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六章之五: 川普「聯俄制中」戰略,受阻於國內(五)



川普向俄羅斯泄密?誘發政治風暴

更要命的是,就在川普會見俄羅斯外長和大使之後,很快傳出川普向俄羅斯方面泄密的消息,美國媒體大幅報道,輿論嘩然。據說,川普與俄羅斯官員談到敘利亞問題時,泄露了有關ISIS的「高度機密信息」,危及美國在敘利亞或中東地區的合作夥伴。後來,有消息顯示,這些機密來自美國在中東的盟國 -- 以色列。

川普否認自己泄密。但他卻在推特上說:「作為總統,我想要和俄羅斯分享有關恐怖主義和航班安全的信息,而且我完全有權利這麼做。 」

一位前美國高官由此提出推理和質疑:一個月前,當川普與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會見時,兩人曾有單獨相處的一小時,川普是否也向習近平泄露了有關北韓的機密信息。就在白宮被閙得一團糟的時候,《紐約時報》定義川普為「幼稚病患者」,擔憂「這個世界正被一個幼稚鬼領導」。

其實,在這層泄密的疑惑之外,還有另外一層泄密的疑惑,那就是,美國政府內,是誰向媒體泄露了川普與俄羅斯官員的談話?川普會見俄羅斯外長和大使的時候,已經將媒體和記者全部囘拒於外。同樣的情況也發生在弗林身上,當初,是誰向媒體泄露了弗林(當時還是平民身份)與俄羅斯大使的通話?答案是:美國情報部門。在監聽俄羅斯駐美大使的時候,意外聽到了弗林與俄羅斯大使的通話。當時的情報部門,還處在奧巴馬政府的管理之下。

與弗林的情形類似,應該也是美國情報部門泄露了川普與俄羅斯官員的談話。川普與俄羅斯官員會見結束後,協助處理國土安全和反恐事務的總統助理托馬斯·博塞特(Thomas Bossert)立即給中央情報局和國家安全局打了電話,意在通報並提醒情報部門,防範川普與俄羅斯分享情報後帶來的危害。顯然,接到通報的情報部門裡,有人隨後就向媒體泄露了川普與俄羅斯官員分享情報的談話內容。

這些情節,突顯了川普執政的困境:體制內存在強大的反川普勢力,主流媒體更是川普的死敵。眾所周知,川普競選總統,是以反體制、反建制派而著稱。雖然當選,川普立即面對體制內反川普勢力的對抗。這些勢力,不分黨派,遍及美國政府的各個部門,並非政黨輪替、新總統上任所能全部換人。而川普與主流媒體的敵對關係,創下歷屆美國總統之最,從競選期間直到上台執政,毫無改善。一旦主流媒體接獲對川普的不利資訊,立即大幅炒作。

川普不斷出狀況,到處惹麻煩,除了他自己魯莽的個性、笨拙的手法,還在於,反川普的體制內勢力,與反川普的主流媒體,二者相加,裡應外合,內外掣肘,讓川普舉步維艱,甚至出盡洋相。隨時可能釀成政治風暴。如果有那麽一天,無論是因爲“通俄門”還是“泄密門”,事態發展到川普遭國會彈劾的程度,也并不會令人感到太驚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