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形象倒塌,中共“爱国主义”神主牌失灵

中国华为公司爆出251丑闻,同时晒出孟晚舟“心灵鸡汤”公开信。两件事撞在一起,激起中国民意强烈反弹,华为遭遇全网围剿、全民声讨。而就在一年前,孟晚舟刚刚在加拿大被扣押之际,这些中国网民还众口一词地力挺她,跟着官方调子,把孟晚舟捧为“民族英雄”,把华为奉为“民族品牌”,痛斥“美帝国主义”的打压。

中国民意惊人逆转,导火索是华为251丑闻。华为工程师李洪元离职时因与华为管理层谈判补偿和年终奖一事,遭华为管理层诬告为“敲诈勒索”,唆使公安把他逮捕下狱。关押251天后,深圳检察院认为“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才予以释放。

事件曝光,在互联网上激起轩然大波。随后又爆出,更多华为员工曾遭遇李洪元式的诬陷和迫害,有名有姓的,就多达二十几人:曾梦、王昊、吴彬、张慧敏、杨媛媛、李晶晶、王志骏、刘宁、秦学军……其中,有的甚至被判处三年、二年有期徒刑。李洪元仅因为用录音笔录下了当时交涉情况,才惊险地逃过大劫。


在社交媒体微博和知乎上,中国网民愤怒声讨华为、讥讽孟晚舟。许多网民的总结,可谓经典:

你在别墅里写鸡汤,我在监狱的铁窗里含冤251。

你在加拿大的别墅里大雪纷飞,我在龙岗的监狱里四季如春。

我在别墅里度日如年,你在监牢里砥砺前行。

真棒,被拘押了还可以上网,个人豪华别墅,想吃什么就吃什么。想想在看守所251天的,吃牢饭,记牢规,真一个天堂一个地狱。

孟晚舟被关一年全国关切,华为员工被关251天全网封杀。

她需要我们同情吗?高档别墅,多少亿的身家和权力,难道我们不应该多关注支持和同情251的拘留所嘛?

你以为谁都会同情一个在加拿大几套千万别墅靠忽悠民族主义和爱国情怀的人?

一个住着加拿大豪宅的几个外国孩子的妈大谈爱中国,你信吗?

香港籍、外国到处购置房产的公主遭扣押全国声援,你的子民被你家公司搞来扣押251天连提都不提。

你也许会是李洪元,但永远没机会做孟晚舟。大资本家的女儿轮得到你去同情,你配吗?

支持拘留华为长公主,这是给华为前员工报仇,大快人心啊!


……


孟晚舟的优越处境,不仅与李洪元及众多类似他的华为员工处境形成截然对照,而且与两名加拿大人在中国的处境形成截然对照:他们遭中共报复关押,疲劳审讯,除了每月简短会见加拿大领事之外,不能会见家人,连律师都不能会见,更不可能获得孟晚舟在加拿大受到的那种交保获释、住进自家豪宅、与家人同乐的逍遥自在的待遇。孟晚舟的鸡汤文,传达的信息,无外乎就是:加拿大是天堂,中国是地狱。

华为陷入舆论风暴,中国政府的反应前后不一、摇摆不定。先是删除网民如疾风暴雨般的帖子;然后,似乎觉得众怒难犯,官媒也发文批评华为高层“以势压人”;但似乎又怕引起社会不稳,官媒又很快自己删除自己的文章。这一切,反映的,是官方对这一突如其来的民变始料不及、措手不及。中国民意的惊人爆发,还是在当局的严密网络管制之下;设想,如果没有网络管制,民意的洪水恐随时给极权统治者带来灭顶之灾。

面对舆论谴责,任正非和华为高层的回应是,一方面,依赖国家公权力帮他们删贴、封网;另一方面,发文声称华为遭遇“黑公关”,“美国是第一黑手、竞争对手是第二黑手、媒体平台是第三黑手。”但对他们自己通过卑鄙的诬告手段、将李洪元诬陷下狱、失去人身自由长达251天的败行劣迹,竟然没有只言片语的抱歉、道歉,更不提赔偿。继续展示傲慢,由其秘而不宣的特殊背景—军队、国安、公安背景、以及直通党中央的来头,而衍生的权力傲慢。

实际上,诬陷、诬告致人蒙受不白之冤和身心摧残,本身已经构成刑事犯罪。李洪元出狱后,没有拿起法律武器,把犯下诬告罪、诬陷罪的任正非和华为高层绳之以法,反而仅仅要求与任正非见面、沟通、对话,说得轻一点,是太客气;说得重一点,是天真幻想,与虎谋皮。

诚如中国网民所言:“任何东西和爱国划等号,不是坏就是黑。”“华为、孟晚舟民族英雄,人设崩塌了!”华为形象倒塌,孟晚舟形象倒塌,中共“爱国主义”神主牌失灵。而这个所谓的“爱国主义”,本来就是假货,不过都是用以巩固一党专政的工具、欺世盗名的面具而已。

Recent Posts

See All

陳破空特約評論:“愛國者治港”?習近平背叛鄧小平

今年三月,中共將召開人大、政協兩會,其中一個重點是動手改變香港的選舉制度。這是繼中共去年兩會推出港版國安法之後,眼見未在香港遭遇硬性抵抗,自以為得計,食髓知味、得寸進尺,圖謀進一步毀滅香港選舉制度。 中共港澳辦主任夏寶龍發表言論,拋出“愛國者治港”,以取代“港人治港”,並定義五種“不愛國”:“攻擊中央政府”、“公開宣揚'港獨'”、“在國際上'唱衰'國家和香港”、“乞求外國對華對港製裁”、“觸犯香港

陳破空特約評論:今日緬甸,美中新冷戰的試驗場

自2月1日緬甸發生軍事政變後,歷經幾天驚愕,緬甸民眾終於走上街頭,舉行集會、遊行、示威,抗議軍方政變,要求恢復民選政府。抗議的規模日益擴大,軍方則發出威脅,並加緊調動。考慮到該國歷史上,曾發生軍方大規模屠殺示威民眾的先例,比如1988年和2007年,國際社會非常擔心慘劇可能重演。軍方的鎮壓,可能從高壓水槍、橡皮子彈發展到真槍實彈。 緬甸民眾無懼軍方威脅,持續抗議,並發展到前往中共駐緬甸大使館門口抗

陈破空特約評論:缅甸政变,北京在地缘政治上取胜

2月1日,緬甸軍方發動政變顛覆了緬甸民主,而那本來就是尚未完整的民主。軍方拘捕民選領導人昂山素季(國務資政)和溫敏(總統),並宣布接管政權一年。軍方宣稱,政變的理由是(2020年11月8日舉行的)大選舞弊,但軍方操控法院起訴昂山素季和溫敏卻使用其他莫須有的罪名,而與所謂大選舞弊指控毫無關聯。可見,就連軍方本身都很清楚,他們的指控純屬子虛烏有。 緬甸政變發生後,美國、歐洲和多數民主國家以及聯合國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