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九章之一:習近平畏懼川普:妥協與讓(一)



「特朗普休想從』中國肥羊』身上割肉。」—中國《環球時報》

北京吃不準,拉攏與收買,是否對川普有用?有多大用?於是,在重大事務上暗中作出妥協與讓步,成為北京的選項之一。習近平對付川普的「三板斧」,這是最後一招。

迴避貿易戰,習近平悄悄讓步

川普上任美國總統,以他的獨立特行和雷厲風行,發布一系列命令,推出一系列舉措,兌現他競選時的諾言。諸如:凍結歐巴馬健保法案;凍結聯邦政府招聘計劃;讓美國退出TPP;啟動在美墨邊界修築圍牆的計劃;檢討北美自由貿易協定,準備與加拿大和墨西哥重新談判;下令暫時禁止主要穆斯林國的公民入境;加緊遣返非法移民……

其中一些舉措,引發激烈爭議和抗議,聲勢震天。對穆斯林入境禁令遭遇聯邦法官挑戰而暫時凍結,反應美國三權分立的憲政體制,即便是總統,權力也受到制衡、制約。這在中國,完全不可想像。

縱觀川普新政,中國問題,似乎還沒有掀起大浪。川普上任之初,中美博弈變得安靜下來。「這裡的黎明靜悄悄。」讓人疑問:幕後發生著什麼?其實,暗中,習近平當局加緊與川普政府拉關係,私下承諾要設法解決川普提出的尖銳問題和重大關切。

競選期間,針對中國極端的貿易保護主義,川普抨擊最多。提到匯率,川普指控:中國操縱匯率。他聲言:上任的第一天,就要宣布中國是「匯率操縱國」。然而,上任之後,川普說:他們當然在操縱匯率,但是否把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我暫時不這麼做。「我們會先與他們談談」。

原來,中國政府在匯率上悄悄調整。外界曾普遍預期人民幣將出現大幅貶值,但實際上,在2017年的頭兩個月,人民幣對美元升值了1.2%,部分逆轉了2016年7%的跌幅。

參議院少數黨領袖、資深民主党參議員舒默(、Charles Schumer)的呼籲:「川普總統,如果你真的要為美國創造就業,那就宣布中國為貨幣操縱國。如果你真的要把美國放在第一位,那就宣布中國為貨幣操縱國。」對此,川普提名的財政部長史蒂芬•姆欽(Steven Mnuchin)僅委婉表示:「如果中國再次操縱匯率,在人民幣匯率上採取不公平政策,那麼將建議川普正式將中國列為匯率操縱國。」 歷來對中國貿易持尖銳批評態度的民主党參議員羅伯特•凱西(Robert Casey)證實:「中國近期在外匯政策上出現了轉變,並未繼續故意讓人民幣貶值。」

競選時,每次談到美中之間巨大的貿易逆差,川普就氣都不打一處來,他多次表示:中國竊取美國的工作機會,中國挪走美國的錢財重建了他們的國家。並用「強姦」一詞來比喻這等行為:「我們不能繼續讓中國強姦我們的國家, 他們現在正在這麼做。」川普多次聲言,上任後,可能對中國商品徵收45%的關稅。然而,上任以來,川普還沒有這麼做。

原來,中國暫時收斂了在鋼材和鋁材等產品上對美國的傾銷行為。同時,中國擴大進口美國商品,從2016年12月起,美中貿易逆差出現縮小趨勢。同月,即2016年12月,中國還加購了91億美元的美國國債,中斷了連續6個月對美國國債的拋售。這一切,明顯是習近平對川普示軟、示好的表現。

川普上台之後,加強對伊朗和北韓的制裁,一家名叫「新世紀進出口有限公司 」的中國公司(位於中國寧波),因為向伊朗出口違禁設備,被列入制裁名單。一家名叫「中興通訊」的中國公司(中國最大上市電訊公司、排名世界電訊第四),因為向伊朗和北韓出口違禁貨物,而被罰款11.9億美元。這是有史以來美國限制出口案的最大處罰。對此,中國政府並沒有像過去那樣抱怨、抗議、鬧騰,而是默不作聲。這兩家中國公司乖乖地接受了美國的處罰。由此可見,中共並不是外界所想像的那麼「強大」,關鍵在於,美國政府必須拿出行動的決心。

2017年3月,更多中國公司和企業受到美國制裁,原因是,暗中協助北韓、伊朗和敘利亞發展大規模殺傷性武器,尤其是向這些國家輸入彈道導彈零部件。美國國務院公布這批列入制裁名單的30個外國公司和個人中,中國公司和個人佔到9個,它們或他們是:北京中科華正電氣有限公司、大連政華貿易有限公司、寧波新世紀進出口有限公司、深圳亞泰達科技有限公司、中國科技碳石墨製造總公司、天升科技有限公司、傑克·秦Jack Qin(秦獻華)、傑克·王Jack Wang(王偉)、卡爾·李Karl Lee(李方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