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爆炸,炸出一個大秘密!任它天災人禍,領導人不再現身

各位觀衆聽衆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3月23日星期六。

發生在中國江蘇省鹽城市響水縣的化工廠大爆炸,最新的情況是官方公佈說有62人死亡,28人失蹤。這些失蹤的大概也是很難保住的,最後都會被歸往死亡數字。那麼這兩項加起來是90人,將近百人。然後是然危重34人,重傷60人,這兩項加起來是94人。而危重的基本上很難保住性命,重傷的能不能保得住很難說。這幾項數字相加將近200人,而且還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比較客觀准確的數字。


環球時報的總編胡錫進發條一個博文,他批評地方政府在輿論應對上沒有去注意應急,而是把正確性放在第一位。他嚴厲批評,認爲非常不妥,說這種重大事故發生之後應該是急人民之所急,應該趕緊搶險,緊急運作,而不是把正確性放在首位。他說的這個“正確性”實際上少了兩個字,應該是政治正確,他隱瞞了兩個字,而他批評的主要是地方政府。而且他還說,這個化工廠原先就有13項安全隱患,又說是受過很多的處罰,是帶病運行,不知道這樣帶病運行的化工廠爲什麼會運行。


這次非常驚訝的是,環球時報的總編輯胡錫進跟中國自由派的立場倒是非常接近,這次他沒有吃藥,或者沒有吃錯藥。只是他批評的對象仍然是地方政府或者是輿論報導,並沒有指出其他更上層。


事實上這次大爆炸還可以炸出了一個大秘密。那就是大家注意到,中共的黨和國家領導人沒有一人到現場去視察。這麼大的爆炸,特大爆炸。又是火光沖天,連續兩次爆炸,震天動地,製造三級地震,而且是蘑菇雲升起,周圍的居民樓和學校的窗戶都震塌,無數人流血受傷,哀嚎一片,到處一片狼藉。應該說這樣的重大事故應該由黨和國家領導人到場,但是沒有!報出來的只是一個批示,說總書記習近平有批示,總理李克強有批示,第一副總理韓正有批示。就是用批示代替了視察,沒有一人到場。因爲習近平在外國訪問,所以發了批示。


事實上,中共領導人缺席天災人禍的現場已經相當久了。最近兩三年,基本上沒有高層的領導到達現場,這是非常罕見的。如果是往前溯追一下,政治局常委或者是政治局委員級別的,也很少到現場。比如總理李克強,如果說是到救災現場,往回看的話,能看到2016年夏天,十一省市遭受暴雨,他曾經到安徽或湖南的一些地方去視察。但是那場視察受到了很多的批評,說是陽光普照,一片幹地,沒有看到水。所以就有人把他跟2010年前總理溫家寶的視察場面作了個對比,說溫家寶是踩著水,到了洪水現場。當時有11個省市受災,有128人死亡,而總理到達的地方根本都是很乾燥,陽光普照,所以說他在作秀。


再之前就是昨天我提到的2015年,總理李克強到天津去視察那一場大爆炸。但是他是遠遠的站著,看了一下,而且還說輿論工作做得不好,沒有權威發佈,以至於謠言滿天飛。然後站在他旁邊的天津市長黃興國也說是沉痛檢討,輿情工作做得不好是最大的錯誤等等。而再往前推那就是很早了,總書記習近平上任以來,只有一次到災區視察,就是2013年在他上任半年的時候到四川蘆山地震災區看望群眾。那已經是2013年5月份的事情了,距離現在已經6年,之後就基本上找不到他到災區現場去視察場景。


實際上其他的領導人也都非常少見,比如2018年夏天,當時全國各地都在鬧洪災,從西北到新疆,從北邊到東北一直南下到長江流域,特別是南方很多的省市都遭受洪災暴雨,甚至山東壽光還發生了人爲放閘造成的的災禍,給蔬菜棚戶造成了致命的傷害。但是沒有一個領導人出現,黨和國家的人都沒有出現,當時還面臨7月政變傳聞,7月戰爭,還有8月北戴河會議,可以說當時的黨和國家領導人都忙於內鬥,忙於高層的權力鬥爭。另外當時出現了假疫苗事件,也都只是見到了領導人的批示,並沒有見到領導人出現在任何的災禍現場。


這是一個非常奇特的現象。事實上我們看一下,縱觀世界,可以說最高領導人逢天災人禍到現場視察,基本上是一個慣例。舉例來講,前不久美國總統川普還到了阿拉巴馬州舟去視察。當時因爲有龍捲風襲擊,造成了人員傷亡和當地的房屋倒塌。川普總統和第一夫人到達現場,還跟那些受災人員擁抱慰問。這些鏡頭都歷歷在目,是前不久的事情。


還有就是台灣總統蔡英文。去年夏天的時候,台灣遭受暴雨襲擊,中共的媒體諷刺蔡英文坐裝甲車視察。但是環球時報卻很不巧的登了一張蔡英文穿著雨靴,踩著深水,在深水中跟隨同人員行進,視察災民的情景,實際上這是露了馬腳。而且當時蔡英文是到了水災地區,他們的行政院長,副總統等很多官員都去各地視察。但是同時在發生水災的中國大陸,沒有一個黨和國家領導的出現。不要說總書記和總理沒有出現,連一般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都沒有現身,所以形成了兩岸巨大的落差。


另外還有去年夏天,日本遭受暴雨災害,首相安倍晉三取消了出國訪問的行程,乘直升機到受災最嚴重的岡山縣去視察。,因爲當地的一些災民是席地而坐,安倍首相跟民眾握手的時候,他是雙膝跪著去握手。因爲人家席地而坐,他也表示跟人家平等禮貌,所以也是雙膝跪著跟對方握手,然後傾聽,問寒問暖,這些都有相片爲證。


所以在世界範圍內,領導人去災禍現場視察基本上是一個慣例。其實在中國過去也是這樣,當時毛澤東時代有總理周恩來去視察,再到後來改革開放時代有趙紫陽經常去視察,甚至連總書記胡耀邦也經常會去災區。


所以中共領導人實際上發生了三階段的變化。最早的時候,毛澤東時代的周恩來會去視察,儘管毛澤東並不出動。到了改革開放時代,鄧小平不出動,但是總理趙紫陽,總書記胡耀邦會出動到地區去視察,親自到災區。洪水也好,地震也好,都會親臨現場。那個時候還有一點跟國際接軌的一個普遍的現象,相等的情況。到了後來江澤民時代就發生了一個變化,江澤民胡錦濤時代還是會有黨和國家的人去視察,但是開始造假了。最開始是製造一些虛假的場景,比如江澤民有一次去視察所謂的股市,握手的人號稱是股民,但實際上是國家安全的便衣特務所扮裝的。那個時候就開始造假了!


後來到了胡錦濤溫家寶時代,就繼承了這種造假。比如胡錦濤去視察,過年過節去視察農村有水的家庭,所是能喝上水了。結果後來被人發現了那是一家被慰問專業戶,不僅是中央的領導,還有省的領導,市個領導都專門到那一家去慰問,是確定的慰問專業戶,非常安全。而所謂的水和水管都已經事先裝配好了,完全是一場演戲。而溫家寶在視察的時候,比如在河南的愛滋病人重災區視察,說溫家寶跟愛滋病人握手,最後被揭露那都是便衣特務扮裝的,就是溫家寶說是握住了愛滋病人的手,實際上是握住了便衣特務的手。而溫家寶後來到四川大地的視察在中共裏面都已經算算不錯了,冒著餘震的危險到了四川大地震的現場。但是都還被批作秀,甚至被批爲是最佳的演員,或者是影帝。


而到了習近平的這這一屆政府,就到了第三階段,乾脆就不去了,逐漸的不去了。總理李克強是堅持到了2016年之後就不去了。這是個非常奇特的現象,中南海的領導人是可以說是學滑頭了,看穿了去和不去都沒有關係了。這裏面追究原因的話,可能有幾種原因。第一種就是出於自身安全原因不願意去,比如李克強去了天津視察,那個地方是有毒氣體在彌漫,所以不能靠近,遠遠的指點一下就走了,這是出於安全考慮。而習近平在2013年之後就沒有到天災人禍地方去視察,他一般是視察軍隊,視察這個單位那個單位,或者視察特區,或者改革開放後視察,但是並沒有天災人禍的地方。這說明他對自己的愛惜生命,珍惜自己的小命,根本不把人民的疾苦放在心上。自己安全第一,並不是民眾安全第一。由於習近平不去,李克強也漸漸的不去,最後其他黨和國家領導人也都漸漸不去了。所以這是一個安全的考慮!


第二種可能就是互相推諉,覺得這個事情該你去,該我去,該他去,最後誰都不去,最後就形成了高層中三個和尚沒水喝的現象,都不去了。


第三種就是後來按照習近平的說法,說要警惕塔西佗現象!塔西佗現象就是古羅馬哲學家塔西佗所指出的一個現象,說是當政府失去公信力的時候,那不管你幹政府幹什麼事都是錯的。就是如果政府失去了公信力的話,幹好事也會被當成壞事。你幹壞事當然是壞事,你要是說好話也會被當成壞話。也就是說你幹什麼都沒用!也許中共高層經過王滬寧的撥點之後,塔西陀現象出現了,就是你去視察和不去視察也一樣,你說好話和不說好話都一樣。民眾不關心你,你去了恐怕還不討好,甚至可能會出問題。不要說天災人禍不去,一般的視察都很危險。就像2016年李克強在吉林視察的時候,突然有訪民攔住了他喊冤,就跟古代的攔轎喊冤一樣。當時現場一片大亂,保安便衣都非常驚慌,雖然李克強面對訪問算是應對下來了,但是這後來被當成一個教訓。


而對習近平來說還有更嚴重的,習近平大概在2015年到了一次貴州遵義去視察,並不是天災人禍,只是視察一般的情況。結果就出現了一個婦女喊冤,大喊救我,結果被報導說是當場被民眾按倒,還堵住嘴。其實所謂的民眾都是便衣特務偽裝的,在那裏舉手鼓掌歡迎的全都是便衣特務,都是中共安排的,有的是黨政幹部,很多是便衣特務。所以說是被民眾堵嘴按倒的那位婦女,實際上就是便衣特務所幹的。由於這些經歷,習近平和李克強等人就更沒有安全感,更不敢去了。再加上李克強在2016年視察,的確出現了塔西陀現象。你去了水災現場,但是被批作秀,而且說你去的都是陽光普照的幹地方,怎麼就不見你在水裏踩著,不見你在暴雨中行走,不像台灣總統一樣在深水中踩著,或者在雨中行走!


中共高層領導人經過他們的所謂三朝帝師,唯一的酸秀才王滬寧的點撥,發現沒有用,視察不視察沒用。所以最後就作了兩個改變,非常狡猾地作了兩個改變。一個是用指示來代替視察,從去年開始,中共開始批示了。比如去年的假疫苗事件,習近平在外面訪問,假裝表示震怒,批示要嚴查。然後李克強也作出批示,要給人民一個交代。有網友就說:給什麼交代,就是一個透明膠把嘴封住的膠帶。這在網上可以說是盛傳一時!所以他們開始可以用指示來代替視察,像這次的化工廠大爆炸,習近平也批示了,李克強也批示的,韓正也批示了,就是不現身,不用現身了。這是一個變化!


中南海還非常狡猾地用了另外一個變化,那就是在去年2018年兩會之後,在4月份突然成立了一個國家應急管理部,把那些防震救災的放到這個部門。然後之後就出現了一個潛規則,就是以後的天災人禍,黨和國家領導人都不出現了,政治局委員,政治局常委以上不出現。那誰出現呢?應急管理部的人出現!還有地方省市領導出現!比如這一回江蘇發生了這麼一個驚天動地的大爆炸,應急管理部的黨組書記黃明率團去了,還有當時的江蘇省委書記主持視頻會議來救災,然後省長和副省長到了現場。所以現在看來就是壓到了省部級,最多是省部級去現場勘查。黨和國家領導人不用出現了,以批示代替就行了。


這是一個非常膽大妄爲的舉動,因爲縱觀世界200來個國家和地區,還沒有一個國家敢這麼做。就是出現了重大的天災人禍,國家領導人不出現,就用批示代替就行了,只是地方領導或者是部門的領導出現就行了。如果受指責被批判,那也就是地方政府,也就是部門的領導,如果要撤職也就限於中下層這個級別。所以這可以說是非常膽大妄爲的一步,創了一個先例,歷史上的一個先例。所以這次的江蘇大爆炸可以說又揭開了這麼一個大秘密,而這個大秘密存在了已經幾年了,只是不爲人所注意。


事實上就包括環球時報的總編胡錫進在批評地方政府,批評媒體,說他們不爲人民急所急,把(政治)正確性放在第一位的時候,他是避開了中央政府。恐怕他本人都沒有注意到,不知從何時開始,黨和國家領導人從天災人禍的現場消失了。如果你有黨和國家領導人出外視察的消息,基本上都是沒有去視察天災人禍的狀況。比如今年春節,總理李克強到了內蒙古去視察貧困戶,那是一個春節活動,沒有天災人禍。而習近平連北京都沒出,就在北京的郊區跟一些民眾或單位,甚至包括監控部門的一些單位去進行交流或視察。這也叫視察!所以今天的中共黨和國家領導人的視察是要萬無一失,非常安全。而且網上不斷傳出,習近平到哪里視察是是萬名便衣護駕,還有又到哪里視察也是裝甲車護駕等等,都是安全第一,黨和國家領導人的安全第一,而不是民眾的安全第一。然後在周圍鼓掌的所謂民衆,比如在所謂1大會址,他們在19大開完之後到了1大會址,都是當地緊急調集的黨政幹部扮裝群眾到那裏站著,扮成群眾歡迎和迎接,跟習近平握手等等,達到了這麼一個程度。


江蘇大爆炸首先固然是給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這是一個制度的產物,由於沒有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和司法獨立,以至於這些官商勾結,權錢交易的企業可以運行。然後可以在受到處罰,被判了刑,到處存在安全隱患的情況下依然可以大張旗鼓的運行,以至於最後造成這麼大的災難。其中還有一點,就是中國的這些化工廠,危險的工廠居然建造在這些人口密集的地區,周圍是居民樓,周圍是宿舍,就跟天津大爆炸周圍的情況一樣。這在很多的文明國家,民族國家都是很罕見的,人家的那些很危險的化工廠,帶有易燃易爆物質的,都要遠離人們所居住的地方,都要有規範,都有相應的規範,你不符合規範就不能建廠!在中國最近一些年,民眾起來抗議的,起來遊行的,示威的,甚至以最溫和的方式,用所謂徑走散步的方式來抗議的,都是因爲很多非常危險的化工廠企圖建在居民密集生活的地方。儘管有民眾的抗議示威和靜坐都是被中共方面以維穩爲由所驅散,但是也有少數的起到作用,政府讓步不再建項目。但是大多數的這些化工項目仍然建設在人口稠密的地方,就好像大亞灣核電站一樣。大亞灣核電站最被人詬病的,就是建立在各大城市的周圍,是非常危險的。在國際上都沒有先例,在中國卻有這樣的先例。


這些本來已經是制度的產物了,更不幸的是在大爆炸的背後,這些天災人禍的背後又爆發了這樣的一個秘密,就是中國的黨和國家領導人不再去天災人禍的現場了,就是不屑於去視察了,自己的安全第一。這裏面所釋放的訊息包括了愛惜自己的生命,貪生怕死,不管人民的死活,自私自利,還有就是互相推諉,不負責任。其他更深層的訊息,那就是權力傲慢,膽大妄爲。這可以說人類歷史上,在世界歷史上,即便是在中國的近代史上開創了一個先例。這樣的先例足以讓13億人沉思,是不是13億人民真的把這個政府慣壞了!


今天就在就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