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战疫?两岸制度对决已见分晓

中国瘟疫未了,二月底中共出版《大国战疫》,吹捧习近平“大国领袖,为民情怀,战略远见,卓越领导力”。但仅仅过了几天,这本书下架,原因不详。命运有如两年前《厉害了,我的国》那部电视片,总导演王沪宁再次踢到民意的铁板。民间评论此书:低级红,高级黑。具有代表性的网民评说:疫苗没有研制出来,解药也没有研制出来,倒开始提前表功庆功了。 实际上,为新型冠状病毒积极研制疫苗和解药的倒是美国,那个被中共再三抨击的民主大国。为救治武汉肺炎的患者,首先在北京中日友好医院投入临床试验的新药,就是美国新药瑞德西韦。中共还再三婉拒美国派遣病毒专家和医疗团队前往中国协助救治,以掩盖中共当局不愿曝光的秘密,即病毒的真正起源。 快速出版《大国战疫》和习近平讲话单行本(2月23日,在17万人官员大会上的讲话),倒是体现了中共所宣传的“中国速度”、“中国效率”。 与之形成对照的,是台湾速度、台湾效率。那就是,中国瘟疫爆发并向境外传播之时,台湾行政院长苏贞昌立即下令扩大60条口罩生产线,并由政府斥资1.8亿新台币,预计半年内达到日产口罩千万片。结果,在台湾各工具厂家的通力合作下,几乎在一个月内就可望达成。预计到三月中旬,台湾就可日产口罩千万片,成为全球第二大口罩生产国。另外,由台湾中研院和国卫院合作,在半个月内研制出美国瑞德西韦合成药,纯度高达97%。


对照中国速度、中国效率与台湾速度、台湾效率,台海两岸制度对决已见分晓。民选的台湾政府以民为本,以民意为依归;自封的中国政府以官为本,以权力为依归。台湾制度的优势,属于人民;中国制度的优势,属于官府。 先后沦为武汉肺炎重灾区的日本和韩国,媒体猛烈抨击本国政府而盛赞台湾政府,不仅盛赞台湾在中国瘟疫爆发和输出时的快速反应、快速边关管控,以及在口罩和药品方面的快速行动,雷厉风行;而且盛赞近些年,台湾政府明智地让台湾经济减少对中国大陆的依赖,启动“新南向政策”(面向东南亚国家和印度),以及在北京限行大陆游客后,台湾积极开发其他国家游客,结果台湾游客总量不减反增。 反观日本和韩国,近些年却进一步依赖中国经济、中国市场,旅游业更是依赖中国游客。直到中国爆发瘟疫后,日韩两国仍在观望,不愿流失中国游客而坐实阻止瘟疫蔓延的最佳时机,以至于很快沦为中国之外的瘟疫重灾区。截至三月初,台湾、日本、韩国感染数据分别是:台湾,确诊病例41,死亡人数1;日本,确诊病例980,死亡人数12;韩国,确诊病例4335,死亡人数28。 韩国媒体猛烈抨击文在寅政府,甚至提出宁愿让台湾和韩国交换总统。其实,最应该交换总统或领导人的,应该是台海两岸。 设若在半年或一年内,习近平到台湾主政,把他的那套所谓“现代化治理模式”带到台湾,让部分亲共的台湾人如吴斯怀、赵少康、黄智贤、黄安,以及那个“五十七岁的台湾女孩”凌友诗等人,领略中国式一党专政,看看是何等滋味!反过来,设若在同一时期,蔡英文到中国大陆主政,让大陆人民见识一位民选总统的能力、水平,以及她的学识、风度和涵养,并见证以民主方式治理大陆后,在大陆民间所能激发的社会潜力、自治能力和创新意识,看看这种新式官民互动、共度时艰,效果到底有何不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