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綠卡,澳洲驅逐親共華人!老同志看望年輕同志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7日星期四。

最近,澳大利亞跟中國之間發生了一件奇事。一位居住在澳大利亞,獲得澳大利亞永久居留權(持有綠卡)的中國人回中國過年,結果要回澳大利亞的時候發現回不去了。因爲他被澳大利亞的移民當局取消了他的永久居民身份!而個人正在申請澳大利國籍,他的申請被澳大利亞移民局所拒絕。不僅拒絕,而且取消了他的永久居留權,就是綠卡身份,使他回不去了,回中國過一趟年就回不去了。這件事澳大利亞的華人世界引起了不小的震動,可以說很多人陷於驚恐,怕這種事會落到自己頭上。

這個人是誰?這個人叫黃向墨,表面上他是一個商人,是一個富豪。他居住在悉尼,他於2011年舉家移民到澳大利亞,全家獲得了澳大利亞的永久居留身份,正在申請入籍。但這個人到澳大利亞之後幹了什麼事?他先是搞社區活動,非常活躍,不知道從哪來的錢搞慈善活動,搞社區活動。後來開始把觸角伸向了澳大利亞的政界,他先後向澳大利亞的兩個主要政黨大量捐款,一個是工黨,一個是聯邦黨。後來逐漸被澳大利亞方面所發現!

最出名的一個例子是2017年曝光的一個醜聞,他向工黨一名叫鄧森的議員捐助大量的政治獻金,幫助他競選,當選或者保持地位。後來鄧森在中國媒體的引導下主辦了一個記者會,在這個記者會上談到國際爭議的南海局勢,他作爲澳大利亞議員,居然立場跟中共非常接近,跟澳大利亞政府背道而馳,跟他所在的政黨工黨也都背道而馳。這種明目張膽的被收買之後作出的表態引起了澳大利亞的注意,因此他受到調查。調查之後就發現他被中國的商人黃向墨買通,賄賂。他的醜聞曝光之後,被迫辭職下台。隨後就發現黃向墨有更多的賄賂醜聞,所以澳大利亞就起了警覺,澳大利亞當局對這方面採取了措施。而且澳大利亞總理宣佈“澳大利亞人民站起來了”,就發現中共不僅滲透澳大利亞,還試圖顛覆澳大利亞的民主,顛覆澳大利亞的政治。黃向墨的表現只是中共商人的表現之一!

同樣幹這種事的其實還有華爲公司。華爲公司在澳大利亞的政界也伸出觸角,前些年他公然拿出鉅資,大膽地邀請12位澳大利亞的政要到深圳去旅遊,大吃大喝,高級賓館,商務艙,特優待遇,全部由華爲公司買單。而這些被邀請的澳大利亞的政要中,令人驚訝地的發現居然包括了澳大利亞外交部長和貿易部部長。華爲公司顯然是出於收買,他這個收買策略是爲了讓華爲公司的5G技術進入澳大利亞,去控制澳大利亞的技術和經濟,甚至是一些安全的命脈。後來陰謀敗露,敗露之後澳大利亞可以說輿論一片譁然。鑑於像黃項目這樣的紅頂商人和華爲公司這樣的間諜公司對澳大利亞的瘋狂滲透,澳大利亞國會在2018年先後通過了兩次法律。一條是禁止外國人對澳大利亞的政要捐款,第二條是審查外國人在澳大利亞跟政治相關的資金。因爲先後通過兩個法律,所以令黃向墨這些人顯然無處發揮!

這個黃向墨作爲一個所謂中國富豪,中國商人,表面上他是中共的白手套,是個親共分子,但事實上恐怕他的角色並不簡單,他有可能就是中共代理人。表面上是商人身份,但是很可能是中共國安部的間諜,只不過是以商人面目出現而已,在澳大利亞民主政治中,翻雲覆雨,去翻騰折騰,企圖利用澳大利亞的民主來反澳大利亞的民主。事實上除了黃向墨,還有不少這樣的親共中國人。這種人分兩類,一類是由中共當局給他的任務和使命。另一種是不由自主的在感情上,意識形態上,觀念上親共。他們在澳大利亞,新西蘭,美國,加拿大,歐洲這些民主國家活動,一方面取得當地的身份,比如當地的綠卡或國籍。但另一方面卻背叛當地的國家,損害當地國家的利益。不僅不支持,不維護當地的民主制度和國家安全,而且反過來維護遠在北京的一黨專政,獨裁統治,紅色恐怖。所以這些人在這些國家扮演了極不光彩的角色,而且危害很大。他們組成這樣那樣的所謂同鄉會,聯誼會,在社區大搞所謂同鄉會活動,在大學大搞所謂學生學者聯誼會,背後都是由中國大使館和領事館支持,還有資金運作。所以實際上不管這些人是間諜也好,不是間諜也好,是部分間諜也好,是部分迷失也好,或者是被洗腦導致充當中共的急先鋒,他們事實上構成了對所在國的安全危害和民主價值的損害,構成了對北京獨裁政權的支持。這樣的人不少,所以澳大利亞發出一個信號,要開始清理這種人,清剿這種人。我想這種清理清繳的風潮不會只侷限於澳大利亞,像新西蘭,美國,加拿大,歐洲國家都會興起。所以像黃向墨這樣的紅頂商人有可能會插翅難逃!如果說是被斷了後路,回國過春節就斷了後路,這也算是一個比較好的解決方法了。嚴重就話就有可能鋃鐺入獄,被逮捕。

說到被逮捕,又有一名入籍了澳大利亞的中國人,叫楊恒均,他回中國之後被中共當局國安部逮捕。他的家屬發出了求救的信號,希望澳大利亞政府關心關注。有網友叫我評一下這件事,這件事我不去下結論,我見過楊恆均,也認識他,他的原名叫楊均,在這裏我只作幾個中性的判斷和分析。

楊恆均原名楊均,他活躍於海外,在海外的民運界進出,但是回國沒有問題。有人發現他原先的身份是中共國安部的成員,有穿國安部的制服,還有相關的相片。他爲什麼會有這樣的遭遇,我不下結論,我只作三個客觀的分析。一個分析就是他本來是中共的間諜,在澳大利亞的民運界或是社區活動。但是後來他成了雙面間諜,他爲中共套情報,但是反過來又把中共的情報交給澳大利亞政府或國安方面。中共發現這個情況之後,就在他再次回國過春節的時候將他逮捕。這是一種中性的可能!

還有一種壞的可能和好的可能。好的可能就是這個人可能反水了,原先是中共國安局的特工間諜,他原來在網絡上自稱是民主小販,也寫過一些文章提倡民主,或者幹了一些大罵小罵大幫忙的一些事情,但是由於在海外耳濡目染之後,可能良心發現,最後決定要對中共倒戈一擊,因此陣錢起義了。所以屬於反水,反水之後被中共發現,因此予以逮補。這是一種比較好的可能!

還有一種比較糟的可能,那就可能是演苦肉計。可能楊恆均由於他的身份在海外華人社區和民運界得不到信任,中共就演一齣苦肉計,把他逮捕,關押一段時間,再假裝是在澳大利亞政府的壓力下把他釋放,因爲他是澳大利亞公民,澳大利亞國籍。然後讓他以一個受難歸來的英雄姿態繼續在華人社區或者民運界發揮他的影響和作用。這就是一種糟的可能!

中共有這種先例,原告在美國有個叫高歌的女人就是被中共假逮捕。高歌實際上是中共的間諜,被中共逮捕。她一度還被引進自由亞洲電台去寫文章!她被逮捕之後,國際上發起高調的吃虧要營救她。她被關押了不到一年的時間被放出來,放出來之後,美國臨時發現他事實上是中共的間諜。美國本來要給她舉行歡迎儀式,但是美國的安全部門和中情局緊急提醒議員,取消了這個歡迎儀式,而且不久後,這個高歌在美國被捕。她爲她在美國的間諜行爲付出了代價,被判刑幾年,後來在美國坐牢。所以這是一個苦肉計的故事,想用假逮捕,假關押,假折磨的方式來引起國外的注意。

楊恒均這個人物的背景非常不簡單,不一般,複雜。所以我不去下結論,我只擺出這三種可能性供大家參考。

說到間諜,最近又發生了一件事,在美國有一個中國的學生被判刑一年。這個學生名叫趙千里(音譯),他在去年9月份到美國,他是先到美國來做暑期學生交流,是以學生簽證相關的身份進入。結果再去年年9月份發現他在佛羅里達州接近美國的一個軍事基地,一個海軍軍事的航空站進行拍攝。他和他的律師謊稱是旅遊拍照迷了路,但是後來美國調查人員發現他的相機中存有大部分關於美國軍事設施的相片,只有少數是風景照片,因此他被逮捕。他後來認罪了,簽了認罪協議,承認他的間諜行爲。美國的法院有的認爲判六個月,有的認爲判九個月,最後是判刑一年。在美國的法律中,這種學生間諜案件在認罪之後判刑一年算是比較重了。但是中國的網友都大呼不公平,認爲判得太輕。很多支持民主自由的中國網民呼籲美國要給他重判!因爲如果在中國那邊逮住一個所謂外國學生去拍攝中共的所謂軍事基地,那肯定判得非常重。少則幾年,三五年那是跑不掉的。重的話甚至動不動就15年20年,甚至更重。相比起來,民主國家美國給這麼一個中共的學生間諜判刑是太輕了,跟中國那邊相比的話。

所以這也提出了一個警訊,美國已經睜大了眼睛,美國跟澳大利亞都睜大了眼睛。我想很多中國學生是好的,大多數是好的,但是有一些企圖還想給中共賣命,想給中共搞間諜活動,要一邊享受美國的好處,一邊要給中共賣命的話,我想這兩個例子就擺在那裏。一個是中國學生趙千里,一個是澳大利亞的富商黃向墨,他們的下場和結局就擺在那裏。這是一個震動,這是一個警訊,對全球居住在各個國家的中國人,不管他們是取得了當地的永久居民身份,還是公民身份,對他們是個警訊。如果說要選擇支持中共,要支持中共的一黨專政,你回到中國去公開爲中共效勞,沒問題。但是企圖去拿其他國家的綠卡,其他國家的國籍,把自己的家屬子女送去享受當地國家的福利,享受陽光空氣,但是幹的事情卻是破壞這些國家的安全和民主,損害普世價值,這樣的雙重人格,分裂人格,甚至是說的不好聽是超越了某種底線的卑下人格,我想這種人是絕不可取。不僅在國際上,在其他國家站不住腳,即便在中國的社會中也都會嗤之以鼻!這些人把我們中國的古訓反過來用。中國有句話叫“身在曹營心在漢”,那是描述好人,是褒義的。現在這些人是“身在民主心在專制”,享受民主制度的好處,甚至有的人還享受當地國家的投票權,加入國籍之後享受選舉權被選舉權,但是他們卻利用當地的民主來支持遠在北京的獨裁統治,紅色恐怖,助紂爲虐,去禍害13億中國人民。這樣的所謂海外華人完全不可取,而且應該說跟中共一樣,最後是13億中國人民的敵人,站在了整個民族的對立面。不僅損害妨礙中國的民主進程, 而且損害整個世界的民族價值和普世價值,危害整個世界的文明秩序。這些都值得海內外中國人深思的事情!

在中國國內的政壇,最近也發生一件怪事值得一提。中共當局一般到了春節,現任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都會去看望所謂卸任的老同志,退休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一般來說現在的領導都比較年輕,去看望的老同志都是老一屆的,年齡比較大的,但是這次出現了令人覺得非常荒誕的相反事情,年紀大了去看望年輕的,那就是現任的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去看望卸任的國家副主席李源潮。王岐山71歲,李源潮68歲,王岐山比李源潮小三歲。這個事情怎麼解讀?可以解讀爲習近平派系跟共青團派系的鬥爭中服輸了,受挫了,不得不尋求和解。

李源潮是前任的政治局委員和國家副主席,習近平當政以來,跟江澤民派系鬥爭也罷了,海內外很多都支持他跟江澤民派系的鬥爭,但是他爲了大權獨攬,唯我獨尊,最後又跟團派鬥爭,甚至跟太子黨中的好人去鬥爭,到處排擠他人。習家軍一馬當先,義軍崛起,一枝獨秀,壟斷了政治局,中央委員會和地區首長。其中的團派的鬥爭異常地慘烈,本來李源潮和汪洋在18大就應該有資格進入政治局常委,但是當時這兩人因爲有改革派色彩,結果受到了政治老人李鵬和江澤民的聯手狙擊,認爲他們有改革派思想,有潛在的民主思想。而李源潮在做江蘇省委書記的時候,在會見外國人的時候也說過,中國的政治改革勢在必行,是遲早的事。所以受到排擠,18大就沒有入常,繼續當政治局委員,國家副主席。

結果到了19大,團派之中,李克強本身是政治局常委,汪洋成了政治局常委,但是當了沒有實權的政協主席,使他的經濟才幹和外交都幹無法得到發揮,受到習家軍的排斥。而李源潮按照七上八下的原則,他完全可以進入政治局常委。但是他不僅沒有進入政治局常委,按七上八下的原則,他應該上,王岐山應該下,但是後來搞了個同歸於盡,把李源潮趕下台,王岐山也沒有進入政治局常委。但是兩個月之後,習近平派系耍了個陰謀,把國家副主席的位子搞到王岐山頭上,而且通過修憲,強渡關山,強加意志,取消了國家主席和副主席的任期制。

結果就發生了一個非常舉世矚目的一幕,黨中共領導人在進行權力交接的時候,都會有新任領導人跟卸任的領導人握手擁抱,或者是新人向舊人表示感謝,舊人向新人表示祝賀。唯獨在國家副主席交接的時候,李源潮根本沒有出現,沒有出現在人民大會堂,沒有出現在主席台。結果是王岐山一個人跑到上面去宣誓了,假裝舉著拳頭,對著觀眾席宣誓了一番,宣誓完之後還往桌子上打了一拳,嘣一聲,表示搞定。結果大家就發現,一個該出現的鏡頭沒有出現。那麼當時只能有幾種可能,最嚴重的情況是習近平當局試圖要以反腐爲名法辦李源潮。第二種情況就是習近平當局因爲跟李源潮不咬弦,因爲李超可能反對修憲,反對所謂國家主席副主席沒有任期,結果被排擠出局,不讓他出席會議。第三種情況可能就是李源潮本人抵制了,他有兩件事看不慣,第一件事是自己67歲,卻要交權給70歲的政治老人爲國家副主席,他不屑,不滿,不服,所以不來。第二件事就是堅決抵制修憲,公開表明了抵制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制,所以他不出現。

總之這可以說是一個在中共黨史上非常罕見的事情,尤其在文革後的黨史。罕見的事情!國家副主席權力交接,卸任的副主席沒出現。不僅沒出現,最後還消失在中共的報導之中,搞得前任國家副主席李源潮是下落不明。直到去年7月政爭之後,習近平的權力遭受重挫,然後李源潮的名字才逐漸出現,在國慶招待會的時候出現了他的人和名字。然後在春節的所謂團拜會,或者看望老同志,又出現了,他被位列成了被看望的老同志。一個68歲的的人被一個71歲的人探望,成了老同志,這是中共政壇荒誕的一頁。但是這也說明,習近平這一派針對團派的鬥爭,可以說是以失敗告終,踢到了鐵板,受挫,不得不尋求跟團派的和解。因此71歲的王岐山去看望68歲的李源潮,現在的國家副主席看望卸任的國家副主席,美其名曰看望老同志,實際上是一種和解的姿態,不得已求和,跟李源潮求和,不在鬥李源潮了,而且通過這個姿態向團派示好。這就顯示了習近平政權在極左路線上不得人心,政治倒退,文革化,毛澤東化,不僅在民間受到抵制,在黨內更受到抵制,跟團派的鬥爭出現了這麼一個戲劇性的重挫,最後還不得不去跟一個卸任的國家副主席握手言和。這顯示不僅習當局的權力重挫,而且他的極左路線也重挫。

習當局的權力在19大達到頂峰,在去年二三月份去修憲,應該說黨和國家的權力進一步達到頂峰。但是盛極而衰,喜极而悲,或者按照六十四卦裏面的乾卦說所說的亢龍有悔。當你達到頂點的時候,就是由盛轉衰的轉捩點。修憲取消國家主席和副主席任期制,反而砸了習當局的鍋,不僅民間反彈,黨內反彈,中產階級,知識份子,精英階層全體反對反彈。最後導致了習近平的權力在達到頂峰之後嚴重下挫,以至於出現了七月政爭,以至於出現了現在的情況,不得不去跟李源潮和解。我把它解讀爲習當局遭受的權力重挫和路線不得人心的一個象徵!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美朝峰會出意外!王位爭奪者突然發聲,某人背後設局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 第二次美朝峰會,美國總統川普跟北朝鮮領袖金正恩在越南河內舉行的會談提前結束。說得好聽是提前結束,說得不好聽是談判破裂,但是雙方也都說了一些客氣的話。在28日,預定的正式會談突然在半小時內結束。川普原本在下午4點舉行記者會,結果記者會提前到了兩點,而他跟金正恩的工作午餐也取消。因爲看上去的是金正恩獅子開大口,而美國不能滿足。美國堅持自己的原

金正恩橫行中國,土共沿途進貢。幕後明爭暗鬥,意外走漏行蹤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7日星期三。 第二次美朝首腦峰會正在越南首都河內舉行,美國總統川普和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先後到達河內。川普照例坐總統座機空軍一號抵達河內,然後下榻在萬豪酒店。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則繞了個大圈子,他坐火車經過大半個中國,然後在中越邊境換汽車到達河內,他住在Melia Hanoi(美麗雅)酒店。 金正恩這次穿越大半個中國非常有名堂。中國的媒體在表面上看來是借金

注意:接班人即將上升到省委!習胡兩家的如意算盤,一直打到2032年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6日星期二。 在中共官場,有一個人又要升官了,從市級官員即將升爲省級官員。因爲這個人很特別,所以格外引人矚目。這個人的名字叫胡海峰,是前總書記胡錦濤的兒子。 這個人的升官過程路線圖基本上很清楚,從市級到省級,將來到中央級。他的升官過程可以總結爲六個關鍵字,就是報答,避禍,報復,升官,造假,接班。 什麼叫報答?這個胡海峰原先是經商,在清華大學當一些公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