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大选,蔡英文稳定领先,还有什么变数

2020年1月11日,台湾将举行总统和国会大选。还有不到一个月时间,大选进入最后冲刺。在台湾内部,形势已经明朗。在各项民调中,民进党候选人、现任总统蔡英文遥遥领先国民党候选人、高雄市长韩国瑜。而在国会(立法院)方面,由于国民党声势不振,民进党也极可能继续赢得过半席位。

单纯从台湾内部来看,大选已经没有悬念。然而,仍然存在变数,这个变数就是中国,这是台湾大选最大的外部因素。而随着两岸形势的演变,这个外部因素愈益突出。

今年内,习近平已经历三大败局:美中贸易战步步升级,中国经济遭到空前重创;新疆集中营被曝光于国际社会,中共最近宣称“学员已经全部结业”,暗示:集中营寿终正寝。等于宣告集中营失败;香港大抗争持续超过六个月,港人取得三大战役的胜利:港府被迫撤回送中恶法;美国通过“香港人权民主法案”和“保护香港法案”;港人取得区议会选举的压倒性胜利。港人的胜利,就是中共的失败。

按理,经历三大败局的习近平,应该汲取教训、有所收敛才是,不要再在台湾议题上无事生非、自找霉头、自讨苦吃、再摔一个大跟斗。然而,习近平行事,一贯极左、顽固、强硬,一味咄咄逼人、蛮干、乱来,故而,台湾不可低估习近平及共产党对大选的干预意图和可能产生的破坏力。况且,年内遭遇三大败局的习近平,急于在党内有个交待,更可能在台湾议题上“有所作为”,甚至急于求成。

共产党干涉和破坏台湾大选,手段可以很多,诸如:

-网军、网络大战。中共已经在2018年的台湾“九合一”大选中尝到甜头。而当时的台湾,防不胜防。 -情报战,间谍大战。中共在台湾布下为数不少的特工和地下党员,他们将被派上用场。非正规、非传统的间谍手段,所谓人海战术,也可能登场。 -收编黑社会、下三滥。让他们随时出动肇事、搅局,制造冲突。所谓“挑起群众斗群众”,这历来是中共拿手好戏。 -撒钱,烧钱,金钱大战。除了暗中资助亲共候选人和政党,中共还可能大手笔投放地下赌盘,冲高赔金,让一些贪心贪钱的台湾人入瓮,不为理念投票,而为金钱投票。中共这么做,相当于变相买票。 -超限战,包括暗杀手段。正如日本学者所预警的那样:中共可能安排杀手,暗杀在野党候选人,从而制造朝野纷争、选举无效等后果。其实,中共也可能把执政党候选人列为暗杀目标,制造恐惧气氛,让台湾人人自危。 -武力威胁。选举前夕,中共可能制造种种事端,升高对立,挑衅台湾:军机飞越海峡中线、军舰跨越海峡中线、战机飞越台湾上空、甚至(如《环球时报》所宣称的那样)战机低空飞越台湾总统府。 ……

等等手段,不一而举。所有这些,都需要投放大量金钱。而垄断了全部国家资源的共产党,绝不缺这些钱,它可以任意花费、任性挥霍,被它绑架的十四亿中国人民无权过问、不能反对。台湾政府和民众须体认:形势依然严峻。台湾大选前夕,哪怕最后一天,共产党的手都随时可能伸过来,人为制造大选的变数。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它做不到。这就是共产党。

正因为中共蠢蠢欲动,面对台湾大选,美国开始日益清晰地展示立场。本月,美国参众两院通过《2020年度国防授权法案》,其中的5513条指明,要求美国行政当局之国家情报总监于台湾大选结束后45天內,向国会情报委员会、外交委员会提交报告,详述中共干涉和破坏台湾大选而施展的行动,以及,美国政府为阻止这些行动所作的努力。

美国国会的这个立场,暗含两大要点:美国必须与台湾合作,采取具体行动,防范和阻止中共对台湾大选的渗透、干涉和破坏;一旦有证据显示,因为中共的破坏和颠覆,造成与台湾民意不符的选举结果,美国则大可以不承认这样的结果。

如果说,中国和美国是台湾大选的两大外部背景,那么,可以说,前者起负面作用 ,而后者起正面作用;前者意图吞并台湾,变台湾为专制中国的一部分,而后者则坚定捍卫台湾安全,助台湾坚守民主与人权的普世价值。中美在台湾的角力,正如中美在世界其他地方、或在其他领域的角力,都是两种价值和两种制度的对决。如果说,面对台湾大选,中共已经选边站,支持亲共亲中的候选人和政党;那么,可以说,美国也已经选边站,支持反共抗中的候选人和政党。

台湾大选仍是进行式,面对中共的觊觎与渗透、威胁与破坏,台湾政府和全社会,须臾不可掉以轻心,任何时候,都须保持高度警觉,强化民主堡垒,严防固守,坚壁清野,御敌于国门之外。防火防盗防土共。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

陈破空特約評論:缅甸政变,北京在地缘政治上取胜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顛覆了緬甸民主,而那本來就是尚未完整的民主。軍方拘捕民選領導人昂山素季(國務資政)和溫敏(總統),並宣布接管政權一年。軍方宣稱,政變的理由是(2020年11月8日舉行的)大選舞弊,但軍方操控法院起訴昂山素季和溫敏卻使用其他莫須有的罪名,而與所謂大選舞弊指控毫無關聯。可見,就連軍方本身都很清楚,他們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 緬甸政變發生後,美國、歐洲和多數民主國家以及聯合國都

陳破空特約評論:王滬寧誤判美國,誤導習近平

今年1月20日,美國發生兩件政治大事。上午,特朗普提前離開白宮,在安德魯空軍基地舉行了告別式。他沒有出席當日的新政府就職典禮。中午,拜登宣誓就任美國第46任總統,政權和平而有序過渡。這兩件大事,具有兩大象徵意義。前一件大事象徵著,2020年的美國大選留下巨大爭議。後一件大事象徵著,歷經兩個半世紀的風風雨雨,美國民主與憲政依然穩定,堅若磐石。 遠在太平洋彼岸的北京政權,密切注視著美國政局的風雲變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