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鶴將帶回孟晚舟?崔公公迷美單相思。又有鄰國大規模反中

各位觀衆聽衆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20日星期日。

本月底,中共副總理劉鶴將率領代表團前往美國首都華盛頓與美國代表團舉行貿易談判,這是雙方所設定的90天貿易談判的一部分。前不久在北京舉行的是副部級的會談,而接下來的是部級談判。中方的首席代表是副總理劉鶴,美方的首席代表是美國貿易代表萊特希澤。

關於劉鶴到達華盛頓談判的時間,實際上雙方在之前有一些分歧和爭議。中方原來希望劉鶴能夠在1月29日之前到達,盡早跟美國達成一些協議或者是宣佈貿易戰停戰。同時想趕在華爲公司副董事長孟晚舟被引渡的最後期限之前進入美國談判。但是美國政府卻以1月29日川普總統要發表國情諮文爲由,推到了月底的最後兩天,30日和31日。

雙方目前的進展談得如何?在中國方面來說,仍然是強調大規模購買,許諾以1.2萬億或更高的數目來大規模購買美國的農產品和能源產品等等。而美國的強調仍然是結構性改革,在強調結構性改革的同時,萊特希澤反覆強調一個概念,就是定期檢查,定期覈查,以確保協議和承諾的執行。就目前看來,中方在各方面都願意答應美國的要求。但是美方鑒於中方過去的記錄,歷來不守信用,只說不做,所以美方對承諾和協議是否能夠執行是最爲關切的。因此提出了定期檢查,不斷覈查,能夠確保有關和協議和承諾真正得到執行,甚至是強制性執行。如果不能執行的話,會有什麼懲戒的條例。這是美方關注的重點!

在結構性改革方面,中方雖然答應美國的要求,但是提出了一個對應的說法,叫“雙向約束機制”。意思是,中國如果停止盜版美國的知識產權,停止市場准入的限制,不再脅迫美國和其他國家轉讓核心技術的話,中方提出條件,要求美方開放在高技術(包括軍事技術)對中國的出口。我以前說過,這方面的限制是1989年發生六四大屠殺之後,美國和西方國家給中共的最後幾項限制之一。當時的大多數制裁現在都取消了,只剩下一兩項的制裁繼續保留,那就是限制向中共出售高科技技術,還有限制軍事技術。主要是基於中共屠殺中國人民這樣的不良記錄!

中方想趁機要美國在這方面讓步,他的理由是說,既然你們說我料貿易逆差,這方面如果你讓步,向我大規模出口高科技和軍事裝備,就像對其他民主國家所出售的那樣,貿易逆差不是可以縮小了嗎?就是說如果你不限制這些技術的出口,我們相應的盜版和脅迫技術轉讓的行爲就會停止。意思就是暗示道,我之所以搞大規模盜竊,之所以搞脅迫技術轉讓,是因爲你們美方制裁我,限制高技術和軍事科技!這是中共的另外一套邏輯。但是美方在這方面顯然很難讓步,因爲讓步一旦作出的話,可以說是不僅對中國人民的進一步損害,而且是對世界和平進一步的危害。這是不可能的!因爲鑑於目前華爲公司在世界各地作惡多端,已經受到越來越多國家的抵制,而且美國正在醞釀對華爲公司進行起訴。所以在時候,美國不可能答應中方的條件,給中方提供所謂的高技術或軍事科技的出口。中共在這方面,基本上可以說是毫無勝算。說得不好聽一點,就是癡人說夢。

在這次談判中,目前中方的媒體和網站在散佈一個言論。就是:劉鶴去訪問,能不能帶回孟晚舟?就是把孟晚舟事件聯繫起來。意思是說,因爲孟晚舟的引渡期剛好就在月底,應該是1月29日或30日。按照美加引渡條約,加拿大扣押孟晚舟是應美國司法部的要求,美國方面可以在60天之內提出引渡要求。根據相關的訊息披露,美國方面還沒有正式提出引渡要求。

現在離月底只有十來天,中方對此抱有很大的奢望。中方的期望無外乎有三點,他最大的期望是美國不提出引渡要求,加拿大那邊就放人,這是中方認爲最好的結局。如果這樣不行,中方退求其次,希望即使美方提出了引渡要求,加拿大根據法律有三種選擇,一是同意引渡,二是舉行聽證會之後再決定,三是拒絕引渡。中共的第二期望是儘管美國提出引渡,但是加拿大方面拒絕美國的引渡。這樣的話孟晚舟也可以從加拿大獲釋!再退求其次,第三種就是美國提出了引渡聽證會,通過聽證會之後決定不再引渡,中共就可以在這次拉鋸戰中鬆一口氣。中共期待這三個結果會出現!

但是美國和加拿大都是民主法治國家,司法獨立。如果美國總統或是加拿大總理試圖要去干預司法,發揮個人的影響的話,恐怕不僅不合適,不僅有違美國和加拿大司法獨立的傳統和法治,而且有可能給政治人物本身帶來政治風險。包括川普,如果這樣做,會給他帶來極大的政治風險。

中方之所以抱有這個奢望,是鑑於之前孟晚舟事件剛爆出之後,川普總統曾經在推文上說過一句話。川普在被問到他會不會干預孟晚舟案的時候,他說:如果有利於雙方達成更大的協議,有利於給美國尋求更大的利益的話,他會考慮干預!因此中共就把希望放在這方面。但事實上川普在國內已經有別的麻煩,我想他不至於再增加新的麻煩。已經有通俄門事件對他不利,還有政府局部關門事件跟民主黨攤牌,這些事情已經夠頭疼了。如果再來一單對孟晚舟事件網開一面,進行干預的話,有可能給川普本人帶來嚴重的整個政治挫折和國內的政治挫折。所以這種可能性非常小!

加拿大方面也是這樣。中共一再對加拿大進行咆哮,不僅在孟晚舟事件上對加拿大大聲指責咆哮,而且加拿大在考慮華爲公司的5G對加拿大是否合適的時候,中方的大使盧沙野也是大聲咆哮。而且中共在咆哮的過程中,對加拿大有一個奉告,要加拿大一不要去拉盟友爲加拿大站台,二不要在本月即將舉行的達沃斯論壇上提出這個問題,試圖讓加拿大低調。儘管中共那邊大肆抓捕加拿大的公民,甚至把有期徒刑改爲死刑等等。希望加拿大低調!

其實中共對加拿大的這一套做法非常像他對政治犯的做法。中國那邊如果有政治犯被中共抓捕,比如維權律師,中共的國安公安會去勸告維權律師的家屬,叫家屬不要跟境外媒體聯絡,不要接受採訪。還有不要把事情搞大,不要對外界說。意思是你如果不跟境外媒體聯絡,你不去張揚,你的丈夫還可能會受到善待,或者事情會化小一些。如果你去張揚,或者是跟境外媒體聯絡,或者把事情國際化的話,中共就會加重對你丈夫的處罰。這是中國的一個軌跡,有的家屬沒上當,但有的家屬上當了。有的家屬開始聽信中共的勸告,變得低調,不接受外媒採訪,也不聲張這件事,默默地承受等待。結果後來發現上當了,丈夫不僅沒有被釋放的消息,而且下落不明,而且中共方面對她的丈夫秘密審判,最後甚至判處重刑,甚至遭受酷刑。所以很多中國政治犯的家屬都覺醒了,該說什麼就說什麼,該做什麼就做什麼。外交是內政的延伸,中共把對待政治犯家屬的這種恐嚇手段居然又用在了對付一個民主法治的國家加拿大,居然去奉勸加拿大不要跟國際聯盟,在國際上去尋找支持,或者不要在達沃斯論壇提這個話題。而加拿大的外交部長和政府已經表態,加拿大有他自己的做法,當然會把這些事件訴諸於國際,而且會跟民主的價值同盟站在一起,同時會遵守民主與法治,這是加拿大的做法。面對中共的這些威脅,恐嚇,咆哮,加拿大都是以軟釘子回擊,都是以君子風度,文明國家的風度,用外交辭令予以回應。

在這方面可以看出中共在處理孟晚舟事件上的一個手法,還是他的老一套——一手硬一手軟。一手軟是對美國,一手硬是對加拿大。對美國他不因爲孟晚舟被捕而影響中美貿易談判,繼續推進貿易談判,繼續向美國示好,繼續去答應美國和各種要求。而對加拿大的施硬示強,不僅立即抓捕加拿大的公民作爲報復,而且不斷抓,一再抓,還把加拿大公民的有期徒刑改判爲死刑。另外在北京各地還傳出消息,中共方面去突擊檢查一些國際學校或語言學校,專門去查外教。有些學校突然接到中共國安的通知,要到學校把外教召集起來,詢問一下他們的背景。結果有的學校的外籍教師被校方召集去了,跟國安公安的人談話。談話的時候,國安公安的人就赤裸裸的問,誰是從加拿大來的?有沒有加拿大來的外教?如果是其他國家的外教,很快就讓他們走了。但是加拿大的外教就被留下來盤問,甚至受到刁難。早前有一名加拿大教師被中共短暫拒捕,後來被驅逐,說是發現了她沒有得到工作許可,專門對加拿大的外教進行刁難!由於中共所謂的突檢行動,以至於有的國際學校和語言學校的一些外教受到這樣的刺激之後,感到非常憤怒,有人憤而辭職不幹。並不是只有加拿大教師辭職不幹,其他國家的教師也陸續有辭職不幹,打包走人的情況。他們對中共的這種做法感到非常不滿和反感!

所以中共對加拿大和美國是一手硬一手軟,是他他老一套。但他還有一個目標,通過這樣一個做法,想離間美國和加拿大這兩個盟友之間的關係。他們的希望還是抱在川普那句話之上,覺得川普只要干預的話就如何。所以對川普對美國就極力示好,對加拿大就極力示強,咆哮施壓。當然中共在玩這一手的同時也暴露了他一貫的本性,就是恃強凌弱,欺軟怕硬,柿子拿軟的捏這一套,也是他舊有的一套。可以說是色厲內荏,基本上一黨專制的獨裁政權都是怎麼做的。

那麼,孟晚舟事件會不會成爲美中貿易談判的一部分?看上去有些跡象顯示,中方想把這個問題放進來。比如說劉鶴這次月底到美國去談判,在跟萊特希澤談判的時候,也許中方會主動提出,如果美方不引渡孟晚舟,或者能夠導致孟晚舟被釋放的話,中方願意在貿易談判上作進一步的讓步和妥協。也就是去迎合川普早前講的那句話,有利於更大範圍地談成貿易協定,有可能把這作爲其中的一個條款提出來。美國會不會接受,會不會認爲這兩個問題掛鉤,我想可能性應該比較小。川普的個性會有一些獨特的表現,但是總的來說,美國是個民主法治的國家,而美國的政府閣員和國會都是有相當的准則,逾越准則是非常難的。但是中方不會放棄他這種單方面的幻想!月底的談判有些可能是公開的,但有些可能是私密的,其中私密的就是關於孟晚舟。這是中方的媒體和網站所期望的,說劉鶴會帶回孟晚舟。希望劉鶴跑的這一趟能夠把孟晚舟帶回去。因爲在時間上剛好重疊,60天的引渡期到了,中美談判也到了,如果能夠同時達成貿易協定和釋放孟晚舟,那對中共來說是雙喜臨門,可以大肆慶祝,開香檳來慶祝。中方能不能如願,大家可以走著看。

就在這個時候,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又開始出風頭了。這位酷似海大富的當代紅色太監下了很大工夫,在卡特中心舉行了一個研討會,把95歲高齡的美國前總統卡特請來,然後中方又派出所謂對外友好協會會長,前國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兒李小林。這個李小林看上去也不小了,顯得開始老態龍鍾,面部浮腫,出現在這個會場。關於這場研討會,中方作了很多報導,但是看英文方面的報導幾乎沒有,幾乎找不著。就是所謂中美建交40年,仍然是中方熱美方冷,中方高調美方低調。中方做盡文章,使盡工夫,想大慶中美建交40週年。但是美方從政府到媒體都非常低調冷淡,根本就不是一個話題。而現在美國最大的話題還是美墨邊界的邊境牆的問題!

崔天凱搞了這個東西,中方作了大幅的報導。從中方的報導來看也很有貓膩,因爲報導美國前總統卡特的講話只報導了一句話,只有一句“過去中美關係40年,有利於雙方的繁榮和地區的和平與穩定”。就一句話,好像卡特只講了一句話,其他話都不報導。這證明卡特講的其他話有可能對中方不利!卡特也有可能像前美國國務卿基辛格對王岐山所說的話一樣,雖然中美關係很重要,但是中美關係不可能回到從前,舊制度還不能夠適應新時代,暗示中方必須改革制度!卡特有可能提到了一些讓中方聽起來很尷尬的話,所以在報導中卡特只有一句話。結果長篇累贅的報導都是中共駐美國大使崔天凱公公的話,甚至全文報導。

崔天凱說的話,其實就是這一段時間他自己的老生常談。一方面強調過去40年中美建交的重要性,中美關係的重要性,貿易從多少發展到多少,GDP從多少到多少,雙方人員交往多少要多少,重複這些數據。另外還三個焦點值得看,第一,他認爲中美現在出現的困難是因爲部分美國所謂的戰略家在散佈陰謀論,他說這些散佈陰謀論的戰略可能本身就是製造陰謀的人,號稱好像是有一股逆流在干擾中美關係。第二,他說中美關係40年,中國並沒有謀求改變美國的制度,美國的任何政府也沒有正式提出中國應該在社會制度,發展模式和意識形態上作改變,這也不是美國正式的政策。然後就暗示中國的政治制度不會改變!而且說,有些人說中美關係的障礙是因爲中國政治制度造成的,是因爲中國沒有複製美國的制度。他就對此表示不認同,一方面暗示中國不會改變他的一黨專政制度,另一方面認爲這不是中美關係的障礙。其實這恰恰就是中美關係的障礙,恰恰是是不可逾越的一道鴻溝。然後他進一步繼續講,要求美方尊重中國的所謂發展模式和選擇的社會制度。但是還是那句話,我就說,當他每一次說這番話的時候,崔天凱也好,其他中方官員也好,應該馬上想到一句話:你們是否尊重中國人民的選擇?是否尊重中國人民不同,多元化的觀點和呼聲?如果你們願意尊重中國人民的不同觀點和呼聲,再去跟美國講多元化,講尊重,講不同,那還有點說服力。否則的話只是一廂情願!

然後崔公公在講話中還說到了一個重點,他說:中美關係中,台灣問題是最重要,最敏感的問題。暗示這是一個中美關係的紅線,不觸動這根紅線的話,中美關係很好,觸動了紅線會怎麼怎麼樣。這是中方自己的定義,他自己定義台灣問題是中美之間最重要最敏感的問題。事實上在美方看來,不見得如此。說不定在美方看來,中美的不平衡貿易,大規模的盜竊,對美國利益的損害,才是最重要最敏感的問題。或者提得更高一點,民主,自由,人權,法治這些普世價值在雙方形成了極大的對立和不同,這才是最重要,最敏感的問題。所以中方是自說自話,把台灣問題定義爲中美關係的最重點和最敏感,對美方的關切根本提都不提。這種自說自話的態度根本不足以解決中美之間的任何問題,尤其是根本性的問題。

崔天凱在這次講話中還故意耍了一個小花招。他在稱呼的時候,故意把前總統卡特稱爲卡特總統。說“尊敬的卡特總統,尊敬的李小林女士……”,然後通篇提到卡特都是卡特總統。實際上這個說法很不准確,而且是很失禮的一個說法。表面上是在奉承卡特,但另一方面卻是不按規範說話。你完全可以說卡特前總統,這是事實。一口一個卡特總統,好像是對卡特的尊重,但實際上是失禮。就在於如果說美方有代表團去見到中共過去的領導人,比如胡錦濤也好,江澤民也好,在交談中一口一個胡錦濤總書記,一口一個江澤民總書記如何如何,不知道現任的總書記習近平心中作何感想!所以當崔天凱一口一個卡特總統的時候,現任總統唐納川普又作何感想?所以有點故意而爲。

另外這也反映了中共的一個潛意識,就是希望像卡特總統這樣的人永遠在位。他可能心裏想,你們怎麼要換總統呢?你們怎麼能不修改憲法呢?你們能不能一直由像卡特時代的民主黨那樣領導下去,團結在卡特總統的周圍呢?能不能不要任期制,甚至不要選舉,甚至於能不能夠讓卡特總統垂簾聽政呢?就像我們黨的鄧小平同志一樣,江澤民同志一樣,雖然老了,雖然名義上退休了,但是還垂簾聽政,以老人政治的姿態干預。你們爲什麼就不接受卡特前總統干政呢?怎麼沒有一個政治老人呢?中美關係的障礙就在這裏吧!這就是中共的潛台詞,他希望停留在舊時代。中美建交的時候,當時1979年是民主黨領導人占美卡特做總統,中共很懷念這個時代。在這之前是尼克遜總統和國務卿基辛格,直接跟毛澤東周恩來之間打通了關係,聯中抗蘇,聯合紅色中國抗擊紅色蘇聯,雙方打通了關係。但建交的時候,中共領導人是鄧小平,美國總統是占米卡特。我們看到中共的言論中,對兩個前總統很懷念。一個就是民主黨總統占美卡特,還有一個是共和黨總統老布殊。這兩個人是中共最懷念的,因爲這兩個總統對中共非常寬容,非常友善。但是兩位總統在人權方面對中共也沒有少提,卡特是民主黨總統,個性相對比較軟弱一點。老布殊在六四事件之後,對中共可以說失去了一個施壓的時機。因爲他曾經是駐中國的聯絡處主任,後來在當總統之前也當過副總統,因此跟鄧小平等領導人有私交,以老朋友相稱。所以從崔天凱和中共官員中看出對卡特和老布殊非常懷念,認爲這是中美關係的建設者。

但是蹊蹺的是,在過去這幾任總統中,恰恰是卡特和老布殊任期最短,只做了一屆,四年就下台,其他統統都做了兩任。這仿佛是一個巧合,因爲任期短主要是美國國內經濟的治理失誤造成的,卡特治理經濟不力,後來被比他年齡更大的共和黨的候選人列根擊敗,列根當總統之後,美國的經濟強勁增長。而老布殊也因爲治理經濟不力,後來被號稱阿肯色州的小子,年輕的州長克林頓所擊敗,克林頓時期美國的經濟也是強勁增長。這兩個總統是因爲國內經濟不好而下台的!但是對外的一個巧合讓中共可能感到大失所望,就是他們認爲對他最友善,最親善,最綏靖主義的這兩位總統恰恰是在任最短的。所以對中國來說應該是個心理上的重大挫傷!

崔公公說的這些話,表達了他的一廂情願,單相思。通篇講話,就是希望中美關係停止不動,回到舊時代,回到從前。但這完全是不可能的!我想不僅是在任的川普和川普政府認爲中美關係不可能,而且美國的朝野已經達成共識,共同去對付中共,反制中共。而且在過去這些年,實際上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克林頓政府雖然有些失誤,給了中共最惠國待遇,又把中共引進世界貿易組織,但是克林頓總統時期對人權問題提了很多。到了小布殊總統時代,美國就就出現了變化的苗頭。小布殊總統上任以來,對中共採取了強勢的姿態,只不過後來因爲阿富汗戰爭,伊拉克戰爭陷身其中拖延了十年,這十年使中共在亞洲找到空檔,快速發展,或者是擴張。再後來是奧巴馬時代,奧巴馬總統提出了重返亞洲,圍堵紅色中國,或者是亞洲再平衡戰略。這也是一個覺醒,只不過奧巴馬說得多做得少。到了川普上任,氣候發生了完全的變化,就是要實打實的去做。從貿易領域,軍事領域,國際政治領域,全方位的去圍堵中共。不是以語言,不是以談論,而是以實際行動去做。包括轟炸機飛越南海,軍艦巡航南海,還有貿易戰,關稅措施等等,以泰山壓頂的姿態向中共直撲過去。這才是當前的國際大氣候,以美國爲首的文明國家,國際社會對中共展開了大圍堵。

這次劉鶴去美國之前,中共還造了一個勢,製造了一個輿論,聲稱中美貿易戰將結束,關稅將取消。但是川普在最近兩天發推文說道:中美貿易談判進展很順利,但是有一個假消息他必須揭穿,說中美貿易戰結束,或者是關稅會取消,這是假新聞。他說如果達成協議,當然就會停止相關的制裁,但如果達不成協議,相關的制裁不會取消。暗示關稅仍然是一個有力手段,制約中共的手段。這跟中共方面的說法完全的不一樣!

說到對中共的圍堵,其實其他國家繼續跟中共發生問題。比如在瑞典,中共駐瑞典大使又開始對瑞典大聲咆哮。爲什麼大聲咆哮?瑞典先是發表了言論,認爲中共跟瑞典合作建立的北極站有軍事用途,然後瑞典和挪威正在研究是否排斥華爲公司進入這些國家的5G建設項目。中共的駐瑞典大使就開始咆哮了,嚴重警告瑞典,說是要承擔後果,說瑞典在製造中國威脅論,虛構,或者是純屬空穴來風等等。大聲咆哮!

回到亞洲,新加坡宣佈他們的F16戰機要更新換代,選擇美國的F35。前不久傳聞新加坡要向中國購買殲20來升級換代,結果環球時報發表評論說,新加坡不買中國的殲20了,要進口美國的F35,顯得大失所望。新加坡是一個相對溫和的一黨專政國家,中共奉爲新加坡模式,試圖引進。但是新加坡是美國的盟國,在軍事上跟美國合作,而且受美國保護。所以進口所謂殲20戰機,完全是不切實際的,可以說是引狼入室。而且中共出售的所有設備,什麼太陽能板也好,地鐵車廂也好,都被人發現有間諜功能,如果是把殲20賣給新加坡的話,裏面的間諜監控設施恐怕必不可少。所以這是中共又遭遇的一個挫折,新加坡還是繼續使用美國戰機,F16會升級成F35。

接下來,有一個鄰國又發生了大規模的反中示威。這個鄰國就是吉爾吉斯斯坦,是中亞國家,前蘇聯國家,是俄羅斯本來的勢力範圍。中共把吉爾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的和哈薩克斯坦都作爲一帶一路的重點推進項目。前不久,俄羅斯媒體一再批判中共在這些地區搞滲透賄賂,說是對吉爾吉斯斯坦的政要直接塞錢,直接把現金裝在信封裏,厚厚的信封塞給吉爾吉斯斯坦的政要,企圖取得一些項目。而且說這些信封越來越厚,就是輸出中國模式,就是賄賂模式,腐敗文化。現在這個國家又發生了大規模的反中示威,先是在首都中心廣場有幾百人聚集,後來迅速達到幾千人。他們演講,高呼口號反對中共,反對中國的滲透。他們主要的一個訴求是反對中國的非法移民,反對吉爾吉斯坦給予這些中國非法移民吉爾吉斯坦公民的身份。還有反對雇用中國的勞工,也反對吉爾吉斯斯坦中國通婚,要求禁止通婚,說是對國家的入侵。更重要的是他反對中共製造債務危機,債務陷阱,大量的貸款擁進來,使吉爾吉斯坦的債務不堪負荷。這次示威聲勢很大,是最近幾年吉爾吉斯斯坦的一個大規模思維。警方出動了幾百名防暴警察到場,但是開始警察都無所作爲,讓俯聽之任之。到後來開始驅散清場,說是有20名比較激進的人被逮捕,但逮捕之後很快釋放,交了罰金就釋放了。據報導說警方其實也很同情這些示威者,暗示即便是執政方面,吉爾吉斯斯坦的朝野都非常對中共不滿。所以這次示威又拉下了一個警號,中共周圍是到處在出狀況。

還有關於另外一個鄰國哈薩克斯坦,因爲中共在新疆的所謂教育營羈押了100多萬維吾爾人和幾十萬哈薩克斯坦人,由於國際社會的交涉,中共把其中2000多名哈薩克斯坦人和跟哈薩克大概有親戚關係和婚姻關係的人驅逐出境,讓他們放棄中國國籍,然後去到哈薩克斯坦,被哈薩克斯坦所接收。現在看來,不管你說新疆怎麼發展,中國怎麼發達,一旦這些維吾爾人和哈薩克人能夠放棄中國國籍,哪怕是去一個貧窮的鄰國,他們都心甘情願,馬上放棄中國國籍,馬上走人。足見這些哈薩克人,維吾爾人等少數民族在中國領土上所受到的這些令人窒息的迫害鎮壓,生不如死的狀況,完全是在寫照!寧願去一個貧窮的小國,也不要留在這個富裕崛起的大國。寧願立即放棄這些省份,而去別的國家申請別的公民。這恐怕是中下層的中國人普遍的想法!當然,馬上就有網友指出,即便是中共上層,高級官員,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他們也都在留後路,家屬子女都持有外國護照,轉移財產,所以說這應該是中國社會一個普遍的景象。

中國不僅跟西方國家到處出問題,而且跟整個國際社會都在出問題。但中共的媒體怎麼報導這些事情呢?有三個基調。第一個基調,是中共不斷地在國際上取得一個又一個的重大勝利,是贏家,動不動就說中國或成最大贏家。第二個基調,就是一旦跟別的國家發生問題,就通過外交部發言人要求,別的國家犯錯誤了,立即糾正錯誤,否則會影響雙邊關係或者承擔嚴重後果。別的國家都在犯錯,而中共都在教訓別人。中國媒體上看到的,是一天到晚中共在教訓這個國家,教訓那個國家。一會兒教訓加拿大,一會兒教訓瑞典,一會兒教訓捷克,一會兒教訓挪威,一會兒教訓吉爾吉斯斯坦,輪番教訓,總之有國家可以教訓。越南,菲律賓也是被教訓的對象,日本,美國也是要糾正錯誤,改正錯誤。但是只有兩個國家他不教訓,就是俄羅斯和北朝鮮,他對這兩個國家怕得要死,不敢去教訓別人,不管發生什麼事。哪怕俄羅斯在南海開採石油,哪怕北朝鮮瘋狂毆打中國的漁民。中國共產黨不敢去教訓他們,不敢去要求他們糾正錯誤,立即改正。因爲他惹不起,他只去若那些惹得起的!還有一個調子就是嚴重警告,今天警告這個,明天警告那個,到處警告。警告加拿大,警告挪威,警告瑞典,警告捷克,一路警告下來,嚴重警告,否則要付出沉重的代價。外國一旦有批評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就說人家歇斯底里,狂妄自大,喪心病狂,也是予以嚴重警告。在這些所有的嚴重警告之後,在中國媒體上所形成的這些所謂外國在犯錯誤,外國在受警告之下所反映的真相,就是中共孤立的處境,失道寡助。先是四面出擊,然後是四面爲敵,然後是四面楚歌,這才是他們真實的處境。只要把中共官方媒體的東西反過來讀,反過來理解,完全可以找到實際的真相。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這個大會不尋常,習近平用力架空某常委!

前兩天中共召開了一個全會,是中紀委的全會,全稱叫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十九屆世中全會。看上去場面很大,除了中紀委的全體成員出席之外,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七常委還有各種部門的這些領導人都出席。那麼中紀委主要是管腐敗的,但是這個會議所公布或者說會後所公布的一些查處的官員最多也就是省部級,大多數都是很低級別的、中下級別的一些官員,甚至於一些國營企業的負責人等等,顯示中共反腐態勢越來越低,根本達不到所謂中央級

馬杜羅準備出逃!美中決戰委內瑞拉。習近平隱衷說不出口,段子解說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31日星期四。 委內瑞拉的最新局勢,一架俄羅斯客機飛到了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據國際媒體報導,這架客機載走了20噸黃金。這20噸黃金,是這個一敗塗地的國家僅有的一些國庫儲藏。這個訊息顯示,委內瑞拉現任的所謂總統馬杜羅可能在做出逃的准備和的計劃,因爲俄羅斯有庇護獨裁者的傳統。像前些年,烏克蘭親俄的總統被人們以顏色革命推翻之後,就逃到俄羅斯,至今藏匿在那裏。

放棄孟晚舟!保住任正非。劉鶴提前抵美,丟失重要頭銜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30日星期三。 就在美國宣佈對華爲公司提起23項起訴,並且提出正式引渡孟晚舟的要求之後,加拿大司法部公佈已經收到美國的正式引渡要求,將引渡孟晚舟。 在孟晚舟方面,她在1月29日採取了一個動作。他的律師向法院提出要求出庭,說是要對保釋的一些細節做一些調整。因爲有擔保人的物業股值下降,還有一個擔保人要加入他妻子的名分,所以法院開庭。前後開庭20分鐘,法院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