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六章之一: 川普「聯俄制中」戰略,受阻於國內(一)



「他是一個聰明人。」「很快明白自己的角色。」「已經從企業家成為一位政治家。」—普丁,俄羅斯總統


「如果普丁喜歡唐納德·川普,大家猜猜如何?這是一種資產,而不是負資產。

」—唐納德·川普,美國總統



川普與普丁,互相欣賞


競選期間,在同台辯論中,柯林頓譏諷川普是「普丁的哈巴狗」。選舉後,不滿川普提名親俄派人士入閣,《紐約時報》也把川普比喻為「普丁的哈巴狗」。


2016年11月8日,川普當選美國總統後,收到的第一封賀電,來自俄羅斯總統普丁(中國翻譯為普京)。普丁欣喜直言:「期待與美國展開建設性對話,願意與美國共同工作。俄羅斯將盡全力,讓俄美關係走出低谷。」


川普組閣期間,普丁盛讚川普:「他是一個聰明人。」「很快明白自己的角色。」「已經從企業家成為一位政治家。」普丁對川普的溢美之詞,自有他的打算:「希望川普政府改善美俄關係。」


川普本人,對普丁也一再示好,諸如:「普丁希望改善俄美關係,這種想法是正確的。」「我期待與俄羅斯和俄羅斯人民保持長期穩固關係。」「如果普丁喜歡唐納德·川普,大家猜猜如何?這是一種資產,而不是負資產。」


2017年1月28日,川普與普丁通電話,誓言合作,對外的報道是「將優先合作打擊國際恐怖主義。」但據說,這兩個大國領袖說了不少「悄悄話」,到底還涉及哪些話題?留給外界猜測。



論文明程度,俄國高於中國


毋庸置疑,美國於上世紀七十年代初期開始的聯中抗蘇策略,具有高度的地緣戰略價值,因為,彼時,擁有龐大核武庫的蘇聯,是文明世界最危險的敵人。然而,也必須看到,即便那個時候,曾經歷赫魯曉夫政治改革、清算斯大林暴政的蘇聯,在人道主義和文明程度的改進方面,也遠高於中國。那時,經歷反右運動和大饑荒的中國,又正處於最反動的文革年代。


美國的聯中抗蘇戰略,固然削弱了蘇聯,甚至,最終,有助於蘇聯解體。但這一戰略,卻幫助了北京獨裁政權的加固。深陷專制泥潭而苦難深重的中國人民,至今無以解脫。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蘇聯解體,俄羅斯實現民主化,面對一度經濟困難的俄羅斯,美國未能及時伸出援手。以至於,後來,俄羅斯民族主義情緒高漲,讓普丁獲得支點,得以重建強人政治,部分地顛覆民主、復辟專制,並再現沙皇式擴張。


當然,普丁仍然保持了普選制度,僅此一點,就政治文明而言,俄羅斯仍遠勝中國。而當今中國政治之落後,與北韓相比,不過是五十步笑百步,被中國網民戲稱為「西朝鮮」。


上世紀末期,就在俄羅斯醞釀政治變革、走向民主化的同一時期,中國卻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天安門事件(1989年),中共當局用軍隊、坦克和機關槍,血腥鎮壓了人類史上規模最大的民主運動。美國在給予中共一定程度的制裁之後,卻奉行「接觸政策」,仍期待中國可以「和平演變」,走上民主之路。但死心塌地於獨裁的中共,得以充分利用美國提供的機會和平台,通過操縱匯率、推行極端貿易保護主義和大規模盜版知識產權,大量挖走美國財富,削弱美國而壯大中國(中共)。正如川普競選時所言:「中國拿美國的錢重建了國家。」


縱觀近代史,美國對俄羅斯,似乎有一種天生的偏見;而對中國,又似乎有一種天生的偏袒。在美俄中三角關係中,明顯地,美國更苛待俄羅斯,更寬待中國。平心而論,美俄關係、美中關係都到了大幅調整的時候,川普當選美國總統,生逢其時。川普與普丁互相欣賞的言論,發出的信號是:川普政府,可能是美國歷史上最親俄的一屆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