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of page

封城!軍管!國際震驚。武漢內情遠超想像!可能上演大逃亡。香港蒙面人流行全中國


封城了!果然封城了!武漢封城了!


外面的人不能進去,裡面的人不能出來,這是一月二十三號上午十點開始生效。表面上是武漢當局地方政府所發布的,但是顯然來自於北京最高層中南海當局的指示,那這個封城動作非常大,不僅是對外的向機場、港口、碼頭和火車站被封鎖,所謂的飛機航班、火車、輪運等等都停運。對內的武漢市的交通也被封鎖,公交車、地鐵、輪渡等等都被停止,內外都封鎖。


這個舉措對世界衛生組織定義為前所未有,說其效果難以評估究竟是好還是壞很難說,那麼在這之前其他國家有一些措施但沒有這麼極端,比如說2014年在非洲發生了伊波拉病毒,在塞拉里昂那個國家是七百萬人口,那麼它採取的措施是建議居民留在家裡三天,然後七千多名醫護人員挨家挨戶的上門去診斷病情或者是治療。另外一個國家利比里亞,對一個幾萬人的貧民窟進行了封鎖,然後醫護人員上門去挨個挨個的排查伊波拉病毒的患者,當時發生了警民衝突,民眾跟士兵發生激烈衝突。這是兩個前例,其他國家的例子都是建議,比如說2003年中國發生非典型肺炎就是SARS瘟疫的時候,中國內部進行了隔離和封鎖,有四千多名接觸感染者的人被隔離,有三百多名大學生所接觸感染者被隔離在一座軍營。


但在其他國家採取的是建議的方式,比如說在加拿大,當時的政府衛生部門建議說有些部分地區居民應該留在家裡幾天三天,等待瘟疫的過去或者是情況的塵埃落定,但是他不是強行的命令。所以這一次中共發布的這個強行的命令在國際社會引起了震驚,那麼一些除了世界衛生組織說效果難以評估之外,很多國家的專家和學者說這不僅違背了人權和人道,而且是在正常國家民主國家是違憲的,因為這種封城的措施固然對外面的人可能有一種安定感,但對武漢這種一千一百萬人口的大城市來說那武漢人民怎麼辦?


所以為什麼會採取這種極端措施,那麼根據各方分析可說武漢內部的情況非常嚴重,因為武漢內部的居民反映,說是到處醫院都大排長龍,只要有發熱只要有發燒都大排長龍、人滿為患無法救治,即便是被確診為說是疑似武漢肺炎,但是醫院由於床位爆滿床位不夠都建議病患或者是被懷疑的病患回家去隔離。


恐怕不止是當局所公布的那些病例或者死者,有可能更多。有一種說法說感染者超過三萬人甚至有的說法是更多,還有的說很多人在隱瞞病情,還有一種說法說醫務人員,現在當局公布醫務人員被感染的是十五人,但是武漢的居民說恐怕後面要加一個零,恐怕一百五十人都不止。


現在不僅病患非常恐慌、市民恐慌,現在連醫生都很恐慌,很多醫生、護士流淚不敢上班,而且說是被強行要求留在崗位上,他們自己的本身沒有安全感,有的醫生和醫務人員或者護士已經被診斷出是武漢肺炎這種例子,但是卻不能夠得到救治。


還有一種說法發熱發燒並不是唯一的症狀,說百分之二十的死亡者從頭到尾從發病到死亡並沒有出現發熱發燒的症狀,也就說發熱發燒不是唯一的見證,不發熱不發燒照樣可能是感染了武漢肺炎,所以在這個情況下說測溫器、或者是機場港口、或者是火車站這種測量器已經無效。


所以武漢內部的情況非常混亂,甚至有可能說數量更大因為很多人隱瞞,說是已經經過了三波的發展,先是說華南海鮮市場發生病毒,從這個野生動物身上。現在港台媒體報導可能是來自於野生的蛇,那麼這是第一波的傳播,第二波的傳播就進入到了家庭,尤其家庭是一個人感染更多人感染,還有一個第三波的傳播,就進入了社會街道,那麼當然實際上還有第四波、第五波那就是撲向了醫務人員還有就是跨出了武漢和湖北的境界到了全國各地。

Recent Posts

See All

重磅消息!国家副主席中招?老常委儿媳闯关入京!伊朗副总统倒在中国梦

政治局七常委開會商討為防疫、抗疫、捐款,捐多少怎麼捐,主持會議的總書記席習近平叫大家提方案,排名第五的政治局常委王滬寧首先提方案,他說:「我們是社會主義國家要體現社會主義的核心價值那就是平均主義,所以我們七個人平均捐款。」但他的提議受到了排名靠後的幾名政治局常委的否定。排名第七的政治局常委韓正建議說要不然官職大小,他說:「比如說我們七個人,我捐一千習總書記就捐七千,我捐一萬習總書記就捐七萬,其他以

官媒强烈暗示:习近平该做检讨!美国含蓄敲打中共高层:担起责任,别外逃!解封令闹出大乌龙

話說已習近平為首的七常委開會在主席台就坐,事先約好都不戴口罩,以真面容示人以安定黨心關係,習近平埋頭讀報告,萬言報告王滬寧寫的,他讀了一陣回頭一看,發現王滬寧戴了一個口罩,習近平就問:「王滬寧同志,我們不是約好都不戴口罩嗎?你怎麼一個人戴了個口罩?」王滬寧說:「我想了一下,不戴口罩違反禁令,違反我們自己制定的規則,我怕別人說閒話,所以。」習近平又埋頭讀報告,讀了一陣回頭一看,發現王滬寧又沒戴口罩了

新冠疫情凸显了中国的根本问题在于制度变革

2020年伊始,中国便遭遇了新冠病毒肺炎的猛烈袭击,疫情不仅席卷全国,也扩散到全球30多个国家,形势严峻。有分析指:这是北京政府在八九-六四以来遇到的最大的一次危机。虽然当局为遏制疫情采取了封城等一系列措施,但许多做法仍引发非议。旅美政治评论家陈破空先生针对当局管理疫情的方式以及疫情将对中国产生的影响等问题向本台阐述了他的看法。 法广:您对中国目前的疫情发展情况作何判断?疫情是否得到有效控制? 陈

Comments


bottom of pag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