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六章之三: 川普「聯俄制中」戰略,受阻於國內(三)



川普組閣,延攬親俄派

川普一當選,就立即開始組閣,緊鑼密鼓 。川普提名的內閣人選,既有競選班子里的大將,也有建制派里的重臣。但更多的,是內政與外交的鷹派人物。從中可以看出川普的政策走向,以及,競選期間的政見,哪些可能當真,哪些可能打折扣。

縱觀川普內閣人選,大致分為五類:富商,將軍,親台派,親俄派,反中派。所有這五類人物加在一起,可以說,其主流派,就是反中派。

雷克斯·提勒森(Rex Tillerson)國務卿(Secretary of State)

全球股票價值最大的公司Exxon Mobil的執行長(CEO),美國最成功的企業家之一。從上世紀九十年代開始,先後與俄羅斯兩任總統葉利欽(Boris Yeltsin)和普丁(Vladimir Putin)建立了良好的個人關係。

針對中國在南海的擴張,提勒森上任前夕曾發出這樣的警告:「我們將向中國傳達明確信息。首先,停止建造人造島。其次,你們不能接近這些人造島。」「中國建造這些人造島,就像俄羅斯吞併克里米亞一樣,都是非法的。」

上任之後,提勒森主張川普政府繼續尊重「一個中國」政策。当然,他指的也是美國的「一個中國」政策,而不是中國的「一個中國」政策(後敘)。

邁克爾·佛林(Michael Flynn),National Security Advisor,首任國家安全顧問

外表很酷、而且酷似007男演員Daniel Craig的佛林,是川普競選期間的重要顧問,選後被川普提名為國家安全顧問。上任前,Michael Flynn公開指出:「中國和北韓是伊斯蘭恐怖主義的同盟。」筆者聞言,不禁感嘆:這樣的真話,終於有美國政治人物能夠說出口來!

原來,早在十幾年前,筆者在哥倫比亞大學的碩士畢業論文,就以此為題,題目是《中國在恐怖主義和「反恐」中的真實角色》。筆者當時就論證:在基地組織、塔利班、伊朗和北韓的背後,都有共產中國的身影。共產中國是暗助國際恐怖主義的雙面掮客。其目的,是以國際恐怖主義牽制和削弱美國,換取北京共產政權的存活與擴張。

儘管佛林也提到俄羅斯、古巴和委內瑞拉等國與恐怖主義的聯繫,但川普陣營很清楚,相比之下,共產中國才是國際恐怖主義最有實力的支持者,在國際反恐戰爭中,北京才是那個不露臉的、文明世界的最陰險敵人。

佛林只擔任了國家安全顧問三個多星期,就被迫辭職。原因是,佛林上任前,曾與俄羅斯駐美國大使通電話,談到美國制裁俄羅斯一事。然而,美國情報機構向媒體泄露佛林與俄羅斯大使的通話內容,也屬於泄密行為,引發美國社會的持續爭議。

除了提勒森和佛林,川普的首席戰略顧問班農,白宮高級顧問(Senior Adviser)、也是川普的女婿庫什納等人,都具有程度不同的親俄色彩。


俄羅斯黑客,困擾美國的話題

川普走馬上任,俄羅斯因素如影隨形。 美俄和解,改善關係,是川普新政展現的輪廓之一。

然而,俄羅斯黑客入侵美國民主黨網站、間接干預美國大選,卻給美國政治帶來紛擾。眾多證據顯示,俄羅斯總統普丁親自下令發動這波網路攻擊。面對美國情報部門提供的大量和確鑿證據,就連川普陣營,包括川普本人,最終都認可,俄羅斯發動了這波網路攻擊。

比網路攻擊更甚的是,各種傳言紛起:川普受俄羅斯暗中栽培,川普勝選,是普丁多年經營的結果;俄羅斯握有不利於川普的黑材料或致命機密,包括川普在莫斯科的性愛視頻;等等。這些傳言的真偽,尚有待考證。川普本人,則憤怒地否定了這些傳言。普丁也出面予以堅決否認。

美國媒體和民主黨,對俄羅斯因素緊追不放,可以說,是選戰以來反川普的繼續,但也體現媒體和反對黨的監督角色。也是民主社會的常態。

困擾在於,俄羅斯黑客襲擊美國大選,究竟在多大程度上幫助了川普勝選,外界無從判斷;但俄羅斯黑客行為,無可避免地,留下了不良後果,至少暫時地留下了不良後果,那就是,一方面,為川普當選的合法性投下陰影。眾議員、黑人民權領袖路易斯(John Lewis)公開宣布不承認川普是合法當選的總統;包括路易斯在內,共計67名民主黨議員拒絕出席川普的就職典禮。這等規模的抵制行為,在美國歷史上,尚屬首次。

另一方面,俄羅斯黑客攻擊,為川普新政構成羈絆。川普有意推進美俄聯手,共同應對當今世界的重大挑戰,包括恐怖主義(伊斯蘭國)和中國威脅(實為中共威脅)。但俄羅斯黑客話題,顯然成爲美俄改善關係的阻礙因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