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晚舟隱藏神秘護照!王岐山巧辯遇冷場。習近平認定自己處境危險

各位觀眾聽衆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24日星期四。

之前,加拿大駐中國大使麥家廉在北京舉行了一場記者會,不少的中國媒體前往參加,或者說是有不少的中文媒體參加,因爲其中也可能包括了港台的媒體和記者。

在這個記者會上,麥家廉首先對孟晚舟事件給中加關係帶來的影響表示遺憾。然後他說加拿大是個法治國家,在法庭上,孟晚舟或者她的辯護律師完全可以爲他自己作有利的辯護,他具體提到三點孟晚舟可以爲自己辯護的地方。第一,美國總統川普對這個案件所發表的評論是否涉及政治干預司法。第二,這個案子是否涉及治外法權的問題。第三,因爲這個案子涉及到華爲向伊朗出口產品,但是加拿大沒有參與或簽署有關制裁伊朗的協議,這也是一個辯護點。因爲引渡聽證會一旦進入程序往往過程會比較長,可以持續幾個月,甚至更長的會持續幾年。麥家廉舉例了這三點!

當然,麥家廉說了這番話,可能有的網民會理解爲這個人表現太軟弱,但我倒不這樣認爲。我認爲他作爲一個民主國家的外交官,他表現了應有的風度和素質。他說這件事給中加關係帶來的影響表示遺憾,這是在西方民主國家一般所表達的一種方式,這種方式對任何人和事,哪怕是有人傷風感冒了,都會感到難過或者是遺憾。這是一個基本的禮節!另外作爲一個外交官,他有他的外交辭令。作爲法治國家加拿大的外交官,他可以談一些他個人的意見,哪些方面可以辯護。這是一個文明人的表現!

對照之下,中國駐加拿大大使盧沙野,他就不可能這樣做。他不可能被捕的加拿大公民可以在中國的法律上作充分的辯護,甚至指出幾點他可以爲自己辯護的地方。其實他們連辯護律師都見不到,所以根本談不上辯護律師爲他們辯護。而且盧沙野也絕不會說這些事件爲中加關係帶來的影響感到遺憾,不會這樣表達。所以,這種兩種態度就可以看到一個民主國家跟一個專制國家的差距,一個文明國家跟一個落後國家的差距,一個文明人和一個野蠻人的差距。這才是解讀的要點!

雖然麥家廉作爲他個人的觀點提出的這三點,但是這三點對於孟晚舟案卻不一定站得住腳。比如他的第一點說,美國總統川普作了一個表示,是否涉及政治干預司法。川普在被問道是否會干預孟晚舟案的時候說道:如果有利於中美之間達成更大的協議,有利於美國國家安全利益的話,他可能會干預這個案子。但是他說這句話一出來就受到了各界的批評,不僅受到了在野黨的批評,也包括本身共和黨的批評,民間就更不用說。所以後來他就收回了這句話,表示尊重司法獨立。因爲政治干預司法在西方是不能容忍的,這是一個基本的常識,是不能容忍的錯誤。現在麥家廉說這句話可能涉及政治干預司法,但是具體在孟晚舟案件中,孟晚舟本人和辯護律師並不敢用這句話來作辯護。其實中國方面,中共當局是寄希望於這句話,寄希望於美國總統川來干預。如果說中美貿易談得好的話,他們希望川普出面干預,不要引渡孟晚舟。但事實上現在引渡孟晚舟可以說已經如箭在弦,美國司法部已經啟動!

中共在對台灣講話的時候說寄希望於台灣人民,但對美國說話的時候卻寄希望於美國總統特朗普,所以這個希望會落空。如果說他拿川普曾經說過的這句話出來做文章的話,反而對孟晚舟不利。因爲這恰恰是孟晚舟,華爲公司和中共的希望所在,儘管希望幻滅,這句話他不一定說得出口。

麥家廉說的第二點是關於治外法權的問題,美國的法律適不適合加拿大和其他地方?但是有另外一個要點麥家廉沒有提到,就是美國和加拿大有引渡協議。就是如果有人犯了加拿大的法,人在美國,那麼加拿大就有權提出美國引渡給加拿大。同樣道理,有人犯了美國的法,人到了加拿大,美國有權向加拿大提出逮捕和引渡,加大會予以合作。因此治外法權在美加之間不存在!

第三點,加拿大沒有簽署有關制裁伊朗的協議,只有美國和歐盟這些國家簽署了,那麼是否會構成問題?但是這裏忽視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孟晚舟不僅僅涉及華爲公司違反美國和歐洲的法律向伊朗出售美國的技術和產品,更重要的是她欺詐了美國的銀行,相關的結算還用美國的銀行來進行結算。不僅騙了美國,把美國的產品賣給美國的敵人,而且倒過來讓美國幫她數錢。這是對美國的不僅是欺騙,而是最大侮辱。這項欺詐罪比其他罪還要嚴重,有關的欺詐罪一條就可以判十年以上,有的甚至30年以上,非常嚴重。因爲欺詐美國銀行,讓美國銀行也進入了一種非法操作的渠道,所以這種罪行是重大的。

所以這三條都不見得替孟晚舟進行辯護。當然,加拿大駐中國大使會說一些客氣的話,說一些外交辭令,作一些中性客觀的表達,體現的還是一個文明國家文明人的風度,聞名外交官的風度。但中國的外交官形成天差地別的對照!

杯,法院,最後,態度可以,交保了,取保取保候審,八點交保獲釋,保釋聽證會的時候,他只交出了七本護照,其中有三個是香港護照,四本是中國護照,護照制度已經引起了很多的問題,尤其是香港和中國之間有的過兩次爲什麼?

回頭說孟晚舟,其實她又出了一些狀況。就在美加啟動引渡條約的同時,有消息報時說,孟晚舟可能引藏了一本護照。她在上一次被加拿大法院判處可以交保保釋的時候,她交出了七本護照。其中有三本是香港護照,四本是中國護照。這護照之多已經引起了很多的問題,尤其是中國跟香港之間有一國兩制。爲什麼香港能給她辦這麼多護照,是不是中國政府的指令,這都是問題。現在傳出她這七本護照上交,但是有一本護照隱瞞了,說她還有第八本護照,是中國的公務護照,開頭的字母是P。如果她真是隱瞞了這本護照的話,問題就大了,可以說是犯了大忌,犯了大錯,甚至可能犯下另外一條跟欺詐有關的嚴重罪行。因爲她當初之所以可以交保獲釋,其中一個條件就是把護照收歸法庭,以防她逃跑。她現在交了七本護照,有一本沒交,這證明她還有逃跑的動機,這是一點。因爲她持有中國的公務護照的話,她還是可以離境,只要喬裝打扮,然後通過某種隧道離開。因爲她每天可以活動,只有晚上11點到早上6點必須在家。所以她隨時可以逃亡,逃亡之後她可以持有一本護照離境!

再嚴重一點,是她的誠信問題。因爲她欺騙法庭,所以法庭可以給撤回交保保釋這個判決,讓她在引渡期間重新回到加拿大溫哥華的女子監獄。更嚴重的是,她這本公務護照本身有問題。公務護照往往是中國政府作爲特別用途簽發的,這種公務護照代表的是中國政府在活動,比如中國的公安部和安全部。也就是說孟晚舟極可能是中國國家安全部的在編人員,有安全部的特殊護照,公務護照,以備不時之需或者緊急使用。也就是說她本身一定是中共的一個官派特務,如果這個一旦曝光,不僅是罪證增加,罪證確鑿,而且間諜罪名恐怕也會落到她的頭上,刑罰會更爲嚴重!這是孟晚舟事態最新發展之後對她最不利的東西。也就是說孟晚舟和華爲公司不僅過去一直在欺騙美國,欺騙國際社會。賺美國的錢,把美國產品和技術輸送給美國的敵人。而且欺詐美國的銀行,讓美國的銀行爲他們的犯罪行爲埋單數錢。更嚴重的是,即便到了法庭,在法庭上仍然繼續撒謊,隱瞞,繼續在犯新的罪錯。這些都可能給她帶來加重處罰!

最近兩天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達沃斯論壇,中國派了國家副主席王岐山出席。其實這次論壇峰會很多國家元首都突然臨時取消,包括美國總統,法國總統,英國首相,印度總理,韓國總統等等。原定都要去出席,但是都臨時以國內有事爲由取消,所以顯得相當冷清。作爲大國領袖,只有兩個人出席,一個是德國總理默克爾,一個是日本首相安倍,中國派了習近平的副手,副主席王岐山出席。王岐山在這個會上發表了演講,演講之後也脫稿回答問題,因爲世界論壇的主持人,執行長施瓦布跟他有個對話,提了五個問題。王岐山在這些演講中一再重複的其實都是中共的一些官方語言,就是什麼合則兩利,鬥則兩損,或者是維護多元世界等等。還說了些大話,什麼達己達人,天下爲公,反對恃強凌弱,反對唯我獨尊等等。當然我以前說過,中共官員說的話,最後倒過來都指向中共自己。表面上他在批評美國,實際上指向了他自己。就像他說的所謂達己達人,天下爲公,我想中國人民根本不會相信這些話。中國共產黨完全是爲自己服務,爲一黨專政,爲黨的利益,爲黨的既得利益服務,談不上天下爲公,在世界範圍內更加談不上。然後說恃強凌弱,唯我獨尊,這就是指中國共產黨一黨專政,騎在人民頭上,剝奪人民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剝奪人民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這就是典型的唯我獨尊,典型的恃強凌弱,拿手上掌握的權力去欺壓全中國人民。在周邊國家更是如此,欺負小國,諂媚大國。還有他說的合則兩利,鬥則兩傷,他說這都是基本判斷,其實不是基本判斷,而是老生常談。因爲話完全可以改成“合則一利,鬥則一傷”。合則一利就是如果中共跟美國合在一起,那最有利的是中共本身,中共本身最獲利。鬥則一傷,傷的也是中共。如果是中美雙方鬥的話,傷的是中共本身的利益。

所以應該是倒過來說——鬥則兩利,合則兩傷。合則兩傷指的是如果美國容忍中共,友好在一起,成天哥們兒哥們兒,你好我好。結果傷的是什麼?從過去40年來看,傷的是美國的根本利益,傷的是中國人民的根本利益!然後說鬥則兩利,如果美國跟中共鬥起來了,就像貿易戰,誰會獲利?一個是美國獲利,然後是中國人民獲利,中國人民可以得到價廉物美的國際產品。按照中共官方無可奈何的描述,叫做“滿足中國人民對美好生活的需求”,那就是在美國壓力下,進一步開放市場之後,大量價廉物美的產品擁入中國,大量外商外資湧入中國,給中國人民帶來了實實在在的好處。就跟中國人民因爲加入世貿而得到了五天工作制,休息兩天一樣。

所以這些話都可以反過來理解。當然客觀說來,王岐山在這個會上能夠後來脫稿演講,而且在對話中完全沒有稿子,誰問誰答,在中共高層來說,他相對算是水平比較高的,不像其他那些領導人,必須照稿讀,而且甚至拿著稿子也會讀錯。所以王岐山看上去是唯一一個能夠脫稿說話的人!

在這個脫稿說話的過程中,其實王岐山的很多說法完全可以說是自說自話。當時施瓦布問了他五個問題,他在回答的時候講了很多比方。這些問題圍繞中美關係,全球化,或者是新科技等等。王岐山說的話,有些中共方面報導了,有些沒有報導。報導了的話裏面包括剛才我提到的一些,有一些話沒報導,比如他在中間舉了一個有關腐敗的例子。他說:繁榮和腐敗並存,雅典也繁榮,雅典也腐敗。羅馬也繁榮,羅馬也腐敗。意思是指古代二千多年前的古羅馬和古雅典繁榮的時候也腐敗,來證明今天中國的腐敗好像合理,爲中國的腐敗而辯護。聽上去好像是有道理,他還說什麼事都有兩面,有好有壞,一分爲二,還把共產黨那一套拿出來拜忽一下。他這句話延伸到過去,就是說像中國古代歷史上,唐朝也繁榮,唐朝也腐敗。宋朝也繁榮,宋朝也腐敗。明朝也繁榮,明朝也腐敗。清朝也繁榮,清朝也腐敗。所以現在的中國共產黨該繁榮,該腐敗。這句話聽上去有說法,其實完全不成立。第一,兩千多年前古羅馬和古雅典是否如王岐山所說的這麼腐敗?不見得。當時有貴族和平民之分,是不是就能定義爲腐敗,那更是不見得。另外,古雅典和古羅馬對人類有重大貢獻。雅典的貢獻就是在2500多年前他就有民主政治,是人類歷史上最早的民主政治,是古雅典對人類的最大貢獻。另外古羅馬在2700多年前就有完備的法治,是人類歷史上最完備的法治,也是對人類法治的最重大貢獻。儘管這些國家後來經過帝制,共和,民主,而專制等等這些反復,但是古羅馬和古雅典對人類的這兩大貢獻可以說是有目共睹。說古羅馬古雅典腐敗,我想跟今天中共的官場腐敗完全不可同日而語。而且時空背景差距這麼大,人類在2000多年以來跨過了這麼多時空,再去對比舊時代,可以說是非常的荒唐。

再如果說到唐朝宋朝明朝清朝的繁榮腐敗就更是荒唐,因爲人類歷史追求的是進步,而不是倒退。追求的是往前走,而不是重複。而中國過去2000多年的歷史恰恰是一個重複,一個王朝結束,另一個王朝誕生,周而復始,都是專制獨裁。原因就在於他沒有一個互相監督,互相制衡的政治體制,結果王朝建立,王朝興起,王朝中興王朝鼎盛,最後王朝腐敗,王朝衰落。每一個王朝不管是唐朝,宋朝,明朝,清朝,最後都在腐敗腐化的過程中結束了王朝的壽命,而王朝更替的時候,社會震盪,使人民付出最慘重的代價。所以這些本來就是要改進!怎麼改進?人類經過2000多年的發展,已經發明了民主與法治的制度。就是由英國法國分別開創,還有後來美國獨立運動所開創的這些民主與法治,這就是最大程度的監督權力。怎麼防止腐敗?那就是要司法獨立,言論自由,新聞自由,人民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也就是把權力交給人民,還政於民,而不是把權力集中在所謂的皇帝和專制獨裁者手上。這是人類最大進步,最大的成就,2000多年來最大的成就就是民主政治。從雅典開始發源,到現在成熟的民主政治,而現在被世界上大多數國家所接受。只有中共還拒絕於外,不要民主。所以在這個時候來爲中國的腐敗辯護,我認爲是王岐山這次達沃斯之行最大的敗筆。

而且他還打了不恰當的比方,說什麼監管跟市場,什麼小偷跟警察關係,說是不能那麼理想化。對小偷如果警察行動得快的話,能防備60%就不錯了。在暗示說這就是市場的監管的關係,暗示偷一點技術不會有太大影響,在這個過程之中中國偷竊美國和西方的技術可以理解,好像要美國和西方容忍他的盜竊行動。這些都很不恰當!

雖然我說王岐山在中共高層中看上去在表達上,思想上算一個水平相對比較高的人,但是在這次在這個對話會上也顯示出他玩世不恭,老於世故,甚至油滑的一面。就在施瓦布跟他對話的過程中,他居然心不在焉,一會兒在玩鋼筆,把一支鋼筆拿在手上玩來玩去。人家提問他他在那裏玩鋼筆,等提問完了再回答。或者一會兒又玩自己的領帶,把領帶拿來又摸又擺弄,像小朋友一樣。這些都顯得他很沒有涵養,沒有有風度。而且他對台下的說話的姿態,完全是一個對中國人說話的姿態。好像是在對證券機構,對銀行,對屬下在訓話的姿態。所以這也反映了中共領導人的思維是多麼的陳舊,只懂得訓話,不懂得聽話,只懂得自己說,不懂得怎麼去傾聽別人怎麼說。把自己的思維和想法強加給別人,而不去接受別人可能帶來的一些想法。這是整個中國政治的一個弊端,專制社會造成的專制人格,不進反退,不思進取。即便是王岐山這種在中共內部相對水平比較高的人,都是這麼一個表現。我們很難想像一個西方國家的政要或者領導人在別人提問的時候不專注,不看著觀衆,然後在耍領帶,耍鋼筆,耍來耍去。這是很難想像的,這種修養是中共領導人所缺乏的。

這次的達沃斯論壇其實是相當冷清和冷淡。除了重要國家領導人沒有出席之外,在王岐山演講和跟施瓦布對話的過程中,大堂也是冷冷清清,並不是那麼多人,掌聲也是稀稀落落,王岐山可以根本無從發揮。這次他的隨行人員了,也帶了阿里巴巴的董事長馬雲,還有華爲公司的輪職董事長胡厚崑等。這都顯示著這些企業跟中國政府的關係不簡單,阿里巴巴裏面有幾任的政治局常委和他們的親屬在裏面有股份,而華爲公司在目前處在整個世界的風暴之中的時候,他的董事長仍然隨行於王岐山,證明這背後有中國政府支撐。

回頭說在國內,當王岐山在表達這一系列中共式話語的時候,習近平提出了七大風險,也就是七大危險。他老認爲自己不安全,有危險,有風險。這是在1月21日他們舉行的一個所謂會議,四中全會遲遲不開,但是其他會議不斷在開。這次開了一個省部級的會議,把31個省市自治區的領導人都召集到北京,七大常委都出席,在中央黨校裏面開了個很重要的會。在這個會上習近平強調,面臨七大風險,然後要做好七個安全。氣氛非常緊張!他說的七大風險是政治風險,意識形態風險,經濟風險,科技風險,社會風險,外部環境風險,以及黨的建設風險。其實聽到這七個風險,裏邊直接從名字上來聽就有五個是跟政治有關。政治風險,意識形態風險,社會風險,外部環境風險和黨的建設風險,直接的都是政治風險!政治風險就不用說了,跟政權安危相關。意識形態風險其實也就是政治,就是怕別的意識形態,比如民主思想來取代中共的獨裁思維。社會風險就是擔心社會不穩,這也是個政治問題。外部環境風險就是跟美國的全面對抗,以及中共在國際社會的孤立處境,也是一個政治問題,國際政治問題。然後最後一個黨的建設風險,就是說官員黨員不聽話是一個風險。

其實剩下的兩個經濟風險和科技風險也都是政治風險,所謂經濟風險就是經濟表現,已經是28年來的最低,王岐山在達沃斯論壇上還號稱中國有6.6%的增長也不錯了,其實這是個謊言。一旦有人說真話說沒有那個增長,就馬上把人家的言論刪掉,說中國是負增長也刪掉。所謂經濟增長6.6%不過是中共自己造出來的一個數字,王岐山不過是重複謊言而已。現在經濟下滑到28年來最低,習近平談經濟風險的時候,實際上也是一種政治風險。因爲各自從六四事件發生之後,國內外都公認經濟增長是中共剩下唯一的政治合法性來源。所以經濟一旦停止增長,中共政權的合法性就成了問題,所以這也是個政治風險。至於科技風險,其實對中國人民來說有什麼科技風險可言?中國人民缺科技嗎?不是。中國人民相反是受到高科技的限制,那就是天網工程天眼工程。說科技風險也是一個政治風險,就是中共自己的話語。當美國和西方對中國防範,不准他盜竊知識產權,不准他進行商業竊密,不准他搞強迫性技術轉讓的時候,他就感覺到有風險了。什麼風險呢?就是當華爲,中興,晉華這些公司不能進購美國的晶片和技術的時候,他的天網工程,天眼工程,金盾工程,監控中國人民工程有可能失靈。所以到最後又是一個政治風險!

所以習近平講的七大風險全都是政治風險,而所謂政治風險最後都歸結爲政權風險。因爲這些風險跟人民無關,人民過他的生活,求他的飯碗,這些蹊蹺跟人民談不上風險。而且也跟國家無關,國家也沒有面臨外來入侵,沒有面臨分崩離析。所以最終來說就中國共產黨自身的不安全,自身的危險。

習近平在強調這方面的時候混進了親共人士的一些話,有些親共人士總是說,你們民運人士一天到晚唱衰中共,總是說中共要崩潰,怎麼到現在還沒崩潰呢?其實不是民運人士唱衰,而是他們自己唱衰。就我本人來說,有人說預見中共崩潰,其實我沒有在我的任何著作或者言論中說預見中共哪一年要崩潰這些話。有的朋友可能說過,但至少我本人還沒有明確具體地說這方面的事情。實際上在唱中共崩潰論的就是中共本身,習近平他們自己就在唱崩潰。他們講的七大危險,七大風險,要七大安全,那就是武裝到牙齒,非常緊張。我還沒看出他們有這麼危險,他偏認爲他們有這麼危險。而這個政治危險,到政權危險,最後落實到習近平本人個人權力的危險,因此他最重視個人權力和安全。他自己個人認爲他非常危險,通過他的語言,通過他開這些會和文件表達的很清楚。所以以後還有親共人士再去說什麼中國崩潰論,中共崩潰論,最好你們去找習近平對話,找中共的黨中央對話。看看他們的危機感有多重,你們才知道他們有沒有崩潰感。這不是來問我們民運人士,問錯對象了!

就在中共在散佈崩潰論的同時,他們在抓緊抓人。現在又把北京大學,人民大學的七名馬克思主義學會的學生給抓了。抓的時候這些同學都高喊報警,因爲抓他們的是一夥彪形大漢,穿黑衣服的黑衣人,實際上是國安部的便衣特務,到校園裏直接抓人,挨個挨個抓。最後一位同學張子尉在被抓前專門發了一段議論,說這些黑惡勢力在挨家挨戶的找人,六名同學已經被抓走,很快會抓到他頭上。在此之前已經抓了一些學生,還讓他們在視頻上認罪。包括岳昕,沈夢雨,鄭永明,顧佳悅等北大和中大的學生或者畢業生。

其實說到視頻認罪,中共可以讓任何人視頻認罪,任何人被抓了都可以做得到。他比基地組織,比伊斯蘭國迫人質認罪還厲害。中國要人認罪非常容易,他們有很多的手法。一個方法是想不開,把你搞得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第二種,他可以搞疲勞審訊,不准睡覺,燈光直照,連續審問,七天七夜或者更長時間,搞得你神志不清,然後錄一個視頻認罪。還有一種就是引誘,哪怕是用親情來引誘,親情的壓力。中國人重親情,父母出面等等,我親情來打動,也讓人去認罪,或者暫時認罪。還有一種就是誘惑,用人失去自由的恐懼,人性都有底線弱點,用那種人失去自由之後的恐懼來引誘,用減輕判刑,重獲自由等等來引誘別人認罪。所以說他可以讓任何人認罪,不奇怪,從文化大革命到現在中國都是如此。過去可以讓被毛澤東打倒的中共高官全部認罪,後來可以讓民運人士,信仰者,維權律師,甚至可以讓外國人,台灣人在視頻上認罪。現在他們讓這些左翼學生認罪,並不奇怪。

這些左翼學生不斷被抓捕,而且又有新的學生被抓捕,顯示了中共草木皆兵,風聲鶴唳,杯弓蛇影,疑神疑鬼的景象。就是中共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和中國駐美國大使崔公公告誡美國人的話,實際上就是中共自己的表現。最荒唐的就是在抓捕這些學生的時候,這些學生是馬克思主義學會的成員。看上去中共已經沒人可抓了,自由派抓完了,反對派抓得差不多了,宗教人士也抓得差不多了,最後竟然去抓聽上去好像他們自己人,左派的,毛左派的,馬克思主義的都抓起來了。一個鼓吹以馬克思主義國的一個執政黨,居然抓馬克思主義者。一個鼓吹社會主義的政權抓社會主義者,一個號稱要爲共產主義而奮鬥的這麼一個政權抓共產主義者,這種景象是何其的荒唐!恐怕在當今的人類歷史上,縱觀各國,也找不到比這更荒誕不經,更加令人覺得荒腔走板的戲劇了。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