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進入奧威爾境界,幕後有一個實權人物!此人並非習近平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17日星期日。

中國的人大政協兩會在空前緊張的氣氛中結束。社會上如同戒嚴,而對兩會的代表如同軟禁囚禁,用鐵絲網把賓館給拉了起來。這樣的一個空前緊張的兩會終於在九字年開頭落幕,對習近平,王滬寧等人來說是松了一口氣!


其實值得提到的是,在會前發生了兩件事情。一件事是在兩會前的2月28日,中共高層的各個機構的領導向總書記習近平述職。這是根據2017年他們通過的一個所謂黨的建設,加強統一領導一個文件之後開始進行的一個程序,也就是說各級的機關,包括書記處,中紀委,國務院,全國人大等所有的這些相關的中央機構都要向政治局常委述職,而政治局常委會是像習近平總書記述職。其實包括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都要向總書記習近平述職,就是向他報告工作,來說明自己的工作狀態。


這件事情打破了中共的一個說法,中共宣稱自己心的一黨專政形態也是一種民主形態,號稱民主,但是這個運作方式跟民主運作的原理完全相反!在正常的民主社會,比如美國或歐洲國家他們是倒過來,不是下面對上面述職,而是上面對下面述職。比如美國總統是民選的,他需要對人民述職,需要向人民選舉的民意代表述職。美國總統每年都到國會去作國情諮文,就是向參眾兩院述職,是上對下。這些参衆議員是各州的民意代表,是選舉出來的,眾議院的435名也好,參議院的100名也好,都是民意代表。總統去向他們述職,闡述過去一年做了什麼,將來要做什麼等等,是上對下述職。就是權力來自於人民,來自於民意代表。所以總統要向代表人民的民意代表述職,報告自己的工作。這就叫民主,讓人民做主,人民當家作主。


反過來,中共這邊是反著搞,是下級對上級述職,最後是對總書記習近平一人述職。這不僅跟民主的原理完全相反,而且跟前些年中共的所謂集體領導也相反。原來是集體領導,現在成了集中統一領導,統一到一人頭上。這不僅是一種專制,而且是專制的強化和復辟。所以在無形之間,這種向總書記述職的形態就等於變相承認了這就是一個專制政權,一個專制社會,一個極權的黨,一個極權的形態。


另外在兩會前還發生了一件事情,就是中共搞了一個習近平總書記主持召開的一個所謂政治局學習會議,在這個會上強調了對媒體的控制。習近平在講話中強調道:控制媒體非常重要,不管它是什麼形態,是網上還是網下,是大屏還是小屏,都沒有法外之地,沒有輿論非地!意思就是都要管起來。而且他說:如果過不了互聯網這個關,就過不了長期執政這個關!還說要長期執政,也就是要獨裁到底,一黨專政到底,所以要管好互聯網,管起來。怎麼管?由誰來管?由最高層來管,就是由習近平來管,就跟述職一樣。


這個述職就等於承認習近平是上帝,他具有所有的裁判權,他永遠不會犯錯,犯錯的永遠是別的人,別的人要來述職,他不需要向任何人述職。所以他就是到頂了,是上帝,不知道爲什麼要坐到那個位子上會有這樣的法力無邊。同樣管輿論也是這樣,黨管輿論,實際上就是習近平管輿論,或者是習家軍,他的心腹,比如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這些人管輿論,管住大家,你們能說什麼不能說什麼由他們說了算,而不是由人民說了算。這種管輿論的方式,所謂沒有法外之地,沒有輿論非地,就暗示了只有中共的高層或者是習近平本人有法外之地,黨想說什麼就說什麼,習近平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說出來的話都是金句,金玉良言,是真正的習大帝。這等於也承認了當今中國的一黨專政又進入另一種帝制的心態。


這是在開會前發生的兩件事情,對兩會產生了很深的影響。這個兩會的召開,可以說不僅是老百姓失去了自由,而且幫助中共強化的這5000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也失去了自由。他們住的賓館被鐵絲網圈住,開會不能帶手機進場,不能隨便接受記者的採訪,不能回答問題,這際上他們就相對的失去了自由,成了另一種奴隸。不僅是他們,連中央委員會,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在某種形態上也變成了習近平個人的奴隸。


所以這一套模式行使下來,今年的兩會一開,使中共政治看上去正式進入了奧威爾的境界。英國作家喬治奧威爾以前寫過兩本書,一本叫《動物農莊》,1945年出版。一本叫《1984》,1949年出版。這兩本書的境界的是專制集權的最高境界,現在對號入座,中共成功地實現了這個境界。我們可以對照一下,在開兩會的時候可以說是動作整齊劃一,一切都規範到位,彩排到位。不管是開幕式,閉幕式,工作報告,記者會,閉幕詞,以及中間代表的發言。甚至於服務員倒茶水,女服務員倒茶水要整齊的站成一行,一起舉起茶壺,一起向前邁進,一起離開,動作整齊劃一。而男服務員倒茶也有他們相應的整齊劃一動作的講究,除非對習近平個人服務是例外。這一切行禮如儀的策劃者其實背後有一個人,就是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只有他才能夠把事情做得這麼細微的程度。而習近平在政治局學習會議上講的話,沒有法外之地,沒有輿論非地,不管網上網下,不管大屏小屏都要管起來,還一會兒引用呂氏春秋,一會兒講到陳勝吳廣……這些話都不是習近平親自寫的,都是出自王滬寧之口,習近平沒有那樣的水平去寫出那樣的講話稿,都是王滬寧給他策劃的。是王滬寧的思想通過習近平的嘴表達出來,如此而已。


所以從這樣看來,讓兩會和中國政治達到奧威爾境界的,就是王滬寧。王滬寧應該是讀了很多書,但是他讀書跟一般人不一樣,恐怕是歪讀。他曾經在上世紀80年代到美國考察,呆了幾個月,結果他看到了美國的大選。當時是老布殊總統跟杜卡斯基競選,出現了互相辯論,甚至是互相攻擊。他認爲這是人身攻擊,大驚失色,覺得美國的民主政治不好,大亂,心想世界上最民主最文明的國家怎麼會出現了人身攻擊!他覺得受不了,覺得美國的這一套不適合中國。這就跟當年的滿清大臣出國考察一樣,一看到英國有罷工,美國有抗議,就覺得英國美國會自亂,肯定會垮台,還是大清王朝那種三叩九拜,行禮如儀,肅靜回避,非常莊嚴正式的一套制度會成功,甚至包括太監制度在內能夠成功。結果一百多年過去了,作爲最早的民主形態國家美國和英國依然以民主心態屹立於世,依然是世界強國,而大清王朝早已灰飛煙滅。所以王滬寧的思想就停留在滿清大臣的那種思想境界上,倉皇回國,然後決心要繼續鞏固一黨專政。


王滬寧在80年代末90年代初還專門寫論文,認爲日本會超越美國,但是他不敢說中國超越美國。他的理論是,日本是集體主義精神,美國是個人主義精神,他認爲日本那種整齊劃一,任勞任怨的,集體主義的團隊精神能夠超越美國的個人主義精神,認爲個人主義散漫的,自由,沒有向心力凝聚力。結果他的預言也落了空,日本超越美國不僅在其他方面沒有實現,在創新科技沒有事實現,在經濟領域也沒有實現,日本在很多領域仍然是老二或者老三,美國人來雄踞老大。他完全不理解所謂的個人主義和自由帶來的創新能力和對國家的那種宏觀的凝聚力,還有對社會矛盾的自我調節。所以他回到國內之後,主要的精力就用於鞏固一黨專政,這是他的思想來源。


王滬寧肯定也讀過奧威爾的書,但是他讀書跟一般人不一樣。一般人讀了奧威爾的《動物農莊》和《1984》之後,肯定非常反感,覺得人類打到了那種程度簡直令人髮指,那樣極權社會不能接受。完全覺得是個反諷,是以一種反感的,嘲弄的心態來看這本書!但是王滬寧看了,卻可能跟大家相反,跟正常人相反。他從中認爲中國就應該這麼發展,就應該按照奧威爾書中所寫的那樣,建立一種動物農莊,建立一種以老大哥控制社會的那種模式。


奧威爾在1945年出版的《動物農莊》,講的是有一個動物聚集的地方,先是人類在管理,後來動物們在豬類的領導下造反,發動革命,推翻了人類,趕走了人類,然後就實行所謂動物都是同志,動物一律平等,成立了動物農莊,自己管自己。結果在不久之後豬類佔了上風,豬類管其他動物。而豬類又發生了權力鬥爭,其中一個代號叫拿破崙的掌握了大權,更加實行專政,而且在最後還加了一條:所有的動物都是同志,一律平等,但是有的動物比別的動物更平等!意思就是有的動物有特權。而且還發佈了所謂的七戒,說真正好的動物都應該過著簡樸的生活。所謂簡樸,實際上就是要求別的動物簡樸,而自己過著驕奢淫逸的生活。而且豬類還把動物代表大會撤銷,然後由豬成立了一個委員會來管。這就是豬類代替人類的統治,完全跟現在共產黨的形態完全是一樣,由中央委員會,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來管,由黨管這個國家。所以王滬寧對號入座,把整個中國變成動物農莊!


《1984》是1949年出版,中國共產黨建政的那一年。這本書講的是預見1984,有一個老大哥無處不在。他雖然不露面,但是控制力無處不在。他設置了一個真理部,一個仁愛部。真理部專門管修改歷史,修改過去的記憶,還把這叫做糾正錯誤,也就是宣傳部。而仁愛部則是以搶救人爲名,以酷刑折磨來對待人爲實,最後讓這些被折磨的人產生類似斯德哥爾摩情結,產生對老大哥的愛,所以叫仁愛部。這完全是個反諷,真理部修正歷史,改下錯誤,是個反諷。仁愛部使用酷刑,也是個反諷。而今天的中共是完全模擬了這一套,宣傳部就是真理部,在前蘇聯就有部門。仁愛部就是所謂的公安國安,還有政法委,還有以再教育營爲名的集中營,以勞教改造爲名的勞改場。這些都跟仁愛部相應,通過折磨讓人產生對老大哥的順從。而這個老大哥,如果說當年引申的是斯大林,那麼放到現在可能就是像習近平或者王滬寧這樣的人物。

王滬寧終於把他的平生所學在中國實現了。通過今年兩會的這些整齊劃一的表演,無所不在的控制,滴水不漏的控制,以至於連總理的記者會都控制得那麼嚴密,滴水不漏,終於達到了奧威爾式的境界。


所以通過這次兩會的這些操作過程來看,中共高層的權力人物其實可以作一個結論了。其實不要小看王滬寧,王滬寧可以說是中共高層的一個實權人物。中共高層有八個人,七大常委加一個“編外常委”,副主席王岐山,我們可以分析一下他們的權力結構。王岐山在頭五年是政治局常委兼中紀委書記,手握刀把子,又是習近平的親密盟友,通過選擇性反腐來消滅政敵,鞏固政權,所以他的權力很大。但是當王岐山不再當中紀委書記,不再是常委,成了國家副主席之後,他的權力就迅速虛空化,邊緣化。他在外部被美國邊緣化,在內部被王滬寧邊緣化。


爲什麼說王岐山被美國邊緣化?因爲他當副主席,習近平是想他主管外交,尤其主管中美關係,希望他在中美貿易談判中發揮作用。結果美國恰恰知道,在中共內部王岐山算是最能談判,有救火隊長之稱,懂經濟,懂外交。所以恰恰就把他虛化,把他放開,邊緣化,不跟他接觸。不僅美國的談判代表團去北京不跟王岐山見面,而且也不接待得王岐山到美國訪問,然後美國的副總統也不會主導談判,免得形成一個對級別的談判,所以王岐山在這整個一年多完全無從發揮。


最後終於找了個機會,就是在瑞士召開的達沃斯論壇。中共那邊故意讓國家主席不去,總理也不去,讓國家副主席去,以爲這下子終於能見到美國總統或美國代表團。結果因爲在今年1月份,美國政府當時因爲關於美墨邊境修牆跟國會有些爭議,美國政府關門,所以美國總統不去,川普臨時取消了達沃斯行程。不僅川普取消,連說是由國務卿蓬佩奧領隊去也取消了。最後美國的代表團根本就沒有出現,西方眾多的大國領導人都沒有出現。結果王岐山去了,又撲了一個空,跟美國又沒碰上。所以說他整個被邊緣化了,在中美關係中他沒有發揮任何的作用,連美國的邊兒都沒碰到,甚至連接見一次美國談判代表團的機會都沒有。他雖然會見過過去的一些華爾街的大佬,但是那都是一些過時的政客或者商人,完全起不了作用。


而在內部,他被王滬寧邊緣化。因爲王滬寧強調的是意識形態,習近平看重的是黨的領導。以這個方面來說,最後王岐山完全發揮不了作用。所以二王之爭,爭到最後是王滬寧掌握了實權。因爲在一個集體中,由一個人來反復強調什麼事,那個人自然就增加了影響力和權威。習近平當政以來,由其在第二任的時候反覆強調黨的領導,反覆強調看齊意識,反覆強調一人獨裁。而王滬寧就反復推銷這一套意識形態理論,所以講意識形態,講政治成了中共內部一個主要的話語。也就是王滬寧掌握了話語權,甚至連習近平的講稿都他來把持。這樣的話,像王岐山這樣的角色就無形之間被邊緣化了,無所事事。這次在兩會中王岐山的表現是這樣,七大常委都有下到各個團去坐談,但是被稱爲第八常委的王岐山並沒有這樣的機會。他自己到了他所說的湖南團去坐談了,但是王滬寧雖然不屬於湖南團,卻以常委的姿態下到了湖南團會談。所以很顯然,王岐山沒有具有常委那樣的功能和權力。


接下來分析一下七大常委。首先看靠末尾的韓正,他是副總理,來自上海。他沒有實權,就是象徵性的主管經濟工作。加上韓正來自上海,歷來謹小慎微,見風使舵,因此不可能就作出有個性的表現。所以韓正毫無實權是肯定的!


再看中紀委書記趙樂際。趙樂際雖然是中紀委書記,但是他絕對沒有他的前任王岐山當年的威力和實權。趙樂際當了中紀委書記之後,反腐基本上就停止了,高層反腐停止了。因爲作了一個交易,就是修憲取消國家主席任期制,然後停止高層反腐,所以中紀委就無從發揮。而趙樂際最近還遇到麻煩,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卷宗丟失牽扯到了他,因爲千億礦權案就是發生在他當陝西省委書記年代。所以各種輿論,明的暗的都指向他,讓趙樂際非常不安全。雖然他掌握了刀把子,但是無從發揮,實際上權力也不大。


再接下來是汪洋。汪洋本來既懂外交,也懂經濟,是一把好手。但是因爲他是團派人物,對習近平有威脅,所以在19大就把他虛化了。他升到了政治局黨委,卻安排他當政協主席。政協是個花瓶,政協主席就是一個閒職閒差,所以汪洋就從發揮,也就談不上實權。


再接下來是栗戰書。栗戰書雖然位居三號,人大常委會委員長,是習近平的密友,習家軍領軍人物。但是人大常委會被稱爲橡皮圖章,本來就沒有實權,只是象徵性的,只有開會的時候發揮一個召集作用。平時雖然位居黨和國家第三號領導人,但是起不了重要作用,還不如他上個五年當中辦主任的實權來得大。而且栗戰書這個人是中共高層唯一一個不會講普通話的人,一口的地方話發言。在大會上講話的時候,河北話不像河北話,陝西話不像陝西話,不知道是哪種混雜的地方口音,土得掉渣。所以也看不出他有掌握實權的能力!


輪到總理李克強。李克強被稱爲是中共有史以來最弱勢的總理,被邊緣化的總理,權力最小的總理。因爲在習近平上任以來不斷強調黨的領導,突出黨的領導,突出一人大權在握,實際上就把總理排斥了。在經濟班子上,習近平也用自己的班子來取代李克強,不僅用自己的親信劉鶴來架空李克強,而且用王滬寧來參與經濟班子,用意識形態控制經濟路線,對李克強也是一個虛化。而政府工作報告也是既有國務院的,也有書記處的兩套班子,錯綜複雜。所以這些都顯示了李克強的權力下降到相當的程度,只是這次李克強工作報告說是高票通過,零票反對,三票棄權,只能說李克強受到黨內的同情而已,得到一些同情的掌聲,同情的投票。


事實上在黨政系統中,我說平時人大政協不運作,中央軍委也不運作,中紀委也是一般性的附一些反腐的功能。真正在運作這個國家的實際上是黨政兩套班子,黨就是書記處,政就是國務院。國務院就是以總理李克強爲首的行政班子,而黨務班子就是以書記處常務書記王滬寧所運作的班子。實際上由於以黨代政,以黨管政,最後書記處常務書記也把總理的職權取代了。所以最後可以說,除了習近平黨政軍大權在握,由習家軍來支撐之外,實權人物現在看來就是王滬寧了。不要看王滬寧是個秀才,掌握意識形態,只要是老是強調意識形態,他的話語權就在他手上,只要有了話語權就有控制力和影響力。因此中共高層的其他人除了害怕習近平之外,恐怕也畏懼王滬寧,害怕王滬寧在背後給他們整蠱作怪。


所以這次兩會達到了奧威爾境界,完全是王滬寧的一個大手筆,王滬寧成了兩會幕後的實權人物,這可能是很多人料想不及的。他跟過去文革時代的政治局常委陳伯達還不一樣,!當年的陳伯達是一個秀才,是政治局常委,但是他也不過就是毛澤東的筆桿子。因爲毛澤東本人既能說又能寫,而且經常有各種奇奇怪怪的點子自己發出來,所以毛澤東當不過是時把陳伯達當槍使,當筆桿子使,說拿下就拿下,說投入監獄就投入監獄。他的生殺大權完全掌握在毛澤東手上!但是今天的習近平不一樣,既不能說也不能寫,所以就要依靠王滬寧來把持宣傳輿論,把持筆桿子,包括講話,引經據典都要靠王滬寧來幫忙。寫好的稿子還要讀錯,甚至字也讀錯。

不僅是習近平不能,其實之前的江澤民和胡錦濤都比不上。江澤民,胡錦濤都得依靠這個筆桿子,以至於王滬寧被稱爲所謂三代帝師,三朝元老,中南海首席智囊,話語包裝師等等,很多頭銜在頭上。他爲人陰沉,假裝夾著尾巴做人,但是實際上起的作用非常大。不是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來影響他,而是他到過的影響江澤民,胡錦濤,習近平。影響三代,所以我說他也是三姓家奴,姓江姓胡又姓習。每當新主子上台,他都是擺出一副效忠的姿態,事實上潛在的發揮了他無形的影響力,比表面上的權力還要顯赫。


這就是王滬寧。王滬寧由於自己的意識形態,自己讀歪書,自己保守和偏見,也影響了中共政治。我以前說過,王滬寧的局限成了中共高層的侷限,中共高層的侷限成了共產黨的侷限,共產黨的侷限又成了整個國家的侷限,使整個國家裹足不前,不進反退,甚至往文革,往毛澤東時代加速倒退。甚至篡改教科書,上演樣板戲,提上山下鄉,給江青暗中平反,給毛澤東恢復名譽等等都來了。甚至國進民退,揚言要消滅私有制,這都是出自王滬寧這個保守守舊的花崗岩腦袋。所以這個王滬寧可以說是一人壞的全黨,甚至壞了全國。而習近平你說他有多少頭腦?他當然有些點子,但是他的所謂頭腦點子在歪的方面和陰的方面恐怕還比不上王滬寧。


但是王滬寧儘管這麼陰,使中國政治達到了奧威爾式的境界,但是還是有人反對他。比如我注意到環球時報的總編胡錫進,看出了他跟王滬寧不對付,胡錫進最近在很多事情上表現得非常不同尋常。在上兩個月的的孟晚舟和華爲事件上,他曾經說誰挺加拿大我就拉黑誰,因爲他不是中國人!這句話說的太高,把很多在加拿大有房產,有家屬子女的中國高官都算進去了。還有中共駐加拿大大使,中共外交部發言人都曾經說過加拿大的好話,讚賞過加拿大。如果說挺過加拿大的都不是中國人,那麼他就把很多人打成了不是中國人了!


最近四川發生了成都七中實驗中學學生食物中毒事件,胡錫進在微博上發表的言論是什麼呢?他說:地方政府應該首先要急家長之所急,去解決食堂問題,而不要因爲是兩會期間就把維穩放在第一位!這句話一出來就完全是跟王滬寧唱對台戲,因爲王滬寧下達的指示是由於兩會以穩爲准,叫地方的媒體,記者不採不報,不要採訪,不要報導,要捂住蓋子。而且處理的手段也是這樣,什麼36名學生檢查了沒有發現食源性中毒,18個食材檢查了沒有發現有毒等等,完全是遮掩。當然胡錫進也呼籲家長有點耐心,給政府一點空間。因爲這些家長告內狀已經不行,跑去告洋狀了,他們跑到了美國駐成都總領事館去告狀,就跟當年王立軍要投奔美領館的情況一樣。


還有一件事情,就是在新西蘭發生了白人至上主義者槍擊案。這次槍擊案可以說是屠殺,槍手對著兩個清真寺的人群點射掃射,打死49人,打傷40多人,震驚世界!這個白人至上主義者說了一句話,本來很多中國人不知道,但是胡錫進在他的微博上引述了下來,假裝以排解爲由,結果讓很多中國人知道了。他說:這個殺人犯居然宣稱,他自己的政治和社會理念跟現在的中國非常相近。這就暗示了中共在新疆鎮壓穆斯林,搞集中營,大規模迫害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這個在新西蘭的大開殺戒的白人至上主義者宣稱:他就是跟中國的政治和社會價值理念非常相近。也就是說中國共產黨的那一套對他產生影響!當然胡錫進也引用說,這名殺人犯也讚揚美國總統川普,以爲川普的禁墨令,對一些穆斯林國家的旅遊禁令跟這方面相關,這是另一種誤會的解讀。但是他把跟中國相關的那句話拿出來,這就讓中共當局非常難堪,非常狼狽。


胡錫進還有其他的一些表現。比如他講到人權,最近美國發佈了一份人權報告,批評中共的人權,遣責中共大規模侵害人權。而中共也發佈一份人權報告,把美國的治安事件,槍擊事件當作人權問題,然後予以反唇相譏。結果胡錫進在微博上發表了評論,表面上是爲中共辯護,批評美國。但是他的第一句話說:美國的綜合人權當然高於中國,因爲美國的GDP高於中國6-7倍。這句話就炸了鍋,儘管在後面說:就像中國的人權高於印度,因爲中國的人均GDP高於印度!他說中國的人權高於印度,是癡人說夢,完全不了解情況。但是就不在這裏說了,凡是瞭解印度的人都知道印度沒有發生過文革,沒有發生過什麼天安門式的大屠殺,也沒有發生過大規模的鎮壓宗教人士等等,所以在這裏先不說。而且胡錫進說到到用GDP數字來說人權,這本身就是個大漏洞。中共國家沙特阿拉伯和阿聯酋的人均GDP非常高,是世界上最富的國家,但是卻是最專制獨裁的國家。像沙特阿拉伯,居然可以殘殺記者,肢解記者,達到那麼兇殘的程序,完全是獨裁,毫無人權可言。所以用GDP的高低來說人權本來就是個錯誤,只不過他的第一句話一開口就說:美國的綜合人權水准當然高於中國,這一下炸了鍋,因爲跟中共宣傳的正統很不一樣。比如中共以前的駐聯合國大使,後來當了聯合國副秘書長的沙祖康就公開宣稱,中國的人權狀況比美國好五倍!測都測算出來了,不是四倍不是六倍,而是五倍,還不是一倍,非常好。中國的人權狀況非常好,比美國高五倍,這才是中共官方的基本論調。結果胡錫進說了這麼一句話,又唱了反調。


胡錫進最近還發表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不僅在他的微博,在環球時報,還被人民日報到處轉載,相當於一個社評,這篇文章叫《黨領導的強大體制對中國意味著什麼?》。文章表面上是在稱讚現在的一黨專政,稱讚現在集權於習近平,看齊意識下的一個所謂大政府小社會體制,好像能夠防止金融崩盤,防止人民幣貶值,防止在貿易戰中出現崩潰等等。但是最後說的話可以說是是意味深長!他最後一段話說:我老胡跟大多數中國人一樣,在國外沒有一分錢存款,我的全部利益和機會都在中國,所以我衷心希望中國發展好。我跟大多數人一樣,都是中國建設的忠實參與者和啦啦隊。他這樣說就是指有不忠實的參與者,實際上他在暗示中共的高官上到政治局常委,下到省部級高管都在國外有存款,有家屬,有子女,他們的利益機會在國外,因此跟他不一樣,那些人是不忠實的中國建設參與者。所以這個暗示就非常明確!


所以儘管王滬寧主管意識形態可以說是整齊劃一,但是環球時報的總編胡錫進,你說它是低級紅也好,是高級黑也好,甚至倒過來說是高級紅也好,低級黑也好,他在各方面可以說是給王滬寧形成了挑戰。就是天外有天,人上有人,不見得誰是高手,強中自有強中手,惡人自有惡人磨。所以在宣傳技巧上來比,底究竟是王滬寧更高明還是胡錫進棋高一著,還不能下結論。說不定有一天王滬寧的位置會被胡錫進取而代之,也都是未知之數。


今天暫時講到這裏。不過要給大家作一個通知!因爲今年是八九民運,六四大屠殺30週年,我的另外一個頻道《陳破空風雲劇場》最近有一個專訪,我的團隊對當年的六四親歷者,當年八九民運的這些風雲人物作了一系列專訪。視頻就放在YouTube的《陳破空風雲劇場》頻道,歡迎大家去那邊收看收聽和訂閱。現在已經發佈了兩期關於當時天安門21名被通緝的學生領袖周鋒鎖先生的採訪錄,回憶當年他所見證的大屠殺,他所參與的民主運動。而接下來還會陸續發佈對一系列當時的六四親歷者和八九民運參與者,組織者等各方面人物的採編報導,相當是六四親歷者追憶,或者是風雲人物憶當年。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