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乎意料?习近平与特鲁多斗嘴成最大新闻!他被翻译骗了?惊传环球时报记者那个了!他曾大闹香港,红遍中国

出乎意料,或者说大出意料。习近平跟杜鲁多在场边斗嘴这件事情成了G20最轰动的大事!现在全球媒体都在报导,习近平跟杜鲁多在会场边的讲话风靡全球。有关的视频,相片和文字几乎成了G20没有重磅的重磅,没有花絮的花絮。而且搞得不好,习近平作为一个总砸锅师,总烂尾师,又把G20给开砸了,又是一个烂尾工程。因为中共外交部的发言人急忙灭火!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被记者问到的时候,在刚发生的时候还是语焉不详。后来是说什么习近平跟杜鲁多只是一次正常的交谈,说没有批评和指责的意思,显然是在降温降火。


由于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制度,不同的语景,这件事情现在引起了议论纷纷。现在国际上的一些大媒体,还有评论专家,还有就是前加拿大驻中国大使都纷纷发表解读,各自有各自的解读。从这些角度里面也可以看出文化差异,制度差异和个性差异。比如有些解读是说习近平第一次脱稿演出。平时他都很谨慎,不离稿件,这是他第一次脱稿演出,这一回是显示他的本真。还有一种说法是说他满脸通红,双手乱舞,表情怒气冲冲。他知道有镁光灯,似乎要故意表演出来给大家看。还有一种说法是说他在头一天跟杜鲁多交谈之后,第二天有备而来,故意要制造出这么一场戏。另外还有一种典型的西方式理解,就是认为习近平方面是安排的这么一齣戏,跟在20大闭幕式把前总书记胡锦架出去一样。西方的媒体和专家第一时间解释,说习近平是故意干那么的,是安排好的。是他演的一场戏,表示他掌握了权力,把政治老人赶出场。表示他能够权倾天下,他话事。


其实我当时就说那是西方式的解读,绝对不是这么回事。当时已经很清楚,就是出现了突发状况,因为过程很长。先是栗战书去阻止胡锦涛看文件,后来是王沪宁在旁边喊千万不要开启,千万不要开启。然后是习近平看到态发展不了了,已经是阴谋要败露,政变要破产了。才偏着头找来特工,跟特工作了一番仔细的吩咐之后,就把胡锦涛半拖半拉的强行离场。那显然是事故!尽管习近平,栗战书,王沪宁有准备,有预案。但是他们也不想把那个预案用上场!因为毕竟习近平叫来政治老人是为了给他的连任背书,表示他连任有合法性。但是最后让前最高领导人这样离场!就算他恐吓了大家,制造了国家恐怖主义,让在场的人吓得战战兢兢。但是他却让全世界看到他执政不合法,连任不合法。因为政治老人,前最高领导人没有背书。所以西方的那个理解是错的!


同样,这一回我也认为有的西方理解是错的。一个理解就是说他是故意设计了这个场面,然后做出来给大家看。我认为不是的,而应该是习近平根本就没有在意到。还有人说他一贯是照本宣科,一向谨慎。但是这次为什么突然会脱稿发挥?其实没有注意到,20大之后习近平权倾朝野,比董卓还董卓,比司马昭还司马昭。所以他现在不在乎了,以前还在乎一点。回到党内,回到国内可能会有人要批评他,反民派会拿他来做文章。现在他觉得团派已经排除了,通过舞弊也好,政变也好,习家军已经塞爆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所以他现在不在乎了,想怎么说就怎么说,想怎么表演就怎么表演。我们看看西方有哪些评价,可以看到中间的制度差异,文化差异,使这件事情变得如此轰动。


举几个例来讲,加拿大前驻中国大使赵普就说:习近平会做出这种行为,非常罕见。他非常激动,脸色变红,手臂挥动,他也知道摄像机在拍摄。其实习近平并不是很激动,他在党内国内就是那个样子。平时装了又装,这次是没怎么装而已,这就是他的本色。


《华盛顿邮报》布鲁塞尔分部主任,前驻中国大使劳哈拉分析说:很难看到中共总书记脱稿说话,和其他领导人互动。这是一个有限的,很有价值的机会来了解他为人处事的方式。这句话说得比较恰当,就是通过他讲话的方式来了解他的为人,那就可以分析到他的国内党内是怎么做的。称王称霸,想说什么就说什么,自以为是。认为人家都是错的,自己是对的,带着教训的口气跟别人讲话。哪怕对方是加拿大总理!要是换了在国内更加不可想象,他怎么跟李克强讲话,怎么跟汪洋讲话。


美国的CPC有一个分析报导,把加拿大前大使的话引用了一遍:他(习近平)非常激动,脸色变红,手臂挥动。习近平因为前一天杜鲁多把对话内容告诉媒体,第二天特意有备而来。我认为这是有备而来,是策划好的,就是为了要对杜鲁多发出信号,因为他知道这段视频会在加拿大和全世界播放。其实不见得,习近平就是一个大老粗。他没有想到这段视频,他的这段话会成为G20峰会的重中之重,成为轰动世界的一个大新闻。他以为就说了这番话就行了,有人拍摄也就是一个新闻。他认为他说的没什么,就是他说了那番话而已,他还以为这就是他的方式。但是这里说成是有备而来,是精心设计,好像是构思好的一件事情,其实不见得。


然后下面说的很重要。说习近平讲话的时候,杜鲁多认真的看着习近平。但是杜鲁多说话的时候习近平的眼神飘忽不定,头转来转去,有些不耐烦。《纽约时报》外交特约记者,前驻华记者黄安伟注意到了这一点。他认为这是一件值得注意的事!就是习不愿,或者是无法跟杜鲁多有眼神交流,那显示了他的自大或者内心不安。这是对的,但是接下来就有问题了。他说:我很好奇别人怎么解读这一点。另外,不进行眼神交流也不是中国人的特点,中国人在眼神交流上没有困难。恰恰错了!中国人就是在眼神交流上有困难。中国人就是不会进行眼神交流,这是中西方最大的差距。我离开中国到了美国之后,发现美国在学校教育,或者是社交场合,特别是学校教育,从小学开始就特别的注意吩咐孩子。当孩子跟老师说话的时候,老师就会说,看着我的眼睛说话。非常强调眼神接触这一点!在公司做业务的时候,谈判的时候也强调这一点。看着对方的眼神,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这样会显得坦白,纯净,互相信任。但是中国人说话有个特点,就是喜欢眼神游移。游移来游移去,说话的时候不一定要着看对方。甚至低着头说话,陈述某种事情,甚至是在陈述事情的时候看左看右。中国人认为只要听见声音最重要,避开眼神好像是一种技巧,一种策略。不仅普通人如此,领导人也如此,这是一种重要的文化。


杜鲁多在讲话的时候是典型的西方人表情。习近平在讲话,他就认真的看着他,甚至点点头。表示我在听你的讲话,一直是用眼睛看着他。这是西方人的表示,西方人的文化。但是习近平在讲话的时候可以看对方,也可以不看对方,偶尔会看对方一眼。特别是对方讲话的时候根本就不看,就是打算要走了。发现对方在讲话,就勉强听着。但是听着的时候是东一看,西一看。这是中国人的典型眼神!所以当中国人跟外国人交往的时候,美国人和欧洲人发现这一点之后,他们不理解这种文化,以为对方藏藏捏捏。中国人的确藏藏捏捏,但是有的人也不是,而是就是那种讲话习惯。但是西方人会认为这样不坦荡,是不是有什么要隐藏,或者是有什么不安,有什么其他东西。这位记者说对了,习近平本身有不安,有自大。但是对于中国人的眼神交流,这位《纽约时报》的记者根本不理解。


如果作为对比,我们看一下栗战书。栗战书在9月份去俄罗斯访问,跟俄罗斯议会有一个闭门会议,说中共会对俄罗斯支援策应。当时他的眼神也是犹疑的!中俄是结盟关系,他面对的是议长和副议长。但是他讲话的时候眼神也是左右四下看,偶尔看一下对方。甚至看到对方议长锐利的眼神的时候,他突然把眼神转了一下,有点害怕的样子。这是典型的中国人眼神!我们看一下栗战书的表现,再对照习近平,就知道这完全是一种文化制度的折射。


栗战书是人大委员长,就是议长,对面坐着俄罗斯的议长。两人正对,按道理他应该看着对方的眼神说话。就算他看其他人也应该看着其他人的眼神,比如副议长。但是他是往下看,往右下看,左下看,往桌子上看。讲话的时候左晃右晃,无所谓对方的眼神。俄罗斯国家虽然是横跨欧亚,但是多数算是欧洲国家,所以俄罗斯还有欧洲人的风格和传统。俄罗斯的议长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他,一直直视他。副议长除了低头做笔记的时候没看他,其他时候都是看着他。所以栗战书的讲话就被对方怀疑没有诚意,是假的。当时议长还用手敲敲桌子,意思是说我看你讲什么,我看你有没有诚意。所栗战书做了最彻底的表白,说中共从各方面策应俄罗斯,但是眼神却不敢跟对方交接。议长明明是坐在对面,他却眼神故左右。不是顾左右而言他,而是故左右而说话。这就是中国人,这就是专制制度下的文化。


所以亏这位《纽约时报》的记者还在中国住了这么长时间,却根本不了解中国文化,说那不是中国人的习惯。其实这就是典型的中国人的习惯!我们可以想象,习近平他们在中南海,在人民大会堂开会的时候,互相之间也不会用眼神正视,眼睛很少交接。比如说李克强坐在旁边,习近平要说李克强的话,最多就是看着前面:你就不能把一些话往外说,对不对?你说了你就泄露了党的机密!然后李克强说:我没有说过。然后习近平可以不看他:你怎么没说过?没说过外面怎么会谣言四起,习下李上!怎么会呀?对不对?你别当我是傻子,咱们混江湖这么多年了!有可能是这样,但是的眼神可能完全没有交集。不用交集互相就可以说话,这是中国人的特点。


多伦多大学的一名研究员说:作为中共党魁,习近平不会随便说话,在公开场合说话非常谨慎。他认为习近平知道教育杜鲁多的谈话会被媒体捕捉到,这意味着他希望这种做派让国内外的观众看到。这个不准确!我再说一遍,习近平在20大之前没有这么放得开,他在20大之后突然放得开了。比如说中共的高阶红旗牌防弹轿车就有5辆,他全部带上了。以前如果还有团派,还有政治老人在的时候他不敢这么做。他最多是只带一辆防弹车!其他防弹车总理用不用?人大委员长用不用?国家副主席用不用?他突然把防弹车全给带走,意思就是全天下就他一个人。另外,陪同他的是政治局常委级别。政治局常委已经不算级别了,就是一个办事员。就是政治局常委兼办公厅主任丁薛祥跟他同行!所以经过20大之后,就可以看出他已经肆无忌惮了。既然我敢把政治老人当场架走,既然我敢通过舞弊政变把团派全部踢出局,我就独霸天下。所以这个时候他根本不需要谨慎讲话,想讲什么就讲什么,讲错了都无所谓。讲错了谁会追究他吗?没有谁会追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