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春莹热情邀请蓬佩奥。原来她是最温柔的中国女人

華春瑩給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打了電話

蓬佩奧先生 我們真誠地邀請你到新疆參觀訪問

蓬佩奧道 我能看見集中營嗎

華春瑩道 哎 瞧你說得多難聽

那不是集中營 是再教育營

蓬佩奧道 再教育營 那怎麼有高牆有鐵絲網

華春瑩道 蓬佩奧先生 你放心吧

為了歡迎你的光臨我們會臨時拆除鐵絲網

保證你來訪時看不到鐵絲網

蓬佩奧又道 我能看到那里關押的犯人嗎

華春瑩道 哎呀 瞧你說得多難聽 他們不是犯人 是學員

蓬佩奧又問 我能見到那些學員嗎

華春瑩道 蓬佩奧先生 你放心吧 為了迎接你的光臨

我們會臨時從北京中央民族學院 馬列主義學院抽調百名學員空降到那裡

讓你跟他們自由地見面 自由地交談

蓬佩奧道 知道了

華春瑩又道 蓬佩奧先生 我還要介紹幾位維吾爾朋友給你認識

蓬佩奧道 維吾爾朋友 不就是你們中共特工扮演的嗎

華春瑩道 哎 瞧你說的 別說得那麼難聽嘛

不是什麼特工扮演的 是我們的官員扮演的

蓬佩奧道 官員 什麼官員

華春瑩道 都是你熟悉的官員

像被你們制裁的那4名官員

包括我們的新疆黨委書記 政治局委員陳全國同志

蓬佩奧沉默了

華春瑩又繼續道 蓬佩奧先生 你放心吧

我們的陳全國等同志扮演的維吾爾人保證微妙微肖

他們一定會戴頭巾 蓄鬍子

當著你的面朗誦可蘭經

不僅惟妙惟肖而且真假難辨

蓬佩奧道 哦 就這幾個男人

華春瑩道 當然我們也會介紹維吾爾女性朋友給你認識

蓬佩奧道 那是誰扮演呢

華春瑩道 我呀 華春瑩啊

華春瑩見蓬佩奧又沉默了 就說

蓬佩奧先生 你放心吧

我扮演維吾爾婦女惟妙惟肖我會戴上頭巾 穿上維吾爾的服裝

然後唱起維吾爾的歌曲 跳起維吾爾的舞蹈

載歌載舞 歡迎你的光臨

蓬佩奧道 你不是戰狼嗎

什麼時候變成這樣了

華春瑩道 哎呀 瞧你說的 說得多難聽呀

人家不是戰狼 人家是戰狐

蓬佩奧道 什麼是戰狐

華春瑩道 戰狐就是戰鬥的狐狸 就是狐狸精

就是對像我這樣最溫柔中國女人的稱呼

蓬佩奧道 你不是罵我罵得很兇嗎

什麼全人類的公敵 又是不恥於歷史的垃圾堆

華春瑩說 哎喲 蓬佩奧先生

沒想到你一個大男人還這麼計較

你知道嗎 我們中國有一句老話

叫做打是情 罵是愛 不打不罵不是愛

蓬佩奧忽然道 哎呀 我不能跟你再說了

我生病了 我必須馬上去看醫生

華春瑩關切地問 蓬佩奧先生

你怎麼了 你得了什麼病

蓬佩奧道 聽你一番話

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這種皮膚病我還從來沒有見過

我不行了 我受不了了

我必須馬上去看醫生

咣當一聲 電話掛上了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說段子:美國選舉難產,各國選舉花樣。那中國呢?

話說 各國的人在一起比試選領導人的效率 美國人說 在我們國家 上午投票 晚上就知道誰是總統 中國人聽了很不屑 說 傻不傻 我們中國人不用投票 去年就知道誰當主席 北朝鮮人說 那算什麼 你們不算什麼 我們打從小時候就知道今天誰要當委員長 日本人聽了 一臉困惑地說道 我們成天都在選舉 但是就不知道下任首相是誰 因為日本的首相是走馬燈似地換 一有錯就道歉請辭 安倍是個例外 一當就8年 連選連任 最後他是

陳破空說段子:胡錫進向習近平報告美國大選,拜登和川普都不穩,但有一人穩了

那就是在中南海 习近平高坐龙椅叫太监胡锡进打探美国大选的情况 过了一会儿 胡锡进就大喊 报 习近平道 选情怎样 报上来 胡锡进回答 现在是特朗普领先 习近平问 特朗普稳了没有 胡锡进道 不一定 又过了一阵 胡锡进又进了大喊 报 习近平问 现在情况怎么样 胡锡进回答 现在是拜登领先 习近平又问 拜登稳了没有 胡锡进道 不一定 习近平着急了 究竟拜登和川普谁稳了 胡锡进后退几步 双膝落地到身拜倒在地

陳破空說段子:李克強到市場買肉,攤販就是不賣給他

跟大家分享一個網上的段子 說的是總理李克強到了一個年貨市場 來到一個肉攤 就問攤主說 今天生意怎麼樣? 攤主說 平時還型今天不行 一斤肉都沒有賣出去 李克強說 那是為什麼 攤主說 因為你來了顧客不讓進 李克強說那我買兩斤 攤主說 那不能賣給你 李克強說 為什麼? 他因為你來了刀不讓帶 李克強說 沒有刀沒關係 他又指了一塊說 你把這塊賣給我吧 攤主說 那我也不能賣給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