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三章之一: 川普大打「台灣牌」,習近平威脅蔡英文(上)


「有意思,美國向台灣出售數十億美元軍備,但我卻不該接受一個祝賀電話!」—唐納德·川普,美國當選總統



與台灣總統通話,川普拋出震撼彈


「台灣總統蔡英文今天給我打電話祝賀我當選總統,謝謝!」 2016年12月2日,候任總統川普在推特上發出這樣一句話,激起軒然大波。


當天,川普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話十分鐘。美台首腦互動,打破了自1979年美台斷交以來的堅冰。這次通話,不是意外,也不是偶然,而是美台雙方精心謀劃、共同推進的戰略互動。


美國和國際主流媒體紛紛表示詫異,以為川普是「政治素人」,「不熟悉外交」、「不懂國際政治」,大加批評。他們認為,川普與台灣總統通話前,應該知會北京,「問問中國」。歐巴馬政府則說,川普與外國領導人通話前,應該諮詢(現任歐巴馬的)美國國務院。北京趁機向歐巴馬政府施壓,要求美國「不允許台灣領導人過境停留。」


「有意思,美國向台灣出售數十億美元軍備,但我卻不該接受一個祝賀電話!」面對北京的不滿、歐巴馬政府的挑剔、主流媒體的大驚小怪,川普如是回答。


川普反問:「中國貶值其貨幣(讓美國企業難以競爭),可曾問過我們?中國對美國產品徵收重稅(我們可沒對他們徵收重稅),可曾問過我們?或者,中國在南海修建規模龐大的軍事設施,可曾問過我們?」


不得不承認,川普的反問,非常有力!在小布希和歐巴馬任內,華盛頓處理美中關係,相對被動,都是北京主動製造問題、製造麻煩,華盛頓被動地解決問題、解決麻煩,疲於應付。諸如,北京在東海挑釁、在南海擴張、在幕後製造北韓核危機,等等,北京在製造這些問題的同時,又拿這些問題當籌碼,要挾美國,與華盛頓討價還價,甚至漫天要價。中共厚黑集團從中獲利,不正當地,獲取「暴利」。


北京的這套把戲,似乎很容易哄騙以歐巴馬為代表的美國「書生」,但卻騙不過川普這樣的老練企業家。


「我不想讓中國對我發號施令。」「一次很愉快的電話交談,很短;為什麼另外一個國家可以說,我不能接一個電話?」川普還說。



柯林頓曾考慮出賣台灣、抵償國債


面對川普新政,一些美國或國際主流媒體仍然沒有醒悟過來,它們是如何誤讀了美國民意、如何誤判了美國選情,又如何「輸掉」了美國大選。直到川普當選後,它們還試圖對川普指手畫腳。


幾屆美國政府對暴戾無道的北京獨裁者忍氣吞聲、歐巴馬甚至對臭名昭著的卡斯特羅政權雪中送炭,這些自以為「政治正確」的美國主流媒體,看在眼裡,卻並沒有強烈反應。如今,反倒對民選的美國總統川普與民選的台灣總統蔡英文之間的友好互動大驚小怪。他們所謂的「政治正確」,實為「政治不正確」。


在遭到公開的柯林頓私人電郵里,曝光一件舊聞:2011年,時任美國國務卿的柯林頓,與她的外交政策顧問傑克·蘇利文(Jack Sullivan)通信,傑克·蘇利文提到《紐約時報》的一篇文章《拯救我們的經濟,拋棄台灣吧!》,該文建議:「終止美國對台灣軍售、廢止美台防衛協議,換取中國放棄美國對中國1.14萬億美元債務」。柯林頓對這個建議很感興趣,她回復傑克·蘇利文:「我看到了這篇文章,我覺得這個想法很聰明,讓我們來討論吧!」可見,在「政治正確」印象下的柯林頓,竟然考慮出賣台灣。



「一中」政策過時,川普質疑有理


「我完全了解『一個中國』的政策,但是,如果我們不能跟中國在其他問題、包括貿易問題上達成協議,我不明白我們為什麼還要受縛於『一個中國』政策。」


這是繼2016年12月2日與台灣總統蔡英文通話九天之後,2016年12月11日,美國備位總統川普再次就美中台關係表態,直接挑戰近半個世紀以來的「一中政策」。在國際間再次投下震撼彈。


2017年1月13日,即將上任的川普,在回答《華爾街日報》的提問時,又說:「一切都在談判之中,包括『一個中國』。」「除非中國在匯率和貿易上讓步,否則,美國不一定遵行『一個中國』政策。」


川普的這幾句話,聽上去,有兩層含義:其一,如果中國不在貿易等問題上讓步,美國就可以放棄「一中」政策,以示反擊;其二,如果中國在貿易等問題上讓步,美國就可能繼續維持「一中」政策。


顯然,川普打破陳規,與蔡英文通話,除了價值取向,還有戰術與策略意圖,有意拿台灣當籌碼,對付中國。至少,可以重新打「台灣牌」,逼北京在諸多議題上讓步和後退。包括美中貿易逆差與南海紛爭。


如何處理新世紀的美中台關係?擺在川普桌面上的,其實,有多項選擇:


其一,「一個中國」。像過去近四十年來歷屆美國政府因循守舊的那樣。然而,當初的「一中」政策,是華盛頓對北京的遷就,基於美國「聯中抗蘇」戰略的需要。 隨著蘇聯解體、東歐解放、冷戰結束,中國,已經不再具有那樣的戰略價值。換言之,美國已經具備改變「一中」政策的現實和民意基礎。


曾遭美國遺棄、淪為冷戰犧牲品的台灣,不公平地,被長期孤懸於國際社會之外。儘管,處境艱難如此,但,經濟上,台灣依然躋身亞洲「四小龍」之列;政治上,台灣依然轉型為亞洲民主楷模。在浩蕩的太平洋里,台灣,如一枚遮不住光亮的珠貝,熠熠生輝,反襯這個世界的庸俗與齷齪。遲來的川普總統,質疑「一個中國」,符合國際現實與文明潮流。


其二,「兩個中國」。美國既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承認中華民國。這種情況,類似現實中的朝鮮半島處境,南韓和北韓分別都得到國際社會承認、分別都是聯合國成員。也類似統一前的德國處境,西德和東德分別都得到國際社會承認、分別都是聯合國成員。


如果美國改而奉行「兩個中國」政策,更容易影響其他國家跟進,進而獲得整個國際社會的響應。即便在中國大陸人民那裡,也更容易得到呼應。渴望民主的中國人,將支持中華民國;遭中共愚弄的中國人,則暫時依附中華人民共和國。


其三,「一中一台」。在外交上,美國既承認中國,也承認台灣,而台灣不必拘泥於「中華民國」這個國名。這是大多數台灣人、尤其是追求獨立的台灣人所願。


如此一來,台灣人民必歡欣鼓舞。但在中國大陸那邊,可能引發統獨問題的激烈紛爭。如果沒有中國的民主化來及時承載和化解這一紛爭,在一黨專政下,這一紛爭,可能給執政的共產黨帶來壓力--引發民族主義大火;或是口實--導致共產党進犯台灣的蠢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