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共輪番報復各國,忙不過來!何事讓習近平睡不著覺?美國人猜錯了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14日星期四。

中國跟土耳其的關係進一步陷於緊張。前兩天土耳其外交部指出,中共在新疆設立集中營的做法是人道的恥辱,要求中共關閉在新疆所設立的當代集中營,因爲那裏關押了超過100萬維吾爾人。這是作爲溫和的伊斯蘭大國,界於西方和中東之間的伊斯蘭大國土耳其的首次發聲。結果土耳其對中共進行了批評之後,中共不僅沒有反思,沒有接受批評,反過來倒過來對土耳其進行咆哮和威脅,然後還揚言要經濟制裁,經濟報復。中共推出了一個措施,發出一個所謂的旅遊警告,警告說到土耳其旅行不安全,暗示中國人不要去土耳其旅遊。旅遊業是土耳其的一個重要的產業和經濟來源,因此中共認爲此舉可以威脅到土耳其的經濟。其實土耳其並沒有倒過來說到新疆旅行不安全,但是中共反過來說沒有集中營,也沒有大規模關押人的土耳其不安全。這本來是一個國際上極爲諷刺的一個政治戲!

在這種時候,土耳其沒有屈服。不僅外交部和外交部發言人強硬發聲。還在中共的經濟制裁的威脅之下,土耳其的總統親自站出來強烈的發聲,總統埃爾多安在昨天以高調的聲音抨擊中共。他說:我們破壞他們的陰謀,照亮著我們的未來,他們就變成了我們的敵人,他們與我們爲敵。因爲我們不會對暴行保持沉默,我們當眾揭穿他們的不公!然後又說:我們發展了經濟,他們成了我們的敵人。意思是說土耳其剛經歷了一次經濟危機,就是去年土耳其跟美國關係緊張的時候經歷了一個經濟危機,中共還緊急的給土耳其提供了35億美元的所謂貸款,所以中共就以爲控制了土耳其的經濟命脈。實際上土耳其在釋放了一名美國牧師之後,美土關係已經緩和,已經回暖。今天中共利用土耳其,以爲土耳其經濟困難,需要援助,用經濟手段去威脅土耳其。

中共總是用經濟手段,經濟威脅,經濟制裁。自認爲是一個世界第二號經濟大國,第二大經濟體。因爲中共有把握!他給民主國家不一樣,民主國家不能夠隨便支付國家財富。比如美國,政府要修牆,他要經過國會,經過各方面的同意,否則的話修不起來。而中共如果要修一面邊境牆,隨時可以撥鉅款。因此中共可以隨便支付13億人民的財富,13億人民的血汗錢,不需要經過所謂的國會,人大政協,也不需要經過什麼新聞和司法輿論的監督,想到哪裏花多少錢就花多少錢。反正這是13億人民的血汗錢,隨便他撒。中共有這個把握,所以才動不動經濟威脅,經濟制裁來威脅其他國家。

中共不僅對土耳其報復,對對華爲5G說不的捷克中共也揚言要報復。一會兒對瑞典要報復,一會兒是對新西蘭要報復,然後又是要報復澳大利亞,前段時間跟加拿大才發生了緊張關係。中共是挨個挨個的尋找報復,總之跟別人一有問題就報復。以前報復韓國,報復日本。用旅遊做文章,卡旅遊者的這個手段,中共已經用在台灣身上。中韓關係緊張的時候,也是禁止旅遊者進入韓國,旅行社不得搞韓國遊。同樣跟日本關係緊張的時候,中共同樣對旅行社發過這樣的禁令。現在又對土耳其發這樣的禁令!這在民主國家無法想像,一個民主國家無法對自己的國民下達命令,叫他不要去哪里旅遊。不管是韓國,日本,台灣還是土耳其的政府,都不可能下達這樣的命令。這就是一個不公平的競爭,這就是一個不對等的經貿關係。中共自恃一黨專政這樣的一個國內強權,可以把自己民眾當做棋子,當奴隸,叫你去哪就去哪,不讓你去哪就不讓你去哪。所以在說到整個國際經濟不平衡,不對等的時候,中共的一黨專政制度起了可以說是一個關鍵的作用,支配了中國跟外國經濟貿易關係的不平等。而今天用在了土耳其身上!但是土耳其沒有屈服,而是發出了強硬的聲音。

現在其他各個國家都輪番對中共作出了更加強勢的表態,發出強硬的聲音,鷹派的聲音。比如說英國,英國國防大臣韋廉信最近指出,對待像中共這種這種破壞國際法,公然藐視國際法的國家,英國和國際社會必須拿出硬實力來對應!因此韋廉信表示,英國剛剛建造不久的第二首航空母艦伊莉莎白女王號(在2017年下水)將部署在中國的南海,而且將配備美國的F35先進戰鬥機,跟美國在南海並肩巡航。英國有兩艘航母,一艘是伊莉莎白女王號,另外一艘是威爾士親王號。這艘先進的航空母艦下水之後不久,英國就要把航空母艦派到男海,就是針對中共在南海地區不符合國際法的主張所做出的一個對應措施。這是英國的一個強硬的姿態!

然後在歐洲,美國副總統和美國國務卿都到東歐和中歐去訪問,舉行一系列的活動。國務卿蓬佩奧的主要活動是勸說這些國家不要使用中國的華爲5G技術,以免壟斷歐洲。副總統彭斯也在東歐和中歐訪問,紹他跟波蘭總統會見,就對波蘭拒絕中共的華爲公司5G技術大表讚賞,並且說美國要加強跟波蘭的防務,對付共同的敵人。

波蘭對中共的華爲公司和其他的相關設備說不,對排除華爲5G起到巨大的作用。因爲波蘭是東西歐的中心,是一個古書上說的所謂兵家必爭之地,在一戰,二戰,冷戰都是大陣營爭奪的對象,在納粹德國和共產蘇聯之間的蹂躪之中生存,後來獨立出來,獲得了民主化。波蘭現在是對付中共最強勢,態度最堅決的一個國家。因爲波蘭的電信基礎設施50%來自於中國的華爲公司,所以對波蘭的國家安全構成了重大的威脅。前段時間波蘭逮捕了一名華爲的高管,認爲他從事間諜活動,華爲公司把這個高管開除了,中共政府也放棄搭救這個高管,那就是默認了這介高管的確從事了間諜活動,違反波蘭的法律。波蘭據說是中國的華爲公司在海外最大的市場之一,華爲不僅在波蘭的電信市場佔有50%,而且把波蘭當成他的後勤基地和歐洲的一個中心,向東歐和西歐延伸。那麼當波蘭隊華爲說不的時候,基本上華爲在歐洲的業務就夭折一半了!

另一個歐盟國家奧地利最近發聲,說歐盟應該採取一致的態度立場來對待華爲公司。因爲華爲在奧地利的業務也可以說是非常廣泛,深入到奧地利的各個電信和通訊領域。奧地利發出聲音,是要暗示歐盟28個國家應該採取統一立場。事實上歐盟正在醞釀一個共同的方案,要禁止華爲公司進入歐盟的5G市場,保護歐盟的安全。歐洲的大國都相繼表態了,包括德國,法國,英國等等。所以離歐盟形成這個決議已經不遠,正在醞釀之中。因此奧地利的表態代表了歐盟28國的一個姿態,就是要以一致的行動來對付!

前兩天中共在炒作一件事情,說匈牙利對美國說不。說美國國務卿在遊說的時候,匈牙利的外長說了一句“不干涉內政,保持跟美國,中國和俄羅斯的關係的透明”,中共的媒體就大肆炒作,表示匈牙利外長好像是當面對美國國務卿不客氣。實際上縱觀國際媒體沒有這方面的報導,是中共的阿Q心態在作怪,拿這句話做文章,以爲說一句不干涉內政就是針對美國。其實所謂的不干涉內政,人家可以針對中國,針對更多的國家。比如你中共用華爲這種間諜監控公司進入其他國家,對別的國家構成一個情報,監控和間諜活動本身就是干涉別國內政,試圖顛覆匈牙利等國的民主。匈牙利原來是前共產國家,而且在共產黨統治時期發生多次民眾起義,後來終於在1989年的下半年成了民主國家.這樣的一個民主國家怎麼可能去認同中共!所以中共在受到各國的譴責之下,在國內的媒體上進行選擇性報導,試圖要在中國民眾面前裝出一副自己還有一點市場的樣子,因此總是要找些新聞來做。其實在國際上來說,中共的說法完全是空穴來風。可以說在整個歐洲,不管是西歐,中歐還是東歐,基本上立場都相當一致。不僅對中共的華爲公司採取拒絕的立場,而且對中共的整體滲透都是一種拒絕的立場。

回頭說俄羅斯,俄羅斯最近又嚴厲警告中共了。俄羅斯的《獨立報》發表了一個嚴厲的警告!因爲中共剛剛發佈了一份北極政策白皮書,宣稱中共是一個近北極的國家,要在北京分一杯羹,佔有他的利益,更曾經先後派出北極探探索船叫什麼雪龍號和雪龍2號去探索,到與北極相關領域國家去活動,如芬蘭,冰島等。都知道俄羅斯被稱爲北極熊,是靠近北極最大的一個國家,所以俄羅斯聲稱他對北極有極高利益,利益攸關,因此對中共的白皮書非常不滿,發出了抨擊。中共聲稱他是一個近北極國家,因爲北極的氣候對中國有影響,俄羅斯的《獨立報》就說:西伯利亞的氣候對中國有影響,是不是西伯利亞會成爲中國的一部分?或者說是中國認爲應該控制西伯利亞?又警告道:中共在染指北極,號稱要建立冰上絲綢之路的時候必須注意到,不要冒犯俄羅斯的利益。俄羅斯在這裏有最大的利益!面對中國的挑戰猛烈地抨擊了一番。俄羅斯的搏擊現在一般不用政府出面,都是由媒體或者是專家學者出面。因爲政府之間出於對抗美國和西方的需要,俄羅斯政府和中共政府還假裝在唱雙簧戲,好像有一種形式上的合作。因此到俄羅斯在反中的時候,他往往是通過其他貌似民間媒體,或者是學者這方面的姿態來出現,其實很多學者和媒體都官方或者接近官方的。這是俄羅斯近期對中共強硬的發聲之一!

再接下來說到美國。美國這邊值得一提的,是美國總統川普將在不久簽署一個行政命令,將禁止中國的華爲公司和其他相關的中國高科技公司進入美國的通訊網絡市場。這在各個媒體都有報導!而且明確地說,是防止敵對勢力進入美國的電信和通訊市場。因此要簽署行政命令,美國政府透露很快就要簽署。儘管中美之間還在進行貿易談判,但這個行政命令將很快出台。而中共那邊的媒體就又採取了一個阿Q精神,一方面在暗示美國總統可能簽署這麼一個禁令,但是另一方面又在說,原定美國總統要舉行一個簽字儀式,但是說美國總統可能不出席,或者不舉行這樣的簽字儀式,會低調的進行,似乎在給中共一個面子。但不管美國總統舉不舉行這樣的儀式,但是簽署對華爲公司和中國科技公司進入美國市場的這個禁令本身才是具有重大的意義。這個重大意義就是把什麼華爲中興這些公司排除在美國市場之外!

美國政府有這麼一個行政命令。而美國國會也在醞釀另外一個相關的禁令,說是要禁止美國的公司向華爲,中興,晉華這些中共的監控間諜公司提供晶片和其他關鍵的零部件。也就是說一個在防進口,一個在防出口。美國政醞釀的這個禁令是進口,防華爲和中興公司進入美國市場。國會醞釀的禁令是防出口,防止美國的這些科技企業給華爲和中興提供晶片和關鍵部件。如果這兩個方案和合併在一起,雙劍合璧的話,對中共的華爲和中興公司可說是致命的打擊。他既不能進入美國市場,同時又不能獲得美國的晶片的話,繼續依靠美國的技術和美國的產品去監控13億人民的這些監控工程,什麼天網工程,天眼工程就可能難以爲繼。而他提出了一個宏大的監控中國人民的目標,是將來要發展到27.6億個攝像頭。現在是1.7億個攝像頭,一個攝像頭監七八個中國人,而將來一個中國人就要受兩部攝像頭的監控,這樣的計劃有可能會受到打擊,他在國際上受到打擊的同時,他的國內計劃也可能受到打擊。

美國總統將簽署這樣的禁令,但是美國的民間覺得不夠。像哥倫比亞大學的一位法學教授最近就在紐約時報發表公開的文章,說是美國跟中國的談判之中漏掉一個重大的項目。川普政府跟中共談判談到了製造業,農業和關稅壁壘這些問題,但是卻沒有談到互聯網市場。這位教授說道:根據中國的入世承諾,他必須在服務業,電信業,數據這些行業都要開放市場。但是對互聯網的封鎖,把國際互聯網巨頭公司排除在外,這是違背他的入世承諾,違背世界貿易組織的規則!比如中共把像谷歌,推特,油管,Line等很多個國家的互聯網生意都排除在外,關起門來不准別的國家進入。而中共的互聯網平台可以進入其他國家,比較中國的微博微信,其他國家也可以使用,甚至很多國家在使用微信。所以這是不公平的,這位專家認爲不公平,說這是川普政府的一個重大的疏失,所以應該把這方面提上議事日程。而且單從經濟層面上來看,互聯網市場在世界上也就8億美元的產值。由於中共靠這種封鎖線的競爭,在20家世界互聯網巨頭中,中共就佔了9家,是通過不公平的手段所佔的。一方面是排擠其他的國家就這麼市場,但是中國的互聯網巨頭卻進入其他國家的市場。這完全是不平等的!中共的互聯網企業在國際上橫衝直撞,但是外國的互聯網企業沒有一家可以進入中國,所以這本身可以說是世界經濟秩序的嚴重的破壞和踐踏。因此他強烈呼籲美國應該採取這樣的措施,把這個談判項目拉進來。

實際上在奧巴馬暑期,這方面的議案就提出過。奧巴馬政府時期曾經指控說,中共的互聯網封鎖是一種關稅壁壘,是一種經濟貿易壁壘,應該要摧毀。同時在當時中共大舉入侵美國網絡,搞網絡攻擊,網絡間諜和網絡竊密的時候,奧巴馬政府曾經憤怒地提出,作爲反制手段之一,可以摧毀中共的互聯網封鎖牆,摧毀他的防火牆。當時中共的外交部和中共的相關人員都抓狂,大喊大叫,認爲如果美國摧毀他的互聯網封鎖牆的話,將是對什麼主權的入侵,中共會做出激烈的反應如何如何。其實說穿了就是怕中國人民知道真相!所以這在奧巴馬時期說過,但是沒有做到。現在川普時期沒有提出問題,但是不排除這是川普放在談判桌上,或者是談判桌下面的一個終極手段之一。當雙方的貿易協議在其他方面談不攏的時候,這個手段不排除會拿出來。這是美方的工具箱裏面一個有力的工具之一!所以這位美國的法學教授把這件事提出來,在紐約時報公開報導,成了美國談論話題。

川普政府空前的強勢,40年來以最強勢的姿態對付中共,美國的國會參眾兩院,共和民主兩黨也是空前的一致,美國的朝野的對付中共的經濟入侵,網絡入侵,以及破壞世界經濟秩序,政治秩序,國際秩序上採取空前一致的強勢態度。但是美國在對付中共的這個問題上也有他的盲點!前兩天,美國國會有一個美中經濟與安全委員會舉行的聽證會,一些專家在聽證會上發言,其實有個話題叫做“什麼讓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夜不能寐,睡不著覺”,就是有什麼事讓他睡不著覺。有的專家說:因爲習近平擔心中共軍隊不能打勝仗,解放軍打不了勝仗,睡不了覺。因爲這支軍隊號稱現代化,但是腐朽,落後,思想散亂,沒有作戰經驗,所以擔心打不了仗,這是一個說法。還有個說法是說習近平擔心跟周邊的國家關係緊張,限制了他的發展。還有就是說習近平擔心在中國崛起成爲第二大經濟體之後,在學習做超級大國的時候遇到障礙,無法去模仿超級大國的發展曲線……

其實這些說法都是非常表面的,都沒有說到問題的關鍵。習近平作爲中共的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最令他睡不著覺,夜不能寐的絕對不是這些專家所提出的事情。如果說是因爲軍隊不能打勝仗,習近平最多就是讓軍隊不打仗就是了,表面上說打這個打那個,一會兒打日本,一會兒打印度,一會兒打台灣,一會打越南打菲律賓,打這個打那個……他不打就行了,這並不是他擔憂的事情,他只是作勢嚇人。而中共解放軍最能打仗的是針對中國人民,就像六四大屠殺一樣,20萬軍隊包圍北京城,殺進北京城,對手無寸鐵的北京和學生坦克碾壓,機關槍掃射,大肆血腥鎮壓,這是他的最強項。

另外說習近平跟周邊國家的關係緊張而睡不著覺,這也不會。跟周邊國家的關係,他一會兒是緊張,一會兒是放鬆,完全看中共自己的需要。時鬆時緊,時而是敵人,時而是朋友,時而輸送利益,時而互相威脅。恃強凌弱,以大欺小。這方面中共自己會掌握。

再一個所謂超級大國的曲線,這根本不是習近平考慮的事情。這方面外交部也好,專家也好,學者也好,會提出他們的想法。而且基本上來說,他們的想法也就是怎麼樣去固守一黨專制的前提下去當一個所謂的超級大國。也就寧願去當一個邪惡的超級大國,也決不會當一個文明的超級大國。因爲文明的超級大國就意味著中國人民要參政議政,意味著中國要加入文明世界的行列,中國人民要有選票,有新聞自由,言論自由和司法獨立,這中共絕對不幹。

所以說穿了,習近平絕對不會爲這些事情睡不著覺,夜不能寐。他真正睡不著覺,夜不能寐的,我想作爲中國人,作爲瞭解中國政局的人都很清楚,那就是中共的一黨專政能不能維持。事實上在這個問題之後還有更大的問題,就是習近平個人的權利能不能保障,能不能夠一言九鼎,大權獨攬,保住自己的權力而不受到其他人的覬覦,或者是報復。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酣睡,這是古代皇帝的遺訓,代代相傳,到習近平這個紅色皇帝這裏仍然是這種想法。

因此這些美國政要討論了半天,應該有個很精確回答。什麼讓習近平夜不能寐,什麼讓習近平睡不著覺,那就是如何守護紅色江山,一黨專政。在這背後更大的是習近平如何守護他自己手中的權力!這才是他真正睡不著覺,夜不能寐,甚至是噩夢連連的,最終的和真實的關鍵答案。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