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耳其大怒!北京幾乎跟所有國家鬧翻,外交部忙於吵架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12日星期二。

美中關於90天的談判繼續進行,現在新一輪談判在北京舉行。昨天2月11日,先是雙方副部級的會談在北京登場。這個副部級會談登場之後,美方反復強調的一句話,就是有關90天談的最後期限不會改變。也就是說3月1日是最後期限,如果雙方談不攏,3月2日開始美國就要加徵關稅,對中國商品加徵關稅。再接下來是部長級會談,在2月14日和15日舉行,分兩輪。

然後雙方又傳出一個消息,本來說習近平跟川普的會見告吹了,現在又說如果雙方談得好,比如2月底雙方談成一個協議,那麼在3月份有可能習近平跟川普在美國海湖山莊,兩年前他們見面的地方,川普的私人別墅再次見面。如果那樣的話是在雙方談成的情況下,相當於美方給中方一個面子,給習近平一個台階下,在海湖山莊見面。那樣習近平那個時候就會在國內就會有重大政治收穫!那個時候兩會已經舉行,中美雙方如果談成一個協議,貿易戰停止,中共一定會在國內大肆宣傳他自己成爲贏家,或者說雙贏,然後進一步加強習近平的權利和地位。但是在3月1日前雙方談的怎麼樣,在重大問題上與結構性改革上談不談得攏,還是一個未知數和大問號。

就在中美雙方進行副部級談判,即將舉行部長級談判的同時,2月11日,美國的兩艘導彈驅逐艦再次開進南海自由巡航,這次開進的島嶼是美濟礁和仁愛礁,是靠近菲律賓的兩個島嶼。中共宣稱他對極其接近菲律賓海岸線的這兩個島嶼擁有所謂不可爭議的主權,然後向美方提出了抗議,並且在中共的媒體上報道什麼南部戰區對美國的軍艦進行了警告驅離。這些都是繼續發揚著阿Q精神!而美方幾乎現在形成了一個慣例,每一次中美貿易談判,幾乎都會有美國的軍艦或戰機在南海,台海或者東海出現。這相當於是美國發出的信日號,這個信號按照中國的話來說,就是一手硬一手軟,或者說文武兩手,文武兼攻,看著你中共還耍什麼花招。

美國跟中國之間的問題在繼續發酵。像就在同一天,美國總統川普已經簽署了一個行政命令,要加強美國在人工智慧,AI領域的研發和投資,要保持一個優勢。這樣的一個行政命令主要就是針對中共方面,因爲中共在人工智慧方面由於大量的盜竊和大量投入,跟美國的技術已經只有一步之遙,甚至有的估計是超過了美國,所以美國要集體極其地在這個領域保持優先地位。因此川普簽署了這個命令,直接針對的就是中共傾斜的高科技方面的一些政策。

與此同時,這兩天美國有五位國會議員,包括參與和增員在內,他們向美國國會領袖佩洛西建議,邀請台灣總統蔡英文到美國國會發表演講。如果一旦成行的話,我想這是中美台關係的一個重磅炸彈,對中國來說是巨大打擊。這五位文員包括非常有名的克魯茲和盧比奧,他們都曾競選過美國總統,是重量級的議員。而在台灣方面,台灣政府表示目前還沒有這個計劃,顯得非常客氣,低調和謙虛。而中國方面最近是暫停了對台灣總統蔡英文的人身攻擊,恐怕正在觀風向。因爲前段時間推出所謂的一國兩制在台灣受到朝野兩界的聯合抵制和痛批,讓中共大敗一陣,所以現在顯得稍微低調一點,謹慎一點。

中共現在是輪番跟其他國家發生問題。不僅跟美國之間呈現著尖銳的對立和全面的衝突,跟其他國家也是輪番出問題。像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正在歐洲訪問,訪問的主要是東歐和中歐的國家,主要是就華爲這些中共高科技公司的危害向這些國家打招呼。其中匈牙利說了一番話讓中共視爲至寶,以爲撿到了一根救命稻草。匈牙利說和美國,俄羅斯和中國都保持著一個透明的關係。原話是怎樣我不得而知,只是說匈牙利不接受干涉內政,比較獨立自主,但是會保持警覺等等。中國人就把這番話作爲救命稻草,讓認爲好像是匈牙利給了美國國務卿一個還擊。事實上,絕大多數的歐洲國家都響應了美國發出的呼籲,保持警惕。因爲蓬佩奧說得很清楚,如果歐洲的國家跟中共的華爲公司有合作的話,也會影響這些歐洲國家跟美國的合作,因爲華爲公司給歐洲國家帶來了威脅和間諜危險。由於歐洲國家是歐盟或者是北約的成員,會間接給美國國家安全帶來威脅。也就是說這些國家要作出選擇!比如匈牙利,是跟中共合作還是跟美國合作,必須有一個選邊站。

與此同時,在德國召開一個專家會議。這個專家會議進行了兩天,各方面的網絡專家,技術專家在這兩天的會議中得出了個結論,說中國的華爲公司對德國的國家安全有重大威脅!有兩點結論,一是像華爲這樣的公司是間諜中心,他在國外的分公司是間諜中心。二是當中共跟外部世界發生衝突的時候,極可能下令他在世界各地的華爲公司去干擾或者關閉當地它所支配的通訊網絡,或者是互聯網絡。這就會給其他國家的嚴重的國家威脅,在衝突中使其他國家處於嚴重不利的一面。所以因爲這兩個原因,專家會議強烈建議政府禁止華爲,禁止中興,禁止中國的高科技公司。而德國政府已經在這麼做!

中共又公開發出警告另外一個歐洲國家。這個國家是捷克,說是要對捷克採取法律行動。捷克政府宣佈了要把中共的華爲5G技術排除在關鍵設施之外,而中共認爲這個指稱毫無根據,要用法律行動去對付捷克政府。

所以中共是輪番的跟這些國家燃起戰火。由於華爲公司的關係,中共幾乎是跟所有的歐洲國家,大多數歐洲國家都發生了衝突或者口舌之爭。包括波蘭逮捕華爲公司的間諜,瑞典提出中共的北極站有軍事用途,以及挪威等其他其他國家都提出類似的呼籲。而比利時方面指出,在歐盟總部布魯塞爾充滿了中國和俄羅斯的間諜,而中共的間諜多達數百人在那裏猖獗的活動。但是中方予以否認!

除了歐洲之外,中國跟其他國家的關係也繼續處於緊張。比如跟印度,印度總理莫迪最近訪問藏南地區,中共方面又表示強烈的不滿或者是所謂的抗議。因爲中共認爲印度訪問的阿魯納恰爾邦是中國的領土,中共聲稱是藏南地區。印度總理訪問了有爭議的地區,因此提出抗議。這個地區稱爲藏南,實際上就是西藏南部。歷史事實是中共強佔了西藏,而且把西藏的最高領袖達賴喇趕到了印度,因此現在中共所佔領的西藏位於中國和印度之間。而中藏印關係本來就很微妙,作爲西藏的最高領袖不僅沒有居住在西藏本身,也沒有居住在中國,而是居住在印度,這本身就是一個巨大的嘲諷。所以中共的所謂抗議我認爲完全無濟於事!中共的抗議非常低調,而印度總理總是高調訪問藏南地區,把阿魯納恰爾邦視爲印度的一部分。但是嚴格說來,在歷史上那是西藏的一部分,是很久遠的歷史了。

接下來,中共跟澳大利亞繼續發生口角和對立。持有澳大利亞綠卡的中國富商黃向墨在回到中國歡天喜地過年的時候,突然發現澳大利亞不僅拒絕了他的入籍申請,而且把他的綠卡吊銷了,因此中澳之間又形成了一個關係。黃向墨現在在北京,人回不了澳大利亞,就跟中共的官方媒體自說自話。環球時報組織了一個對他的採訪,他就假裝喊冤。但是在喊冤的過程中,又承認他是在澳大利亞的所謂華人統一促進會會長。也就是他身在澳大利亞,申請澳大利亞的身份,有澳大利亞的房子,有澳大利亞的綠卡,全家都持有綠卡,但是他卻爲中共的利益效勞。所謂的統一促進會,在那裏搞的活動是爲中共政權的目的服務。他不小心承認了這一點!

另外他又說所謂他的政治捐款在澳大利亞被認爲行賄,他認爲是澳大利亞的政治人物和政治機構向他索要的,他現在要求退還捐款,但是沒人理他。這個說法只能騙騙中國人,事實上是他積極活動,上下其手,到處去打點,到處去行賄,然後敗露。不僅把澳大利亞的議員搞得辭職下台,而且把自己也搞得進入了調查程序。

在他自說自話的同時,環球時報的記者問他:在澳大利亞有沒有媒體是聲援你的?他號稱有。但是他覺得奇怪的是,不管是在野是官方的,友好還是不友好的,都眾口一致的在這件事情上對他進行譴責。他說覺得奇怪,似乎想說出其他原因,也就是暴露了澳大利亞無論哪方面的媒體所表達的聲音都對他這種行賄行爲不齒。然後環球時報記者又問他,大意是華人或華人社區怎麼樣?他對這個問題表現得語言不詳,說不清楚,其實澳大利亞華人對於他這件事情根本沒有人聲援他。澳大利亞有120萬華人,佔據了澳大利亞人口的5%,是個重要的社區。但是由於像黃向墨這樣的華人華商在那裏活動,可有說是一顆老鼠屎搞壞了一鍋湯,搞得在澳大利亞的華人人心惶惶,不得安寧。所以如果把像黃向墨這樣親共的,甚至是中共代理人清除了之後,我想澳大利的華人社區自會安定下來,他們既然在那裏安居樂業,既然在那邊入籍,拿綠卡,我想他們應該是心系那片土地。海外的澳大利亞華僑,他在所在國工作生活,自有他應該所維護的價值,包括民主價值。

跟澳大利亞的關係沒完,中共繼續跟別的國家又發生問題。最大的問題出來了,那就是土耳其。土耳其最近公開譴責中共在新疆設立集中營關押一百多萬維吾爾人,所是當代集中營,是人道的一大恥辱。土耳其政府可以說是打破了沉默,公開譴責,並且對傳聞中一位維吾爾音樂家艾衣提在集中營死亡表示憤慨和譴責。艾衣提的死訊在土耳其引起了可以說是炸鍋般的效應,突如其來的媒體上,網絡上都是一片遣責中國之聲。而中共的回應一方面是說土耳其的批評沒有根據,另一方面放了一段視頻,是艾衣提的認罪視頻,表示艾衣提還活著。

但是中共播出這段認罪視頻可以說是出了三個不打自招的漏洞。第一,他說這段認罪視頻日期是2月10日,表示艾衣提還活著。但是艾衣提並沒有在視頻中提到日期,所以這並不能證明錄製視頻的日期是2月10日,很可能是以前的。第二,中共可以讓任何人在視頻上認罪,哪怕是政治局常委周永康,都可以在電視上或者螢幕上認罪。這就跟恐怖組織伊斯蘭國和地組織一樣,他可以讓任何人在視頻上認罪,這是恐怖組織所能做到的。中共對國家恐怖主義組織,他也能做到這一點。所以讓一個維吾爾人在視頻上認罪對中國來說不難,他可以讓左派的學生認罪,可以讓維權律師認罪,可以讓中共的官員在視頻認罪。這是國際上所熟悉的一種恐怖主義手法!第三,視頻認罪本身是對人格的侮辱,是對人權的踐踏,對人的基本尊嚴的糟蹋。中共放這段認罪視頻來證明艾衣提活著,反而證明中共是有多麼的兇殘,在反人權,反人類,反人道方面走得有多遠,反而通過視頻向土耳其證明了中共對新疆維吾爾人的這種迫害,包括對人的基本尊嚴的踐踏。

說到土耳其,土耳其其實在去年經濟危機的時候還緊急向中共求助,中共給了35億美元的援助和緊急貸款。這樣中共就有理由說,我錢都給你了,你爲什麼還譴責我?還有土耳其現在是半獨裁狀態,總統埃爾多安在把土耳其的民主往回拉。比如互聯網有一些審查,甚至想效仿中共審查互聯網等等。但即便是這樣的一個情況,土耳其仍然對中共進行了強烈的譴責。

土耳其以前一直保持沉默,引起維吾爾人和國際社會的不滿。因爲土耳其的民族跟新疆的維吾爾人是同文同種,新疆這邊叫東土耳其,不管是翻譯成土耳其也好還是翻譯成突厥也好,只是古代和現代的翻譯不同,其實都是一回事。新疆的穆斯林跟土耳其的穆斯林實際上是同文同種同源,如果說土耳其是西土耳其的話,那新疆就是東土耳其,屬於同種同文同源,又是同一個宗教信仰,土耳其理應聲援他們。但是土耳其迫於中共的壓力,一直沒有這麼做。現在土耳其站出來了,出聲了,這個影響非常重大。

土耳其是伊斯蘭國裏邊最強大的伊斯蘭國,他橫跨在東西方之間,他是中東的一部分,也是歐洲的一部分。在歐洲他是北約的成員,而且是個民主體制。在中東他是個伊斯蘭大國,是信奉伊斯蘭教的國家,但是也相當世俗化,是接近世俗的正常社會。而土耳其在中東的影響也是舉足輕重,是一個中東大國,在地區衝突中有相當大的發言權。面對什麼顏色革命,或者敘利亞內亂等等,土耳其都起了巨大的作用。現在土耳其帶頭發聲譴責中共在新疆設立當代集中營,這起了象徵作用。目前穆斯林國家有份批評譴責中共的還有馬來西亞和印度尼西亞,現在又有了土耳其。這些都是穆斯林大國,而且都是世俗國家,接近於正常社會的國家。

其他的伊斯蘭國家還沒有出聲,比如伊朗,沙特阿伯,巴基斯坦這些國家還沒有出聲,還在保持沉默狀態。他們要麼是跟中共有某種關係,要麼是在中共的壓力之下。但是伊斯蘭社會一旦發聲的話,帶來的影響鈄是巨大的。不僅給中共帶來輿論影響,而且一旦刺激到在中東地區的伊斯蘭極端部分的話,有可能以某種武力攻擊的方式對中共發起報復,這種可能性不能排除。所以中共在新疆的倒行逆施現在不僅惹怒了全世界,而且還刺激到了中共國家的敏感神經,將來會惹多大的禍,還不得而知。

華爲公司在全世界暴露出了更多的問題。華爲公司不只是搞間諜活動,監控活動那麼簡單。現在國際社會總結出,華爲公司實際上在過去12年的發展中,他在170個國家有他的分公司或觸角,結果發現他是通過腐敗和行賄來獲得發展。現在國際社會得出結論,腐敗和行賄是華爲公司發展的主要途徑之一。他因爲腐敗和賄賂,一共在21個國家受到了法律的訴訟。在非洲國家尤其多,比如阿爾及利亞,加納,贊比亞這些非洲國家都先後對他進行起訴。還有所羅門群島,亞洲國家菲律賓,馬來西亞等等。華爲公司在這些國家都被起訴,在過去12年間總共在21個國家被起訴。

比如在阿爾及利亞,華爲公司爲了得到當地的一些項目,對兩名當地的官員和商人行賄,一人給了1000萬美元。阿爾及利亞爲此立案審查,最後判處了阿爾及利亞的這兩名受賄人員一人18年徒刑。另外三名中國商人被阿爾及利亞判處了每人10年監禁,但是逃掉了。另外還有加納,加納的反對黨指控,中共爲了得到當地的一個合同和項目,華爲公司向執政當局行賄數百萬美元,然後得到了一個利潤豐厚的項目。這受到反對黨的揭露和批評!另外在贊比亞的法院也相應的有開庭,審理華爲公司的行賄案,也有相當的人受罰。剛才提到的阿爾及利亞,他對中興公司也禁止,因爲中興公司也在那裏行賄,後來在阿爾及利亞,華爲和中興都是被禁止參加這個國家的項目。

還有在所羅門群島海的底光纜這些項目中,後來發現華爲公司爲了得到海底光纜的項目,向執政黨大量行賄,行賄之後幾乎得到這個項目,但是這個項目後來被澳大利亞所阻止。澳大利亞處於地區安全,向所羅門群島建議要取消華爲的項目,然後由澳大利亞承建這個海底光纜。結果華爲公司儘管大量的行賄,但是這個項目卻失守了,失敗了。

在其他國家也是這樣,甚至也包括比較親中親共的菲律賓都捲入了這些行賄官司,所以華爲公司的行賄官司可以說是不勝枚舉。包括以前我們提到的,在澳大利亞他是直接邀請澳大利亞12名政要到深圳去旅行,給高級賓館,話費,超規格接待,甚至包括邀請了當時澳大利亞外交部長和貿易部長,也就是想強推華爲的所謂5G項目,這都是昭然公開的行賄活動。這些行賄達到什麼程度?現在國際社會統計,華爲公司在過去12年行賄的資金達到50億美元。這些行賄還沒有包括華爲的其他所謂捐款贊助的項目範圍,就是直接屬於經濟犯罪的資金達到50億。華爲在170個國家開展項目,所謂年收益達到一千多萬美元,然後用了50億美元在到處行賄。這些行賄本身不僅違背了當地的法律,而且是道德敗壞的一個象徵。所以華爲公司帶出去的是中共的腐敗文化,專制文化,對當地的民眾進行監控和竊聽。

華爲公司在大學裏這些項目繼續受挫。他在大學裏的項目號稱捐助贊助,英國的牛津大學帶頭拒絕了他的項目,現在美國的大學也開始拒絕華爲的捐項目了。像在加州的著名的柏克萊分校,已經開始停止華爲的這些所謂捐資捐助和合作項目,說是有待華爲公司的這些案件理清爲止。因爲公司現在捲入了大量的案件,在美國受到了23項刑事起訴,這些案件在審理過程中。柏克萊分校說,不適合跟華爲公司進行合作。

也就是說,越來越多的大學和研究機構也在抵制華爲。這些抵制說明了華爲對這些大學的捐資贊助有可能有不良企圖,其實也可以劃爲一個行賄的範圍。甚至包括美國一個親共親中的智庫布魯金斯,這個智庫在去年得到了華爲30萬美金的捐助,因此這些智庫的某些人經常爲中共的利益進行遊說,現在顯然這樣的事情也難以爲繼了。所以華爲在全世界受到圍堵圍獵圍剿,可以說是過街老鼠,人人喊打。

其實不只是華爲,而是中共本身這個政權,這個執政黨在全世界範圍內不受歡迎,輪番的跟這個國家那個國家發生問題。當然他都是認爲別人有錯,認爲別人需要懸崖勒馬,需要承認錯誤,而中共永遠是偉大光榮正確。這跟當時滿清的狀況非常相似!滿清末年閉關鎖國,對內獨裁,對外欺騙,輪番跟各國發生問題。一會兒是八國,一會兒是十一國,一會兒是跟英法聯軍打仗,一會兒又跟八國聯軍打仗,一會兒又跟日本打仗,一敗塗地。今天中共輪番跟其他國家發生的情況,跟當時滿清的情況非常相似。所以說歷史往往有驚人的相似!當中共在指責其他國家都是這裏錯那裏錯,每天外交部發言人都忙不迭地指責這個國家錯了,那個國家錯了,這個國家又需要改正錯誤了,那個國家又是毫無根據的,然後中國又表示這樣的批評,那樣的抗議,又是什麼強烈要求等等。中共永遠不反思自己有沒有錯,堅信自己偉大光榮正確,所以有個外號叫偉光正,繼續戴得很牢。

但是真的如此嗎?我想一個有常識的人都可以想一想,這個政權,這個執政黨在說所有其他國家和地區都是錯誤的時候,這究竟成不成立,他本身有什麼問題?當然中共政權在說別的國家都錯,他自己都是偉光正的時候,我想中共當局本身內心世界都不會認同,都不會同意,都認爲自己心虛理虧。當然,中國可以理直氣壯地說。就像前鐵道部政治部宣傳部部長王勇平一樣,在2011年甬台溫鐵路列車追尾事故之後說了一句名言。這是中共的一個心態,一個態度的描述。這句話是: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這是中共面對這個大千世界的基本態度,是非曲折的基本態度。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美朝峰會出意外!王位爭奪者突然發聲,某人背後設局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8日星期四。 第二次美朝峰會,美國總統川普跟北朝鮮領袖金正恩在越南河內舉行的會談提前結束。說得好聽是提前結束,說得不好聽是談判破裂,但是雙方也都說了一些客氣的話。在28日,預定的正式會談突然在半小時內結束。川普原本在下午4點舉行記者會,結果記者會提前到了兩點,而他跟金正恩的工作午餐也取消。因爲看上去的是金正恩獅子開大口,而美國不能滿足。美國堅持自己的原

金正恩橫行中國,土共沿途進貢。幕後明爭暗鬥,意外走漏行蹤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7日星期三。 第二次美朝首腦峰會正在越南首都河內舉行,美國總統川普和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先後到達河內。川普照例坐總統座機空軍一號抵達河內,然後下榻在萬豪酒店。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恩則繞了個大圈子,他坐火車經過大半個中國,然後在中越邊境換汽車到達河內,他住在Melia Hanoi(美麗雅)酒店。 金正恩這次穿越大半個中國非常有名堂。中國的媒體在表面上看來是借金

注意:接班人即將上升到省委!習胡兩家的如意算盤,一直打到2032年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2月26日星期二。 在中共官場,有一個人又要升官了,從市級官員即將升爲省級官員。因爲這個人很特別,所以格外引人矚目。這個人的名字叫胡海峰,是前總書記胡錦濤的兒子。 這個人的升官過程路線圖基本上很清楚,從市級到省級,將來到中央級。他的升官過程可以總結爲六個關鍵字,就是報答,避禍,報復,升官,造假,接班。 什麼叫報答?這個胡海峰原先是經商,在清華大學當一些公司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