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忽然要改善中加關係!歐洲圍剿華爲。美中進入制度對決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6日星期三,農曆大年初二。

昨天大年初一晚上,美國總統川普對國會發表國情諮文,這是美國民主政治的一部分,者一個程序。在這個國情諮文中,川普提到美國現在面臨非法移民浪潮的危機,因此強調在美墨邊界修牆,需要國會兩黨合作撥出修牆的款項。對此,最近中共方面的媒體對美國這方面進行諷刺。說中共在擴大改革開放,但是有的國家卻在修牆!看上去好像是說中共在向世界開放,美國在對世界封閉。其實這應該做兩種解讀。

像中國這樣的國家,不管號稱有怎樣的發展,第二大經濟體,但是他根本不需要在邊境築高牆,防移民。因爲根本沒有移民想進入中國,好沒有什麼非法移民想進入中國,更形成不了這樣的浪潮,幾乎世界上沒有哪個國家的人想去撈一個什麼中國的綠卡,或者是中國公民身份,所以中共不需要在邊境修這樣的高牆。但是,中共卻需要修另一種高牆,就是互聯網上的高牆,隔絕互聯網,用所謂網絡長城來防範中國人民,防範13億中國人民得到真實的訊息,歷史的真相和真實的新聞。中共需要這樣的牆,而這樣的牆正是處於一黨專政統治的危機,對他權力的保守。

另外,川普總統在國情諮文中提到跟中國的談判。他說跟中國的協議可能達成,也可能不會達成。但是美國對中國的態度是史無前例的一個轉折!他說:與其說去責怪過去中國坑害了美國,不如責怪前任的美國領導人或者國會領導人沒有採取有力的措施去防範共產中國,所以他這屆政府一定要解決問題。他表達了這方面的志向。

現在是還是春節期間,在昨天,世界各國的政要紛紛發表賀電,賀信或談話,對春節表示祝賀。像聯合國秘書長,歐洲的德國或者其他一些政要都表達了祝賀。日本首相安倍用視頻的方式祝賀新年,並且用一些中文的句子來表達對中國人新年的問候。美國是總統和國務卿都發表了賀信賀詞,對亞洲國家過春節表達祝賀。

我們要注意到這裏面的區別,多數領導人都是提到亞洲的春節,農曆新年,少數的有提到中國。其實春節不僅僅是屬於中國,它屬於亞洲很多國家,中國只是人口最大的一塊。其實還有像韓國,朝鮮也過農曆新年。東南亞國家像越南,一路下去到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泰國這些都要過年。因此美國總統和美國國務卿在發表新年祝賀的時候,特別提到亞洲,強調春節,強調農曆新年,沒有特別提到中國部分,這是一個國際性的觀點。

西方政要的這種祝賀之意,跟中國國內的一個情況形成一個對照。那就是中共當局通過煽動,通過他的黨員團員這些機構在全國範圍內煽動抵制聖誕節。在各地高校,各地的社會組織,甚至是微博微信上宣稱抵制聖誕節,號稱是洋節。這形成了一個鮮明的對照,可以看到西方政要的心胸寬廣,接納世界的多元文化,向華人或者是亞洲人祝賀新年。而中共當局卻通過一種很陰的手段去妨礙中國人民,中國教徒慶祝聖誕節。

這種是義和團心態,也是紅衛兵心態。義和團雖然在一百多年前清末年間失敗了,但是義和團的繼承人已經進了中南海。或者說紅衛兵在文化大革命鬧騰了一次,也沒有當上什麼大位,但是也可以說紅衛兵已經入主了中南海。今天中共的這種所謂排斥西方節,排斥洋節的心態就是義和團和紅衛兵的心態,也跟美國和其他西方國家政要的這種包容開放多元的心態形成一個對照。就像昨天我提到的,新年賀詞中,台灣總統蔡英文和中共總書記習近平所發表的講話所透露出的訊息,價值觀,意識形態形成了鮮明的對照。這叫做不怕貨比貨,就怕不識貨!不比不知道,一比嚇一跳!不管是海峽兩岸領導人的春節講話,還是西方政要祝賀亞洲春節,都可以看到這種對照。而且像美國,很多城市爲了慶祝亞洲的農曆新年,都換上了一些紅色喜慶的這種農曆新年的標誌。另外像紐約還有其他一些主要城市都把它定爲法定假日,公開慶祝。不只是中國人或者亞洲人,旅居海外的華人在慶祝,還有更多的族裔在慶祝農曆新年,表示一個像在美國這樣多元化的大熔爐中,文化上互相包容,互相尊重,豐富多彩,共同欣賞這麼一個民主自由的社會,跟中國這個偏斜的社會形成了鮮明的對照。

說到春節,現在中國駐加拿大的大使館和領事館作了個反常的表現。中共駐加拿大的大使館和各地的領事館突然紛紛舉行招待會,展開活動。宣稱的調子是:現在是改善中國跟加拿大關係的時候了,現在是讓中加關係回歸常態的時候了。這就非常可笑,可以說報復還沒有結束。前段時間因爲加拿大抓捕華爲公司的財務總監孟晚舟,中共作了大量的報復,不斷的抓捕加拿大公民,一而再再而三地抓,兩名三名四名,以至於包括華人華裔,一共有200多名加拿大公民受到羈押,中加關係可以說是降到歷史性的低點。但是很快,也就是這麼一兩個月的工夫,中共就開始後悔了,開始要恢復中加關係了。這就使我們想到前兩年中國跟韓國一樣,因爲韓國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去對付北韓,中共就煽動抵制韓國貨,抵制韓流,跟韓國關係惡化。但是也就是過了一年多,馬上又宣稱中韓關係要回到正常化,而且努力拉近跟韓國的關係。但是在重創之後要拉近,也並不這麼容易。今天中國對加拿大就爲迫切!

中共爲什麼又突然這麼迫切要改善中加關係呢?事實上是因爲在他報復加拿大的過程中,他又犯了一個重大的國際外交上的錯誤。那就是他抓捕了加拿大的前外交官康明凱,抓捕了加拿大的民間商人,溝通中朝和西方的商人史派佛之後造成了一個後果。這個後果就是阻斷了西方跟中國之間的一個民間通道,或者叫秘密外交通道。因爲西方的外交官在退休之後前往中國,或者西方的民間商人,有民間渠道的這些商人前往中國,是中國或中國政府跟西方國家聯繫的另外一條紐帶,叫做第三渠道,或者叫秘密外交。通過美國,加拿大和歐洲的這些退休外交官,中共可以通這些過渠道去瞭解中西方關係之間存在的問題,同時通過這些渠道試圖去改善或者影響西方國家的政治。另外那些奔走於各地的民間商人同時會有些政治使命,溝通使命。像史派佛,他是金正恩在孤立時期少數接通外界的橋樑之一,是金正恩少數的座上賓和西方的紅人。中國把這些關鍵人物逮了,結果現在美國,加拿大的和西方的這些前外交官和民間商人紛紛裹足不前,紛紛取消了前往中國旅行的計劃,中共試圖通過這些渠道來瞭解西方,連接配方反而遭受重挫。而且像加拿大和美國等一些國家都發佈了不同程度的旅行警告,使這些前外交官和民間商人就更加不會前往中國,取消他們的行程,或者是猶豫。

對中共中共當局來說,反而是自損一條渠道,自己割掉一條手臂。當他醒悟過來的時候,時間已經過了兩個多月。所以這就是爲什麼中共駐加拿大的大使館和領事館突然又大張旗鼓,張燈結綵,打開門戶的搞所謂招待會,想把加拿大朝野各界人士招待進來,拉近他們的關係。通過這種前後不一,首鼠兩端的表現可以看出中共當局在國際上也就是一個實用主義者,說得不好聽點就是功利主義者。就如我在一本書中所講的,試圖號稱是龍的傳人,實際上是鼠的傳人。首鼠兩端,很像老鼠的作爲,所以在國際上無法取信於人,更無法取信於國際社會。他可以今天是笑臉,明天就兇神煞。或者今天是一張惡臉,明天又假裝著對著微笑。所以這種在哭笑之間,喜怒無常,給人的感覺說的好聽點叫前後不一,說得不好聽的就是有某種精神人格的障礙。比如原來我強調的這些中共領導層或領導人有些強迫症,有一些極端的思維,被害妄想症等等。在這種時候,他的精神人格的這種病態,在他的外交上,在國際政治上所面對的這種姿態可以體現得淋漓盡致。

說到華爲,現在有更多的國家,尤其是更多的歐洲國家起來抵制華爲。最近挪威的情報部門發佈了一個國家安全報告,指出中國的華爲公司跟中國政府的關係非常密切,這跟國際的安全態勢構成了威脅,同時給挪威的國家安全也帶來了威脅。言下之意,挪威北歐國家也將加入抵制華爲公司的行列,會禁用華爲的產品。另外一個歐洲國家丹麥最近驅逐了兩名華爲公司的員工,他們突襲檢查了華爲公司駐丹麥的這些分公司和辦公室。開始拘捕了四個華爲的員工,後來有兩個人釋放,另外兩個人至少要被作爲非法移民遣返,說他們的工作簽證有問題。現在對他們是不是間諜還沒有下結論,但是至少他們的工作簽證有問題,也就是非法在丹麥工作。中國公司或者中國人員在外國非法工作的情況很多,所以丹麥就決定要驅逐這兩名華爲員工,這件事對丹麥的華爲公司造成一個震盪。

另外在德國,德國最大的電訊公司德國電信和西班牙駐德國的分公司都開始做好准備,把華爲公司的5G技術排除在外。因爲德國政府已經提出了把華爲的5G技術排除在外,而且德國最大的兩家電信公司還同時宣佈,說鑒於從2G到4G這些通訊網絡中使用了華爲技術,因此要重組。重組德國的第二代到第四代移動通訊網絡!意思就是把華爲剝離出去,排除在外。他這樣做需要時間,短則幾個月,長則可能要幾年,不是那麼簡單能夠完成。但是把華爲公司的5G排除在外,這已經是從德國政府到最大電信商的一個共識。

在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在突襲了伊利諾伊州的一家公司,這家公司的是一家初創公司,他有一個技術叫玻璃幕牆,是一種新的技術。這是一個釣魚執法,讓華公司去購買這個樣品。但是購買了樣品之後沒有按照合約按時歸還樣品,並且損壞了樣品,且對樣品進行了未經許可的測試。這引起了問題,FBI正在調查這件事情。這件這件事情構成什麼,對華爲公司將作怎樣的定性,是屬於盜竊,偷窥,還是違規違法,是民事還是刑事,還有待結論。這是華爲公司在美國遭受的一個新的挫折!事實上在美國宣佈對華爲公司進行23項刑事起訴,宣佈正式引渡孟晚舟之後,其實FBI已經在美國境內多處突襲檢查中國華爲公司在美國各地的分公司或者辦公室,作出一些偵察,有關的取證在進一步進行中。這也可以說是對華爲公司的圍堵圍獵圍剿沒有停止,在繼續進行。

說到這裏,美國的情報部門,特別是中央情報局向川普政府發表的一份報告。這份報告指出,中美之間的問題不僅僅是貿易逆差,不僅僅是經濟上的結構性問題,中美之間的問題還有政治制度的問題。因爲CIA的這份報告指出道,中共在過去的這些年取得所謂的成功,就是我在十年前《中南海厚黑學》一書中所定義的“邪惡的成功”。這種邪惡的成功主要來源於他的政治制度,他不僅政治上搞主導性,一黨專政,黨領導一切,而且在經濟上也搞主導經濟,就是反市場經濟,搞權貴資本主義,叫得好聽點叫威權資本主義。由於這一套的主導,他們在背後支持像華爲,中興,晉華這樣的公司,由政府大規模的人力物力財力支持,來對西方構成不公平的競爭。因此,經濟上的作爲跟政治制度有關,所以CIA就指出要消除這樣的隱患,就要去解決中國的政治制度問題。也就是說現在中國的政治制度不僅給中國人民構成威脅,而且現在很顯然對國際社會構成了威脅,給美國和文明世界構成了威脅。

那麼這個話題就扯開了,川普政府上任的時候本來最早的直接話題是中美之間巨大的貿易逆差,他必須消除這個貿逆差,這是第一步。進而話題延伸到貿易逆差背後是一個結構性問題,是整個中國的經濟結構,中國的經濟政策,中共在經濟上一系列所謂的法規或者手段做法,因此把它定義爲結構性問題。但這些結構性問題本身涉及到中共的政治制度,這是第二部。現在第三部擴大到了政治制度,也就是說CIA這份報告指出,中美之間的問題並不這麼簡單。事實上呼之欲出的一句話,就是中美之間面臨一個政治制度的對決。就是如果任由中共這種制度發展下去,取得邪惡的成功的話,有些國家可能會仿效。像柬埔寨,或者中東,或者非洲的部分國家可能會仿效。如果仿效這種對內專制,對外擴張,對內腐敗,對外收買,輸出腐敗和專制模式的話,這樣一種模式在世界上成功佔上風的話,那整個世界秩序就會大亂。不要說專利制度受到徹底的破壞,世界經濟秩序,以至於由一戰,二戰,冷戰之後形成的世界政治秩序,軍事秩序和,地緣政治的秩序都會得到根本的顛覆和改變,甚至很多國家的民主制度都有可能被顛覆。就像中國在委內瑞拉所做的那樣,中國在國內大唱社會主義好,結果委內瑞拉推廣了社會主義20年,使這個拉美最富有的明星國家一敗塗地,成爲一個拉美最失敗的國家。不僅是政治上一敗塗地,外交上一敗塗地,而且經濟上成了一個爛攤子,陷入了泥潭。這就是中共典型的中國模式輸出的嚴重後果!而這個後果卻需要拉美國家來收拾殘局,以至於美洲國家組織利馬集團對委內瑞拉採取強勢的態度,要求這個國家更換政府,重新舉行大選,回歸民主的正軌。這給整個拉美,從北美的美國,加拿大,到中美洲,到南美洲的阿根廷,巴西,都造成了重大的國際困擾。這就是所謂中國模式說惹的禍!因此CIA的這一份重要文件就提示了美國政府,要把中美關係的對抗提升到一個新的階段。

川普總統以前曾講過,他注重於經濟,注重交易,注重消除貿易逆差,也注重解決結構性問題。但是他曾經含蓄表示,對民主自由人權這些方面他暫時可能要擱置一下,覺得靠勸說或者輸出解決不了問題。而且看到中國在過去40年單向的經濟發展,加固了他的一黨專政,拒絕了民主政治,因此在這個方面讓美國的朝野感到灰心和心冷。但是CIA的這個報告卻顯示,民主自由人權這些基本價值無法回避。也是中美之間的貿易逆差後面是結構性問題,結構性問題背後是政治制度的問題。因此政治制度的對決最終要提上台面,就跟當年的美國和蘇聯一樣,冷戰,也就是東西方兩大陣營的對決。一個是以美國爲首的民主陣營,一個是蘇聯爲首的共產黨獨裁陣營。今天的新冷戰同樣如此,以美國爲首的民主堡壘,以中共爲首的專制堡壘這麼一個對決。這種對決呼之欲出,且是會遲早登上歷史舞台,這可以說是歷史不可回避的一頁。CIA提出了這個問題,我想美國政府必然會進入這樣的階段,因此雙方必然會進入一個更高層次的對決,那就是制度對決!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