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共夺取香港,土法超乎想象!习近平叫板文明世界:有你无我!澳大利亚备战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7月1日星期三。

今天是香港主权移交23周年,但是对于香港来说是香港历史上最黑暗的一天。因为从今天开始,中共恶法《港版国安法》在香港实施。实际上在头一天6月30日晚上11点,中共就匆匆忙忙的宣布生效,就是为了防范7月1日香港民众的大游行。而香港社运人士,立法议员和民主人士以个人身份发起的这次大游行遭警方拒绝,拒绝的理由仅仅是因为新型冠状病毒限聚令,也就是说游行被当局视为非法。但是香港民众仍然走出家门,至少超过3万名香港民众,还有更多以游击分散的方式表达各自的抗议。有的是游行,有的是喊口号,有的是示威,有的跟警察发生冲突。首先走出来游行的是社民连,包括负责人梁国雄(长毛)。他是香港前议员,他带头走出来。社民连组织游行的时候遭到警方的拦截,警方以新版的所谓《港版国安法》为由对他们进行搜身,因此使他们的游行延滞了一段时间。

实际上警方在香港各地都对民众展开了无缘无故的搜身。只要觉得可疑,只要是年轻人,或者是只要穿黑衣的人,他们就会上前搜身。搜身的时候看到这些警员的态度也可以判断出哪些是中共内地的公安国安和武警,哪些是当地香港的警察。如果是香港当地的警察,由于长期受香港社会文明程度的影响,都会说一声“多谢”,“多谢合作”。而如果动作粗鲁,非常粗暴的一般都是中共内地来的便衣,他们装也装不出香港本地哪怕丝毫文明的样子。

在这些搜身中,一些年轻被捕。在整个抗争过程中,当局宣布因为是头一天使用《港版国安法》,所以要搜身。而且宣布打反共的旗帜都是违法,比如说有人手持打着“天灭中共”,或者是“香港独立”的旗帜。7月1日当天,全港有370人被捕,其中有10人被宣布涉及中共恶法《港版国安法》。而其中被捕的人之中还有3名区议员。被捕的第一人据说是一名香港男子,据说是在他的手提包里搜出“香港独立”的旗帜。这就是所谓《港版国安法》被捕的第一人,仅仅因为他身上有一面旗帜。

香港民众遍地开花的这种抗议方式也使这些香港警察疲于奔命,或者说使由内地派出的公安公安便衣,或者是广东深圳的便衣疲于奔命。比如在一些地方,这些警察主动攻击民众,但是民众也还击。在铜锣湾一角,有一名警察压住一名男子,但是其他港人都伸手施救,救援这名男子,把这名男子成功救救援出来。而这名警察还被民众的雨伞戳中了左肩,导致他的左肩大量流血。

而一些黑警则表现出明显的报复意味。比如有一名女警不小心摔了一跤倒在地上,引来周围的市民讥笑。结果这些港警就报复,把这些讥笑的民众拦起来进行搜身检查。而且这种搜身检查是扩及到各个地方,一些人在路上行走就被莫名奇妙地拦下来,甚至警方还用一种红色绳带拉住那个地方。而红色是共产党的标志!

这次可以看到有些警察身上佩戴的标志也发生了变化。有一部分警察佩戴了一种粉红色的的标志在胸前,上面写了个N字,然后有编号,这估计应该是香港警务处新设的部门,是国家安全部门的一些负责人,应该可能是从中共内地来的特工。他们身上的粉红色标志看上去像小粉红,但实际上他代表中共的红色,参与这一场对港人的镇压行动。

尽管7月1日这一天,香港的气氛肃杀,笼罩着一种国家恐怖主义的气氛,但是很多香港民众毫无畏惧。不仅走上街头高呼口号,像“天灭中共”,或者是“光复香港,时代革命”还有,“结束一党专政”,“五大诉求缺一不可”等等,而且高唱他们熟悉的大抗争歌曲《让荣光归香港》。这些口号和歌声在一些百货商场和一些广场上响彻,非常感人。

中共港澳办副主任张晓明,这个人因为不够强左,不够强硬,所以被习近平降职处理,从港澳办主任降为副主任。现在的主任是夏宝龙,是一个在浙江大肆拆教堂,毁十字架的凶犯。现在来负责对付香港人!但是张晓明被撤职之后还要表现,向习近平邀功,要继续保持他头上副主任的乌纱帽,因此他卖力地恐吓港人,而且对700万港人公然嘲笑和侮辱。他说中国推出的《港版国安法》是给香港人民最大的礼物!这就相当于古代的暴君给大臣或子民赐毒酒,要他们饮酒自杀的时候号称是所谓皇上的隆恩。

中共的《港版国安法》颁布之后,就是对香港的一国两制宣告死刑,甚至对自由的香港也是宣告死亡,所以有些香港民众用撒冥纸的方式来纪念自由香港和一国两制的死亡。所以可以在一些街头上看到有冥纸,就是对死亡的一个纪念,或者是一个悲哀,就是对过去的香港辉煌自由,普世价值的一个纪念。

中共推出的《港版国安法》被称为恶法,他恶的程度完全超乎了人们的想象。这个由习近平,王沪宁,栗战书等极左势力炮制的恶法总共有六章66条,其中不分巨细,精心策划,把香港的自由和普世价值剥夺殆尽。其中提到执行主体,表面上是香港特区政府,然后是盘踞北京的中共集团。首先,由香港特区政府来执行法律本身就是以行政机构来执行法律,根本就是把司法机构排除在外。比如其中讲到说成立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由特区政府的各种高官组成,由特首当召集人,其他包括律政司长,财政司长,政务司长等人都是成员。委员会里面还要设一个顾问,这个顾问来自于北京,相当于是个监军。就是北京政府不仅不相信港人,也不相信港官,即便香港特区政府有有国家安全委员会,但是也要派一个北京的监军全程出席会议,随时监控他们的一言一行。而触犯《港版国安法》的这些港人或相关人士由谁来处置?是由香港特区政府下面设立的警务处,警务处再专门设立一个国家安全方面的部门,由这个部门来执行侦察或者是抓人,而这个部门的负责人也由特首来设立任命。但是特首要取得中共在香港设立的国安公署的同意,国安公署是国家安全部驻香港的一个分支机构,要取得他的同意。也就是是国安公署是特区政府,甚至是特首头上的太上皇(真正的太上皇在北京,在中南海)。

而对于涉及《港版国安法》的案件的检控也是由特区政府的律政司设立一个专门的部门来负责,叫“检控部门”。检控部门的负责人也是由特首任命,而特首要报请国安公署的同意。也就是说从抓捕到立案,到调查,到检控,到审判,全部都在行政部门,都由律政司和警务处来办案。另外还提到,即便现在有关一些国家安全的案件在香港的法院,或者是高等法院,或者是最高法院进行,但是也要听取律政司的意见。律政司司长有权力提出其中涉及国家机密的案件送往闭门审理,或者是不经过陪审团和陪审制度,把其隔离出来。也就是破坏香港的法治,超越香港的法治。

《港版国安法》还规定,如果香港本地的法律跟国安法不一致的地方,就以本法为准。也就是说《港版国安法》凌驾于香港所有其他法律之上!而且最后还说这个法律的解释权属于全国人大常委会,也就是说由北京来作解释,也就是说这个恶法不仅是彻底砸烂了一国两制,而且也彻底砸烂了香港的司法独立。总而言之,通过这一系列从条文到程序,到人事的精心设置,就是要用行政代替司法,用人治代替法治,最后用党领导一切来摧毁香港的民意。

而这个《港版国安法》所罗织的罪名更是恶毒无边。他涉及到四大罪名——分裂国家罪,颠覆政权罪,恐怖活动罪,还有勾结外国势力和境外势力罪。为什么他会提到了外国势力和境外势力?因为如果跟台湾相关,比如台湾人有支援港人,中共不好意思说台湾是外国,所以就用了个境外。另外如果在国际上有民运人士或者是宗教团体支援港人,也叫境外势力。

其实任何人只要仔细阅读这些条文,就会发现这些犯罪主体倒不像是香港人民,而很像是中共本身,尤其是中共自己的党和国家领导人。比如说分裂国家罪,分裂国家首先是人心的分裂,中共奉行一党专政,奉行专制独裁腐败而拒绝民主自由人权,这当然让人心不服,让人心分离。就像香港原先没有“香港独立”这个概念,但是最后出现了,是共产党逼出来的。所以有一些香港人就说共产党是港独之父!同样在新疆西藏也是这样。所以中共和他的领导人本身上有分裂国家罪,且还不去列举在历史上他们犯的具体在领土上的分裂罪。

关于颠覆政权罪,众所周知,中共在历史上通过非法手段,不但没有通过合法渠道登记结社,而且通过暴力恐怖的手段颠覆了中华民国。所以要追究颠覆政府罪,我想中共首先自己就是第一罪人。

关于恐怖活动罪,那就是更为荒唐。如果说中共以前在新疆罗织罪名而扯上穆斯林,扯上中东,扯上暴力冲突,那是中共找一些国际上反恐的理由。现在居然在香港这样一个高度文明,高度现代化的社会扯上恐怖活动罪名!而其中具体的一些条文非常荒唐,比如说对他人实施暴力,对他人实施暴力是中共每天都在干的事情。他们暴力队付拆迁户,像最近在北京市昌平殴打民众。这种暴力当然是恐怖主义,如果按中共的定义,那不仅是暴力,而且是恐怖主义。中共把这个定义扩大化,也就是说将来人与人之间的冲突,或者是警察对民众的殴打都可以算成暴力。因为那是对他人身体施展的暴力!而施展暴力最多的还是香港人民所称的黑警和中共的公安国安便衣,他们主动进攻香港民众。还有那些白衣人,是中共所支持的黑社会,他们对人身实施暴力,都属于恐怖活动,都应该属于恐怖分子。

这里面还提到投放病毒性,放射性,传染性的物质也属于恐怖活动。那这个犯罪主体只能是中国本身!发源于武汉的这场大瘟疫就是中共制造,中共隐瞒,中共传播。不仅传播给香港,也传播给全世界。不仅祸害了中国人民和香港人民,也祸害了世界各国人民,180多个国家受害。所以中共本身就是犯罪主体!所以要讲恐怖活动,中共的国家恐怖主义是所有恐怖活动中的最高级。

而所谓勾结外国势力和境外势力,众所周知,中共直到今天举的都是马列的旗帜。马克思是德国人,列宁是俄国人。而且毛泽东说过: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送来了马克思列宁主义。也就是说洋教!而共产党撤退的延安就是背靠苏联,然后勾结日军,颠覆国民政府,祸害中华民族。毛泽东亲自说过:宁愿让苏联和日本来瓜分中国,也不让中华民国存在。

直到今天,中共还有个对外联络部,全称“中共中央对外联络部”,简称中联部。这个中联部就是专门勾结外国势力和境外势力,而且他联络的不是民主文明国家,而是跟中共性质相似的流氓国家或半流氓国家,专制或半专制国家。总之就是那些臭名昭著的国家。比如北朝鲜,古巴,伊朗,老挝,俄罗斯等等。也就是中共执政了70年一直在勾结外国势力和境外势力,而且高举外国势力的旗帜在思想上奴役中国人民,殖民中国人民。

《港版国安法》还有更荒唐滑稽的成分。比如说他的第29条谈到勾结外国势力和境外势力的时候有第5款说,通过各种方式来引发港人对中央政府和特区政府憎恨的,这也算是罪名。也就是说如果有某种情绪,有某种仇恨也算是一种罪名,甚至是引发了这种憎恨和仇恨也算是一种罪名。实际上真正引发仇恨的恰恰是中共当局本身,尤其是现在的习近平当局。民主国家是通过迎合民意来消灭对立和任何的情绪,而专制国家的统治者本身却具有这样的功能来激发人民的仇恨,香港的大抗争就是如此而来。中共实话非法绑架,到后来想把非法绑架合法化而强推《逃犯条例》,再后来强推《港版国安法》业彻底砸毁香港一国两制,这自然激起了香港人民的憎恨和仇恨。

所以说犯罪的主体仍然在北京,在中南海。而且不说远的,就对比胡温时代和今天的习近平时代。在胡温时代,我记得当时还非常吃惊地看到一些信息。当时在香港做民意调查,是对中央政府的官员或者是香港本地官员的信任度和支持度,北京的领导人居然还高于特区政府的特首。比如当时对胡锦涛的好感度达到了50%-60%,而对特区政府特首的好感度,比如董建华的好感度只有40%多,甚至更低。我当时大吃一惊,北京的领导人是独裁者,居然在香港可以赢得所谓的好感信任感吗?这是当时的一个民意状况。当时那是相比而言,也许港人当时对本地的官员更为讨厌,而对远处的官员根本就不了解。但是今天习近平当局却把他们的政治智慧发展到这个程度,公然把他们中央政府的面目,把共产党的面目直接展现在香港。所以香港人民的这种讨厌,憎恨和仇恨就越过了特区政府,直接到达中央政府。引起这些憎恨的主体本身就在中南海,他们本身还是这个罪名下的犯罪主体。

中共在炮制这些恶法条款的时候实际上是一个文革思维,那就是在思想上入罪,情绪上入罪,哪怕是某种憎恨都要入罪。这是文革中毛泽东所说的“狠斗私字一闪念,触及到灵魂深处”。一个人哪怕是转个念头,转个眼神,都可能成为罪名。这也跟现在的北朝鲜一样,北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出行,周围的官员要拿笔拿纸,在小本本上记录他的话。哪怕是站立姿势不对,或者是在某自走了神,没记录,或者是眼神不对都可能受到处置,甚至可能会被处死。

《港版国安法》中最引发争议,也是在世界上最引发舆论大哗的是第38条。他声称:不具有香港身份的人,甚至是人在香港境外,如果其言行触犯了《港版国安法》,也适用于本法。意思就是说包括台湾人和其他世界各地的外国人如果批评了共产党中央政府的香港政策,或者是有某种言行是中共认为属于这个恶法的,那么即便在外国,即便是不具有香港身份都会触法!所以这个恶法出来之后,台湾的陆委会主委陈明通说:这是天朝帝国对世界了子民发出的律令!仿佛是一个红色帝国真的诞生了。他可以处置世界上任何角落,任何国家的人,只要是跟《港版国安法》有关。

本身《港版国安法》他就可以任意解释,甚至说解释权只属于中共的人大常委会,连香港都没有解释权。而在美国的一些学者,包括哥伦比亚大学的政治学教授黎安友也说:依照这条恶法,连黎安友如果去了中国或者是跟中国有引渡条例的国家都会受到逮捕!因为黎安友和一些美国学者也批评了中共在香港问题上的胡作非为。甚至还有人推论说,连英国首相,美国总统,美国国务卿恐怕都在中共的追击名单上。

中共体制内有人含蓄地解释,说这意味着中共在学美国。美国通过美国和加拿大的引渡条例逮捕了孟晚舟,所以中共要模仿美国,也去搞一个恶法去任意逮捕其他国家的民众,说他们触及中共本身的法律。但是这是典型的鹦鹉学舌,东施效颦,邯郸学步。因为外国有的东西中共似乎都有,但是它的功能和作用却完全相反。比如说民主国家有军队,那是作国防用。中共也有军队,却是用来屠杀人民。民主国家有枪炮,那是为了捍卫世界和平。中共也有枪炮,主要是用来屠杀中国人民和霸凌欺凌周边的弱小国家。文明国家有大学,有研究机构,是用作科学技术和培养人的独立意识和自由精神。中共也有大学和研究机构,但是却要把人培养成听党话,跟党走,当奴才当太监。文明国家有法律,法律的主要功能是保障人民的合法权益,尤其是保障人民的基本人权,包括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批评政府的权利等等。中共也有法律,但是却是相反,是用来限制人民的基本权利,尤其是剥夺民众的人权,剥夺他们的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司法独立。尤其要剥夺他们的上网自由和信息自由。

所以说到中共模仿美国的引渡条例,跨境合作或者是长臂管辖,对美国来说是惩恶扬善,对中共来说是称善扬恶。因为美国追击的无外乎是犯罪分子,或者是国际犯罪分子。但是中共追击的却是政治上的反对者,就是不符合天朝律令,不符合一党专政,不符合习近平本人意志的,政治上有不同观点主张的人士。比如跨境绑架书商,跨境绑架富商等等。

这种完全相反的目的和功能在新闻领域尤其突出。美国政府宣布中共驻美的报纸和记者是外国政府代理人是出于事实,因为这些媒体的确是党管一切,党领导一切,媒体姓党。这是中共自己承认的!而中国报复美国,也对美国驻中国的媒体和记者进行限制。但是那些媒体和记者都是私人机构,都是个人名义。因为美国的媒体和记者不仅能够批评中国政府,也能够批评美国政府。而中共派出的媒体和记者只会批评美国政府,绝对不会批评中国政府。所以两者的性质完全不一样,美国是基于事实,而中共却是基于报复。

同样道理,当美国政府因为中共强推《港版国安法》而限制涉港中共官员入境美国,拒发签证的时候,中共也采取了相对的报复,宣称要拒绝美国的官员入境中国。这就非常像鲁迅笔下阿Q的一个心态,就像阿Q跟吴妈的关系。因为阿Q对吴妈有非份之想,而且对吴妈有性骚扰,于是吴妈拒绝阿Q接近她。但是阿Q却扬言说不要吴妈跟他来往,不准吴妈到他棲身的土庙里来。实际上人家吴妈根本没有这样的需要,也没有这样的念头打算。但是阿Q他就可以这样扬言!而今天的中共领导人完全就是鲁迅笔下的阿Q。

在国际上,当中共正式推行了《港版国安法》之后,不仅美国作出了强势的反应,立即宣布了一系列的制裁措施,而且有27个国家发表了联名声明,劝中共悬崖勒马,收回《港版国安法》,不要破坏香港的自治和一国两制。这27个国家包括日本,帕劳,法国,德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遍布世界各大洲。结果中共做了一个反制,号称纠集了53个国家发表声明,说是以古巴为首,古巴代表53国家发表声明支持中共的《港版国安法》。但是提到古巴,却没有提到53个国家的国名。我看了所有的报道,跟中共相关的都没有看到这53个国家究竟是哪些国家,而他的声明稿件也找不到来源。但是中共就是做了纠集,然后在国内就宣称支持中共的国家占多数,有53个,而反对中共的国家是少数,只有27个。

这就跟前段时间中共的一个戏剧一模一样。大概在几个月前,关于新疆问题,当时有22个西方国家的大使发表联名声明谴责中共的新疆集中营政策,认为是纳粹德国集中营的翻版。但是中共就居然号称纠集了37个国家,包括中东的穆斯林国家来反制,表示支持他的国家占多数。当时中共还公布了一批国家的名单,但是非常尴尬的是他露了一个破绽。中共发表的所谓37国声明的那些文章,上面的用词完全是中人强加的,塞给别人的。比如他说“维吾尔人和哈萨人得到了更多的满足感,幸福感,安全感”,这完全是中共王沪宁刨制的一套语言。不仅硬塞到吾尔人和哈萨克人的头上,现在又塞到了外国人的头上,甚至塞到了中东穆斯林国家的头上。而且这个所谓纠集了37个国家还出了一个尴尬,那就是中东国家卡塔尔宣布退出这个声明,说这个声明没有反映卡塔尔的意思,而且卡塔尔对这个问题持中立的态度,所以中共完全不予报道。

所以这次中共就做得更为狡诈和隐秘,对中国人民宣称,由古巴代表53国在支持中共。但是既不提这53个国家的名字,也不提声明的内文究竟是什么。

实际上这是中共的一个老把式,从毛泽东时代到后来的中共都是在各个世界组织面纠集第三世界国家,或者他认为贫穷不发达的国家来给他背书,然后跟民主发达国家一行来对抗,号称自己纠集的国家更多。因此当年在联合国就颠覆了中华民国的席位,把中华人民共和加进去。中共玩的就是这一手!

但是中共要玩这一手,不管是过去还是现在都要付出一个沉重的代价,那就是大量的金钱行贿。包括这次纠集53个国家和上一次纠集37个国家分别对新疆和香港问题表态,背后都隐藏着中共大量的黑金,就是银弹攻势,金元外交。这反映的也就是中共的两个信条——有钱能使鬼推磨;穷得只剩下钱。而中共任意撒出去的这些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对世界人民有害无益,对中国人民也有害无益。这14亿中国人民相当于被绑匪绑架的人质,不仅控制了他们的身体和思想,而且他们身上钱财也都被绑匪掏出来任意挥霍,胡天胡帝。

中共向香港强推《港版国安法》之后,香港人民面临黑云压城,面临国家恐怖主义的进逼,这时候世界各国都向香港人民伸出了人道主义的援手。英国政府宣布,有关港人的BNO护照可以从在英国停留半年扩大到5年,以至于可以入籍英国。也就是说如果香港人持有有BNO护照,原先你可以在英国停留半年,那么现在可以停留5年甚至以上,也可以在英国居住,工作,学习等等。还有美国政府宣布,在世界各国各地区的政治庇护申请中,香港人的庇护会优先处理。也就是给予港人庇护的优先权。而在台湾,就在中共恶法生效的7月1日,台湾的陆委会成立了台港交流服务办公室,并且揭牌揭幕。不仅是贯彻蔡英文总统的指示设立了政府专案去研究港人,而且增加了更多的细节。只要港人合法入境台湾,就可以得到人道主义的援助,包括安置,工作,学习等等。在香港人民最艰难,最危险的时刻,台湾的政府和人民向他们伸出了援手。因为台湾的政府和人民非常清楚,香港丧失了一国两制,完全沦陷在一党专制的铁蹄下,对台湾来说是一个警讯警告。台湾的朝野和台湾人民都进一步觉醒,看清楚一国两制是一个什么样的真面目。

而且中共公布的《港版国安法》把其中的一些条款适用于世界各国的人民,也可以看出中共趁机推出的红色帝国的野心和红色帝国的版图,也让全世界看清楚中共的统治到达的会发生什么。中共的统治到达了新疆,新疆就出现了纳粹德国集中营的翻版。中共的统治到达了西藏,不仅悍然撕毁了他们签署的17条协议,而且还砸烂西藏的寺庙,砸烂西藏的文化,甚至灭绝西藏的语言。再一个就是把西藏的最高宗教领袖赶出国门,处于流亡的状态。而今天的中共红色势力到达了香港,砸烂一国两制,砸烂司法独立,而且把所谓党的领导,也就是国家恐怖主义强加于750万港人头上。

中共当局的这种做法自以为得计,但是显然不仅会引起全世界的警惕,而且会激起全世界对中共的围堵。因为中共的存在不仅是香港人民之祸,也是世界各国之祸。像南海周边国家,还有日本,印度都感受到这种威胁迫在眉睫。就在前不久,东盟10国罕见地发表了一个公开声明,这是在近年非常罕见的。他们公开谴责和不承认中共在南海的所谓主权申说!这些东盟国家在前些年有意见分歧,不好统一发声,但是这次东盟10国统一发声,而且其中还包括中共的所谓盟友柬埔寨都参与了这次发声。

澳大利亚本来是一个人少地广的国家,是一个相对和平平静的民主国家,现在也被迫加强军备。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昨天宣布将会在未来10年增拔2700亿澳元(约1880亿美元)的军费,强化澳大利亚的国防。而且他和澳大利亚的政界人士都宣布,说澳大利亚没有别的敌人,只有一个。而且有一位部长还非常幽默地表达说:澳大利亚唯一的敌人不是加拿大,而是中国!澳大利亚在大增国防预算的时候说不仅要加强印太联盟,而且还说要直接保卫澳大利亚,也就是说澳大利亚所面临的外部威胁已经迫在眉睫,似乎就近在眼前,澳大利亚需要在军费和军备上奋起直追。

中共当局不断强化的对内镇压和对外威胁,以及习近平当局表现出来的两极(极左路线和极端独裁)状态都在昭示一个道理,就是中共跟外部世界的关系是有你无我,你死我活。中共与文明世界不能同处于一个世界,也就是不共戴天。

通过《港版国安法》这条恶得不能再恶的恶法,中共赤裸裸的展示了红色帝国的野心。这种赤裸裸展示红色帝国的野心必然导致文明世界加紧对中共的围堵。这是中共自招的,自惹的。而且中共跟美国之间的摊牌,中共跟文明世界的对决,这一天迟早会到来。中共今天的所作所为,他的一切似乎都在为这一天做铺垫,做准备。或者说他每天都在自掘陷阱,自掘坟墓。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

Recent Posts

See All

民主先生辞世。政治局会议不提习核心!敲定一件事。习近平挡不住北戴河。晋升上将仅一人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7月30日星期四。 台北时间7月30日晚上7:24,台湾前总统李登辉先生去世,享年98岁。他是最高龄的当代政治人物之一,享有高寿。另外就像他的高龄一样,他在台湾享有崇高的声望。他曾经被美国的《时代周刊》评为民主先生!在台湾本土人的眼中,他是台湾之父。 李登辉是台湾第一位民选的,直选的总统,那是1996年。在此之前他曾经作为副总统,作为蒋经国的副总统。蒋经国先

战争逼近?京沪拉响防空警报!老百姓切莫误入那种地方。美领馆厨师这样走红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7月29日星期三。 昨天7月28日,美国和澳大利亚举行了2+2会议,就是双方的外长和国防部长举行了会议。美国出面的是国务卿蓬佩奥和国防部长埃斯珀,澳大利亚出面的是外交部长佩恩和国防部长琳达。他们在华盛顿举行了2+2会谈,这是每年一度的美澳2+2会谈。 在这次会谈中,美澳双方加强了两项合作。一是在军事和防务方面加强合作,共同对付共产中国。再一个是加强在疫情方面

宏文发表,胡锡进终于升官了

胡錫進發表了這樣的文章,什麼“當代美國上演的才是暴政”,可以想像一個情景。 他拿著他的這篇文章興匆匆的去找中宣部長,政治局委員黃坤明:“黃部長,你看我這文章寫的怎麼樣?” 黃坤明淡淡的回應了他三個字:“低級紅!鑑定完畢。” 胡錫進又興沖衝的拿著他的文章去見主管意識形態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說:“你看我的文章寫的怎麼樣?” 王滬寧冷冷的回了三個字:“高級黑!鑑定完畢。” 胡錫進又興沖衝的拿著他的文章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