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大瘟疫肆虐:习近平给中国带来了什么?

Updated: Dec 19, 2022

2003年爆发非典肺炎,2020年爆发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其间相距17年,还越来越频繁地发生诸如禽流感、非洲猪瘟、鼠疫等。人们不禁问:中国究竟怎么了?

习近平当政七年,看上去,诸事不顺。只看大事件:经济大衰退,美中贸易战,香港大抗争,新疆集中营,如今,又添加一起:全国性大瘟疫。

从这次瘟疫爆发、隐瞒、蔓延、以至于成为全球紧急事件的全过程来看,被习近平削弱、瓦解的公民社会与地方政府,无法发挥各自角色,无法起到起码作用,是瘟疫迅速扩散乃至于一发而不可收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正常国家,一旦出现天灾人祸,公民社会自动开启自救功能,地方政府发挥自治能力,中央政府最后加入,可以最大程度地降低损失和死亡。然而,习近平上任七年,在王沪宁力主的“党领导一切”的倒退口号下,专门打击非政府组织、非盈利组织,铲除包括公益组织在内的所有民间组织。于是,大祸临头之时,民间再也无法自组自救。

而在“四个意识”(包括看齐意识和核心意识)和“两个维护”(包括维护习近平核心地位、维护党中央权威)的过度强调下,地方政府失去起码的自治角色和自主能力,发生任何事,都要坐等中央决策,坐等习近平“定于一尊”。一来一去的坐等,错过应对危机的黄金时机。


公民社会,原本自然成长,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习当局硬是阻扰、硬是拆散,等同于反自然、反社会。地方自治,原本合理而且必须,否则,设置各级政府何用?习当局硬是无限强化中央集权,等于让这个国家自废手足。

习近平掌权七年,还干下一系列伤天害理之事:

-残酷打压天主教、基督教,频繁抓捕牧师、教徒,大规模拆毁教堂、拆毁十字架,尤其在习近平权力发迹地浙江省,走得更是极端而彻底。

-摧毁藏传佛教寺庙和佛学院,甚至把习近平的画像挂到藏传佛庙、直至普通藏民家中,取代西藏最高宗教领袖达赖喇嘛尊者的画像。作为无神论集团的共产党,作为无神论总头目的习近平,这样做,不仅是严重僭越,更是疯狂亵渎。

-中国其他地方的佛庙,挂红旗,唱红歌,学习共产党文件,且蓄意纵容金钱与淫乱。一团声色犬马,一派乌烟瘴气。至于迫害法轮功,习当局继续江泽民路线,并无松手和宽容。

-在新疆,习当局动辄拆毁清真寺或其月牙形标志;更恶意的是,故意强迫穆斯林信众吃猪肉、喝酒、抽烟;最令人发指的是,把数百万维吾尔人和哈萨克人关进集中营,制造震惊世界的新纳粹暴行。

有信仰者说,习近平冒犯了神灵,世人难以解释如下这些对应奇观:

港人大抗争,戴口罩,蒙面,中共唆使特首林郑月娥颁《禁蒙面法》,不准港人蒙面,到如今,全中国人都要戴口罩、蒙面;新疆设立集中营,关押数百万少数民族,到如今,全中国人都进了集中营-到处封锁的集中营;有些人天天高喊“武统台湾”,到如今,果然“武统”了,武汉肺炎统一了全中国;官媒天天反独立,动辄痛批疆独、藏独、港独、台独,并上纲上线到敌对势力,到如今,全中国都独立了- 各地彼此隔离,自相为敌,各自为营,自成一体。

面对这一切,人们不禁要问:中共的一党专制和习近平的“定于一尊”,到底给中国人民带来了什么?  

Recent Posts

See All

重磅消息!国家副主席中招?老常委儿媳闯关入京!伊朗副总统倒在中国梦

政治局七常委開會商討為防疫、抗疫、捐款,捐多少怎麼捐,主持會議的總書記席習近平叫大家提方案,排名第五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首先提方案,他說:「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要體現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那就是平均主義,所以我們七個人平均捐款。」但他的提議受到了排名靠後的幾名政治局常委的否定。排名第七的政治局常委韓正建議說要不然官職大小,他說:「比如說我們七個人,我捐一千習總書記就捐七千,我捐一萬習總書記就捐七萬,其他以

官媒强烈暗示:习近平该做检讨!美国含蓄敲打中共高层:担起责任,别外逃!解封令闹出大乌龙

話說已習近平為首的七常委開會在主席台就坐,事先約好都不戴口罩,以真面容示人以安定黨心關係,習近平埋頭讀報告,萬言報告王滬寧寫的,他讀了一陣回頭一看,發現王滬寧戴了一個口罩,習近平就問:「王滬寧同志,我們不是約好都不戴口罩嗎?你怎麼一個人戴了個口罩?」王滬寧說:「我想了一下,不戴口罩違反禁令,違反我們自己制定的規則,我怕別人說閒話,所以。」習近平又埋頭讀報告,讀了一陣回頭一看,發現王滬寧又沒戴口罩了

新冠疫情凸显了中国的根本问题在于制度变革

2020年伊始,中国便遭遇了新冠病毒肺炎的猛烈袭击,疫情不仅席卷全国,也扩散到全球30多个国家,形势严峻。有分析指:这是北京政府在八九-六四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危机。虽然当局为遏制疫情采取了封城等一系列措施,但许多做法仍引发非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针对当局管理疫情的方式以及疫情将对中国产生的影响等问题向本台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您对中国目前的疫情发展情况作何判断?疫情是否得到有效控制? 陈

Commentaire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