剧情:习近平派遣姿色女官,潜伏架空某常委!北京抱怨印媒泄密。百人公开信为谁?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1月27日星期三。


在1月22日到24日召开的中纪委19届五中全会,在闭幕之后,回头来看,这就是一个夺权的大会。相当于习近平从赵乐际手上夺权,就是总书记从中纪委书记手上夺权。因为有两个迹象,不仅在这个会议开始的时候我给大家报道過的,他在新闻,党媒党报上是一个倒装结构。本来中纪委书记是赵乐际,是政治局常委,中纪委开会应该他是主角。结果新闻的报道却倒了过来,先报道总书记习近平出席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然后再报道其他六常委出席会议,然后才报道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主持会议。倒装结构,就是尽量压低贬低赵乐际,而抬高提高拔高习近平。


在会议结束后所公布的人事变动就看出,习近平要向赵乐际夺权,他要夺取中纪委。他觉得自己掌握了中央委员会,是总书记还不够,最好自己兼任中纪委书记。但自己又不好意思,那就开始夺权,派自己的亲信去卡位。因为在24日结束之后,中纪委发了一个公报。这个公报最大的看点就是人事变动,有两名副书记被更换。原先的李书磊和陈小江被赶到一边,一个调去担任党校副校长,另一个调去担任统战部副部长。都相当于是赋闲,靠边站。而提拔的两个人都是习家军或者准习家军,就是接替这两个人成为中纪委副书记的,一个叫喻红秋,一个叫傅奎。喻红秋之前是在贵州,是栗战书的部下。而栗战书是铁杆的习家军,以前是贵州省委书记。喻红秋是一个女人,她当时是当贵阳市的副书记,是栗战术的部下。由于栗战术对他赏识有加,几乎是每几个月,每年都有提升。到后来栗战书调到北京,先后当中办主任,后来是人大委员长之后,喻红秋步步高升,当了河南省的副书记。再之后就调到北京,现在就成了中纪委副书记。所以他是准习家军人物,就也相当于习家军,是习近平通过例战书所掌握的一个亲信人物。


不过这个叫喻红秋的女人看上去颇有几分姿色。那么是不是靠情色交易或者是床上交易上位,都很难说。因为中共官场流行一句话:只要你能躺下去,你就能够爬上来。就是说很多女性的升官发财之路是靠一路睡上去,睡了高官,睡了他的上级,然后睡上位。所以回头来看将来的历史会不会倒过来一翻,说这个女人原来是栗战书的一个情妇,靠跟栗战书睡觉上位,这都很难说,现在不能下结论。但是鉴于中共官场到处都存在权钱交易,权色交易,情色交易,所以这么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能够上升到贵阳市委副书记,贵州省委宣传部长,后来又上升到河南省委副书记,最后又上升到中纪委副书记。然后得到习近平和栗战书的信任,来架空赵乐际。是不是里边大有深意,大有名堂,很难说。


回忆毛泽东晚年,他控制政局的法术之一,就是通过他睡过的女人,信任的女人去控制政局。在中央层面,有他的夫人江青出面当中央文革小组第一副组长来控制大局,甚至凌驾于总理周恩来之上。那就因为她是毛泽东的夫人,是睡过的女人,通过毛泽东枕头风去控制政局。当时文革时期还有一个女人叫谢静宜,突然红得发紫。她本来只是一个小小的机要员,毛泽东的一个机要员。因为跟毛泽东睡过,是毛泽东的床上宠物之一,结果突然受到重用。既没有头脑,也没有什么文化水平,居然在北京大学,清华大学当了高官。她是北京大学的党委常委,又是清华大学的党委常委兼党委副书记,革委会副主任,帮毛泽东控制北大,清华两个重要的教育阵地,思想阵地和舆论阵地。还有一个女人就更不用说,叫张玉凤。本来是一个列车员,被毛泽东看中之后就放进了中南海,当了毛泽东的秘书。也是头脑简单,根本没有什么文化和教育程度。不仅当秘书,还成了机要秘书。在毛泽东晚年,因为她是毛泽东的宠妃,居然当了最机要的秘书。所有重大的指示,重大的文件都由她来传达。而毛泽东最机密的文件也由她来保管,毛泽东有一个文件柜,里面放有最机要的东西,只有张玉凤有钥匙,连江青都不能有。


所以张玉凤的命运就体现出中共的两个特点。一个,像张玉凤这样的女人靠睡觉上位。而对于毛泽东来说,他睡过的才是他信任的。他往往通过他睡过的女人来控制政局!而现在的中共官员,中共领导人有多少人想学毛泽东,想有样学样,或者是东施效颦,不得而知。或许还有待将来的历史学家,党史学家倒过来揭秘才能够知道,才能够大白于天下。


另一个被提拔为中纪委副书记的叫傅奎。这个人一直在中纪委,或者是湖南省纪委工作。就是出自于纪委系统,历经了很多届中纪委书记。包括江泽民时代的尉健行,吴官正,以及后来的贺国强,还有后来的王岐山。所以准确来说,这个傅奎最早是被江泽民派系所培养的人马,算得上是江派残余。不过他后来跟王岐山又有合作,跟王岐山有交集。这样的情况下,就基本上能得到习近平,王岐山这条线上的信任。因此这个江派残余出身,后来又投靠习近平的人物这次得到了提升。所以经过这次中纪委19届五中全会之后,人事结构就变成除了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之外,另外的8名副书记多数都是习家军人物,要么就是准习家军人物,再一个就是江派残余。而江派残余也是支持习近平的,是习近平的两大政治靠山之一。一个是江泽民,一个是李鹏,李鹏家族,江泽民家族。这样一来,中纪委书记赵乐际相当于被习近平和习家军架空,团团包围。


这个做法类似于江泽民当年的手段。江泽民把总书记,国家主席交给胡锦涛。胡锦涛是邓小平的隔代子弟,他没法违抗。虽然交给他,但是在中央委员会,或者是政治局,政治局常委层面都安排了江派人物,江派残余团团包围了胡锦涛。后来江泽民要保持军委主席两年,不肯交出。后来在各方压力下被迫交出!交出了之后,在中央军委里边,尽管胡锦涛当了中央军委主席,但是包括军委副主席和大多数的军委委员,比如由9个人组成的军委委员,其他8个全是江派人物。就把胡锦涛团团包围,完全架空。尤其是江泽民通过他的哼哈二将,就是安排的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完全架空了胡锦涛。在中共的军中,也就是解放军系统中,身为军委主席的胡锦涛整个成了一个光杆司令。所以薄熙来在背后跟人讲,说胡锦涛成了汉献帝。也就是说江泽民是曹操,架空了胡锦涛。所以今天习近平就效法江泽民的做法,就是对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来一个团团包委,层层架空。


他之所以架空和包围赵乐际,是因为赵乐际跟他不配合。因为第一任的中纪委书记王岐山跟习近平配合,他们当时说是在延安共同插队,后来结成政治同盟。尽管在去年今年以来,习近平跟王岐山之间因为大瘟疫和中美关系等等一些事情出现了重大的分歧,当然还包括香港问题。双方进行了权力斗争,几乎近于摊牌,直到今年初才稍微修好,习王关系在去年底今年初才有所修复。但是毕竟在习近平第一任的5年内,王岐山作为中纪委书记,跟他很配合,搞选择性反腐重创其他派系。比如江派,团派,红二代太子党,巩固了习近平的权位。


但是19大召开,这个中纪委书记,各派就不能再推习近平的亲信了。于是政治老人共同推出一个赵乐际,没有派系的赵乐际。既不是江派,也不是团派,也不是红二代太子党,而是在地方上上来的这么一个人。这个人上来之后,就以一种持中的态度对待习近平。就没有对习近平完全配合,没有配合习近指东打西的那种选择性反腐。因此受到习近平的深恨之,记恨。结果习近平就假借陕西的清理违法案,违章建筑案,或者是陕西的千亿矿权大案来打击赵乐际。他要去陕西办案,赵乐际就捂着盖子,不让去。因为赵乐际以前是陕西省委书记,那是他的地盘。前两年习近平曾经连发六道指令,六道金牌到陕西都无法办案。结果习近平大为光火,恼羞成怒,就亲自派到他的亲信人马,中纪委副书记徐令义,是他的心腹亲信,习家军人物,打着习近平总书记的令旨招牌到陕西去办案,才把陕西的一帮官员拉了下来。把陕西的一帮官员拉了下来,息了习近平的心头大恨,同时也挖了赵乐际的墙角,这样子就使赵乐际被迫后退。但是习近平要换得赵乐际对他完全的臣服和合作,却没有达到目的,于是就不断地演出戏码来逼宫赵乐际。这一回就演了一出19届五中全会,中纪委19届五中全会,事实上就是一个夺权大会,就跟当年毛泽东要从刘少奇手上夺权一样。这回习近平从赵乐际手上夺权,毕竟现在中央组织部部长陈希是习近平的亲信心腹,习家军人物。习近平通过中组部长陈希,可以去调配中纪委的副书记。于是调走了两个副书记,大概是不太听习话,跟习走的。然后调上两个副书记,就是听习话,跟习走的习家军,准习家军,或者是江派残余去顶替另外两个。这样就在中纪委内部对赵乐际形成了完整的架空,或者是团团包围。


所以回头来看,这一次所谓中纪委19届五中全会,就是1月22日到24日召开的中纪委五中全会,习近平达到了两个目的。一个目的是重新提出选择性反腐,量刀来恐吓党内政敌。另一个就是成功向中纪委夺权,向赵乐际手上夺权。把中纪委抓到他自己手上,从中纪委书记手上抓到总书记手上。通过他安插的两个新任副书记达到这个目标!而前面的一个目标,他已经开始亮刀。那就是在这个会议前后,他先是逼退了能讲实话,讲真话,说大瘟疫责任在中央不在地方,在习近平,不在湖北省委省政府,武汉市委市政府的武汉市长周先旺头上,把周先旺逼退。另一个就是,习近平习家军通过查家属兄弟开始,逼退了前山西省委书记王儒琳,迫使王儒林投案自首。


习近平从赵乐际手上夺权了,夺过了中纪委的控制权,但是他没能把赵乐际怎么样。首先在20大之前,赵乐际是政治局常委,是中纪委书记,习近平拿他没办法。因为自从邓小平之后,基本上后来的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都不可能拿下在位的政治局常委。他们的权力有所不及,权威有所不及。到了明年2022年20大召开会发生什么,赵乐际有两种出路。一个就是被习近平硬逼退,他没到退休年龄,硬把他给逼退。这是一种可能,如果习近平势力力够大的话。另一种可能,就是政治局常委一般到了换届的时候,根据年龄划线,七上八下。所谓七上八下,就是现任的政治局常委如果在67岁或者67岁以下,都还可以继续保留做政治局常委,或者是升任某种职务。但是到了68岁就下台!而到了明年,赵乐际恰恰是七常委中最年轻的。有3个67岁,一个是王沪宁,一个是汪洋,一个是李克强。他們有可能留任,就是七上八下,继续当政治局常委。有两个人肯定要退,一个是栗战书,一个是韩正,都超过了67岁,达到退休年龄。而按照年龄,习近平也该退,但是习近平肯定是抵死不退,要继续当总书记。说到赵乐际,他明年才65岁,是七常委中最年轻的。要强行逼退他,不符合中共高层的潜规则。


鉴于中共现在的政治局常委是怎么产生的,他有个潜规则。就是由现任的中共高层,政治局常委级别,加上政治老人,退休的几届政治老人坐在一起协商的结果。也就是小圈子选择的结果!只要与会的人都各有各的意见,每个人的意见都不能被忽视。在这样的情况下,要逼退赵乐际还并不是那么容易。习近平表示可能要逼退赵乐际,但是政治老人有可能顶住,那么赵乐际就有可能在两派意见争持不下的情况下调去当一个闲差。比如说调到政协主席的位置上,丧失手中的实权。因为中纪委书记是握了一个刀把子,手上有实权。而政协主席管的是一个花瓶机构,没有实权。这也就是为什么上一次19大,当时的团派人物汪洋当了政协主席。因为汪洋一方面是受到保守派政治老人的阻止,像江泽民和李鹏就阻止,认为他思想开明,不能够入常。但是另一方面,他又受到另一派政治老人的推动。像胡锦涛,温家宝觉得他资格到了,能够入常。而习近平对他也很忌讳,因为汪洋是中共高层中少数几个有才干的人,既懂经济,也懂外交,也懂谈判。因此最后协商的结果,汪洋可以升任政治局常委。但是习近平和其他保守派的政治老人给他弄了个闲差,就是政协主席。就是让汪洋处于一个赋闲的状况,这样才能换得习近平的安心。


所以接下来,距离中共的20大还有一年多,将近两年,习近平跟反习势力的斗争是错综复杂的。其中他跟赵乐际之间的斗争将会呈现怎样的起伏和走向,不仅取决于这两人之间的斗争气氛,还取决于他们背后的人。就是赵乐际背后有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