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取消達沃斯之行,王岐山意外受傷!失業一年,栽倒在《舊制度與大革命》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11日星期五。

美國總統川普昨天通過推特突然宣佈取消達沃斯論壇之行。他原定將出席於1月21日到24日在瑞士達沃斯舉行的世界經濟論壇(又稱爲達沃斯論壇),現在通過推特宣佈取消。他取消的理由是他要留在國內面對一個最嚴重,最重大的邊境安全事務。

因爲川普和他所領導的共和黨政府正在跟民主黨所主導的眾議院陷入了一場紛爭,這個紛爭就是川普按照競選承諾,決定要在美墨邊境修築高牆,以阻擋來自中南美洲的非法移民。最近中美洲的非法移民的衝進墨西哥,正在抵達了美墨邊境,形成了一次對美國邊境安全的強大衝擊。川普已經緊急抽調軍隊和邊防的執法人員在邊境執法,去阻擋非法移民的浪潮。這個時候他覺得在美墨邊界修建高牆已經變得非常迫在眉睫!但是美國經歷了中期選舉之後,衆議院的主導權回到了民主黨手中。現在的眾議長是民主黨領袖南希佩洛西,以佩洛西爲首的民主黨反對通過國會的撥款築高牆。因此雙方陷入了拉鋸戰,多次談判談不攏。在最近的一次談判中,川普甚至憤怒地走出了會場!當佩洛西說了一句“不”之後,他走出會場,認爲沒必要浪費時間。

作爲對抗的策略,川普採取部分關閉聯邦政府的做法,就是讓部分聯邦政府的功能停止運作,以至於在全美範圍內總計有80萬聯邦政府雇員暫時停止了工作。當然,聯邦政府的大部分部門和功能都在正常運作,整個美國仍然運作有序。在這個時候川普甚至揚言,如果民主黨不妥協,不撥款的話,邊境牆不能解決的話,聯邦政府的部分關閉會持續幾個月,甚至一年!事實上目前持續關閉的天數達到了十多二十天,已經是歷史上的第二高。當時的克林頓政府曾經關閉超過20多天,現在川普聯邦政府的部分關閉已經接近那個記錄,顯然可能會超過。

川普取消達沃之行就在這樣的背景下,而川普取消達沃斯之行之後卻打擊了一個人。中國有句古話叫“城門失火,殃及池魚”!川普的行程取消受打擊了遠在地球另一端的中國國家副主席王岐山。王岐山已經決定要出席這次達沃斯論壇,在中國方面來說,達沃斯論壇通常是由總理出席,比如李克強。有時候是國家主席習近平越俎代庖去出席了,副主席出現的情況比較少見。所以這次安排王岐山出席達沃斯論壇,顯然有所深意。因爲考慮到美國總統川普要去達沃斯論壇,因此實際上幫助習近平主管對外事務,尤其主管中美事務的王岐山終於撈到了一個機會,覺得可以跟美國總統見面。有可能見面,有可能舉行會談,或者至少是寒暄幾句,打個招呼,總之可以接近美國總統或者美國政府這方面的要員。因爲這是過去一年多王岐山所求之不得的一個機會!但是當川普取消達沃斯之行之後,顯然給王岐山當頭潑了一盆冷水,使這次達沃斯之行頓時失色不少。

王岐山究竟是怎麼回事,爲什麼不受美方待見?這要從19大講起。在2017年中共舉行19大的時候,王岐山落選了政治局常委,退出了政治局常委會。原因是一方面中國內部有個潛規則,七上八下,就是67歲的人還可以繼續上,68歲的人就要退下來。當時的王岐山是69歲,他敵不過潛規則。當時的習王當局沒有打退潛規則,因此他沒有進入政治局常委。他之所以沒有進入政治局常委還有一個原因,是因爲在習近平執政的頭一個五年任期內,靠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協助,搞所謂選擇性反腐來鞏固權力,因此得罪了黨內的各派各系,可以是王岐山成了黨內各派痛恨的人物。因此在19大出局。

但是沒想到,過了幾個月,在2018年的兩會上,王岐山捲土重來,成爲了所謂國家副主席。國家副主席通常在過去的記錄,一般是政治局常委,至少是個政治局委員。由一個從政治局常委會退下來的普通黨員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這非常罕見。這反映了習近平政權,習近平個人的一個特質,就是任人唯親,打破過去規矩的這麼一個情況!所以王岐山就意外地出任國家副主席。而給他的分工就是協助習近平主管外交事務,尤其是主管中美事務。

當時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的時候還有兩個看點。一個看點就是離任的國家副主席李源潮67歲,而接任的王岐山69歲(實際上到2018年就70歲了),老的接替年輕的,這是一個看點。還有一個就是由於習近平非常不喜歡團派人物李源潮,以至於排擠李源潮排擠到什麼地步?所有的新舊人物交接權力都有一個交接握手和擁抱的場面,過去的國家副主席也是如此。這次王岐山接任國家副主席,李源潮居然沒有現身!是李源潮本人不現身,或者是習近平等人不讓他現身,結果根本沒有副主席的交接場面,李源潮就這麼靜悄悄的消失了。這可以說是習近平等人欺負李源潮欺負到家了。之後李源潮在後來的很多場合出現,那是另當別論。

王岐山出任國家副主席職務之後,給他的內部分工就是主管外交,尤其主管中美關係。但是事實上他根本沒有使上力氣!他成爲國家副主席已經將近一年的時間,美方既不邀請他訪美,也沒有美國政要去主動跟他接觸,這使王岐山處理中美關係反而陷入了空轉,陷入了難堪的尷尬的場景。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實際上這就要從中美互相之間的明爭暗鬥說起。王岐山在中共黨內高層以擅長懂外交,懂經濟而著稱,甚至被稱爲救火隊長。他主管過的地方包括廣東,海南,北京等省市,後來也主管過經濟的和外交等,任國務院副總理。入常之後主管中紀委的工作。應該說曆練很完整!這麼一個人又是習近平的親信密友,是作爲習近平的左膀右臂。

但是美國卻並不接受。因爲美國自有美國的考慮,你們中共內部的分工是你們的分工,美國自有他自己的考慮和分工。美國的考慮是,既然你王岐山很能談判,懂經濟懂外交,又是什麼救火隊長,那我美國就避其鋒芒,不跟你接觸,讓你毫無發揮之地,毫無用武之地。有報導說王岐山神隱,其實不是。我以前就說過,是美國川普政府讓他被神隱,讓他陷於空轉。至於王岐山非常尷尬,出國訪問的第一站仍然去了俄羅斯,然後又去了其他一些稀奇古怪的國家。因爲美國去不了!

美國還有另外一個考慮。美國如果把王岐山排除在外,還有另外一個說得過去的理由。那就是如果是王岐山出面來談中美貿易和中美關係,他是國家副主席,那樣勢必就要美國對等級別的美國副總統彭斯出面跟他談判,或者是交待。但是美國政府內部的分工又完全不同,副總統彭斯並不主管這方面,不主管中美關係,更不主管中美的貿易糾紛和貿易談判。因此從職務的對等角度出發,美國也巧妙地把王岐山輪空了,排到了一邊。以及王岐山去訪問不了美國,也不能夠跟美國副總統有任何的互動。美國認的就是習近平的一個稍微低級別的副手,就是副總理劉鶴和其他的部長來進行談判。而劉歡給美國人的感覺就像一名山東老農,顯得憨厚樸實,並不是擅長表達。

美國避其鋒芒,就使我想到三國時代的一個故事,就是著名的潼關之戰。當時曹操跟西涼將軍馬超作戰,馬超的父親馬騰被曹操殺害,爲報父仇,馬超率領20萬西涼精兵直殺潼關,逼近長安。雙方在同關附近打了一場大戰,開始的時候,馬超的軍隊節節取勝,曹操的軍隊潰不成軍,節節敗退。當時曹操陣營的謀士就說:西涼軍擅使長槍長矛,馬軍很整齊,曹操軍隊就應該用盾牌來抵抗。但是曹操擺手,不同意這個看法。曹操畢竟老謀深算,他主張堅壁清野,不出戰。還說:他有長槍,我不出戰,他安能便刺(他怎麼刺我)?我不要做盾牌,我不出戰,他怎麼用長槍來刺?曹操不出戰的理由有二,其一,西涼軍遠道而來,必然有糧草供應的問題。圍城久了之後,糧草可能會中斷,有可能糧進而退,這是一個估計。另外,他決定用反間計去離間西涼軍,離間馬超和他的盟友韓遂的關係。曹操你老謀深算,最後他的謀略成功了。他沒有製盾牌去作戰,而是通過離間計和拖延戰堅壁清野,閉關不出,最後拖垮了馬超。戰爭最後結果是曹操打敗了馬超!

用到這次的例子來說,就是川普政府不由自主地用了這個原則。你有長槍,我怎麼能讓你刺!你既然然說王岐山是你們內部最能幹的人,那我就避開他。川普政府非常巧妙地成功把王岐山邊緣化,使王岐山的角色在黨內可以說非常尷尬。

王岐山後來去訪問了哪些國家?一會兒去訪問了新加坡,出席了一個創新論壇。他作爲國家副主席這個級別,已經太高於這個論壇了。這個論壇有曾任紐約市長,彭博社的創始人彭博出席。王岐山通過各種機會接近美方的人,這是一次接觸。另外他又去會見到訪的美國芝加哥市市長,跟芝加哥市長談中美關係。但是仍然接近不了川普的政府或核心人員,所以無濟於事。還有一次他召集了紐約華爾街的現任或和前任高管去北京舉行論壇,但是很多高管也一方面紛紛請假告退,沒有去。有的人去了,實際上起不到到作用,包括高盛公司的高管等。因爲那些人已經跟川普政府說不上話!王岐山是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又失敗了。

然後他又兩次會見美國前國務卿基辛格,認爲是中美關係的牽線人。但是基辛格老實地告訴他:中美關係已經不能回到從前!而且還說:舊制度不適應新時代。暗示中共這套舊制度已經不適合現在的新時代了,需要改革。但他話中有話,當時王岐山爲了表示對基辛格的討好,就扶著年邁的基辛格走路,一隻手扶著他,以示尊老的意思。但是王岐山仍然沒有通過基辛格打通到川普政府!

而且川普政府跟習近平政府之間多次談談,六人磋商有三次是美國代表團過去,這次已經是第四次。但是每次美國貿易代表團過去,中方那邊傳聞說王岐山要會見他們,但是都沒有成功。因爲顯然美國政府並不想安排這樣的會見!美國當局避開王岐山,並不想安排這樣的會見。他們覺得得沒有意義,認爲直接談判就行了。

所以王岐山使勁使不上勁,最後以至於王岐山幹嘛呢?去訪問以色列,訪問埃及!其實他訪問以色列有一個企圖,當時很多人不理解他爲什麼訪問以色列,他覺得以色列是美國在中東的鐵杆盟友國家,有著很深的盟友關係,他試圖通過以色列去打通中美之間的一些關係。這就好像習近平突然高規格接待日本首相安倍,其中的內幕就是習近平想通過安倍去打通中美關係,讓日本首相安倍做中美關係的調解人。當然,這都沒有產生實際的效果。中方想固守他們現有的政策來打通美國,最後意識到不行,還是得跟美國直接談判。

回頭說一句客觀的話。在中方內部,關於美中貿易戰和貿易糾紛談判,事實上也的確分兩派,上層有路線鬥爭和權力鬥爭。一派就是以王滬寧爲代表的左派,極左的一派,走極左路線。製造好了國進民退,私營經濟退場,消滅私有制,閉關鎖國,自力更生等輿論。甚至要走毛澤東文革時代的老路!也就是說要跟美國硬碰硬,不惜閉關鎖國也不接受美國開出的條件,這是一派。

但是以王岐山爲代表的另一又有另外的想法,主張仍然是要跟美國談。王岐山在跟美國的客人見面的時候,有些意味深長的表態。有一次他表態說:特朗普現象究竟是偶然還是必然的?他問這句話,就比其他中共官僚的水平略高。另外有一次跟美國的其他客人見面的時候,他又說了一句話,說他正在研究美國的國內政治和現實背景,表示在所謂的深思熟慮。因此王岐山這一派主張還是要談判,因爲他不由自主重複了川普的一句話。川普說:這不是什麼貿易戰。中共占了美國這麼多年便宜,要是說貿易的話,早就是中共在向美國單方面的貿易戰。美國只不過是要求回到公平,平衡,平等的貿易。王岐山不由自主地重複了川普的話,他也認爲這不是一個貿易戰,是必然的一種貿易摩擦,是歷史形成的。因此應該說王岐山這一派最終主張還是要談,要妥協,要讓步,承認這些是中方的不足或錯誤。畢竟錯是錯在中方沒有遵守進入世界貿易組織的承諾,而且的確給美國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不管是貿易逆差還是市場准入等結構性問題!最終習近平當局經過一番硬鬥之後,還是回到了談判桌,覺得要通過讓步,妥協,舉白旗,呼應認可美國的要求和需求。應該說這方面王岐山起到了一定的作用!這是客觀的一個說法。

事實上在中共黨內的爭鬥也非常有意思。習近平的頭五年叫習王體制,習近平王岐山體制,鞏固權力。但第二個任期仍然是習王體制,但是我說過,這個習王已經不是那個習王,而是習近平王滬寧體制。王岐山在權力上和影響力上都退下去了!也就是說,王滬寧王岐山在競爭對習近平的影響力。王滬寧從左邊入手,而王岐山從右邊入手。但是顯然從這一兩年的局勢,中共內部的態勢來看,是習近平王滬寧這一方的極左路線佔了上風,成了中共倒退政策的主導。

說到倒退政策,王岐山本人也難辭其咎。王岐山本人在18大當了政治局常委之後,他向高官推薦了一本書。當時可以說是風行了一段時間,甚至洛陽紙貴買不到。這本書就是《舊制度與大革命》!這本書是19世紀的法國歷史學家托克維爾所寫的一本名著,托克維爾曾經當過法蘭西第二共和國短期的外交部長,後來因爲拿破崙三世專制復辟,他非常反感,甚至入獄,入獄之後出來就寫了這本書。他寫這本書主要是回顧,系統地總結了發生在1789年的法國大革命的前因後果,主要是成因。

托克維爾寫這本書的角度很獨特,他認爲當時的法國(18世紀)在歐洲是最進步的一個國家。當時的法國在文化上是開明的,政治上有改革,經濟上也有改革。而周邊的國家都還是農奴制,或者是半農奴制。比如周邊的普魯士等這些國家,農民不能擁有土地,沒有自由身,如果離開土地甚至會受到處罰和懲戒。也沒有政治改革,更沒有文化上的開放和繁榮。但是法國的剛好相反,在路易十六的領導下進行經濟改革,政治改革,文化改革。當時法國在文化上和政治上是最進步的歐洲國家,而且在經濟上也成就最大,農民成了自由民,都擁有土地。前面的路易十四,名言是“朕即國家”,是獨裁思想。而路易十五更是有句名言:在我死後,哪管它洪水滔天。也是一個以暴君著稱!而路易十六卻相對開明,連他自己的馬和車無意間踐踏農民的莊稼,他都要道歉賠償,顯示他仁心寬厚。但是托克維爾用了一個特殊的角度來講,恰恰是在主張改革的法國爆發了大革命。不僅爆發了大革命,而且這個大革命還很血腥。很多人頭落地,其中就包括國王路易十六人頭落地,也包括很多革命者本身人頭落地。所以法國大革命好像是掀起了一場大血腥,大恐怖。

結果,王岐山就據此得出一個結論,好像《舊制度與大革命》就暗示了不要輕言改革,不要輕易改動,改革最後損害的是統治者自己的利益。而且也說不要輕言革命,也不要輕易革命,革命帶來的是大恐怖。王岐山表面上講得很有道理,糊弄了一批不懂歷史的高官,或者是官僚,甚至是習近平本人。紛紛讀這本書!這也可以解釋習近平政權上任以來急劇向左轉,不斷倒退,王岐山推薦這本書,出的這招怪招敗棋也是可以說是一個墊底之作。

實際上王岐山完全誤解了,他認爲今天的中國跟當時的法國相像。其實有一些表面上的相像,但是有很大的不同。表面上的相像,就是好像法國在改革,中國也經歷了改革開放,法國當時處在經濟上升階段,中國也處於經濟上升階段。然後如果繼續改革,可能會導致大革命!而大革命又導致大恐怖!事實上王岐山沒有看到不同點,不同點就在於當時18世紀的法國在歐洲是最開明,最先進,最開放的國家,周邊國家都處在農奴制。而今天的中國,21世紀的中國在亞洲是政治上和文化上最落後的國家。如果說政治文化上比中國更落後的,只有北朝鮮。北朝鮮金氏江山確實固若金湯,老百姓見了金正恩都是淚流滿面,難道中國的確變成北朝鮮那種模式嗎?所以這也可以解讀爲什麼習近平時代把中國搞得越來越像北朝鮮,被網民稱爲西朝鮮。

政治上和文化上的落後,跟當時法國的進步形成鮮明的對照。而中國現在周邊的國家大多數都實現了民主憲政,尤其亞洲四小龍。韓國和台灣都是通過先經濟改革,後政治改革達到了經濟發達和政治高度文明,融入文明世界著名的高度,更不用說日本和其他亞洲民主國家。而整個世界跟當時的法國所處的世界不一樣,當時的法國一枝獨秀,在政治思想文化上,大多數歐洲國家都很落後。而今天中共的政治是完全不僅落後於亞洲,還落後於整個世界。整個世界大多數都成了民主國家,而這些民主國家所經歷的經濟改革也好,政治改革也好,並沒有帶來當年法國大革命式急風暴雨式的大恐怖,大血腥。甚至包括前蘇聯的解體,前東歐國家的解放,還台灣和韓國的轉型,都沒有經歷什麼血型,大革命,暴亂之類的。都是像台灣說的寧靜革命,大多數都是和平轉型,和平革命成功轉型。這一點跟當時的法國完全不一樣!所以王岐山不分時空,強行拉在一起進行對比,實際上是要麼他本人犯了恐懼症,要麼就是用這種恐懼感來恐嚇中國的文武百官,甚至於恐嚇中國的社會精英階層。好像不要輕言改革,不要輕言革命,也不要輕易改革,不要輕易革命。這就給習近平政權埋下了保守,倒退,左轉,甚至極左的這麼一個路子。

王岐山本人這樣的一個做法,可以說讓人非常覺得感嘆唏噓。如果是別人這麼做也就算了,但是王岐山在80年代曾經是未來叢書的編輯之一。當時未來叢書是由一些自由派知識份子處主辦,最著名的有包遵信,金觀濤。這些人後來在八九都是自由派知識份子的代表人物,包遵信甚至還曾經被共產黨打入大牢。王岐山也參與過未來叢書的編輯工作,而未來叢書是當時中國最前衛,最早學習西方,學現代化,引進西方思想的文明,制度和技術的一套叢書,在80年代的中國大學校園非常受歡迎。王岐山的名字就在上面,也就是說最早的王岐山並不是一個保守派。而且王岐山當時還上書趙紫陽,上訴中央,提出改革,是上書的幾個年輕人之一。但是王岐山有他的特殊性,他實際上是個准太子黨。他的岳父姚依林後來官至中共政治局常委,在八九六四的時候是以保守派和左派的面目出現,是趙紫陽的對立面。王岐山作爲女婿,准太子黨的身份加官進爵,後來當了官。

王岐山跟當時的進步青年還有一點不同,接近過他的人都是他是個官迷,官迷心竅,一心向上爬。因此最後王岐山演變成官僚集團之後就成了一個實用主義者,功利主義者,甚至是既得利益者。王岐山從年輕時代一個思想進步的前衛青年演變成了一個舊官僚,跟中共這個逆淘汰的制度有很大的關係。逆淘汰的制度不是良幣驅劣幣,而是劣幣驅良幣。越保守,越老套,越陳舊的人越容易升官。反過來,官升得越高就變得越陳舊,越老套,越落後。王岐山本人就是這麼一個寫照,中共落後政治的寫照。

所以基辛格那句話是意味深長。舊制度已經不適合新時代,中美關係回不去了。他就是在嘲諷王岐山所推薦的那本《舊制度與大革命》,用一個18世紀的法國歷史學家的書來恐嚇今天的中國社會和中國官場,試圖讓中國官場和中國社會一起來死守中共的一黨專制,紅色江山,既得利益。王岐山有著這麼一個蛻變的過程,這也可以看出原先得出的一個結論。整個中國社會,其實中國人民都准備了變革,准備了改革,也准備了革命。而整個改革也好,革命也好,包括政治改革,甚至革命的土壤已經肥沃,已經都准備好了,可以說是水到渠成,瓜熟蒂落。但是卻有一個最落後的部分在阻擾,這個最落後的部分就是中國共產黨。而中國共產黨最落後的部分就是高層統治集團,最落後的部分就在中南海,因此中南海裏面的專制堡壘成了中國通向文明進步的最大障礙。也就是中南海作爲一個世界上最大的專制堡壘,他阻擋了中國的民主潮流。中國通向文明世界,跟文明世界接軌,融入的這麼一個文明洪流,被中南海所阻撓。王岐山前後的演變和他的變化,就是一個例子。

回頭來總結今天的話題,王岐山在經過一年的輪空之後,他所謂主導對外關係,尤其主導中美關係,給人的感覺可是說是完全被架空,邊緣化。被美國川府政府成功架空!可以說如果從這個角度來講,王岐山相當於失業了一年,從他出任國家副主席以來。如果從19大算起,已經是失業一年多了。我說的失業不是他完全沒有事幹,而是該幹的事情沒有幹成,而去幹了一些並不是他份內要幹的事情。這就是中國政治,中共政治,一黨專政習近平政權自找的尷尬,自找的麻煩!

今天節目的相關音頻會同步發佈在陳破空會員網站,文字經過整理之後也會發佈。其他書籍的連載在繼續的進行,上面有一些段子供大家欣賞。陳破空會員網站的網址是chenpokongvip.com,歡迎大家訂閱,收看和收聽。《關於中國的100個常識》的音頻和文字已經同步連載到第30章,標題是《誰是“少數人”和“一小撮”》。

今天就暫時講到這裏。謝謝大家收看收聽!再見。

Recent Posts

See All

這個大會不尋常,習近平用力架空某常委!

前兩天中共召開了一個全會,是中紀委的全會,全稱叫中共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十九屆世中全會。看上去場面很大,除了中紀委的全體成員出席之外,包括習近平在內的七常委還有各種部門的這些領導人都出席。那麼中紀委主要是管腐敗的,但是這個會議所公布或者說會後所公布的一些查處的官員最多也就是省部級,大多數都是很低級別的、中下級別的一些官員,甚至於一些國營企業的負責人等等,顯示中共反腐態勢越來越低,根本達不到所謂中央級

馬杜羅準備出逃!美中決戰委內瑞拉。習近平隱衷說不出口,段子解說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31日星期四。 委內瑞拉的最新局勢,一架俄羅斯客機飛到了委內瑞拉首都加拉加斯。據國際媒體報導,這架客機載走了20噸黃金。這20噸黃金,是這個一敗塗地的國家僅有的一些國庫儲藏。這個訊息顯示,委內瑞拉現任的所謂總統馬杜羅可能在做出逃的准備和的計劃,因爲俄羅斯有庇護獨裁者的傳統。像前些年,烏克蘭親俄的總統被人們以顏色革命推翻之後,就逃到俄羅斯,至今藏匿在那裏。

放棄孟晚舟!保住任正非。劉鶴提前抵美,丟失重要頭銜

各位觀眾聽眾網友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月30日星期三。 就在美國宣佈對華爲公司提起23項起訴,並且提出正式引渡孟晚舟的要求之後,加拿大司法部公佈已經收到美國的正式引渡要求,將引渡孟晚舟。 在孟晚舟方面,她在1月29日採取了一個動作。他的律師向法院提出要求出庭,說是要對保釋的一些細節做一些調整。因爲有擔保人的物業股值下降,還有一個擔保人要加入他妻子的名分,所以法院開庭。前後開庭20分鐘,法院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