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十二章之一:中南海煽動反韓風潮,中國人忙于恨(一)



「我每天的時間是這麼安排的: 早上恨美國,中午恨韓國,晚上恨日本……總之,黨喊我恨誰,我就恨誰!」—中國網民

北韓連發導彈,美韓提前部署薩德

2017年3月6日,北韓再次發射導彈,這次連發四枚導彈,射程達1000公里,高度達260公里。其中三枚落入日本專屬經濟海域。

當天,美國立即在韓國境內開始部署薩德(THAAD)反導系統,將原計劃提前了幾個月。儘管,部署薩德,遭到習近平當局的激烈反對,正煽動國內民眾大肆反韓國,抵制韓國商品,衝擊韓國樂天集團。後者為韓國政府提供了薩德用地。

北韓再次發射導彈,韓國立即部署薩德,因果關係分明,恰當地詮釋了多年來朝鮮半島的發展態勢:北韓不斷試射核彈和導彈,是攻擊性的,韓國部署薩德,是防禦性的;北韓挑釁在先,韓國防護在後;北韓尋釁滋事是原因,韓國正當自衛是結果。

然而,中國政府輕輕放過北韓,卻嚴詞譴責韓國,似乎,對中國而言,北韓的核彈和導彈倒不是威脅,韓國的薩德反導防禦系統才是威脅。本末倒置,是非顛倒。反而泄露北京與平壤之間充滿詭異色彩的共謀嫌疑。

這一回,北韓發射導彈的基地,位於中朝邊境,與中國的丹東市不足50公里,令人懷疑:究竟是北韓自主研製並發射了射程達1000公里的導彈?還是中國暗助、甚至代替北韓發射了這批導彈?北韓才發射過其新型中程導彈,射程500公里,僅僅過了不到一個月,導彈射程就達到1000公里,可謂進展「神速」!

考慮到中共暗助北韓發展核武器(2016年底曝光中國國營企業鴻祥公司長期暗助北韓核計劃醜聞,僅僅是骯髒交易之一),中共暗助、甚至代替北韓發射導彈的可能性,決非不可思議。

只是,北韓的再次蠢動,立即成全了韓國,仿如南北韓「配合默契」。而中共的算盤,以為不斷支持和慫恿北韓蠢動,就能夠阻嚇韓國,動搖其部署薩德的決心,但效果適得其反。原因不僅在於韓國的忍無可忍,更在於,美國已經不再是歐巴馬時代,可以隱忍不發、息事寧人,美國已經進入川普時代,展現決心和意志的時代。


反韓風潮又起,中國人恨得忙不過來

中國政府再次開動其無處不在的宣傳工具,高分貝煽動反韓,在中國掀起新一波反韓風潮。中國各地出現抵制韓貨、砸韓國車的亂象,再現前幾年抵制日貨、砸日本車的情景。

就像對付台灣的手段一樣,中國反薩德,居然還拿韓星、韓流當出氣筒,把政治與文化、軍事與藝術混為一談。殊不知,韓國是一個民主國家,本國也存在反薩德的不同聲音,那些遭中國封殺的韓星,要麼根本不懂什麼是薩德,要麼還可能是反薩德的。中國不分青紅皂白地封殺他們,人為製造敵人和敵意,非理性,而且不智。

在極權國家,許多人誤以為,國家、政府、人民都是同一個概念,是一個整體,因而,政府一發聲,就上下合力,「同仇敵愾」,指誰打誰。在民主國家,政府是政府,人民是人民,媒體是媒體,各自都有各自獨立的身份和思維。觀念的不同,決定行為的差異。像中國人那種沒完沒了地抵制外國、外國商品和外國人的狂熱,在民主國家,就很少發生。

狂熱的反韓風潮,在中國鬧騰了好一陣,直到韓國決定將中國的野蠻行爲訴諸世界貿易組織WTO,中國政府才不得不給反韓風潮降溫。原來,根據WTO的規則,一國政府有責任保護他國在該囯的投資和企業安全,否則,由此造成的損失,由該囯政府負責。一想到要為韓國公司如樂天集團的損失埋單,中南海當權者心下就害怕了。這個從不疼惜他國財產損失的腐敗政權,卻向來疼惜他們自己的財產損失。因爲,整個中國及其資產,并非中國國民的公產,而是共產黨獨裁集團的私產。

中國先後打壓台灣、日本和韓國,均采用經貿限制手段,給後者製造經濟損失。台灣遭打壓后,轉向東南亞,謂之「新南向政策」;日本遭打壓后,也轉向東南亞;無獨有偶,韓國遭打壓后,韓國國内也醖釀轉向東南亞和日本的新路子。對東南亞諸國而言,仿如飛來之福;對中國而言,則是,「傷敵一萬,自損八千。」啞巴吃黃連,有苦難言。

頭腦清醒的中國網民,傳播段子,予以諷刺。諸如:

「我每天的時間是這麼安排的: 早上恨美國,中午恨韓國,晚上恨日本。 畢竟人的時間是有限的,只能抽空恨下新加坡、越南、法國、香港和台灣了。前段時間喊我恨菲律賓,還沒準備好,就喊可以不恨了。還有藏獨,疆獨,準備加夜班恨了。總之,黨喊我恨誰,我就恨誰,一定響應黨的號召!我大中華就他媽的沒個朋友!」

「看大家都在抵制韓國,我翻遍家裡也沒找到有啥韓貨可砸的,最後下樓把樓下姓韓的鄰居打了一頓。因為他不但姓韓,名字更讓我惱火,名叫韓國勝!」

「昨天姓韓的修車老頭,去派出所改名字了。他說,自從中韓關係緊張,就經常莫名其妙的挨揍,快受不了啦。民警拿過他的身份證一看,說:我要不是穿著這身制服,也得揍你,你叫什麼不好?偏要叫韓國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