制裁中国公司,美国不战而屈人之兵

8月26日当天,中共朝南海发射4枚导弹(两枚落入南海,两枚失败坠入广西境内),美国立即宣布制裁24家中国公司,包括中国交通集团公司、中国船舶公司、上海凯波水下工程有限公司,以及遍布中国的电子、通讯、导航公司等。它们为中共在南海兴建7个人造岛和军事化、进而霸凌周边国家效尽犬马之力。


而在此之前,针对中共在新疆建造集中营,残酷迫害维吾尔、哈萨克等少数民族,美国已经先后启动三波制裁,涉及的中国企业和机关共计47家,包括华为、海康威视、大华科技、科大讯飞、六合华大基因科技、新疆建设兵团等。它们为中共监控和迫害少数民族提供肮脏工具。


实际上,在过去三年间,美国以不同理由制裁中国公司多达300多家。仅华为公司,美国不仅多次把它列入制裁名单,最近还把华为在全球21个国家或地区总计38家分公司列入制裁名单。


另外,今年6月和8月,美国国防部把先后两批、总计33家中国公司列为共产中国军事企业。尽管还没有实施制裁,但为总统通过行政令制裁这些公司铺平了道路。这些公司包括:华为、海康威视、中国电信、中国移动、中国航空工业公司、中国铁道建设公司、中国重工船舶公司、中国交通公司、中国建设公司、三峡建设工程公司以及熊猫电子集团,等等。


美国制裁中国公司,意味着这些中国公司从此不能与美国公司和任何机构发生业务;这些中国公司的负责人及其家属将无法取得美国签证,如果他们在美国拥有资产,将遭到冻结。如此,这些中国公司的负责人及其家属肯定对习近平充满不满、反感和怨恨。道理很简单,正是习近平的倒行逆施和恣意妄为砸烂了中美关系,从而招致美国一波接一波的制裁。


而连带的还有,任何银行如果与这些中国公司发生业务或交易将遭到二级制裁,从而被排除在国际美元结算体系(SWIFT)之外,等于丧失国际金融业务。几乎没有哪国银行敢冒这样的风险,那就等于,这些被美国制裁的中国公司也将被世界各国银行所抛弃。


总之,遭美国制裁后,这些中国公司的国际业务将大幅缩水,甚至难以为继,只能退回中国境内搞“内循环”,即新时期的闭关锁国。


美国制裁中国公司包括陆海空及各行各业,多数都是中共国营企业,即便打着“民营”、“私营”旗号的诸如华为、海康威视等,其后台也都是共产党,甚至中共军队、国安等强力部门。这些公司,都是中共政权赖以维系的经济支柱。


说穿了,美国制裁中国公司就是间接打击中共政权的钱袋子、金库和经济命脉。这是另一种形式的战争,这也是一场不对称的战争。意即,如果中共报复美国,也制裁美国公司,鉴于美国和美元在国际经济中的主导地位,中共的报复不仅无法撼动美国,还会给自己招来更多反制。美国制裁中国公司几乎立即导致这些中国公司停摆或翻船,诸如遭制裁后,中兴公司陷入休克状态、晋华公司近乎破产、华为公司损失大半。


看上去,这是特朗普政府的一个新战略。一波接一波地制裁中国公司,就是要把这些以偷盗、监控、间谍为能事,并助纣为虐的中国公司逼到绝路、末路、死路,就是要让中共把过去几十年靠盗窃和坑害美国的非法所得吐出来。还是那句香港电影台词:“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古代兵法云:兵者,凶也;兵凶战危。故而,攻心至上,攻城至下;心战为上,兵战为下;不战而屈人之兵,上上之策。如今的特朗普政府,有意识或无意识地,深谙兵法之道。在冷战与热战之间,还有不战之战。不战而屈人之兵,是特朗普战胜习近平之道,美国打败中共之道。至少,是有效战略之一。


(2020年9月4日)


Recent Posts

See All

美国总统拜登周四(5月19日)中午启程,展开任内首次亚洲行,其目标被认为是重新瞄准中国。中国外交部和官媒对此也作出强烈反应。专家认为,印太地区目前已形成围堵中国的格局,这都是习近平和中共自找的。 美国总统拜登亚洲行前夕 沙利文与杨洁篪针对安全与核不扩散通话 专栏 | 中国透视:合纵围堵:太平洋锁链成型 美驻日大使:不邀中国加入印太经济架构 美国总统拜登将于5月20日至24日访问韩国和日本。这是他就

综合近期海内外消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二十大连任出现变数。这是他念兹在兹、视为今年的最大政治,但因押赌乌克兰战争和上海封城的重大失败、连环失败,党内同僚对他忍无可忍。党内上下,不满声、抱怨声、批评声四起,各类消息不胫而走。在激烈的路线斗争中,注重民生和经济的李克强务实路线逐步胜出。 党媒党报随之出现微妙变化,连续多日,习近平的名字不再像从前那样总是占据头版头条,而时隐时现;早先的霸屏现象也逐渐减少

在今年五月上旬举行的政治局常委会上,中共总书记习近平讲话,要求坚持动态清零总方针。他声言:“我们的防控方针是由党的性质和宗旨决定的,我们的防控政策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我们的防控措施是科学有效的。” 习近平在此接连泄漏天机:其一,自说自话防控措施科学有效,但放到了第三位,即,在三大考虑因素中,科学或医学放到了最次要的位置;其二,放在第一位的是党的性质和宗旨,等于公开承认,政治因素才是防疫中的首要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