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大瘟疫动摇共军!大批将官倒下。驻保定部队乱套。笔杆子急喊忠诚!习派自吹中国抗疫全球最好,三大理由惊世骇俗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12月29号星期四。


大瘟疫肆虐中国,再一波的大瘟疫。继2020年之后的武汉大瘟疫,这一回是全国性的大瘟疫。这一回大瘟疫所到之处不仅席卷了中国的各个省市,甚至到达基层农村。同样其实也席卷了中国的军队,中共的军队,就是解放军。现在传出中共的军队情况不妙!


中共官方选择性的公布了一些将官的死亡,但是这些死亡的将官都是退役的,只公布退役的是怕动摇军心。因为现任的将领军官肯定有死亡,但是中共讳莫如深,予以隐瞒。公布出来这些已经退役的将领或者是军官有这么一些人:有曾经是中共陆军指挥学院院长的周村,还有就是是第二炮兵的政委李同茂,还有总参谋部的警卫祕书孙勇。据说孙勇还当过毛泽东的祕书,公布了这些人死亡。其实不止这些人死亡,公布的原因也不直接讲是染疫而亡,而是讲期间死亡。但是在这期间密集公布军官和将领的死亡,本身就是大瘟疫的背景。由于中共的算法不同,他就这些人说成是其他原因。或者是直接说因病医治无效,几月几号在北京死亡。


这几个人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比如孙勇,他担任个朱德的警卫,毛泽东的警卫,还有副卫士长。还有中共军队的总参谋长,警卫局副局长兼中央警委团团长,1991年晋升为中将。李同茂曾经担任过一个旅的政委,后来担任第二炮兵第五十二基地的政治部主任,后来是第二炮兵的政委,二炮部队是导弹部队。周村的级别很高,是中共总参谋部防化部副部长。防化部队跟生物武器,细菌战,武汉实验室等相关。他还当过国家地震局的政委,总参谋部动员部的副部长,也是中将,得过中共的独立功勋勋章,后来是陆军指挥学院的院长。这些人报导出来了!除了这些将领之外,还有就是中共公开报导的重要人物的死亡。其中就是中共的解放军陆军后勤部长韩志庆,这是一名少将,但是死了,才64岁,刚退役才不久,他是北京卫戍区的正军级退休将领。


不过在这些人里面有一个特点。就是报导死亡的时候,报的月份都是10月和11月,但到了12月底才报导他们的死亡。就说明他们的死很特别!因为其实这场大瘟疫早在中共召开20大,在10月中旬的时候就已经失控了。只是为了20大的召开,为了某一派成功篡党夺权,就予以隐瞒。北京的医院已经是人满为患,尸满为患。但是得了新冠的人不让出来,死在里面。而且不能当新冠为原因,说是尿道发炎,或者是不明的发烧。而医护人员也不能出来,为了保证20大召开。所以在10月中旬就发作了!所以这一批公布的将领有的是10月下旬死亡的,有的是11月死亡的但是,现在才公布出来。


另外其实有一个人没有公布,但是现在已经传遍了。因为他的家属把消息捅了出去!是中共的一个重要的军工专家,就是导弹专家,是重大项目的总工程师。是李君龙,导弹专家李君龙染疫而亡。说是50后,实际上什么叫50后?其实说50后不准确,他是说这个人50多岁。大概年龄在50-55岁之间,是想对说来年轻的导弹专家,总工程师。是某重大项目的总工程师!他后来担任了一个职务,是中共航天科工集团二院二部科技委副主任。中共方面封锁消息,但是他的家属和朋友都把消息发了出来,发到了微博上,有微博大V替他们发了消息。说他是感染新冠,中毒死。有人还说跟他吃过几次饭,说很震惊。有人还发消息说李总一路走好,说因为看上去他精神不错。据说李君龙先是阳性,然后过几天好转了。他以为没事了,就又开始工作。结果一工作之后突然又开始发烧,发烧之后二次进入带病状态。但是在第二次进入之后很快就走人了!据说就是这个特点,有人阳性发烧,过几天缓解了,以为没事了。结果稍不注意又来了,来了之后就突然走人。就是二次发烧,走得很快,他就属于这个例子。说他先是阳性,然后阳康,就是康复了。随即就加班到后半夜就发烧,上午进了ICU,下午就走了,走得非常快。这个人被评为过中共的优秀党员,2007年获得航天二院突出贡献专家奖。但是这里隐瞒了,没有提是哪个重大项目的总工程师。说是航天某型号的总工程师,非常神祕。但是这个人死了,中共却只字不提。基本上对现役的将领和军官的死亡不提,怕动摇军心。


但是种种迹象显示军心似乎已经动摇。因为在保定,保定的军队已经乱套了。有大量的官兵染疫了,大家乱成一团,都很慌。保定驻的是82集团军,以前是38集团军,号称万岁军。在朝鲜战场上打过仗,后来也参加过1989年的六四镇压。这支集团军经常进入北京,执行一些特殊任务。现在这支驻在保定的军队已经乱套,军心惶惶,大量的官兵染疫。其实这也不奇怪,在极端封控的过去三年,很少有报导军队,不提军队的事情。当时人们就觉得很奇怪!到处都是封城,封区,封小区。有什么人是不封的?一个是公安国安仍然在活动,并不封。所以这是一件怪事,警察不封,他们随时可以出动。另外就是军队没有传出任何的封锁消息!似乎军队好像在一天到晚在练兵,搞打仗备战,也是很奇怪。但是这一回就不同,这一回大瘟疫来了之后,不管是形成的变种总爆发也好,还是说有人在空中水中投毒也好,反正就是全国范围内无人能够幸免。有的人住在深山老林都阳性了,有人住在荒郊野岭中也都阳性了,有人住在郊区别墅也都都阳性了。有人什么人都不接触,也都阳戏了。在解封前人们还动辄排长龙去核酸,或者是有时候排长龙打疫苗,或者是排长龙去检查健康码。但是解封之后没有人出门,不敢出门,街上空空如也,人们自觉的待在家里。但是就这样却大面积的感染了!连排队的机会都没有,却大面积的阳性了。所以这样一个幅度的阳性,那军队就不可能例外。军队不可能是一片净土!因为它的空间,它的水资源,空气资源都是一样的。所以军队大量染疫就一点都不奇怪!所以保定出现的乱套恐怕是众多军队的乱套之一,因为河北也是重灾区。


保定驻的是在82集团军,在河北还有在张家口驻的81集团军,前身是27军加上65军组成的部分。27军也是参与过镇压六四的,臭名昭著的军队。对人民开火,镇压得最凶,打得最狠的就是67军。所以保定如果乱套的话,张家口的驻军也应该已经乱套。


所以这个时候还可以体现一点,就是军报党报的一些调子很不对。前段时间我们报导过,说现在新兵军训完了之后,他们看到的标语就不同了。训练三个月之后正式列兵,有一个仪式,好像是新兵的成人礼。赫然看见三个口号,叫做听习主席指挥,对习主席负责,让习主席放心!意思就是新参军的这些新兵蛋子一进来就是私家军。姓习不姓党,连党都不姓。不要说不是国家的军队,连党卫军都不是了。是私家军,就是姓习,正式的习家军。所以第一课就是教导他们听习主席指挥,让习主席放心,对习主席负责。而不再是中共过去的让人民放心,对国家负责,听党指挥。没有了,现在就是一个人代替了一切!最近就是因为疫情深重,军队乱套之后,中共的媒体《求是》杂志刊登了一篇叫马勇的人的文章。他就更露骨了,说是有国内外的敌对势力要动摇中共的军队。动摇方法有几种,叫松土,叫断脉,还有叫拔根。所谓松土就是动摇军队的忠诚度,所谓断脉就是断掉红色血统。习近平以红色血液,红色传统,红色经典著称。表示红二代太子党当政了,他说他是红色血脉的延续。这里面说的国内外敌对势力断脉就是断红色血脉。还说拔根,就是连根拔起,要把军队动摇。


这里面有几点,一个是说到断脉的时候说断掉红色基因。但是习近平本身执政的时候是排斥红二代太子党的!他把红二代太子党的绝大多数人物解除兵权,排除在外。排除在权力中枢和军权之外,自己一人独大。所以他一个人并不能代表红二代太子党,而红二代太子的大多数都反对他。红二代太子党超过半岁以上现在都主张民主宪政,并不主张他们父辈搞得的那一套一党专政。所以要说是断脉的话,习近平本身好像就在断脉。


再一个,这里说到国内外敌对势力,很有意思。你要是讲境外敌对势力,国外敌对势力,笼统而言还可以忽悠一下人。好像美国是敌人台湾是敌人,日本是敌人。凡是民主国家都是敌人,亡我之心不死。但是加了个国内,国内外敌对势力要松土,要断脉,要拔根。这就引起人们的联想,在国内谁有这个能耐?难道是民运人士吗?民运人士跟军队不可能接触。说是宗教信仰者,也不可能跟军队有接触。还是其他维权律师吗?中国民间的反抗力量都不可能。跟军队能够接触的只能是党内人士!所以所谓的国内敌对势力就是党内敌对势力。看来就是一场生死争夺,意思就是有人要跟习近平争夺军权,所以叫国内外敌对势力。


最后马勇的文章就把话说穿了。说现在的军队要听习主席的,习主席叫干啥就干啥,习主席指到哪就打到哪。这句话就说得太过头了!什么意思?习主席叫干啥就干啥,是不是你不想上厕所,但是叫你上厕所你就得上厕所?或者说你本来内急,要上厕所,但是习主席叫你立正,稍息,战备,你就尽管内急也不能上厕所。习主席叫干啥就干啥,是不是这个意思?还有说习主席指到哪就打到哪,没有任何的具体说明,那是什么意思?是不是要攻打李克强,攻打团派。习近平叫攻打团派,攻打李克强,军队就要去攻打李克强,攻打团派。本来军队没有这个职责!中共的军队表面上根据规则,宪法,国法等等。是作为保卫国家,是对外的,不是对内的。对内的话对付人民有警察,有国安公安,政法委维稳系统等等,按道理军队是对外的。但是中共的军队是乱了套,他本来也对内,就像六四镇压一样。中共军队在建政以来对外没有打过胜仗,对内老打胜仗。镇压人民,六四大屠杀就是中共解放军的杰作。所以国内外地敌对势力一言以蔽之,他总结的就是党内敌对势力,就说明了说斗争很激烈。


所以前面对新兵要讲什么都是听习主席的。让习主席放心,对习主席负责。现在的这篇文章直接就讲的是习主席叫干啥就干啥,习主席指到哪就打到哪。哪怕是乱打,错误的打也去打。哪怕是乱干,不正当的事,不正确的事也干,就是这个意思。其实说是这么说,给人的感觉反而是反而就是军队不稳。军心不稳才会发出了大声疾呼,高喊口号。这些都是笔杆子在奉承!而且这篇文章还不是刊登在《解放军报》,他是刊登在党刊《求是》上,就更加隔了一层距离。就说明军队的情况恐怕很复杂,很严重。


现在有一些习派的官员在面临瘟疫泛滥,瘟疫肆虐,瘟疫深重的情况下,还在说一些可以说是完全伤害中国人民感情的话,跟事实完全背离的话。比如最近在网上就盛传,国务院联防联控机构的副主任叫李斌会议上公开讲道,中国的防疫抗疫是全球做得最好的。有三大因素,第一是因为有习总书记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第二个是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第三个是中国有中医学的优势。总结了三个原因,最后就说中国的防疫抗疫是最好的。网民看了之后就炸了锅!一般人就是说他睁着眼睛说瞎话。有人认为他是为了加官进爵,升官发财而不惜跪舔。再一个就是说他完全是冒天下之大不讳,跟人民群众对着干。也就是在人民群众的伤口上撒盐!因为到处都是死亡,到处尸满为患,或者是排长龙,还有墓地一墓难求,他居然说这样的话。本来是中国的防疫抗疫是全世界最差的,他说成是最好。而且总结的原因还来一个软实力,不提医学,不提科学。把医学放到第三位,还说是中国的中医。中医对这没有任何的作用。因为这是新型的病毒,新型的细菌。然后前面两条都是政治的软实力,而第一个软实力是人治。说习总书记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带来的伟大胜利。第二个是社会主义制度优势,就跟外交部发言人王文斌拒绝美国的援助。说因为我们有制度优势,我们有信心。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说的就是这个李斌!


不过仔细剖析李斌这三句话,其实你也可以完全倒过来理解。有可能他在其中向人们传传播的是一个相反的讯息!他以一种特殊的方式在低级红,高级黑。比如他说这三条,他先说,中国的防疫抗疫是做得最好的。但是事实是全世界最差的!大多数国家走出了大瘟疫,中国的大瘟疫似乎才开始,或者重新开始。然后再具体到是哪三条?他说习总书记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恰恰就是习总书记的亲自指挥,亲自部署砸了锅。因为他一个人拍脑袋说了算!先是极端清零,极端封控。最后失败,又来一个完全放开。把人力物力投在错误的方,应转就转,大建方舱集中营。然后把医护人员抽调去搞核酸,导致了核酸领域的腐败。最后当放开之后,发现医生没准备好,医院没准备好。什么都没准备好,疫苗研制无效。所以讲的第一条就是,如果说中国的防疫抗疫是一场大灾难。第一要负责任的就是习总书记的所谓亲自作为,亲自部署。第二个,他说社会主义的制度优势。其实他在强烈暗示,之所以中美对照,美国胜出,中国失败,就是因为美国在制度上占了优势。民主国家群策群力,有创新能力,有独立独创性。所以美国迅速研制出了有效的药物,有效的疫苗,迅速平定了疫情,或者是减弱了疫情。所以他暗示的第二条就是制度失败,中国的失败是制度失败。第三条,他讲的就很明显不过了。就是中医药根本排不上用场!当美国在讲新药,比如辉瑞特效药的时候,中国还在讲连花清瘟。连花清瘟最多能够缓解一下感冒症状,或者是一些跟咳嗽相关的。但是人家的辉瑞特效药是针对性的,所以才叫特效药。所以当辉瑞特效药投入之后,重症在三天之内几乎下降了89%,死亡率下了88%。非常有效,效果惊人。受到了各国的承认,接纳,和争相拥有。现在中国也是悄悄的进口美国的辉瑞特效药,特别是北京的医院在悄悄发放。


所以他讲的这些话要反观过来理解才正确!反观过来理解之后,最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李斌表面上是跪舔,事实上有可能是低级红,高级黑。表面上在把某人捧得很高,把某个制度捧得很高,把中医药捧得很高。其实他要说的话,他将来会说,你们不会反着听吗?有一天他会说,我的话是反着讲的。恰恰是这三大因素是中国的灾难之源,瘟疫泛滥之源,不可收拾之源。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

Recent Posts

See All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12月31号星期六。新年之际,祝广大的观众听众网友新年快乐,新年吉祥,新年如意,心想事成。 新年初夕和新年到来之际,在中国的疫情深重,疫情泛滥。现在发展了什么程度?前几天听到的现象是有居民在小区在街道烧尸!大家都觉得闻所未闻,耸然听闻。甚至有很多人反对,甚至有人举报。还有一些五毛党出来站台表示没有这种事!发展到第二步是有视频,有图像为证,证明有这样的事情。现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12月30号星期六。 新年快到了,但是中国疫情深重,没有丝毫的缓解。而且继续向纵深发展,高峰期还没到。在英国有一家权威的机构,叫做健康医学分析中心。他发布了一个资料,修改了上个星期的预测。上个星期他认为中国每天因新冠死亡5000人,现在他在这个星期发布的报告说每天新冠死亡人数是11000人,是他上个星期估计的两倍。说从12月1号以来,中国累计因新冠死亡达11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2年12月30号星期五。 中国的疫情深重,有大批的名人死亡,大批的专家死亡。在北京方面,清华大学在最近一段时间就死了87个教授。有的是老教授,有的比较年轻一点。在中国科学院失去了19枚院士,这些都是以名人,都是有统计的。除了北京之外,远在南边症状相对比较轻的广州,中山大学都死了不少人,13个教授死了。其中有年龄大的退休教授,比如90岁的有两个。但是年龄轻的也有几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