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前言


讓美國再次強大,讓亞太各國心安


美國出了一個川普總統,這是二十一世紀富有戲劇性的政治大轉折。非傳統,非典型,非「政治正確」,甚至於,非美國(un-american),川普的個人特質和執政風格,輻射到亞洲,觸發亞洲戰略格局的風雲突變。


競選期間,川普聲言:日本和韓國應該加強自衛能力,必要時,甚至可以擁核自衛,自己去對付北韓和中國。外界盛傳,川普的意思,美國要退出亞洲了,日、韓等國最好自己管自己,美國可能撒手不管了。然而,當選總統後,川普會見的第一個外國首腦,就是日本首相;上任總統後,接待的第一個來訪外國首腦,還是日本首相。川普強化了日美同盟,而非削弱之。


隨後,日本出動准航母「出雲號」,前往南海,隨時準備加入美國艦隊,並肩在南海巡航。川普時代,恰恰成為日本自我武裝、全面重返國際社會的天賜良機。藉助美國的推動力,戰後早已成為亞洲和平力量(「亞洲模範生」)的民主日本,可望在亞洲發揮區域領導力。


至於韓國,就在中共煽動起舉國狂熱的反韓聲浪中,就在北韓再次試射導彈的當天,美國立即在韓國部署了薩德反導系統(THAAD)首批裝備。行動比語言更有力。在美國總統川普的強大壓力下,中國領導人習近平被迫做出放棄金正恩的讓步。


台灣,經歷37年的沉寂之後,忽然間,美國總統與台灣總統直接通話,蔡英文祝賀川普當選。這是國家與國家之間的禮儀。台灣在國際舞台上的政治能見度,被川普拉抬到一個罕有的高度。中共跳腳抗議,川普卻進一步質疑「一個中國」政策的合理性,美國是否有必要繼續遵守?直到北京私下溝通、做出一系列妥協的姿態和讓步的承諾,川普才勉強回到「一個中國」的政策軌道,但申明:這是美國的「一中」政策,而非中國的「一中」政策。


在台灣,有人擔心、甚至抱怨,川普僅僅是把台灣當做籌碼和棋子,與中國做交易。其實,能被美國當做籌碼和棋子,總比被美國不當一回事要好。從中,台灣大可以找到伸展的空間,更可以找到發揮的機會。


台灣牌,是美國對付中共的有力工具,美國不會輕易放棄。歐巴馬曾經把這張牌擱置一邊,那是一個書生的迂腐。川普重打這張牌,不僅精明,而且具有高度的戰略眼光,有人擔心,川普會不會拋棄台灣、甚至出賣台灣?或有人發揮想像力,川普會不會用北韓換台灣?即,中共放棄北韓而美國放棄台灣,以中共主導海峽兩岸的統一,換取美國主導朝鮮半島的統一。筆者堅信,這種極端情況,根本不會出現。現實的情況是,在朝鮮半島,即便習近平默認川普斬首金正恩,更迭平壤政權,也只會換上一個對韓國和美國友善而對中國無害的政權,或者,一個對韓國和美國無害而繼續親中的政權。


回頭來說台灣,即便美國繼續或暫時「尊重」一個中國的政策,也絕不可能坐視中國吞併台灣,而徒讓美國失去一個亞洲價值同盟。如果說,打擊北韓,那是除害;保衛台灣,則是興利。


二十一世紀的國際社會,與上世紀七十年代美國翻覆兩岸外交關係的歷史背景,早已不可同日而語。普世價值凸顯為人類文明不可逆轉的主題,兩岸政治文明的落差,在美國朝野激起的愛憎分明,已不可能盡為功利主義所磨滅。從共和黨黨綱到國會法案,《美國對台灣安全的六項保證》,從道義和法律上,都不可能逆轉。台美關係,只會更緊密,而不會更疏遠。


歐巴馬時代,針對中共的擴張、對世界和平的挑戰,制定了「重返亞洲、圍堵中國」的戰略,亞洲各國受到鼓舞,更緊密地聚合在美國的羽翼下。然而,歐巴馬說得多做得少,竟坐視中共在美國圍堵的眼皮底下,大肆挑釁,高速擴張。


在南海,就在美國的善意調解才剛剛結束,位於菲律賓專屬經濟區的黃岩島就被中共硬生生地搶奪;隨後,中共更以「中國速度」,一口氣打造了七個人工島,佔據南海要塞;並在南海實施步步升級的軍事化。在東海,中共猛烈衝擊釣魚台,讓中日對立態勢全面升級;在中印邊界,中共頻繁滋事,擠壓印度空間。


北韓有樣學樣,核試爆一波接一波,導彈頻繁試射,有恃無恐,多次把朝鮮半島推向戰爭邊緣。歐巴馬管制美軍,有軍演,無實戰,圍而不打,讓金正恩肆無忌憚,愈跳愈高。美軍將領抱怨,美軍有能力,但最高統帥歐巴馬卻沒有決心。連立場反覆的菲律賓總統杜特蒂也反問:(針對中國在南海的動作)「美國究竟做了什麼?」


如今,川普總統來了,氣氛和氣場都發生了變化。就在川習會的晚宴上,川普斷然下令轟炸敘利亞。59枚戰斧式巡航導彈齊飛,劃破中東的夜空。這場晚宴,彷如現代版的「鴻門宴」。這只是川普風格的預演,威震四方。川普說干就干、不說就干,讓敵方摸不著頭腦。


如果說,從前的美國總統面對北韓和中共,是君子對小人、紳士對流氓,幾近無計可施。中共和北韓耍盡流氓,而美國只能按規則辦事,難怪有「中國崛起」和「美國衰落」的顛倒邏輯。如今的川普總統,不再那麼君子、不再那麼紳士,讓小人和流氓也開始發怵、開始心驚肉跳。

「讓美國再次強大」,不僅是實力上,也是心理上。美國再次強大,才能讓亞太各國心安,讓整個國際社會重獲安全感。文明力量,萬不可遜於邪惡勢力。這是全人類對民主堡壘--美國的虔誠期許。


習近平遭遇川普,「中國崛起」撞上「美國強大」,「中國夢」對衝「美國夢」。川普時代,東西方兩強對撞,註定風起雲湧。筆者不才,草成拙著。惟願本書略成序曲之一,為這出時代大戲提供某種預告和解說。



2017年4月,寫於紐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