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国家副主席近照,重大疑点!坐实他出事?传言纷纷。亲美派出局,文革派猖狂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6月27号,星期四。最近有关前中共国家副主席李源潮消息可以说是传言纷纷,那么前两天传言说李源潮自杀身亡,然后见诸于海外的网站,还有港台媒体。那么昨天中共以特殊的方式上辟谣,在中共的一个网站上刊登了被称为李源潮近照的一个相片,显示他坐在一个房间里,手里拿着《人民日报》,《人民日报》上显示的日期是6月24号,借这个相片来辟谣,说他是近照,近照就在星期一,这么一个照片,他在读《人民日报》。但是这个照片其实有重大的嫌疑,从时间到这个环境、地点都有重大的嫌疑,并不能排除这个传言所反映的一些内容,这个相片首先时间,专门他手上拿着一张报纸,显示2019年6月24号,这个给人的感觉有点故意辟谣而辟谣的感觉,似乎有点欲盖弥彰,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再一个他拿着这个报纸的样子,不像是认真读,完全摆样子,就好像是做一个样子给大家看;而这个环境是一个房间的角落,看上去可以解读很多,说他在自家的房间一个角落,或者是某个招待所、宾馆的角落,或者某个特定场所,比如说他受到软禁,在软禁的一个房间,这个房间虽然有窗帘比较明亮,外面还有这个走廊,或者是外面的建筑,但是并不能排除他这个是在自由状态,还是不自由的状态,甚至有可能是在秦城监狱,因为秦城监狱建设得非常豪华宏大,那么在某个角度拍过去,也看不出来是监狱的状况,所以这张相片所显示的各种信息都有。

要么反过来说,如果说这个人没有出事,或者是没有死亡等,那么中共要辟谣,它完全可以通过别的方式,比如说反映他跟家人在一起,就像以前要辟谣这个军委副主席范长龙,说他在家里练书法,旁边站着家人;或者说反映他的户外活动,如考察某个地方在走动,跟家人一起走动;甚至就放一段录像,或者播一个消息出来,他正在哪里考察,或者参观,这些是最有效的辟谣方式,但是中共没有采取这样的方式,而是发布了一张相片,相片上特别的让他捧着《人民日报》,特别的显示那个日期至2019年6月24号,就是星期一,本周星期一,说这个消息本来就是在本周星期一发酵的。那么这个情况,

中共想跟外界说明李源潮没死,还活着,但是并不能解释李源潮的处境,那么这张相片所表现的时间地点给人的感觉是说,第一他有可能处于软禁状态中,这种软禁状态在各种地方都有可能,招待所、宾馆、家里;第二有可能在秦城监狱;还有一种可能,也不能排除死亡,然后这个相片完全可能合成,因为《人民日报》再加个日期合成的相片,对这个中共的技术部门并不难。那么如果说他死亡,那还有几种死亡方式,一个是因病死亡,再一个是非正常死亡,还有这个自杀的话还有自杀身亡,被自杀身亡等等,死亡原因有各种。所以他就这个这张相片并不能回答李源潮是活着,还是已经死亡,也不能回答他是处于自由状态还是处于和被监禁状态。

那么李源潮是何许人呢?会引起这么大的这个是这个震动,李源潮是江苏省涟水县人,他的父亲在文革的时候当过上海市副市长,也就是从这个角度来讲,他也算高干子弟,也算是红二代、或者说是太子党人物。另外他这个出道是从这个共青团系统,曾经当过上海市的共青团书记,也当过团中央的书记,那么是胡锦涛这个系统出来,最早的是上海市委书记陈丕显推荐给总书记胡耀邦的这么一个人才,因此从胡耀邦到胡锦涛这样下来,他是共青团系,因此属于团派人物,共青团派。那么这个李源潮在1989年有特别的表现,他1989年是众多的好几个团中央书记之一,当时的团中央第一书记是宋德福,李源潮是团中央书记之一,他负责《中国青年报》,管理《中国青年报》。那么《中国青年报》刊登了好多文章是同情当时学潮、民主运动,甚至表达了某种形式的声援,李源潮是管理这个报纸,可以反映李源潮的态度。李源潮他在整个过程中对这个学生运动的同情,并不赞同这样镇压,或者是戒严。那么在六四大屠杀发生之后,李源潮赶到团中央,他并不是去传达邓小平、李鹏当局这个镇压或者这样镇压暴乱的指令,他是叫团中央工作人员注意安全,他说如果子弹飞来,子弹可能横飞,他说大家要卧倒,以保护生命安全为要,这是他的说法。就是由于他在六四期间这种表现,在六四镇压之后不为当局所待见,邓小平、李鹏、江泽民对他可以说另眼相看,实际上他就被打入冷宫,冷藏,被调去先后当了所谓对外宣传的什么一局的局长,后来仕途徘徊不前,最多当文化部的副部长,基本上是排挤、这个边缘化、不用。一直到了这个共青团派出生这个胡锦涛接班前,接班党和国家的最高领导人之前,他才受到重用,在2000年开始受到重用,应该是当时的国家副主席政治局常委胡锦涛开始提拔他,随着胡锦涛当上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这个李源潮的仕途才开始了一个广阔的进程,马上提了台阶,他首先在胡锦涛上任之前的2001年,他成为南京市委书记,那么在胡锦涛上任的2002年,立即把李源潮任命为江苏省委书记,所以李源潮的仕途开始顺畅起来。那么他就显然是属于胡锦涛这个共青团派的人物,然后李源潮在任南京市委书的时候,一上任就发生了其中的一个局长去宁波的宾馆非礼女服务员的事件,他马上采取断然措施,把这个姓朱的局长和五个人立即撤职查办,并且在南京兴起了叫做万人评议机构这么一个活动,叫民间来评议官场,用民众给官场官员打分,看官员的表现,这显然是一种具有民主雏形的一个活动。 那么在任南京市委书记时,他有幸被派到美国,就是当时中共培养干部,送到美国去镀金,他被派到了美国哈佛大学,在肯尼迪政府学院接受培训,那么当时叫什么领导者的课程这样的培训。这个经历对他很深的印象,据说是打开他的国际视野,因为他回去继续担任江苏省委书记,回去在江苏省委书记任上,他是中共党内首个推动党内民主的人,那么这个党内民主他在江苏搞得这种一个叫做公推直选的这个举措,就是一方面是由当局来推选一些候选人,包括市委的,县级、市级,甚至省级的一些领导干部,推举出来,然后由一些民众来投票,看他的表现,基层民众来投票,说这是大胆尝试,这是中共党内民主的最早的尝试。那么对关于这个尝试有两种说法,一个说法是自作自为,胡锦涛并没有表示支持,是李源潮自己的一个举动,但另有说法是得到胡锦涛的支持。

一个说法是他得到了胡锦涛的支持,一个说法是没有得到胡锦涛的支持,胡锦涛是有意让他在江苏试点,在江苏试点之后,再看全国。所以当时他是公推直选在江苏达到相当高的程度,那么这种党内民主,或者说是选拔官员这个民主选择这个成绩,被各种专家评委在中国是应该达到了,跟民主化的程度来比不是完全民主,是跟其他省市相比是最先进的一个程度。 那么还有一个表现他作为团派人物在2007年的时候有一个表现,维基解密的一个披露,一个密文。当时密文披露有关团派有两个人物,一个是李克强,就是现在的总理,会见当时任辽宁省委书记,他跟这个美国大使雷德见面,当时还有江苏省委书记李源潮也跟美国驻中国大使雷德和还有一议员一个叫什么维特施乐的一个议员见面,李克强跟美国大使和议员见面所说的一句话,载入史册的话,中国的经济数据都不可信,有水分。这是李克强的话,据说后来李克强在党内受到批判。李源潮跟美国大使说了更大胆的话,他介绍江苏省的这个公推直选的一些过程,然后说在江苏搞这个民主实践,,他说他相信民主化和政治改革是必然的方向,他说在二三十年之内,中共的政治委员、政治局常委都应该是直选产生,民主产生。这个说法对美国方面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是维基解密的一个披露。但是由此这个李源潮在党内,甚至老人的嫉恨,后来李源潮在16大的时候,2007年,胡锦涛是总书记提拔团派,那么他跟李克强都去了中央,他就成了政治委员兼组织部长,中组部长,负责干部和官员调配,可以说是位高权重,在这样的情况下来他这个继续的推广党内民主,在这个17大前夕呀,他发了一个文章,专门谈党内民主,说要从民主、竞争、优选的方式来推选干部,并且说这是党内团结统一的一个标准,在《人民日报》很大的标题刊登。也就说李源潮成了党内民主的一个推手,当时这个共青团派的人物有不少的发表了民主言论,胡锦涛的一个智囊叫作俞可平还发表了一个文章引起轰动,叫《民主是个好东西》。也就说在中共各派中,江派、习派、团派、太子党,只有团派方面表现出了对民主化的兴趣和推动政治改革的意向。但是胡锦涛本人没有掌握实权,他既没有掌握军方,也没有掌握政治局、政治局常委这方面的多数权利,受到这个江泽民的架空,以至并不敢真正推动民众,只是掌握了中办或者组织部这样对干部选拔很重要的部分,所以后来团派人物在省部级的领导中占了一半以上的这个比例,那都是这个中组部长李源潮,还一个是中办主任令计划这个双方推动的结果。

另外就在李源潮任中组部长的时候,他和令计划还推动了一个计划,就叫做海选,党内的海选,所谓的海选就是摸底、调查,就是每一届开党代会之前,由这个中央委员、中央委员候补委员和省部级干部组成的群体,来对这个下届推举的党和国家最高的,上级领导人,政治局常委级别的,政治局级别的领导的候选人进行摸底,这个摸底投票,看谁得到好评,谁得到不好评,好评的程度如何,这在党内的叫摸底调查,摸底投票,然后报道出来称为海选,党内海选。实际上这也是党内民主的一部分。当时团派的想法,从这个胡锦涛态度不明,但是基本是一种暗示,到这个李源潮、李克强、或者汪洋,这些团派人物的说法都是要从党内民主到这个逐渐推到中国民主,社会民主,这种意识。当时总理温家宝也积极推动这样的想法。那么这个李源潮搞这个实验,就把他江苏的这个公推直选带到了中央层面,。这个是团派的鼎盛时期,但是后来到了18大的时候,形势就急转直下,据说李源潮、汪洋这些改革派,或者跟89六四情节相关的这官员受到了政治老人的嫉恨。

有两件事情,一个事情是在18大之前,中组部长李源潮和中办主任令计划他们搞了一个叫做党内的摸底,对新提名的这些政治局常委,包括习近平、李克强等等,搞了一些这个摸底调查。结果这个反对他们的这些派,比如说习派、江派,就说他们是在做手脚,比如说把令计划的这个评分弄得比较高,仅次于习近平、李克强,认为是做了手脚。但是从他们那边角度来讲,他们并不认为自己做了手脚,只是认为是一贯按照过去的几年里的做法,说这个事情有争议,党内有争议。那么后来因为令计划自己的儿子出了事,又跟周永康临时结盟等等,后来在这个习近平当政时,令计划被反腐拿下,那就当时这个海选就成了一个罪名,实际上这个十八大之后,这个中国内部的高层的这个海选的摸底、评分、或者调查就已经停止。

其实这样一些中共高层领导并经不起这样的摸底调查,比如说这个太子党人物薄熙来,还有这个习近平、李鹏的儿子这个李小鹏等人,都曾经在摸底排名中是垫底,什么这个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中垫底,当这个习近平成为中央候补委员的时候就是最后一名,这个得票数。后来这个李鹏的儿子李小鹏成为所谓中央委员、中央候补委员的时候也是最后一名。薄熙来也曾经垫底倒数第几个。所以看出人们对太子党并不满意。所以这个李源潮跟令计划的关系比较密切,因为都是团派人物、都是胡锦涛体系,令计划倒霉时候对他就有所牵连,有所打击。

那么在18大的时候,18大之前令计划调离了中办主任这个位置,有习近平的亲信栗战书接任。那么18大这个过程中,本来李源潮和汪洋这两个团派人物,资格到了,又做过政治局委员,又做过省级大员,省委书记,应该有资格进入政治局常委,但是他们受到了政治老人联手阻挡,几个政治老人,一个是江泽民,一个是李鹏,一个是宋平,这几个联手阻挡。说他们有的改革倾向,有民主化的思想,有同情八九民主运动的这个情节。加上汪洋在广东搞这个改革,比较开明的处理这个叫做乌坎村的民主选举事件,所以这些情况就导致了政治老人联手阻击,结果李源潮、汪洋这两个团派人都都未能进入18大政治局常委。之后来这个情况就更糟了。

18大之后,习近平他们上来,习派基本上说,这个江派是保守派、反动派,习派属于左派、文革派。因此不仅是习派跟江派搞权力斗争,重创江派,然后对团派进行大规模排挤,对共青团派进行排挤,共青团的很多大员先后遭排挤,之后李源潮这个虽然当了这样是国家副主席,但是仕途并不畅顺,只做一些象征性的事物。到了十九大的时候,就是2017年19大,李源潮本来67岁,按七上八下的原则,他可以在19大进入政治局常委,他不仅没有进入政治局常委,连政治局委员都不是了,然后连党代表都不是,就是被排挤出局,只是还挂着个国家副主席随时等待交接, 二三个月位之后,等待交接。那么李源潮就是当时有传言说习近平要查李源潮如何如何,甚嚣尘上,但是李源潮看上去是安然无恙,到了去年2018年3月两会的时候,习近平跟这个王岐山等人夺权,就把李源潮的副主席夺走了,李源潮是67岁,王岐山69岁,比他大两岁的

这个在19大全退的王岐山卷土重来,只是一个普通党员,没有任何的中央的职务,就夺取了国家副主席的职务。而这个李源潮被排挤出局,失去国家副主席的地位,不仅失去了,连交接仪式都没有,

其它象国家主席啊、其它任何职务,人大委员长了、政协主席、任何职务,副委员长,副主席,它都有些交接,但是国家副主席第一次没有出现交接,就是李源潮根本没有在两会上露面,就是王岐山跑上去举着拳头宣誓,就任国家副主席了,然后就职完了,举着拳头往桌子上砸了一下,表是搞定。所以李源潮没有露面,那么这次会议,这个“两会”,人大通过了所谓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制,那么就进入了终身制或者长期执政的嫌疑,这是把中共改革开放唯一的政治成果,领导人任期制被取消了,废除了,实际上这是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意味着李源潮的去职和习派站上。

但王岐山这个人很复杂,最早他也属于改革派、开明派,主编过未来丛书,跟包遵信、金观涛一起,曾经也是农村改革的先锋,上书这个赵紫阳,但是呢这个由于权力的奋斗,后来王岐山属于习近平这个圈子里的,属于习派人物,又在权力斗争中,这个时候可以说是归于习派的主流,是左派、是文革派,包括他们拉进来的这种王沪宁在内,还有栗战书等等,习家军的人物,包括什么蔡奇,陈敏尔,这些都是左派、文革派。王岐山也就成了这一派的一个代表性人物,作习近平的亲信而存在。所以这个在2018年3月这个两会可以说是个指标,三大指标,一个权力斗争的指标,说党内的这个改革派、开明派被击败,而保守派、文革派、极左派占了上风, 这是权力斗争;路线上来说呢,以李源潮为代表的党内民主这派完全失去了声音,代之而起的不仅没有党内民主的推广,连任期制都没有保住,最后成了把国家主席副主任任期制废除了,展示了终身制或长期执政的可能。这可以说是对毛泽东时代的复辟,文革的一个回潮。所以这个李源潮这个人的起落代表了中共的政治方向,说这就是一个指标性的事件、指标性的人物。

那么李源潮在去年去职之后呢,先是悄无声息,各界有传闻,有的说是被软禁了,有的说是进了秦城,有的说是平安落地等等,也有说可能是因为不满,不满这个修宪,因而没有现身,或者不满这个国家主席交接,认为受了侮辱,奇耻大辱,以致不愿献身交接,各种传说都有。那么一直到了去年9月30号中共有国庆招待会,这个被传闻被查的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和前军委副主席范长龙才在这个会议上露面了,勉强露面出现了,显示一个露面似乎没有受到查处。事实上在这个去年3月的两会上习近平王岐山这一派之所以能够实现修宪,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的任期制,也是跟这个退休的政治元老达成政治交易,就是在反腐,在高层不再追求高层党和国家领导人的最高的职务级别,各派江派、团派,胡温也好,江曾也好,李源潮也好,这些不受到追究的情况下,做一个政治交换,这个习近平、王岐山等人实现了这个取消国家主席、副主席任期制,企图长期执政。 这是政治交易,所以李源潮、范长龙等人没有落马那么也不奇怪的。范长龙是个地地道道的贪官,这里不值得为他做任何的辩护。李源潮是个改革派、开明派,要说贪腐,所有人都贪腐,要说是李源潮有贪腐,今天台上这一党和国家领导没有一个比他的贪腐更轻,只会比他更重。李源潮在去年9月30号露面,后来在10月4号又露面,他跟他的太太在江苏省盐城市这个考察,算是再次露面了。最近的一次的就是2019年的1月2号,他跟他的这个妻子出现在江西的景德镇,是参观、或者考察,这算他是最后的一次露面,然后就悄无声息了。一直到这一次,半年,到了6月24号左右突然甚嚣尘上,说李源潮是自杀身亡,然后中共又出来这么一个辟谣的照片,宣称是李源潮的近照,拿着《人民日报》上面显示日期是2019年6月24号,事情就发展到了这一步。李源潮的结局如何,情况如何,可以说非常的不明朗。我刚说这张照片并不能解释任何事情,既不能解释他活着还是死了,也不能解释他是软禁、还是监禁,还是自由状态,不能解释任何事情。因为他本人并没有出来现身,或者说没有出现他的视频,或者是新闻报道,说这件事情扑朔迷离。

那么李源潮是不是受了查处,这个有可能,因为这个中共的权力都是你死我活,但是既然有去年3月份的政治交易,为什么他会被受到查处。那只有一种可能,就是反习势力不断的重新集结,一再集结,从去年的7月政变,或者8月的北戴河,今年的很多这种反习的传闻,中美关系,中美贸易战等等,反习势力的不断的这个集结,不断的这个分批分批的集结,极可能有一种情况,就是反习势力联络到了李源潮,退休的前国家副主席李源潮,那么这个争取他的支持,李源潮也许没有表态,或者没有表示反对,或者说表示了一种默认,或者是默许了。那么这就可能引起习近平这派的这个极度的这个仇恨,因为对这些退休的政治老人,老干部,习近平这派在掌握了权力之后,显然是有这个监控、窃听种种措施。那么如果了解到李源潮这个心怀不满 或者对反习势力有一些默认的这样现象,习近平、习家军可能对他这个下毒手,下狠手。

如果说对李源潮下狠手,李源潮可以说中共党的一个指标性人物,那么从这个团派、太子党、然后开明派、改革派,甚至是潜在的民主派。甚至比较表达了要执行这个要民主化,这样的情况下,要动手的话,对中共党内又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那可以说是这个文革派、极左派登峰造极的一个表现。

实际上李源潮还有件事值得一提,他在2007年当了政治局委员、中组部长之后,曾经在2009年他访问美国,但是那时候访问美国,中外都没有报道,他是属于秘密访问美国,他是回到被称为母校的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但是这个政府学院为他举行的欢迎会,欢迎会上他非常动情的说,在哈佛大学这个肯尼迪政府学院学到很多东西,他说了他回到江苏,面临一个食物中毒,还有一些危机,那么他在哈佛大学学到的那些知识对他快速处理的危机起到很大的帮助作用,说他说是非常感谢在哈佛大学学习。

其实当时李源潮当中组部长之后,中共这个培养干部的这个基地在高层有一个是中央党校,一个是中央马克思主义学院,李源潮还发展了三个下面的单位,一个叫延安干部学院,一个是井冈山干部学院,再一个是上海浦东干部学院。然后党内后来盛传,还有一个洋干部学院,就是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也成了中共干部的一个摇篮,是李源潮带起来的。因为随着李源潮去这肯尼迪政府学院进修,更多的这个中央级干部派到这个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进修,开阔国际视野,甚至回国就被称为亲美派,或者是这个改革派。有的人把他们批判得不好听就是这个崇美派,所以李源潮有这件事情。2009年他的秘密访问,后来被政治老人是问,认为是一个大胆的这个大逆不道的一个举动,没有公开的访问行程,做了一个秘密的访问行程,然后发表了很多跟政治开明有关的言论,引起了政治老人的嫉恨,尤其是江泽民、李鹏这些顽固派的嫉恨,所以这是非常值得一提的事情。所以李源潮他这个整个的蓝图,在中国推进这个民主改革的蓝图,可惜的可以说是壮志未酬。那么现在是壮志未酬身先死,现在还不能下这个结论,说到现在为止,李源潮的代表性的人物,代表现的路线,党内民主可以说是胎死腹中。

那么如果习近平当局对李源潮下狠手的话,那可以说是太狠心,连李源潮这样的人都不放过,曾经当过国家副主席、中组部长、江苏省委书记这样的都不放过的话,只能说习近平当局达到了一种疯狂的程度,丧心病狂的程度,对政敌是赶尽杀绝。但如果真要做到这一点的话,那我相信这个中共党内随时可能这个掀起波浪,习近平最后个人的结局不见得多美妙。一个有可能在党内了这个被推翻,也可能在党内受到清算,甚至报复。中共党内的生态是此起彼伏,变来变去的。在中美贸易战格局可以看得出来,团派的象李克强和汪洋是这个主和派、是受压力派,那么习近平和王沪宁这些强硬派,这些极左派、文革派,是主战派。在这样的态势之中,这些权力斗争中的此起彼伏,犬牙交错。那么在中共党内这个长期90年的历史上,要说谁是最后的赢家还很难说,说李源潮,围绕李源潮这个甚嚣尘上的传闻,以及他这个生死传闻,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谜语,象一团雾笼罩在中南海的上空。所以这件事情还没有完,还需要大家这个继续的关注,后续的新闻我再向大家报道。

好,今天我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