准接班人頻頻現身,党内齐盼早日换下习近平!任正非醜聞曝光有玄機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11日星期一。

最近在中國國內有一個人物曝光率很高,頻頻出鏡,異乎尋常。這個人是胡海峰,是前任總書記胡錦濤的兒子,現任浙江麗水市委書記。這個人最近的幾次曝光是在浙江省的地方媒體,也有在全國性的網站上,從1月份到2月份都不停曝光。

先是浙江日報刊登胡海峰的專文,在這篇專文中,他強調說要嚴肅黨內的政治生活,要堅決貫徹民主集中制,要用好批評與自我批評這個武器。接著是過年前曝光,說是他慰問浙江省軍區,慰問的時候特別提到習近平的麗水之戰,說習近平在主政浙江,任浙江省委書記的時候曾經八次去麗水,留下的一些所謂名言金句,比如青山綠水就是金山銀山等等這句話。胡海峰反復提到習近平的這些話,然後說了一些要把麗水建設成金山秀水這類的話,與習近平的話相呼應。再到了2月份,浙江的機關刊物《今日浙江》再次刊登了胡海峰的一些言論,在這些言論中他說得更加誇張,甚至用到了“上山下鄉”這個文革毛澤東時代的術語。說是要在浙江引導工商資本,鄉賢和新青年上山下鄉,第二次開放農村,要促進農村的蝶變,什麼起飛等等。

胡海峰的這些亮相在不斷報導,在這些報導中可以看到有兩個特色。一個特色是,胡海峰在揣摩習近平的說話語言風格,儘量接近習近平。因爲習近平上台以來推行的是一套極左路線,向毛澤東時代靠攏,向文革時期靠攏,因此用了很多毛時代的語言,文革時代的語言,包括了什麼批評與自我批評,上山下鄉,還有什麼東西南北中,黨是領導一切的,加強黨的領導,民主集中制等等。甚至於由他的筆桿子王滬寧去主導給文革平反,在中學課本中把文革十年浩劫拿掉,說成十年艱辛探索,給毛澤東平反,把毛澤東晚年的嚴重錯誤也取消掉,成了給毛澤沒錯誤,是毛澤東認爲有修正主義等等。另外也給江青平反,把江青墓開放給毛左派參訪,獻花等等。所以充滿了極左思想,文革思想,毛澤東的話語套路,在習近平的語言中非常明顯。

現在胡海峰一方面是學習近平的話,批評與自我批評是學習近平,甚至連上山下鄉都提出來了,這個上山下鄉可以說風馬牛不相及,而且胡海峰提到的這個根本也做不到。什麼二次開入農村,讓新青年,鄉賢,工商資本上山下鄉,這根本做不到,只是拿出來說說而已,就是重複一下習近平的語言。另外所謂批評與自我批評,實際上胡海峰本身的從政和從商都留下了很多的問題。包括當時他的清華威視,藉著奧運會的所謂檢查項目,都有涉及貪腐。另外在納米比亞,他的清華威視公司也留下了貪腐醜聞。所說到批評和自我批評,恐怕對他來說並不是那麼有利的一件事情。另外說到麗水之戰,就更是迎合習近平了。

另外一個特色,就是在這些活動曝光中,胡海峰的一些做法是將超出了他的級別。因爲他現在擔任是浙江省麗水市委書記,是一個三級地級市的市委書記。但是他的言論或者文章頻頻見諸於《浙江日報》或者《今日浙江》這些省機關刊物,這已經是超級過量。另外又去所慰問省軍區,實際上慰問省軍區的,應該要麼是同級別,比如浙江省委省政府去慰問,這說的過去。要麼是上級的慰問,比如更大的軍區,或者是中央級別的來慰問省軍區。但是作爲比省軍區更低級別的麗水市委書記去慰問省軍區,顯得很不倫不類。所以這預示了一個安排,就是習近平當局的,或者中央當局的安排,有意讓胡海峰曝光,有意給胡海峰的下一步仕途的晉升奠定階梯,或者是作佈局。

實際上胡海峰在去年就露出了個端倪,就是作爲一個好像習近平的隱形接班人在培養。在去年他任浙江嘉興市長的時候,他本來是要深圳嘉興市委書記。結果不巧,在去年2018年6月30日建黨節的前夕,嘉興發生了一次嚴重的民眾抗議事件。因爲抗議拆遷征地不公,民眾衝擊了嘉興市南湖區七星鎮的政府,砸爛政府的設施。而且發現鎮政府的官員極爲腐敗,辦公室裏擺著席夢思床,高爾夫球等高級的運動和享受型的這些物品,證明這些官員工作之餘實際上也是以享受爲主。當時遇到建黨節,又遇到了是共產黨的發源地,然後又遇到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在那裏當市長,正要晉升委書記,再加上胡海峰被擺爲一個隱形的接班人。所以這就搞得中共當局大爲尷尬,急忙把胡海峰調走了,當場就在7月2日把胡海峰調走,避開風頭,調到麗水去當市委書記,異地升遷。其實麗水跟嘉欣比還低一個級別,麗水是三級市,嘉興是二級市,當時這樣做是爲了讓胡海峰避風頭,是個保護性的措施。從去年到今年發展下來,後來沉寂了一段時間,現在胡海峰又出來了,又露頭了。露頭的原因是中共3月份要開兩會,所以在1月份2月份的加緊讓胡海峰露臉露頭。

那麼這個露臉露頭究竟是爲了什麼?因爲在去年兩會的時候,就看到眾多的太子黨被習近平掃地出門。習近平過去搞權力鬥爭,是跟江派鬥,跟團派鬥,也跟太子黨也鬥,把太子黨中的大部分人物都趕出局。什麼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兒子劉源,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劉亞洲,還有前總書記胡耀邦的女婿劉小江等等,他的兒子胡德華,胡德平就更不用說,很多人都被趕出局,完全被排斥。而且胡德平的《炎黃春秋》雜誌還被關閉,胡德平跟當局大鬧了一場。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當時胡海峰是作爲少數一兩個太子黨能夠進入人大政協兩會去開會的人,非常引人矚目。所以他就基本上是被視爲習近平培養的潛在接班人!

實際上從一個側面來看,是胡海峰被作爲潛在的接班人。但另一個方面也可以看出,是習近平本人面臨政治壓力,不得不這麼做。因爲習近平在19大達到權力的高峰,沒有沒有像以往那樣擺設下一期的接班人。不僅沒有擺設,還把兩個可能的接班人——一個孫政才逮捕下獄,另一個胡春華坐冷板凳,沒有再晉升,繼續當政治局委員,當了個掛名的副總理。習近平擺出了一副不立皇處,不要接班人的架勢,准備終身執政或者長期執政,因此在去年3月強行修憲,強渡關山,取消了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制。結果沒想到這一舉動炸了鍋,權力達到頂峰之後由盛而衰。習近平不僅受到民間的知識界,精英階層,中產階級的強烈反對。在黨內也受到反對,黨員官員極爲不滿。而這些不滿的聲音顯然習近平是感受到了!尤其去年的7月份發生了7月政爭,習近平的地位進一步受挫。有些政治元老站出來斥責有些政治局委員搞個人崇拜,比如當面斥責了蔡奇,李鴻忠,陳敏爾這些人大搞個人崇拜,違反黨章。同時還斥責了一些修憲中不合規的作爲,所以使習近平的聲望大爲受挫。在這樣的情況下,習近平受到了很多政治壓力,可以說黨員官員的那些不滿冷漠的眼光如芒刺在背,隨時可以讓習近平的後脊背發涼。這種黨員官員的不滿情緒可以說不亞於民間,甚至超過民間。這是習近平當政最大的尷尬!但習近平靠的是個習家軍,在地方首長中佔多數,在中央委員會在,或者政治局中佔多數的習家軍來強行執政,維持自己的地位。所以他能夠繼續掌握大權,同時保住自己的地位,不至於像華國鋒那樣被政治老人所顛覆。但是習近平也明顯感受到了壓力!

所以胡海峰的冒頭就可以看出,一方面是胡海峰被定爲一個隱形的接班人或者准接班人。但另一方面可以看出就是習近平政治壓力的一個體現,就是黨內9000萬廣大的官員黨員恨不得早點把習近平換下來,心情可以說是呼之欲出。習近平感受到這一點,所以他不敢說他終身執政。在三次會見外國人的場合,他都表達了儘管修憲,但是沒沒有終身執政的意思,但是他想搞長期執政,比如執政20年。如果他打算執政20年的話,那麼至少2022年的20大的時候擺一個像樣的接班人出來,至少是安慰一下黨內的官員和黨員的不滿情緒,表明自己不會搞終身制。但是他企圖仍然搞長期執政,再搞兩屆,總共執政20年,效法俄羅斯的普京。但是能不能做得到,那是另當一回事。

中共黨內的接班人歷來就非常的兇險。毛澤東時代,劉少奇被迫害至死,林彪被離奇的陰謀整死,墜機溫都爾汗。再後來的接班人王洪文是曇花一現,最後毛澤東是把江山假裝交給一個老實人華國鋒,以爲萬無一失。沒想到人算不如天算,精明一世糊塗一時,機關算盡反誤了卿卿性命。毛澤東一死血雨腥風,這個老實人華國鋒反而把毛澤東的全家給逮了,老婆侄子全給逮了。毛澤東所謂通過華國鋒過度,然後由江青當黨主席,最後隔代接班,由他的侄子毛遠新接任的毛氏江山就斷送在華國鋒手上。所以中共的接班問題從來沒有得到解決!因爲不是民選,是是黨內私相授受。

這次習近平演的這一齣也就是個私相授受,就是習家胡家的私相授受。他要列接班人,首先得排除已經在政治局常委中的人。比如像李克強,汪洋這些同級別的政治局常委他首先排隊,他容不下他們。兩天一個要排除的是60後,比如像胡春華這一輩的政治局委員他想排除。他之所以選胡海峰,是因爲年齡上有點距離,以至於胡海峰不得不把年齡還作了一次改正。原先的中共官方媒體顯示他的年齡是70年,結果最後又顯示他是72年,更小一點,似乎離接班更遙遠一點,低調一些。

這是習家胡家之間的私相授受。之所以有這個私相授受,是因爲習近平要對胡錦濤投桃報李。因爲他在18大接班的時候,胡錦濤很慷慨地把黨政軍職務全部一起交給他,然後堅決裸退,而且不在中共中央或者中央軍委設任何辦公廳,一下子就結束江澤民和鄧小平時代留下的所謂老人政治,意思就是讓習近平放手去幹。所以習近平對此感恩不盡,有投桃報李之心。當他醞釀接班人的時候,就自然把胡錦濤的兒子胡海峰當成了一個隱形的,或者是准接班人加以栽培。而胡家也願意配合,低調,保持一定的年齡距離。這就是習胡兩家的如意算盤!

其實這也非常可悲。不僅中國這麼大個國家13億人民沒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而且中共這麼一個大黨,一個8000多萬將近9000萬人的大黨內部也不能夠有一定程度的所謂民主集中制,而居然是習江胡家可以最高權力私相授受。當然,這個私相授受也不一定能夠成功,但是擺出這麼一副私相授受的姿態,我想足以令黨員官員反感。

說到2022年,按照習近平自己的打算,他究竟有幾種安排或出路?他現在壓力很大,要擺一個皇儲出來,以象徵自己不會終身執政,那就擺一個胡海峰。但是如果壓力太大,比如黨內的不滿聲音此起彼伏,都呼籲他要按時退休,就跟前任胡錦濤一樣當兩人就應該下來。如果2022年他必須下來的話,那胡海峰就相當於他隔代指定一個接班人。如果他必須下來,由60後像胡春華這樣的人去接班,接班之後幹一屆也好,兩屆好,習近平覺得自己的權勢至少可以安排一個隔代接班人胡海峰頂在胡春華後面,這樣的話以保障自己退休後能有個安全的退路,這是他退而求其次的想法。

但事實上2022年恐怕有三個結果!如果黨內鬥爭趨於激烈,國內經濟繼續下滑,中美關係繼續全面對抗,整個國際處境對中共不利的話,要求習近平按時退休的呼聲可能會高漲。在這樣的壓力下,不排除一種可能是現在政治局常委裏面的人。像李克強或者汪洋這些到時候年齡還完全可以執政把政的情況下來來接替習近平,這是第一種可能。第二種可能就是剛才我說的,如果是習近平頂不住了,那就交給了六零後的接班人,就是胡春華這一代,可能是胡春華,也可能不是,總之是類似於胡春華這個年齡段的人。還有一個可能就是習近平頂住,硬要在幹一屆兩屆,幹到20年的時候就可能交給胡海峰。當然這裏面還存在很多變數,海峰不見得就能夠順利接班。

目前的估計預測,根據胡海峰這樣的出鏡率,曝光率和這樣的姿態,估計在這兩三年之內,習近平當局打算對胡海峰的安排是由市級跳到省級,當省級領導,慰問省給軍區已經擺出了這個姿態。再下一步就跳到中央,得了一個中央級別的職務。比如副總理,中央委員,或者是候補委員這類的職務。然後到了22大的時候要麼進入政治局,要麼進入政治局常委,大概是這麼一個算盤。進入政治局是有可能的,進入政治局常委是早了一點,根據他70後這個年齡的話。但是這三步打算,從市級到省級到中央一級,這個打算在未來三年可以說是已經看得出端倪和路線圖。這可能是習近平和胡海峰之間心照不宣的一個打算,准接班人的活動頻繁高調,實際上反過來證明習近平本身面臨的壓力非常巨大。黨內要求他下台,或者是按時退休,或者是早點下台的這種心情和呼聲可以說是彌漫在黨內。應該說習近平雖然給人打感覺大權獨攬,但是他在文革之後的領導人裏面恐怕是最不受黨內官員歡迎的一個領導人。這種氣氛明顯能感覺得到,所以對習近平本身並不利。所以在2022年圍繞權力之爭,恐怕中共高層各派系會有一番大戰。習胡兩家的私相授受能不能夠順利進行,還是一個大問號。而胡海峰本人在未來的仕途中會不會順利接班,或者說會不會成爲一個受清算的人物,過去的貪腐會不會被翻出來,這都是一些未知數,他自己恐怕也要小心謹慎。按照王滬寧說的,要夾著尾巴做人。

說到這裏,其實還有一個人物的一些報導也要引起重視,那就是華爲公司的創始人任正非。現在在國內的媒體和一些網站上專門報導他的一些負面新聞,披露他的負責醜聞。這些醜聞主要集中在他很不檢點的男女關係上,或者是家庭生活中。任正非的第一任妻子是孟軍,是四川省副省長的一個女兒。她靠副省長的關係,老婆的關係得以飛黃騰達,得到了很多的好處。但是後來在1987年到深圳創辦華爲公司之後,大量接近其他女人,好女色,一個接一個的玩弄女人,所以他的第一任妻子看不慣,經常大吵不容,最後提出離婚,這是第一次婚姻,生了一些子女其中就包括孟晚舟,跟隨母姓。後來任正非又跟一個姓姚的結了婚,也生有子女。最後可能是色心不改,以至於繼續跟其他女人有染。那些所謂秘書助理,在報導中都涉及到。最後他又離婚,找了第三個老婆,說是80後的四川氣質美女,叫蘇薇。任正非是40後,蘇薇是80後,兩人相差40歲,已經不只是父父女級別的跨度了,連爺孫都算得上了。這個跨度非常大,顯示了任正非在女色方面有特殊的偏好。

國內的媒體和網站報導披露這些東西,恐怕很有深意。而且在披露的同時,還說任正非在華爲公司不僅推行狼性文化,還推行男權主義。據說華爲一名姓李的副總裁因爲老婆要求他調離,任正非就大發脾氣地要求他跟老婆離掉算了,說這樣的女人還要來幹什麼,又說那樣的女人會影響男人幹事業!這種男權思想也在報導中提了出來。

所以這不排除中共發出了一個訊息,恐怕是要犧牲任正非。因爲在華爲公司現在被美國刑事起訴23項罪名,不僅孟晚舟本人被起訴,華爲公司總公司本身被起訴,而且任正非和華爲的高管都被起訴。美國司法當局出示起訴書的時候,在記者會上有意遮掩了一些名字,其中就包括任正非,提到任正非的時候不直接指他的姓名,只是說一個男性創始人,實際上就是任正非。也就是任正非和華爲的高管只要一出國,只要到了跟美國有引渡條例的國家就極可能被捕,被引渡到美國受審。所以任正非已經是一個廢人,廢棄,不敢出國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中國高層會有一個盤算。這個盤算就是華爲硬挺,就像現在這樣硬挺到底,跟美國和國際社會硬挺到底,這是一種挺法。但是一定挺不住,華爲公司已經被定義爲間諜公司,監控公司,是一個危害其他國家的,有刑事犯罪記錄的公司,他要硬挺是挺不住的。還有一個說法是把華爲解散了,但是中共也不甘心。所以他會走一個中間方式,就是可能重組華爲,把華爲改行轉型,首先是重組領導層,免得像美國對中興公司一樣,強行要求他更換董事長和管理層,而且由美國進駐一個監控班子來監控。而且對華爲肯定比對中興是更嚴,因爲那是刑事起訴和逮捕的問題。所以中共爲了避美國的鋒芒,有可能會把任正非換下來,讓他退休,甚至於就在國內通過國內的某種醜聞,或者是腐敗賄賂的罪名把他給抓了,法辦了,投入秦城大牢,讓華爲重新改組。不讓美國下手,自己就下手,把華爲改換成一個非狼性的,沒有對外擴張性,沒有掠奪性的另外一種通訊公司。名目還在,體系還在,但是會換一下形式,改頭換面,重新以另一種形式去生存。這恐怕是中共最高當局所謀劃的!

當然,任正非本身因爲在國內折騰得很猛。而且我說過他在解放軍軍情系統很有人脈,在國安公安也很有人脈,通過他的運作逮捕的加拿大關鍵人物就可以看出來。所逮的關鍵人物如康明凱也好,史派佛也好,都跟中共高層有關。康凱凱是前外交官,他的國際危機組織跟中國的胡舒立雅,王緝思這些人有關。而胡舒立是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的親信和紅人,而王緝思是中共高層的所謂智囊,接近習近平。任正非的這次通過國安公安和軍事情報的折騰,已經跟習近平和王岐山等人幹上了。但是鹿死誰手還未見分曉,因爲任正非本身有相當的實力,奧巴馬政府也說他是中共黨內重量級人物。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下,不排除有一場權力惡鬥。

中共把任正非這些亂搞女人,或者是作風不檢點等等這些醜聞公佈於網站上,恐怕是一種先聲奪人的輿論攻勢,恐怕是意味著習當局要對他下手,或者要攤牌的這麼一個信號。事態如何發展,要看各方的走向。這些人物的動向都可以看出中共政治的一些動向,或者是政治形態,或者是背後所進行的一些爾虞我詐,刀光劍影,宮廷惡鬥等等。這些都通過這些人物的活動,或者一些官方媒體的報導,可以看出他們的蛛絲馬跡,而絕非空穴來風!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