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个北京沦陷!习家军高官罕见免职。中印冲突伤亡惨重。党媒忽然唱好中美关系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6月16日星期二。

在北京出现的第二波疫情发展迅速。

在6月11日出现第一起确诊病例之后,过了短短5天,现在北京市已经出现了106期确诊病例。第一起病例出现在丰台区新发地批发市场,现在在别的批发市场也出现。像朝阳区,西城区的批发市场也出现了相关的病例。而实际上除市场之外,差不多半个北京城的多数地区都出现了确诊病例。另外,更多的人被要求进行检测,不仅是新发地市场,还有其他市场,还有北京的其他社区都排长队进行检测。很多医院都不能进入,像武警医院,第二医院,市一医院等都进不去,因为人群大排长龙。甚至很多小区被封闭,不仅是丰台区马上有11个社区被封闭,其他区也是越来越多的社区被封闭,有20多个社区被官方定义为中等风险社区,甚至于国防大学也出现了部分楼宇被封闭的现象。北京市很多小区的居民正在吃晚饭的时候,突然被高音喇叭告知社区被封闭,在微信上也发出通知。也就是说这些小区外人不能进来,里边的人也不能出去,就此生活停摆。

实际上根据最保守的统计,到目前为止,三分之一的北京市已经被封闭式管理,相关的事情还在发展之中。既然几天就出现106期,又在到处大排长龙,那么究竟发生的原因是什么?新发地市场号称是三文鱼和三文鱼的案板,甚至有的北京的专家宣称是从欧洲进来的,是输入型,因为跟欧洲的新型冠状病毒株很相像。但是根据其他的专家说,毒株相像并代表是从欧洲进来。因为即便是从欧洲进来也是出口转内销,最早的欧洲零病例也是从中国传播的。就像意大利,西班牙这种重灾区的零号病例都来自于中国。

回头说北京,不仅这些案例不成立,现在世界卫生组织的口气也大变,跟第一次武汉暴发疫情不一样。世界卫生组织这次非常谨慎,对中共当局的话都不相信。世界卫生组织的发言人说,北京方面认为是市场,认为是三文鱼或者三文鱼案板,这只是一种假设,这种假设并不能代表原因。世界卫生组织对此表示怀疑!而世界卫生组织的总干事谭德塞这次发表了一个相当于声明的说法,他说北京在短短几天就出现了106起病例,这是一个重大事件。世界卫生组织密切关注事态的发展,还有他的起源。因为除了武汉之外,如果北京成为新一波来源的话,第二波疫情不仅随时可以在北京爆发,而且在全国各地也都会爆发。

而令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不仅北京的各大菜市场下架三文鱼和其他鱼类,现在全国14个城市都在紧急下架三文鱼,甚至倒掉销毁。从北京和其他14个城市的一些市场来看,大量的鱼类被倒掉,大量的蔬菜被倒掉,大量的猪肉牛肉也被倒掉。不仅是浪费严重,而且其他国家并没有这样处理。就像北京菜农所说的,仅这些被倒掉的活鱼类就有7500斤。如果在民主国家要这样做,政府要下达这样令,那么政府会承诺并作出全部的赔偿。如果政府下令把当地的这些菜,这些猪肉牛肉和鱼类全部销毁,在民主国家,政府会亲自作出赔偿。但是中共当局显然不会这么做,也就是说这些菜农也好,肉贩也好,鱼贩也好,损失就损失了,你自己负责,政府根本不会管。政府号称要去集中精力干大事,这对他来说不过是小事情。

世界卫生组织说这是重大事件,的确是重大事件!世界卫生组织这次的态度当然也有跟北京当局切割的意思,以免再被国际社会所指责。说是重大事件,的确,三分之一个北京都被封闭,半个北京已经沦陷,这样的情况的确是相当严重。那么所谓北京的父母官,北京市委书记蔡奇要该当何罪,要不要负责?既然武汉暴发疫情是湖北省委书记和武汉市委书记都下台,而湖北省委书记蒋超良还是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的亲信心腹,长期的下属和同僚,连他都下台了,那么现在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和市长陈吉宁该当何罪?鉴于蔡奇是习家军,是习近平的亲信心腹,所以全国的目光都看着这一点,看看习近平有没有一点纪律性或者是规矩可言。因为这已经不是小事情,不是单靠处理了丰台区的几个芝麻官就能够解决的,什么丰台区副区长,丰台区花乡党委书记,还有新发地总经理等等。最重要的是,你作为一个首都第一把手,所谓的父母官,还是政治局委员,你该不该负责任?2003年出现SARS瘟疫的时候,当时执政的胡锦涛和温家宝就大义灭亲,撤掉了北京市长孟学农,还有卫生部长张文康。孟学农还是团派人物,是胡锦涛的亲信,那可以说是自己断腕,大义灭亲。习近平有没有这样的水准,恐怕是相差很远。

蔡奇会不会被撤职尚且不得而知,但是令人意外的是另一个高官突然被撤职,这个人是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所以这里实际上有两个看点,第一,又一个公安部副部长被撤职。第二,孟庆丰是习家军人物。因为孟庆丰长期在浙江工作,以前在浙江的各个县市担任公安局长,后来任浙江省公安厅副厅长,在2009年才调到北京公安部。他在浙江总共待了30年,但是有5年时间是习近平的直接下属,也就是习家军人物。所以后来在北京一再得到提升,尤其在习近平掌握最高权力之后。他先是当了公安部的部长助理,再后来当了公安部的副部长,而且他当了公安部副部长之后还替习近平干了两件著名的大。一件是在2015年,当时上海A股出现暴跌,暴跌之后习近平方面判断认为是高层派系斗争,认为是有江派的人搞鬼,是江派的马仔通过金融方面进行操作,于是就首次派了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带队进驻上海A股进行所谓调查内鬼。所以当时在上海有一个说法:经济救不了股市,公安部却来救股市!所以实际上也是一个苦涩的讽刺。

孟庆丰还帮习近平干了另外一件特别的事,叫做“猎狐2015”,就是专门组成了一个行动专案组,由他负责,在全世界抓捕红色通缉令的贪官,或者实际上就是要追杀一些其他派系的政治人物。所以这讲两件事都显示他是习近平非常信任的人,是习近平的亲信心腹。所以孟孟庆丰这次突然被看公安部副部长职位,非常扑朔迷离,说的好听点是不是要高升了,是不是有另外有高位等着他去就任,作为习近平人物更上一层楼。说得不好听就是就此下台,相当于软着陆,甚至可能受到某种查处。

这回又一个公安部副部长落马,使大家都联想到4月份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落马。因为孙力军的落马非常突然,而且全是政治罪名,没有一个经济罪名,当时指控他不守规矩,不讲纪律,不知敬畏,肆意妄为,全是政治罪名。那就很显然,给人们的结论就是参与了政变,要么是参与了重大泄密。因为他是公安部带队坐镇武汉两个月,对武汉知根知底,知道武汉实验室和其他感染或确诊病例的这么一个掌握了国家机密的人。加上他又跟澳大利亚有密切的关系,太太和孩子,都在澳大利亚,他是裸官。还有他在澳大利亚留学,是唯一拥有公共卫生硕士的高官。所以孙力军落马,就联系到孟庆丰是否跟他有关系。

但是我认为这种关系的联系比较弱,因为孟庆丰毕竟是习家军人物。实际上更大的可能性是孟庆丰跟最近重庆所发生的事情相关!因为重庆市公安局局长邓恢林前两天突然落马被查处,作为重庆市委书记,政治局委员的习家军人物陈敏尔急忙表态,表示效忠习近平。而联想到以前重庆发生的事情都跟中央相关,

就像在薄熙来时代,薄熙来跟王立军有勾结,是搭档。但是薄熙来为了跟习近平争夺高位,他在北京高层也有连接,包括当时的政法王周永康,还有两个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和郭伯雄,还有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跟薄熙来都交往密切,互相有一种谋划。后来这些人随着王立军夜奔美领馆出事之后,这些人都相继落马。

再后来是孙政才时代,孙政才主政重庆的时候先是公安局长何挺在2017年6月出事落马,然后过了1个月孙政才突然落马,再过了1个月,在北京的总参谋长房峰辉和总政治部主任张阳也都被逮捕。也就是说孙政才下有连接公安局长,上有连接军队的两个军头,所以他要么就是想争夺接班人的地位,要么就是(按照习近平的说法)要抢班夺权,是野心家,阴谋家。

这次来到第四波重庆的案子,重庆又发生了公安局局长兼副市长突然落马,陈敏尔急忙表态的情况。但是陈敏尔急忙表态也不新鲜,以前当王立军出事的时候,薄熙来也会表态表示切割。后来的公安局长何挺落马的时候,孙政才也急忙表态。所以陈敏尔跟薄熙来和孙政才的表态都一样,都是急忙跟出事的公安局长进行切割,但是这样的结果并不意味着他本人就没事,或者他本人跟中央没事。所以结合到既然前任都是下接公安局长和上接中央,不排除现在突然被免职的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跟陈敏尔有某种联接。因为他们都出自于浙江,都曾经是习近平的下属。

我说过,从去年到今年围绕习近平的接班人问题,争夺接班人已经白热化。这个白热华不仅是在各派系之间,而且就在习家军内部也是白热化。我说迟早会出事,现在果然就出事了,究竟是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出头,还是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出头,他们两人有得一争。习近平最初是定陈敏尔,后来又换成李强,这显然会使陈敏尔不满。所以不排除陈敏尔不由自主地走出一个薄熙来或者孙政才的模式,就是下接公安局长邓恢林有所举动,上接在北京高层有关的一些人物,特别是跟公安国安这些强力部门相关的一些人物,这些人物才有能力帮助他实现某种政治图谋。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极可能是跟陈敏尔有联系!一般中南海权力斗争的砝码,逻辑,剧情都是这样的。先是挖他的下属,然后挖他的中央关系,然后再挖到他本人。对薄熙来,孙政才是这样,如果陈敏尔出事也会是这样。先是他的副手,副市长兼公安局长倒台,然后是在中央方面跟他有连接的人倒台,或者免职下台,之后可能就会逐渐合围到本人。鉴于他是习家军人物,所以习近平会不会对他下手,怎样下手也值得关注。

如果说陈敏尔倒台,有很多模式。轻一点是软着陆,就是傅政华模式,就是失去一个接一个的职位,然后轻轻走人,从此不提,这叫软着陆。重一点就是公布出来,宣布犯了某种错误而撤职,再严重一点就是送交法办。但是习近平上台以来还没有对一个习家军人物采取过类似的措施,包括这次的公安部副部长孟庆丰突然被免职,究竟去向如何还有待观察。但是初步的迹象和初步的结论就是,公安部部长孟庆丰突然被免职是中共高层复杂权力斗争的一部分,更是习家军内讧的一部分。

综合各方消息,中美的高级别秘密会谈极可能就在明天(星期三)发生,地点是夏威夷。中共方面派出负责外交事务的国务委员,政治局委员杨洁篪,美国方面是国务卿蓬佩奥。这件事首先由香港的《南华早报》和美国的《政治政策》所发布的消息,现在逐渐得到核实。就在这个时候,中国的官方媒体一反常态,一反反美的调子和咒骂蓬佩奥的调子,反过来唱好中美关系。《人民日报》昨天发表了一篇文章社论,诸如“中美两国人民的友好是不可阻挡的潮流”等等这类话,意思是说美国有一些政客想给中美关系制造麻烦,但是阻挡不了中美两国人民之间的友好,还说中美两国友好有深厚的社会基础。

这就跟这几个月以来疯狂的反美调子完全不同。不仅是反美,而且还指名道姓地对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展开人身攻击,说他是无耻政客,无下限,无底线,还说他是人类公敌,是不齿于人类的垃圾堆。这种文革术语骂得唾沫横飞!因为中共很清楚,在整个世界范围内都知道,制造,隐瞒和传播了大瘟疫的中共才是真正的人类公敌,而且被整个世界所孤立,只要是跳出中国来看其他语种的新闻的话都知道这一点。但在中国内部,中共却千方百计说成是病毒来自于美国,另外还把美国国务卿塑造成人类公敌,让中国人民信以为真,以为是美国在制造麻烦。实际上中共才是最大的麻烦制造者,就像中美之间,所有的问题都是中共制造出来的,美国之所以跟中国要坐下来谈判,不过是要解决这些问题而已。

发表这篇文章的人笔名叫“中声”,就是,中央之声,中共中央自身的意思,就是代表中共高层的意思。这里面有两层含义,一个含义是在中共高层里面有路线斗争,就像在经济上,围绕地摊经济有李克强跟习近平之争。李克强主张经济大众化,地摊经济,而习近平习家军主张要面子工程,不要损害形象。同样在外交上也有路线之争,一派是习近平王沪宁等人的极左路线和强硬个性,哪怕砸烂中美关系都在所不惜无所谓,要大踏步后退,倒行逆施回到文革和毛泽东时代,甚至闭关锁国。而另一派如总理李克强,政协主席汪洋,还有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这些相对比较理性务实的人物肯定不同意砸烂中美关系,而政治老人中的开明主流派也不同意。所以习近平方面有压力!

尽管习近平想破罐子破摔,想我行我素,把坏事做到底,但是肯定是中共高层有路线斗争,外交上的路线斗争,对习近平所鼓吹的战狼外交部不赞成。在这样的情况下,习近平面对内外双重压力,被迫要跟美国求示弱,因此才有了这次所谓在夏威夷的一个秘密高级会谈。这个会谈显然是非正式的,达不成什么长远的协议,最多就是双方有一个备忘录,底线就是能够为最紧张的中美关系能够有所降温而已。对美国来说,美国总统考虑的是选举,当选连任,所以他需要稳定经济,稳定股市。而中共正在罕见地执行第一阶美中贸易协定,大量购买美国的农产品。另一方面中共有更多的需求,因为他四面受敌,四面楚歌,全世界都在追债索赔,他希望稳定中美关系再进而稳定其他关系。

但是当《人民日报》或者是中共的其他媒体跟进,在唱好中美关系,号中美两国人民友谊不可阻挡的时候,《人民日报》和中共的媒体最应该发的文章是什么?答案是《中澳两国人民的友谊不可阻挡》。因为中共对澳大利亚采取了双重标准,不仅对澳大利亚实行经济制裁,把澳大利的商品非理性提高到80%的关税以上,而且还警告中国的留学生,旅游者和新移民不要去澳大利亚,说澳大利亚很危险。实际上从直观上来看,今天的澳大利亚至少比现在正在发生抗议的美国要相对安全,而且安全得多。那么中共为什么不说中澳两国人民的友谊不可阻挡叫?而且中共还非常傲慢地拒绝了澳大利亚政府提出坐下来谈判的要求,不理,认为自己经济很强,澳大利亚经济很小,他的经济规模能够压倒澳大利亚。所以中共双重标准,对澳大利亚恃强凌弱,以大欺小。但是面对美国,他知道自己实力不够,不是对手,因此就摇尾乞怜,要求和,要示弱。但是也要顾全颜面,这次会谈如果在北京举行,蓬佩奥不会去,如果在华盛顿举行,那就等于中共上门求情,也没面子,所以最后决定在夏威夷举行,在美国领土上,但是靠近中国,可以挽回一个面子而已。

但是这样的双重标准,对美国服软,对澳大利亚示强,让国际社会无法信任中共当局。也就是说中共当局派出杨洁篪跟蓬佩奥会谈就是一个缓兵之计,就是一个烟幕弹,想获得一个喘息之机,想让美国不要在各方面对他进行全面的追杀,和高压,让他有一个喘息之机。最重要的就是中共极有可能提出,说《港版官方通过》之后先放着,暂时不执行,希望换得美国继续保持对香港的特殊政策。据说这是双方会谈的一个焦点!但美国当然也有美国的话题,有其他广阔领域的话题,包括要中共停止对医疗物资的控制,停止对医疗物资的高价操纵,还有停止贩卖假冒伪劣商品,还有在大瘟疫中承担起他的责任,以及停止对美国的渗透间谍活动,剽窃盗版等这些,美国都会提出来。所以这个谈判也可能有一定的成果,也可能根本就没有成果。但是按照中共的做法,所谓的谈判历来就是一个烟幕弹,是一种手段策略。他不是为谈判而谈判,而是在谈判背后有他自己的战略图谋。

说到谈判,中共历来把谈判作为他厚黑学和超限战的一部分。在上世纪国共内战时期,中共跟国民党有过谈判,如国共会谈,重庆谈判,还有多次的国共谈判。但是每次谈判都是以国民党吃亏,共产党占便宜而告终。当时毛泽东的说法就是边打边谈,边谈边打,以打出谈,在战斗中取得优势来压迫对方。比如当时毛泽东飞到重庆跟蒋介石谈判,但是毛泽东却一面指示延安和他所控制的区域(称为解放区)继续作战,就在重庆谈判40多天期间,中共的军队发动突然攻击,抢夺了国民党的200多个城池,包括县城。

所以以打促谈是共产党的策略,现在把这个策略也用到了中国跟印度之间的谈判。最近中共跟印度之间打打谈谈,谈谈打打,从5月份以来在3个地区发生了严重的冲突,不是动枪动炮,而是动手动脚,动石头动棍子,互相殴打。中印双方坐下谈判,本来大家都以为谈判能够让双方后撤,或者是能够平定下来。而中方的媒体都承认在边境上他的实力不如印度,因为印度在地面部队和空军部队都占优势。印度有十几个强大的山地师而中共没有,中共只有一般的陆军,高原作战方面印军占优而不是中共军队。还有在空军方面,印度也占优势。双方在导弹核弹方面不相上下,在导弹方面印度还占优势。

在人们都以为谈判结束的时候,中共却继续采取他边打边谈,边谈边打的策略,趁印度不备又向印度发起攻击,就在前两天发起的攻击中造成了严重的伤亡。据报道中共方面有5人被打死,11人受伤,印度方面有3人被打死。印度方面被打死的有1名军官和两名士兵,说是被中方用石头活活砸死,那么显然中共方面的5死11伤恐怕也是被印军用石头砸死的。印方的死伤得到了美国纽约时报的报道,中方的死伤得到了各方媒体的报道,包括中共的《环球时报》,但是《环球时报》报道之后又删稿。据说这是中印从1962年冲突以来双方的最激烈的一次冲突。

所以这种冲突就可以显示,中共绝对不会跟印度认真谈判,都是假意的谈判。谈判只是为了拖延时间,为了让中共调集更多的军队,拖延时间,以挽回在中印边界不利于中方的军力部署。一旦中共的军力有所增强之后就会又开始挑衅滋事,进行打斗,使习近平认为可以掌握军权。这也是中共高层权力斗争的一部分,习近平试图通过这种对外的挑衅扩张冲突来为他的军权加码,显示他掌握军权。就跟1962年毛泽东策动了中印战争一样,是为了让刘少奇和党内政敌示威,表示自己掌握军权,可以调动军队。尽管让出了很多的土地!另外在1969年中苏珍宝岛之战也一样,也是向中共党内的亲苏派示威,也向苏联示威,表示自己可以随便动用军队。还有在1979年邓小平发动的对越战争,尽管以惨败收场,但是也是为了从华国锋手中夺取军权,最后邓小平如愿以偿。现在习近平上任7年多以来还没有发动一次真正像样的战争,因此他非常渴望能够在某个地方打一仗,不管打赢打输,在国内的宣传上都可以声称自己占了优势,占了上风,然后取得了胜利,进而通过调兵遣将来显示他的军权,加固他的军权,以对党内的政敌(包括团派,太子党和政治老人)叫板,认为自己可以动用军队来解决政治问题。

所以中印冲突不仅没有像前几天人们所看到的一样,以为缓和了,风平浪静了,但是事实上现在事态又升级了。而中共的媒体在过去几天也是这样宣传的,说中方无意无意惹事,希望稳定和平,各自守住自己的实际控制线等等,唱了一些好。但是就在媒体唱好,继续进行谈判的时候,中方却突然又发生了新的挑衅和进攻。

所以回过头来看,美中之间的谈判也会这样。中共在被美方压得喘不过气来之后乞求谈判,因此要求在夏威夷举行一场杨洁篪跟蓬佩奥的会谈。那时候如果美方大意,让中共取得喘息之机,过一段时间中共又会强硬起来。而他在党媒官媒的调子也会重新出现这种攻击性的调子,战狼外交又会甚嚣尘上。所以美方应该纵观国共和谈,还有中共跟印度的谈判,还有中共跟其他国家地区的谈判所得到的历史教训,美国千万不要相信在谈判桌上美国能够赢得什么,而中共能够作什么样实质性的让步。

对中共把谈判当成厚黑学和超限战的一部分,也是更大的战略目标。当时的国民政府和蒋介石非常有体会,感受深刻。以至于到了蒋介石晚年,后来又到蒋经国执政,蒋经国晚年的时候始终都坚持“三不政策”,就是对中共的“三不”——不接触,不谈判,不妥协。首先就是不谈判,因为一谈判就会上中共的当,中共会耍花招,浪费时间,而且会付出代价。然后是不接触,知道跟中共接触也会浪费时间,付出时间成本,被中共的各种战略策略忽悠,损失时间和损失机会。所以蒋经国一直到临终之前宁愿开放台湾的党禁报禁,宁愿让台湾变成一个民主社会,宁愿把权力交给本土的台湾人民,也绝不让中共染指台湾。所以他拟定“三不政策”,正是基于重大的历史教训。

所以我非常希望今天的美国能够从国共谈判中吸取到经验和教训,在跟中共的所谓谈判中识破中共的谈判花招,或者是中共用谈判作掩护来搞边打边谈,边谈边打,以打促谈这种厚黑学和超限战。美国不仅不应该上当,而且应该以实力和实际行动继续对中共实施高压。而且美国应该根本的立足于,或者是立志于铲除这个人类世界的最大祸害,那就是盘踞北京的专制集权腐败集团。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