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媒神问:习近平是毛左?用力向王沪宁甩锅!谁篡改了教科书?承认党庆遭逢凶险。隐瞒斯诺家族厌共声明

各位观众听众网友大家好,今天是2021年7月14日星期三。


中共搞完百年党庆之后,又搞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动作,那就是习近平和中共高层号称亲切会见百年党庆各方面的筹办工作代表。这些所谓的各方面就包括首先是解放军方面有什麽仪仗队,军乐队,飞行梯队。然后是安保的一线执勤人员,还有就是演职人员。什麽少先队员,其他演职人员。还有媒体记者,还有什麽工作人员等等。当然,这里面重点会见的实际上是一线的安保人员。就是安保工作才是重中之重,相当于是一个答谢。


参加会见的有六大政治局常委。之所以说显得不同寻常,是因为高规格,以前也没有做过这样的动作。因为中共搞大庆大典很多,可以说大量耗费国脂民膏,经常搞什麽庆典。即便是2019年的所谓庆祝建政建国70年,也没有说后来会见这些筹办人员。会见人员只发生在1989年六四大屠杀之后!当时是李鹏在前线,主导戒严部队杀人。作为军委主席的政治老人,垂帘听政的邓小平却躲起来,不动声色。邓小平当时的算计是可能胜,可能败,赌一把。如果镇压赢了,他继续垂帘听政,当当代老佛爷,慈禧太后。如果镇压失败,他已经准备好叛逃,叛逃到巴基斯坦,全家都打好行李。而且在南苑机场停了一架军用直升飞机,随时载邓小平全家出走。所以邓小平在6月4日到6月9日都没有露面,长达5天。后来意外的发现戒严部队居然成功了。镇压成功了,民主运动被平息了,北京城大屠杀了。到了6月9日,在李鹏,王震这些人的再三催促之下,邓小平才终于露面。他就来了一个接见军以上干部的大会,在人民大会堂接见军以上的部队干部。就表示他在背后,他在幕后指使。而且感谢这些解放军的镇压,说是成功了,通过了考试,是及格的。


除了这个最高规格的会见以外,通常在某个大活动之后都没有这样的什麽会见筹备工作人员。所以这次七一为什麽会有不同寻常的会见?那就是因为在七一前后发生了不同寻常的事情,这次百年党庆差点就出大事。因为在百年党庆前先是传出了叛逃!有国安部副部长董经纬,或者说类似于董经纬级别的人物,国安部副部长,国安部部长,或者是其他人叛逃。这个叛逃疑云笼罩着中南海,而他们的党媒党报都含蓄的承认了这一点。习近平还为此亲自率领在北京的中共高层所有人物,近百人到一个展览馆去宣誓,指天发誓永不叛党。另外,在七一前还发生了另外一个不同寻常的情况。那就是西部西部司令员,上将张旭东消失。张旭东只当了半年司令员,仅提拔为上将半年就突然消失,而官方没有作任何的交代。只有两种可能,那就是张旭东发动政变,但是未遂。因而遭到清洗整肃,投入大牢。另一种就可能性就是叛逃!因为在中印边界也出现了异乎寻常的情况。印度突然调兵,向边界增兵,增兵达到20万,采进攻态势。那是不是在掩护张旭东出逃?当然,张旭东如果出逃,因为他是司令员,是上将,那应该是率部出逃,经由印度前往美国。这个可能性也不能排除!总之这个只当了半年司令员,当了半年上将的张旭东就这麽神奇的消失了。


在七一发生的另一件事情,就是政治老人有人出席,有人不出席。习近平,习家军方面不得不做所谓高难度的协调工作。在这回会见这些筹办工作人员的时候就用了一个词——高难度协调!其中就是协调政治老人的出席。另外也花了大价钱要请外宾,结果西方国家没有请到一个,大国俄罗斯也不来,最后干脆其他小国也不来了。银子也就白花了,白使了。所以就在这样些不同寻常的情况下,在这些险境中,习近平,习家军,王沪宁等人终于度过了这一劫,度过了这个难关。度过了七一百年大庆这个难关!因此在之后7月13日,他们觉得有必要去奖赏一下这些人,会见这些人。尤其是一线的安保人员!


在会见的时候,习近平并没有讲话,是由王沪宁来讲话。王沪宁怎麽讲?他只是转达习近平在政治局常委会上的重要讲话,就是对所谓七一百年大庆的一个总结。而习近平所谓的常委会,七大政治局常委开会,习近平给另外6个人作重要讲话,而由王沪宁写稿子。这有意思吗?只会让另外六常委听得头大,昏昏欲睡,就是6个人看他读稿子读到底。所以这一回在接见这些筹办各方面的代表的时候,王沪宁转告习近平的讲话其实也就是王沪宁本人的讲话。就是省了一个环节,免得习近平读稿读错了。王沪宁转告说,习近平认为这是一个高标准的谋划,高占位的协调,高水平的实施。说了很多高字,表示大国大党庆典成功,怎麽隆重,怎麽庄严,怎麽盛大。显示了中国风格,中国气派,中国特色等等。总之是大吹特吹!


其实王沪宁不用吹那麽多,习近平也不用吹那麽多。你渡过了难关没错,其实就是靠两样东西渡过难关。一个就是保安,一个就是撒钱。也就是说一个是专政,一个是银子。撒银子没有办不成的事!你启动那麽多的保安,里三层外三层,滴水不漏,草木见兵,风声鹤唳,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明岗暗哨。还要启动什麽朝阳群众,西城大妈,这些都要动员起来。所以撒的银子可以说不计其数,都是耗费国脂民膏。可以说从现在开始,中共就准备着每年都搞这些大庆活动。对王沪宁来说,是实现他极权主义美学的这麽一个梦想,构思和主题。因为中共有的是党庆,国庆,还有阅兵等等。现在中共又垄断了整个中国的经济命脉,连这些民营企业家到收归党有,收归习政权所有。所以手上有的是钱,是暴发户,想花多少花多少。今天在人民大会堂,明天在天安门广场,后天在鸟巢,随便在哪里搞都是盛大庄严,中国气派,中国风格,大国大党的气派。而且还说是党的盛典,是人民的节日。其实根本就不是人民的节日,甚至连党的盛典都不算,只能算是习近平个人的盛典。因为这个党的人很多都不高兴!看到那些当后国家领导人,尤其是政治老人站在天安门城楼,个个都忧心忡忡,满面愁容,焦虑,沉重,完全都是心不在焉。而且是勾心动角,互相连话都不说一句。所以没有一个人是开心的,没有一点喜庆气氛。就连习近平本人在内,读稿的时候就跟念悼词一样。拉长了声音,一字一句,还有好几个地方读错!


第二招,或者说第二手就是专政。动有所有的专政机关,所谓国安,公安,军队,武警,还有卫戍警卫部队等等。无数的保镖,无数的黑衣人,用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供养他们。所以平时如果是对外战争,要对外或者是防范对外,就让中国人民筑成血肉长城,是中国共产党的血肉长城。但是这个时候要对付中国人民,把中国人民看死,那就是中共的这些党卫军是中国共产党的血肉长城,或者说是中国领导层的血肉长城。把中共领导层跟中国人民隔开!这就是天安门所显示的场景,北京所显示的场景,栏杆围栏全部隔开。也就是通过这次七一百年党庆,中共就自动展示了怎样把中共跟中国人民分开,怎样把中共跟中华民族分开。那就是拿中国人民的血汗钱去养活了那些党卫军,然后党卫军成为中共的鹰犬,然后看住,看死,看牢中国人民。


就在这两天,一些亲习媒体网站在演绎高层权力斗争和路线斗争的时候出了一个耸动的标题。问习近平是不是毛左!他的整个标题是《历史教科书三次改写文革,习近平是毛左吗?》。然后通过这篇文章想回答,说习近平不是毛左,想给习近平正名。毛左就是毛泽东左派!但是通读这篇文章,发现他反过来证明了习近平是毛左。这篇文章是说,在最近3年,中共三次改写文革。就是通过高中历史教科书,分2018年版,2019年版,2020年版。说2018年版突然大幅度改动,把1981年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主持通过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对文革的定性做了大幅度的改动。当时的说法是十年文革,十年浩劫,而且毛泽东晚年犯了严重错误。在1981年之后,中共多年来都没有去对文革定性定论。但是到了习近平时代掌权,突然开始对文革的定性定论发生改动,也就是有意平反的意思。


首先在2018年,就是改革开放40周年的时候,当时习近平差点不提改革开放,也差点不提邓小平的名字。还首次改动了教科书,通过王沪宁改动了高中教科书。这次的教科书改动就不再说毛泽东的错误,而是说毛泽东当时是为了防止修正主义。也不再提十年浩劫,十年动乱等等,说成是什麽社会主义时间很短,究竟什麽时候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都还在探索之中。所以干脆就把文革十年叫做社会主义的艰辛探索和曲折发展!所以当时舆论大话,就说习近平王沪宁是要走文革老路,要平反文革,而且他们就是毛左。在国内外的一片批评声浪中,在党内外的抵制中,习近平王沪宁被迫在2019年对高中教科书做了一些调整。就把2018年版有关文革描述的一些关键词去掉!比如什麽探索,弯路,挫折,复杂因素等这些去掉。说成是结束了文化大革命这场灾难,说实践证明文化大革命不是任何意义上的社会进步和革命。这是2019年版!但是社会各界继续批评,而党内外继续跟习近平,王沪宁的极左集团作斗争。结果到了2020年的时候,有关文革史的高中教科书又再次改写。结果就又加了一段,说文化大革命是由领导者错误发动,被反动集团利用。给党,国家和人民造成灾难的内乱。终于这些语言就回到了1981年的版本,就是由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他们主持制定的关于建国以来若干历史问题的决议的那个版本。


在这些回合中,习近平,王沪宁这些极左集团是败下阵来。但是亲习媒体的这篇文章却说成好像是意识到了这些问题而作了调整,然后还想怪到其他的文人头上。说有人揣摩上意,投其所好,就怎麽怎麽写了一些东西。实际上,这里所说的也是习近平跟王沪宁的关系。似乎习近平有某种意识要给文革平反,给文革造势。但是王沪宁却作了大量的发挥,似乎还有责怪王沪宁的意思。但是尽管有了2018,2019,2020这三个版本的高中教科书调整得温和一点。但是到了今年,2021年516文革55周年纪念日的前夕,习近平,王沪宁又炮制了一个中国共产简史。里面又把文革归结为一个社会主义的探索和曲折发展,又想在里面话中有话的给文革平反正名。甚至还想给江青平反正名,也在上海把江青的样板戏大演特演。甚至就在清明节前后跟政治老人温家宝也作了一场交锋!


亲习媒体的这篇文章问习近平是不是毛左,最后得出结论,说习近平并不是毛左。说只是为了把他前30年跟后30年相统一,要维护共产党的合法性。其实他就是不这麽做,不去给文革正名,不去给江青和毛泽东正名,其实共产党他们自己作为就是在维护他们所谓的合法性。很多人都说邓小平的改革开放就是为了挽救共产党,要维持共产党的合法性。因为毛泽东时代完全是破坏,完全是屠杀,千百万人活活饿死。到了邓小平时代搞改革开放,松绑,让人民通过辛勤劳动,还有利用外资外贸能够富起来,那就算是挽回一下共产党的所谓合法性。所以习近平这麽做是多此一举!其实反映的就是他要开历史倒车,要走回头路,回到文革,回到毛时代。


为了证明习近平不是毛左,还引用了习近平讲到的一句话。说不走僵化封闭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其实这是一个剽窃!这句话出自胡锦涛,是胡锦涛时代在中央全会上或者是代表大会上的讲话,可以说大家都耳熟能详。而习近平后来讲这两句话,只不过是对胡锦涛讲话的一个重复。当然,这些话也可能都是王沪宁的原创,塞给胡锦涛,又塞给习近平。


所以这两句话并不能证明习近平不是毛左派。因为这两句话所说的意思就是,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就是坚持改革开放,不回到文革。另外一句话,说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也就是不发展民主和宪政,堵死民主和选举之路,就这两层意思。但是习近平选了后一句话!他是堵死了民主和宪政之路,但是他却走回了僵化封闭的老路,那就是毛时代和文革时代。所以亲习媒体的这篇文章本来想证明习近平不是毛左,但是通过前后对照,通过他的逻辑顺序来看,反而证明了习近平是毛左。只不过想暗中甩锅,暗自把锅甩在王沪宁头上。似乎篡改高中教科书,还有改写中国共产党简史都是王沪宁一手所为。他是揣摩上意,投其所好,或者说投机取巧。其实这绝对是习近平和王沪宁的合谋!在极左路线上,极左道路上,这两人是臭味相投,一拍即合。也就是说在意识形态上,习王两人,习近平和王沪宁是死党,绝对的死党。


说到习近平和王沪宁合谋极左路线。在七一前后,就是在百年党庆前后,这两人还合谋了一件事情。就是开始大捧特捧当年的美国记者艾德嘉史诺!因为他在上世纪30年代写了一本书,叫《红星照耀中国》,使中国共产党被外界所了解,因此一炮而红。于是中共就在外交系统到处下令,甚至由外交部长王毅亲自去催促,要更多的西方人,西方记者扮演艾德嘉史诺。说要正面的书写中共,今天的红色中国。


甚至现在果然就非常离谱。在西方媒体上,在海外突然涌现了各种语种的所谓西方网红,突然成了网红来捧擡中共。为中共的新疆集中营辩护,为中共的砸烂香港,砸烂一国两制辩护。说现在的中国如何的发展!所以这些西方网红说的话让人瞠目结舌。比中国国内的一些网红还要左,还要离谱。其实背后都是金钱,只要你舍得花银子,没有办不成的事。在西方中也有一些败类,但毕竟是极少数。


所以这是中共的外交工作,不过有一点不同。就是现在的习近平王沪宁制造新史诺是靠金钱,靠王沪宁的统战工作,还有靠王毅的催促来制造。也就是中共把统战部,外交部,中联部都发动起来,然后耗巨资。既然一带一路都舍得大撒钱,那麽搞新闻或者是媒体方面的投资,对他来说就是小菜一碟,完全是靠金钱来吹。所以这些所谓西方的网红来吹捧中共,有多少是真心话,有多少是违心话,大家可以一目了然。不过当年的史诺却是在没有金钱支配的情况下自己去了延安!自己去采访了毛泽东,朱德,周恩来这些人。他当时来抱住一种好奇!他当时抱着一种好奇就写了那本书,写了之后在美国出版。美国是一个新闻自由,言论自由的国家。结果就让美国和国际社会更多的了解延安,中共和毛泽东。


当然,毛泽东和中共是布局对史诺进行了大量的忽悠。后来由于史诺的这本书使共产党获利很多,甚至忽悠了美国。致使美国以为毛泽东和共产党能够在建设民主中国之中起一个作用,能够为多党制贡献作,甚至可能比蒋介石的一党独裁要好。因为当时的毛泽东和共产党声称一党独裁,遍地是灾。但是没想到他推翻了蒋介石国民政府之后自己搞一党独裁,真正的遍地是灾。美国被忽悠了,失去了中国,失去了中华民国。史诺被忽悠利用得更惨!但是史诺被利用到最后,也逐渐清醒。史诺的夫人洛伊斯史诺就回忆道,她是一个演员,他跟史诺在1949年结婚。他跟着史诺去中国访问,去了之后受到了帝王般的待遇。说周恩来陪同他们看打乒乓球,还有孙中山遗孀宋庆龄陪他们晚餐。而毛泽东还在天安门城楼上跟他们肩并肩站在一起看国庆表演,那是在1970年。其实就在1970年的那次国庆,当时艾德嘉史诺就当面问了毛泽东一个问题。他对文化大革命不理解,为什麽要这样天下大乱。毛泽东就告诉了史诺一句话,他说: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这句话震惊了史诺。史诺毕竟是美国人,尽管他比较左,尽管他对中共有一定的同情或者是被忽悠,但是这句话震惊了他。他看到这个人当面告诉他,我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并不是在延安窑洞里面假装忽悠他的那个人,还谈一点民主,谈一点美国的民主灯塔。所以当时史诺就犯了嘀咕!


史诺居住在瑞士,他和他的夫人回到瑞士之后就病倒。中共那边大阵仗,派了3名医生,4名护士,还有很多的药品去所谓抢救史诺。但是来没有起到任何作用,史诺在瑞士病逝。史诺病逝之后,史诺夫人就成了中共的座上宾。史诺夫人每次到中国坐的都是红旗牌轿车,都是有窗帘的那种很神秘的红旗牌轿车。而且都是大阵仗,都是党和国家领导人来会见她。但是到了1989年,洛伊斯史诺清醒了过来,就是六四的一声枪响打碎了她的梦幻。她说当她看到那些满面血迹的人,还有尸体被擡走的时候,她心里充满了痛苦,震撼和愤怒。在当时就谴责了中共当局,并且跟中共当局切割,从此分道扬镳。再后来好几非常关注天安门死难者的家属,像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她多次写信给邓小平和朱镕基,一边谴责他们的暴行,同时告诫他们要善待那些死难者的家属。而且她说以史诺之名,就是艾德嘉史诺之名希望中共当局能够改弦易辙。


但是中共当局当然是无动于衷,对史诺夫人的待遇也就变了。史诺夫人最后一次到中国是在2000年,她想把一笔捐款交给丁子霖。丁子霖17岁的儿子死在了天安门屠杀中!她见到了丁子霖之后,发现不仅没有了以前的那些高规格待遇,连一般的待遇都没有。而且前后左右都是大量的便衣在跟踪,监控他们。在她的身边就有20多名便衣把她团团的看着!她跟丁子霖见面之后,丁子霖就愤怒的对这些监控的便衣说:你们知道她是谁吗?她是艾德嘉史诺的夫人,她是中国的老朋友,你们怎麽可以这样对待她们!这就是中国共产党的前后两副面孔。当史诺夫人觉醒,为人权挺身的时候,中共就把她视同陌路,而且视同敌人。


这一回中共又利用史诺的名字,想上演一出新史诺,写新的《红星照耀中国》。就发动这些西方的记者,甚至是网红,收买他们来做这件事。但是史诺家还有一个人,就是史诺的女儿,是艾德嘉史诺跟罗伊斯史诺的女儿,叫茜安史诺。她出来发声了!她在《纽约时报》撰文,说中共滥用他父亲的名字。说她父亲并不是亲共,也不是信奉共产党。她父亲完全是本着客观中立,探讨真相的角度去延安访问毛泽东和共产党。但是她的父亲早就觉醒了,尤其在毛泽东发动文革之后!她愤怒的谴责了今天的中共,就是习近平王沪宁当局,还有王毅等人利用艾德嘉史诺的名字在国际上大做文章。她认为这是对她父亲的亵渎!她还说,她的父亲艾德嘉史诺一直就抵制对他作品的篡改,支配和利用。说不仅是针对蒋介石,针对史太林,针对毛泽东都一样。她的父亲本来要客观,中立,真实的报道,但是被这些独裁者所利用。因此她感到愤怒!最后,茜安史诺说道:那些支持中共打压记者的人,他们对我父亲的作品一无所知。他们根本不懂得我父亲作品的真正涵意,他们只是想利用我父亲的作品来达到他们的政治目的。


当然,对于艾德嘉史诺的女儿茜安史诺的这番表态声明,中共在国内根本不作报道,也根本不敢报道!


今天就暂时讲到这里。请新来的朋友点击订阅本频道《陈破空纵论天下》,并按下小铃铛,以便能及时收到节目通知。另外也欢迎订阅陈破空互联网站,那里有我的书籍连载,畅销书的文字连载和音频连载。另外,在希望之城网站有我的一个陈破空会员频道。那里有我的每日问答或者是其他作品,也欢迎大家订阅。谢谢大家收看收听,再见。

Recent Posts

See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