共產黨,這就是所謂的政府!


所以這些中國人會被這個所謂的57歲的台灣平凡女孩,會被一個老女人偽裝的“平凡女孩”所感動嗎?根本感動不了!所以她在號稱自己要鞠躬盡瘁的時候,恐怕這些民衆會對她說:你想死就去死吧,你要鞠躬盡瘁,你要去用專制的中共去統一所謂民主的台灣,想吞併台灣,那你就去吧!如果你是要用中華民國來統一大陸,用民主的中華民國去解放中國大陸,那麼民眾可以支持你。他們都是久旱逢甘露,期待著春風化雨。但是你反過來要用專注去吞併台灣,要專制去消滅民主,要中華人民共和國去消滅中華民國,自己還是中華民國國籍,這是多麼情何以堪,非常令人不齒!所以最終是沒有感動到人,沒有統戰到人,反而噁心到人!很多網友都說:見過噁心的,沒有見過這麼噁心的!尤其是那句“我是一個平凡的台灣女孩”成了2019年中共人大政協兩會的經典語言。


這些語言和成都學生的遭遇,使我聯想到兩件事情。當成都學生中毒,家長去抗議而受到警察毆打的時候,想到了在日本香川縣有一個小豆島。這個島上有3萬多人,這個島上的小學有一條非常明確的規定,就是這所小學的校長在學生就餐前必須提前半小時就餐。有記者採訪這位校長,部他爲什麼有這樣的特權。這位校長解釋道:校長需要先就餐,看看這些飯菜做得好不好。如果有問題,那麼校長承擔問題。如果是有毒,那也是毒死校長一個人而已,可以保護其他的孩子!這就是日本人的素質。


回過頭看成都七中,不用抗議那麼多,也不用解釋那麼多。如果這所學校的校長不承認,那麼就像那位日本校長學習,以後成都七中開飯前半小時,校長先吃飯,有什麼爛肉爛菜,發黴食品,讓校長先品嘗,看看你如何。你沒問題再讓學生吃,你有問題那就請發警報,那麼就自然沒有這些事。中共的這些官員,上到政治局常委的特供,下到小學校長,黨委書記的特權能不能解決這些問題,我想根本解決不了。


這個所謂57歲的“台灣平凡女孩”的墮落,還使我想到了另外一個人的名言。有一名德國人叫馬丁揚克,本來是劍橋大學的研究生。2009年,中共總理溫家寶訪問英國,在劍橋大學演講。他突然大喊一聲,然後向溫家寶投擲出一隻鞋子。他當時大喊:大學怎麼可以自我墜落到讓這種獨裁者站在這裏?你們怎麼會聽他說的一派胡言!當時全場震動,依據治安管理,馬丁揚克被捕了,後來被警方短期拘捕,但是後來開庭之後被無罪釋放,抗議無罪!之後他在網上留下了一段名言,談到了女人。他的名言恐怕很值得這個57歲的“台灣平凡女孩”去聽一下!他說:女人是一個國家的風向標。當女人追求知識時,這個國家是進步的。 當女人崇尚自由時,這個國家是文明的。當女人崇拜金錢時,這個國家是腐化的。當女人攀附權貴時,這個國家是墮落的!


那麼這個所謂57歲的“平凡台灣女孩”究竟追求的是什麼,依附的是什麼,她自己心中有數。她所依附的這種中共紅色權貴集團,就證明了當今中國是一個墮落的中國。凌友詩的追求和這一類女人的追求,就證明了今天的中國是這樣一個中國!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