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十二章之三:中南海煽動反韓風潮,中國人忙于恨(三)



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金正恩或逃過一劫

2017年5月8日,左派人物文在寅當選韓國總統。此人聲稱,要繼承前總統金大中和盧武鉉的「陽光政策」。所謂,「陽光政策」,指的是韓國對北韓的友善政策、示好政策。主要有兩條:經濟援助與和平對話。由1998年出任總統的金大中提出,並由2003年接任總統的盧武鉉繼承。其間,韓國給於北韓大量經濟援助,並在北韓境內、靠近南北非軍事區一帶建立開城工業園區,完全由韓國出資、僱用數萬北韓人,主要為北韓創收。

然而,當時由金正日當政的平壤政權,並未被首爾的善意所打動,反而利用韓國的大量援助,以及中國的持續「進貢」,秘密加快發展核計劃。結果,恰恰就是在這個所謂「陽光政策」的高峰時期,一声巨响,震惊世界,北韓成功實施了首次核試爆(2006年)。這一事件,標誌著韓國「陽光政策」的可恥失敗。

文在寅試圖重啟「陽光政策」,面對比金正日更兇殘狡詐的金正恩,可以預見,首爾必遭平壤瘋狂訛詐,不僅會付出巨大經濟代價,而且將在實質上助長金正恩的核野心,一發而不可收。

父母曾為朝鮮南逃難民,文在寅出生在韓國。支撐他與北韓和解幻想的,不僅有他的家庭背景,而且有一個私人願望:「如果半島統一,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拉著母親的手,去她的故鄉看看。」這一心結,寫照了文在寅的天真。文在寅及其母親,有可能去他母親的故鄉看看,但不會是在統一後的半島,只可能是在對金正恩大量進貢之後,換得的一次北上之旅。就像金大中和盧武鉉兩任左派總統一樣,北上訪问北韓,自以為是和平之旅,留給外界的印象,卻脫不了對平壤金氏獨裁政權「朝貢」的印記。

其實,在這個世界上,多少美好夢想都因獨裁者的橫阻而夢碎、夢斷。南北朝鲜民眾統一的願望、親情團聚的夢想,因為平壤金氏政權的極端自私和無情而夢碎、夢斷。離開朝鮮半島,再遠一些,西藏人民盼望達賴喇嘛重返家園、實現西藏高度自治的夢想,台灣人民獨立建國、融入國際社會的夢想,香港人民擁抱民主、渴望真普選的夢想,以及中國人民期盼六四平反、國家邁向民主化的夢想,都因為北京獨裁者對權力的痴迷、對既得利益的死守、對金錢的貪婪而夢碎、夢斷。

幻想者文在寅,將引領未來幾年的韓國,還沒有出發,就已經孕育新的失敗。無獨有偶,同一时期,自稱「毛主義者」的馬克龍,也當選為法國總統。從韓國到法國的左派政治人物(馬克龍自稱中間派,實為左派),先後當選。這些出自民主國家的左派人物,對極權國家的民眾苦難毫無體會,更無切膚之痛。他們自以為是的「多元化」觀點,就是對極權統治者的包容,而無視該國人民所遭受的壓迫和苦難。

有人以為,文在寅親中,故而有利中韓關係發展。其實,前任韓國總統朴槿惠在上任之初的幾年裡,也親中,遭中國背信後,轉而強化美韓同盟,決意引薩德入境。既防範平壤,也防範北京。

有人以為,中共很在意美國在韓國部署的薩德反導系統,故而歡迎文在寅當選,可以拆除薩德。其實,對習近平當局而言,根本問題,已經不在薩德,而在金正恩。解決了朝鮮的金正恩和核威脅,韓國的薩德也將迎刃而解,因為失去了存在的理由。

有人以為,中國政府「希望和平解決朝核問題」,對主張與平壤對話的文在寅當選感到如釋重負,其實未必。中国領導人習近平剛剛與美國總統川普達成歷史性共識,有意合作,徹底解除北韓核威脅。儘管中共媒體還在高唱和平調子,但筆者一再分析指出:那是假的,是唱給朝鮮金正恩和中國毛左派的催眠曲,意在施放煙幕彈,轉移視線,讓金正恩和毛左派只恨美國、不恨習近平。其實,暗地裡,習近平當局盼望美國動武、一舉清除朝鮮核設施、斬首金正恩,這個願望之強,並不亞於美國、日本和其他任何一方。

文在寅的當選,反而給習近平出了難題。文在寅自己想對北韓推行「陽光政策」,卻呼籲中國加強對朝鮮的制裁,等於讓習近平唱黑臉、做惡人,自己唱白臉、當好人。而北朝鲜核問題的無限拖延,甚至變相升級,不僅給韓國、也會給中國帶來更大危害,並使這一危害固化、永久化。對中國而言,如芒刺在背。

其實,當選韓國總統的文在寅,來得很不是時候。極可能讓美中兩國徹底解決朝核問題的共識泡湯、讓美國的軍事計劃擱淺,更可能讓金正恩逃過一劫,並起死回生。

美國前總統小布希曾警告金大中和盧武鉉,批評其「陽光政策」,認定那將「為朝鮮成為一個雖小卻重要的核武國家鋪平道路。 」小布希預言成真。歷史的弔詭可能就在這裡:韓國總統文在寅,可能成為朝鮮暴君金正恩的「大恩人」,重演農夫與蛇、東葛先生與狼的荒誕輪迴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