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不安全?习近平弃用警卫局!忽然炒作秦城第二中央,谁怕谁?硬塞陈敏尔。恨不得赶尽六常委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8月11日星期三。


中共的北戴河会议继续举行,中共的政治高层和政治老政汇聚北戴河。这时候亲习的媒体,或者说习近平阵营所掌握的喉舌继续为习近平和习家军造势。最近的造势是提到习近平的亲信心腹,现任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陈敏尔。暗示在北戴河会议上,陈敏尔可能可能有三种命运。


第一种是他可能20大调到中央去做副总理。如果他进入政治局常委会的话,可能做常务副总理,也就是取代韩正的角色。但是同时指出有另外两个人跟他竞争,一个是李强,一个是何立峰。李强和何立峰都是习近平的亲信心腹,都是习家军人物。何立峰现在是发改委主任兼政协副主席,而李强是上海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他们都有可能成为第一副总理!


第二种可能性是进入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识形态,也就是说会取代王沪宁。并且这个时候,亲习媒体顺便再说了一句,说现任的七常委中到了明年20大,除了习近平一人之外,其他六常委都有可能任期届满走人。再次强烈的暗示习近平想把其他六常委都轰走!就包括该本来到年龄该退休的栗战书,韩正。还有没到年龄,按照七上八下应该留任政治局常委的总理李克强,政协主席汪洋,还有政治局常委王沪宁。另外还包括最年轻的中纪委书记赵乐际,他明年才65岁。但是亲习媒体居然再次发出了习近平和习家军的幸福畅想曲,那就是只留下习近平一人,把其他六人都赶走,重组政治局常委。如果重组的话,暗示就会是全都是习家军,清一色的习家军。把李强,陈敏尔,何立峰,还有形形色色的包括丁薛祥,蔡奇等人都可能收罗进去。甚至按照七下八上,反七上八下的原则,把一些已经该到龄退休的人也都留下来。比如说栗战书,刘鹤,甚至于江派残余韩正,都是习近平考虑要留任的对象。当然我说过,这是习近平,习家军的幸福畅想曲。原因就在于习近平没大的权威,想把七常委全轰走。自己独霸政坛,独霸天下,形成一个比毛泽东还要有威势的所谓中央。因为毛泽东到了文革年间大权独揽,当时设了11个政治局常委。但是他还是留下了一些老人,就包括像周围来,朱德这样的人,他并不能排除。现在习近平,习家军和习媒体居然暗示,习近平要把其他六常委全赶走,自己一人独裁,一手遮天,定于一尊。


亲习媒体虽然对此造势,但是也并没有把握,因此就提到了陈敏尔的第三种可能性。就是平调中央,所谓平调就是不升级,仍然是政治局委员。只不过主管其他工作,比如说中宣部的工作,顶替另一个习家军人物黄坤明。也就是说陈敏尔还有一种可能性,就是到了北京之后继续当政治局委员兼中宣部部长,如此而已。如果是这样平调的话,有关陈敏尔的种种传说就,到此为止。


这里所暗示的就是,习近平的两大亲信心腹中就是李强和陈敏尔两人中现在李强占优势。是被习近平定位第一顺位的接班人或者是继承人,要以某种方式进入政治局常委。要麽代替韩正当第一副总理,要麽代替汪洋当全国政协主席。但是习媒体语带保留,说陈敏尔还存在着平调中央的可能性。也就暗示在习家军内部的竞争中,陈敏尔已经败于李强。


而就在北戴河会议进行到中途的同时,习近平,习家军所把控的媒体也突然开始了另外一种奇怪的报道,突然报道在秦城监狱的那些大佬。因为秦城监狱又称为中共的第二中央,那就是以选择性反腐为名被打下台的那些中共的大佬,包括政治局常委周永康,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孙政才等人。还包括军委副主席郭伯雄,以前的中办主任令计划等,都是一些高官。他按照他们的级别,有政治局常委,有政治局委员。有正国级,副国级的各种领导人。按照他们的级别,完全可以在秦城组成第二中央,后备中央。亲习媒体突然介绍这些落马的中共大佬在秦城监狱的点点滴滴,或者是花絮。


比如介绍周永康,说因为他是前任政治局常委,在里面有很多特权享受。包括他住的是最大的单身牢房,里面有特别的窗户。他可以看电视,可以看报纸,另外有坐厕马桶。有相当的自由度,空间很大。另外在旁边还有一块地,他可以种一些南瓜,水果等等。另外他没有参加什麽劳动,每周都在学习,写一些什麽学习心得,有时候会有放风的时间等等。


接着又讲到以前的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说他在狱中表现最差,原因是他写了很多上诉书,不服从判决。给最高院,最高法都上书,一直到今年都还在上书。其实中共的法律本身就规定,人有正常的上诉和申诉的渠道,不能说一个人上诉申诉就说他表现差。因为这个原因,居然在秦城的年终考核中给薄熙来的打的是差评!


然后又提到中办主任令计划,说令计划在秦城里面患了重度精神恍惚症。说他清醒的时候能说几句话,说自己当了官,当了大官,结果全家都受害,然后整个家庭的结局非常悲惨。但是在精神恍惚的时候完全是胡言乱语,以至于他被多次送进医院,送进了什麽解放军总医院,大概是301医院。说他在最近又被送了进医院一次!还说由于令计划这种精神状况秦城监狱给他的评分评价叫做“暂缓”,也就是暂缓考核。其实按照刑法,按照法律规定,精神病患者是不应该服刑的,精神病患者应该是保外就医。但是居然没有保外就医,还在秦城跟医院之间转来转去。


另外还提到孙政才,以前也是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说孙政才在秦城监狱也受到了政治局委员级别的待遇!他喜欢玩手机游戏,特别喜欢玩《王者荣耀》。就是腾讯公司的,很多人喜欢的游戏。据说腾讯公司的这款《王者荣耀》,孙政才是玩这款游戏最高级别的官员。在孙政才当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的时候,经常玩这款游戏玩得忘乎所以。经常在下车前都还在玩,一局不打完不下车。以至于十几名官员在车外等他,等他打完了一盘才下车。到了秦城监狱之后,他继续有这种爱好兴趣,或者说嗜好。然后说有时候狱警把他的游戏给收走,不让他玩,孙政才就会痛哭流涕,仿佛崩溃了一样。


亲习媒体在北戴河会议中途报道秦城的这些落马大佬的消息,意味深长。其中说到,当年周永康跟薄熙来要谋大事,说要干一场大事。周永康说,要让薄熙来这样性格的人在前面冲一冲,为我们冲一冲。然后说计划是薄熙来有可能进入政治局常委,比如说接替周永康当政法王,就是政法委书记。而周永康本人谋划可以留任政治局常委,当人大委员长之类。但是这个报道故意不说出周永康跟薄熙来究竟要谋什麽大事,不得而知。事实上呼之欲出的就是篡党夺权,就是薄熙来要跟习近平争大位。因为薄熙来跟习近平都是太子党人物,都是红二代。他们的父亲的都是开国元老,都是同级别的开国元老。薄一波和习仲勛都当过副总理,副委员长政治局委员这个级别,所以双方的资历平均。而薄熙来跟习近平被放到地方上去培训,作为第三梯队的时候也几乎同时起步。所以薄熙来不服,为什麽是你而不是我?所以薄熙来想谋大位。这篇报道故意不指出这一点,但是却话中有话,说他们的大事显然没有干成。


这篇文章意有所指,讲到秦城监狱里面的大佬的生活动态,以儆为政之重。什麽意思?就是警告现在还在政坛上的人物。意思就是在北戴河的权力斗争中,或者说在随后20大的权力重组中,如果习近平的对立面,反习势力有人不服从习近平的安排,不接受习近平的要求,习近平就有可能找理由用选择性反腐把他们打入秦城大牢。而周永康,薄熙来,令计划目前的下场就有可能是他们的下场。当然,这种恐吓战术,警告战术在北戴河会议中能不能起到作用,又另当别论。因为有一句俗话说谁笑到最后,谁笑得最好。谁进秦城大牢,谁不进秦城大牢,现在应该说为时过早。


而中共建了这座秦城监狱就是关政治犯,而且创造了很多的反讽。比如说建秦城大牢是毛泽东委托一名公安部副部长去兴建,结果这名公安部副部长在文革中就住进了自己亲手建造的秦城大牢。还有周永康,本身当过公安部长,是管秦城监狱的。但是最终他这个公安部长却被判处无期徒刑,坐进了秦城大牢。而且这篇报道说,似乎他要在那里度过余生。实际上,习近平的父亲习仲勛当年被毛泽东打倒之后,有时候是监禁,有时候是软禁,有时候是下放改造,有时候是挂职改造。很可能习仲勛也在秦城监狱待过!所以当习近平,习家军去恐吓党内政敌,其他派系的时候拿秦城监狱来恐吓,有可能若干年之后,被打入秦城大牢的不见得是对立派系,有可能就是习家军本身。比如说习家军中的若干人物突然因为某种原因被打入了秦城大牢,甚至于习近平本人现在也很难说,或者说为时过早。因为对中共来说,由于权力斗争,由于宫廷内斗,甚至于某种政变。这个派系,那个派系的任何人落入秦城大牢的可能性都存在。


说到这里,其实这次北戴河会议,习近平对自己的安全很不放心。从体制内还传出了一个说法,说习近平这一回开北戴河会议并没有动用中央警卫局做保卫,而是用特勤局做保卫。特勤局本来是2019年建立的,由习近平的亲信心腹王小洪当局长和党委书记。王小洪是福建来的习家军人物,当年习近平在福州当市委书记的时候,王小洪是福州公安局长,是他的老部下。因此他就委托王小洪当了特勤局局长!特警局局长管什麽?按照他们在2019年公开的宣示,说是管四副两高的领导人。就是副委员长,副总理,副主席,还有政协副主席这一类的安全警卫工作。还有包括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最高人民检察院长这些人的警卫工作。因为正职的领导人,比如国家主席,军委主席,总书记,政治局常委,政治老人,他们的安全保卫工作由中央警卫局负责。而四副两高的领导人,包括国家副主席王岐山,他们的保卫工作就由特勤局负责。但是特勤局负责的时候,当时王小洪在内部讲话中就暴露,不仅是保卫安全,而且是监控这些领导人。他当时就把话说明了,说对四副两高的领导人不仅要在工作上把他们监管起来,在生活上也要监管起来。也就是说对他们行使监视的职能!


按理说特勤局没有负责习近平安全工作的职能或者任务,但是习近平和王小洪巧使了一招,说特勤局要负责会议安全,其中的一个职能叫会议警卫。而北戴河会议就是一个会议,所以就把特勤局拿来当会议的警卫,事实上就是给习近平当警卫。这就说明习近平对中央警委局不信任,对北京卫戍部队不信任,对武警武警总队不信任。他只信任一个北京的武警总队,司令员李维杰在北戴河会议前发文章。意思是不听党指挥,只听习近平,让习主席放心,对习主席负责,听习主席指挥。当时我说是这一种政变信号,意思是北戴河会议中,如果其他派系,政治老人对习近平不敬的话,习近平方面可以发动宫廷政变,把他们全给逮起来。要发动宫廷政变,他就要倚仗北京武警总队。当时就暗示习近平不再信任中央警卫局,不再信任北京卫戍部队。而且确是不断的换人!中央警卫局局长在7月中旬才刚刚换人,换了一个野战军北部战区陆军副参谋长周洪许去入驻中央警委局当局长。而习近平以前任命的一个副局长是从福建调上去的,叫做陈登吕。他在那里做了一年半,并没有扶正,显示习近平对他也不信任。而前任的局长王少军早在2019年就被停职,去向不明,不知所终。而同样道理,有3万重兵的北京卫戍部队,这支负责首都的安全,也负责党中央安全的部队也在不断换将换人。显示习近平对他们失去了信任!所以习近平现在一来是依仗北京武警总队,二来是依仗特勤局。所以在北戴河会议期间,习近平的警卫的就由特勤局负责。具体来说就是由特勤局的党委书记兼局长王小洪负责!王小洪同时也兼任公安部的常务副部长。以前他还兼任过北京市副市长,还兼任过北京市公安局长,那两个职务随着他当特勤局局长之后放下了。他现在的职位就是两个,特勤局局长兼公安部常务副部长。就是掌控公安部,同时掌控特勤局。也就是说王小洪直接听命于习近平,而不听命于其他任何人。


从习近平的保卫工作的这种奇异的安排,就可以看出他本身并没有安全感。所以亲习媒体对习近平政敌的这种威胁,恐吓,警告不仅无效。倒反过来证明是习近平心虚的表现!内心虚弱,没有安全感,心中完全没底。也就是说完全没有底气,心高气短,眼高手低。不要说很难做到把其他六常委都赶走,他自己独断乾坤。即便是连任他都有可能面临重重的险阻和暗礁!


东京奥运会已经结束,有关中国奥运选手全红蝉的议论仍在国际上发酵。全红蝉只有14岁,她参加奥运跳水项目,最后得了冠军。但是她唯一的目的,她说就是为了给母亲治病。因为她的母亲和爷爷常年卧病在床,家境贫寒。这就一下子戳穿了中国全民脱贫,全民小康的神话。因为既然全面小康,怎麽会漏掉一个世界冠军和她的家庭?


最重要的是,全红蝉从7岁开始就接受魔鬼式的训练。这种非人性,反理性的训练引起了国际上的愤慨。因为她从7岁开始就跳水,她自己说每天跳400多次。如果每天跳8小时的话,那每小时要跳50次,几乎每分钟都在跳水。如果说每天要跳16小时的话,那她也要每个小时跳25次,相当于每过一分钟都在跳水。如果说每天跳水20小时,据说中共的超强训练有达到这种程度,那她也要每个小时跳20多次。而他的教练不是女性,而是男性,就是按照男性的标准去训练她。以至于14岁的全红蝉出场的时候,很多认不出她是男生还是女生。


在东京奥运会结束之后,德国的奥委会主席霍曼就直接批评了中共的这种做法。说奥运会不应该允许像全红蝉这样的儿童运动员出现!尤其是她受那种艰苦的训练,非理性的训练。他说,很难想象全红蝉3岁,5,岁,8岁,她的人生是什麽样子。言下之意就是这一切太反人道,太反人性。中共方面没有直接回应德国奥委会主席的说法,但是中共方面假装引用其他一些说法,说奥运会没有年龄限制,没有下限。还说在德国历史上,德国运动员中也有14岁的。


但是中共方面没有向中国人民说清楚的是,不管是德国,美国,还是其他西方民主国家,如果说有年龄小的运动员,他们都是来自于征如,从民间的征召。比如说某个运队员在正常读书,上小学,或者初中,或者高中。由于奥运会的需要,国家征召他,那他会作为业余选手,一边学习一边参加一些体育活动。接受征召来参加国家奥运队,如此而已。但是即便是在德国出现了14岁的运动员,他并没有耽误他的学业,也没有耽误他的生活。有正常的假期,有正常的休息。而全红蝉却相反,完全没有学业,就是直接的参加训练。年复一年,每年每月每日都在训练。而且按她自己的说法,连动物园都没有去过,连游乐场都没有去过。得奖之后唯一的愿望就是希望能够去游乐场,动物园游览一下,希望能玩一下电子游戏。另外,当天她最大的愿望就是吃很多东西。说要吃辣条,她喜欢吃辣条。这是一个卑微的愿望!


而她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几乎连一般的名词都搞不清楚,显示她完全没有起码的文化教育水平。比如记者问他:你的性格是什麽?她不懂“性格”这个词,说:“Xingge?谢哥?是不是姓谢的哥哥?”或者是她以为“性格”是某种生物!然后又跟她说“个性”,说说的是个性,她也不懂,只是重复这个词。人家又跟她说“风格”,她更不懂。她只是傻傻的重复,非常害羞的笑,完全无法回答记者的问题。让中外的华人看得都非常震惊!一个14岁的女孩不懂什麽叫性格,个性,风格等这些简单的词汇,说明了她的整个文化教育,正常的生活都被中断了。完全被训练成了跳水机器,机器人或者是螺丝钉。成了一个被举国体制压榨的机器人,一个活生生的人被压榨成一个机器人。或者说一个本来是鲜活的生命,一个鲜活的女孩被整成似乎是男孩,或者是男人似的超强训练。


所以这是一种扭曲,一种畸形,一种异化。这很难为国际社会所接受,也很难为中国正常社会所接受。但是这个现象就是中国社会的现象,中国社会的怪胎。全红蝉是无辜的,她不是怪胎。但是这种现象,全红蝉现象却是一党专政下的怪胎。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提醒新来的朋友记得点击订阅本频道,并按下小铃铛,以便能收到及时的节目通知。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

Recent Posts

See All

中南海方面,中共高层确定了六中全会召开的时间,就是所谓19届六中全会。这是今年中共高层的一个重头戏,确定的时间是在今年11月。然后说内容有两项,一项是有关中共历史问题的一些总结,另一项是有关中央第七次巡视组的巡视报告。这是在政治局会议上公布的!中共在每个月底都会召开一次政治局会议,25个人聚集,由总书记习近平主持。然后说这次政治局会议还研究了其他事项,但是没有说是哪些其他事项,只是公布了六中全会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