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共夺取香港,土法超乎想象!习近平叫板文明世界:有你无我!澳大利亚备战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7月1日星期三。

今天是香港主权移交23周年,但是对于香港来说是香港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因为从今天开始,中共恶法《港版国安法》在香港实施。实际上在头一天6月30日晚上11点,中共就匆匆忙忙的宣布生效,就是为了防范7月1日香港民众的大游行。而香港社运人士,立法议员和民主人士以个人身份发起的这次大游行遭警方拒绝,拒绝的理由仅仅是因为新型冠状病毒限聚令,也就是说游行被当局视为非法。但是香港民众仍然走出家门,至少超过3万名香港民众,还有更多以游击分散的方式表达各自的抗议。有的是游行,有的是喊口号,有的是示威,有的跟警察发生冲突。首先走出来游行的是社民连,包括负责人梁国雄(长毛)。他是香港前议员,他带头走出来。社民连组织游行的时候遭到警方的拦截,警方以新版的所谓《港版国安法》为由对他们进行搜身,因此使他们的游行延滞了一段时间。

实际上警方在香港各地都对民众展开了无缘无故的搜身。只要觉得可疑,只要是年轻人,或者是只要穿黑衣的人,他们就会上前搜身。搜身的时候看到这些警员的态度也可以判断出哪些是中共内地的公安国安和武警,哪些是当地香港的警察。如果是香港当地的警察,由于长期受香港社会文明程度的影响,都会说一声“多谢”,“多谢合作”。而如果动作粗鲁,非常粗暴的一般都是中共内地来的便衣,他们装也装不出香港本地哪怕丝毫文明的样子。

在这些搜身中,一些年轻被捕。在整个抗争过程中,当局宣布因为是头一天使用《港版国安法》,所以要搜身。而且宣布打反共的旗帜都是违法,比如说有人手持打着“天灭中共”,或者是“香港独立”的旗帜。7月1日当天,全港有370人被捕,其中有10人被宣布涉及中共恶法《港版国安法》。而其中被捕的人之中还有3名区议员。被捕的第一人据说是一名香港男子,据说是在他的手提包里搜出“香港独立”的旗帜。这就是所谓《港版国安法》被捕的第一人,仅仅因为他身上有一面旗帜。

香港民众遍地开花的这种抗议方式也使这些香港警察疲于奔命,或者说使由内地派出的公安公安便衣,或者是广东深圳的便衣疲于奔命。比如在一些地方,这些警察主动攻击民众,但是民众也还击。在铜锣湾一角,有一名警察压住一名男子,但是其他港人都伸手施救,救援这名男子,把这名男子成功救救援出来。而这名警察还被民众的雨伞戳中了左肩,导致他的左肩大量流血。

而一些黑警则表现出明显的报复意味。比如有一名女警不小心摔了一跤倒在地上,引来周围的市民讥笑。结果这些港警就报复,把这些讥笑的民众拦起来进行搜身检查。而且这种搜身检查是扩及到各个地方,一些人在路上行走就被莫名奇妙地拦下来,甚至警方还用一种红色绳带拉住那个地方。而红色是共产党的标志!

这次可以看到有些警察身上佩戴的标志也发生了变化。有一部分警察佩戴了一种粉红色的的标志在胸前,上面写了个N字,然后有编号,这估计应该是香港警务处新设的部门,是国家安全部门的一些负责人,应该可能是从中共内地来的特工。他们身上的粉红色标志看上去像小粉红,但实际上他代表中共的红色,参与这一场对港人的镇压行动。

尽管7月1日这一天,香港的气氛肃杀,笼罩着一种国家恐怖主义的气氛,但是很多香港民众毫无畏惧。不仅走上街头高呼口号,像“天灭中共”,或者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还有,“结束一党专政”,“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等,而且高唱他们熟悉的大抗争歌曲《让荣光归香港》。这些口号和歌声在一些百货商场和一些广场上响彻,非常感人。

中共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这个人因为不够强左,不够强硬,所以被习近平降职处理,从港澳办主任降为副主任。现在的主任是夏宝龙,是一个在浙江大肆拆教堂,毁十字架的凶犯。现在来负责对付香港人!但是张晓明被撤职之后还要表现,向习近平邀功,要继续保持他头上副主任的乌纱帽,因此他卖力地恐吓港人,而且对700万港人公然嘲笑和侮辱。他说中国推出的《港版国安法》是给香港人民最大的礼物!这就相当于古代的暴君给大臣或子民赐毒酒,要他们饮酒自杀的时候号称是所谓皇上的隆恩。

中共的《港版国安法》颁布之后,就是对香港的一国两制宣告死刑,甚至对自由的香港也是宣告死亡,所以有些香港民众用撒冥纸的方式来纪念自由香港和一国两制的死亡。所以可以在一些街头上看到有冥纸,就是对死亡的一个纪念,或者是一个悲哀,就是对过去的香港辉煌自由,普世价值的一个纪念。

中共推出的《港版国安法》被称为恶法,他恶的程度完全超乎了人们的想象。这个由习近平,王沪宁,栗战书等极左势力炮制的恶法总共有六章66条,其中不分巨细,精心策划,把香港的自由和普世价值剥夺殆尽。其中提到执行主体,表面上是香港特区政府,然后是盘踞北京的中共集团。首先,由香港特区政府来执行法律本身就是以行政机构来执行法律,根本就是把司法机构排除在外。比如其中讲到说成立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由特区政府的各种高官组成,由特首当召集人,其他包括律政司长,财政司长,政务司长等人都是成员。委员会里面还要设一个顾问,这个顾问来自于北京,相当于是个监军。就是北京政府不仅不相信港人,也不相信港官,即便香港特区政府有有国家安全委员会,但是也要派一个北京的监军全程出席会议,随时监控他们的一言一行。而触犯《港版国安法》的这些港人或相关人士由谁来处置?是由香港特区政府下面设立的警务处,警务处再专门设立一个国家安全方面的部门,由这个部门来执行侦察或者是抓人,而这个部门的负责人也由特首来设立任命。但是特首要取得中共在香港设立的国安公署的同意,国安公署是国家安全部驻香港的一个分支机构,要取得他的同意。也就是是国安公署是特区政府,甚至是特首头上的太上皇(真正的太上皇在北京,在中南海)。

而对于涉及《港版国安法》的案件的检控也是由特区政府的律政司设立一个专门的部门来负责,叫“检控部门”。检控部门的负责人也是由特首任命,而特首要报请国安公署的同意。也就是说从抓捕到立案,到调查,到检控,到审判,全部都在行政部门,都由律政司和警务处来办案。另外还提到,即便现在有关一些国家安全的案件在香港的法院,或者是高等法院,或者是最高法院进行,但是也要听取律政司的意见。律政司司长有权力提出其中涉及国家机密的案件送往闭门审理,或者是不经过陪审团和陪审制度,把其隔离出来。也就是破坏香港的法治,超越香港的法治。

《港版国安法》还规定,如果香港本地的法律跟国安法不一致的地方,就以本法为准。也就是说《港版国安法》凌驾于香港所有其他法律之上!而且最后还说这个法律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就是说由北京来作解释,也就是说这个恶法不仅是彻底砸烂了一国两制,而且也彻底砸烂了香港的司法独立。总而言之,通过这一系列从条文到程序,到人事的精心设置,就是要用行政代替司法,用人治代替法治,最后用党领导一切来摧毁香港的民意。

而这个《港版国安法》所罗织的罪名更是恶毒无边。他涉及到四大罪名——分裂国家罪,颠覆政权罪,恐怖活动罪,还有勾结外国势力和境外势力罪。为什么他会提到了外国势力和境外势力?因为如果跟台湾相关,比如台湾人有支援港人,中共不好意思说台湾是外国,所以就用了个境外。另外如果在国际上有民运人士或者是宗教团体支援港人,也叫境外势力。

其实任何人只要仔细阅读这些条文,就会发现这些犯罪主体倒不像是香港人民,而很像是中共本身,尤其是中共自己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比如说分裂国家罪,分裂国家首先是人心的分裂,中共奉行一党专政,奉行专制独裁腐败而拒绝民主自由人权,这当然让人心不服,让人心分离。就像香港原先没有“香港独立”这个概念,但是最后出现了,是共产党逼出来的。所以有一些香港人就说共产党是港独之父!同样在新疆西藏也是这样。所以中共和他的领导人本身上有分裂国家罪,且还不去列举在历史上他们犯的具体在领土上的分裂罪。

关于颠覆政权罪,众所周知,中共在历史上通过非法手段,不但没有通过合法渠道登记结社,而且通过暴力恐怖的手段颠覆了中华民国。所以要追究颠覆政府罪,我想中共首先自己就是第一罪人。

关于恐怖活动罪,那就是更为荒唐。如果说中共以前在新疆罗织罪名而扯上穆斯林,扯上中东,扯上暴力冲突,那是中共找一些国际上反恐的理由。现在居然在香港这样一个高度文明,高度现代化的社会扯上恐怖活动罪名!而其中具体的一些条文非常荒唐,比如说对他人实施暴力,对他人实施暴力是中共每天都在干的事情。他们暴力队付拆迁户,像最近在北京市昌平殴打民众。这种暴力当然是恐怖主义,如果按中共的定义,那不仅是暴力,而且是恐怖主义。中共把这个定义扩大化,也就是说将来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或者是警察对民众的殴打都可以算成暴力。因为那是对他人身体施展的暴力!而施展暴力最多的还是香港人民所称的黑警和中共的公安国安便衣,他们主动进攻香港民众。还有那些白衣人,是中共所支持的黑社会,他们对人身实施暴力,都属于恐怖活动,都应该属于恐怖分子。

这里面还提到投放病毒性,放射性,传染性的物质也属于恐怖活动。那这个犯罪主体只能是中国本身!发源于武汉的这场大瘟疫就是中共制造,中共隐瞒,中共传播。不仅传播给香港,也传播给全世界。不仅祸害了中国人民和香港人民,也祸害了世界各国人民,180多个国家受害。所以中共本身就是犯罪主体!所以要讲恐怖活动,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是所有恐怖活动中的最高级。

而所谓勾结外国势力和境外势力,众所周知,中共直到今天举的都是马列的旗帜。马克思是德国人,列宁是俄国人。而且毛泽东说过: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也就是说洋教!而共产党撤退的延安就是背靠苏联,然后勾结日军,颠覆国民政府,祸害中华民族。毛泽东亲自说过:宁愿让苏联和日本来瓜分中国,也不让中华民国存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