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川普對決習近平》第十二章之二:中南海煽動反韓風潮,中國人忙于恨(二)



北京懼怕,薩德也可監測標準台灣的導彈

在北京看來,韓國薩德是對中國安全的威脅。理由是,美國部署在韓國的薩德反導系統,具有監測功能,不僅能夠監測北韓境内的導彈部署與運行,而且能夠監測中國境内從東北、華北到東南地區的導彈部署和運行。其中,就包括解放軍瞄準台灣的千枚導彈。到時可能成爲射不出膛的啞炮、或一射出就遭擊落的廢炮。

然而,美韓部署作爲導彈防禦系統的薩德,符合春秋戰國時代思想家墨子的「非攻」哲學。這種導彈防禦系統的部署,對中國也有好處,那就是,只要中國不進攻他國,中國就不會受害;若中國進攻他國,就會受到遏制。如此,可以確保中國成為一個和平國家,有利於中國的國計民生。另外,如果有那麼一天,北韓或俄羅斯對中國有不利舉動,比如導彈威脅或核彈進攻,美國肯定也會知會中國,讓中國可以戒備和防守。所以,美韓部署薩德導彈防禦系統,實際上有利於整個東北亞的和平與穩定。

事實是,北韓核武器,才是對中國安全的最大威脅,而且是帶出薩德的原因。北韓的核武器是進攻性的,進攻範圍覆蓋中國;韓國的薩德是防禦性的,防禦北韓,只不過,防禦範圍也覆蓋部分中國地區。哪一個更有害?一目了然。北京的調子,輕輕放過北韓而重重責備韓國,顯出輕重倒置、本末倒置的詭異。

前幾年,韓國曾與中國套近,關係密切。不僅經貿關係熱絡,簽訂兩國自由貿易協定;而且政治關係升溫,因二戰歷史而共同敵視日本。2015年,習近平舉行「九三大閱兵」,韓國總統朴槿惠破例出席,登上天安門城樓,為中國背書。中韓兩國甚至建立起首腦熱線電話,承諾在緊急時起用通話,共同應對危機。

首爾希望通過北京的壓力,約束平壤的妄動。但北京卻暗中抗拒聯合國對北韓的經濟制裁,繼續源源不斷向北韓輸出物質、資源和金錢。當平壤再次違規進行核試爆時,朴槿惠連忙打通韓中首腦熱線,但習近平竟然拒聽。朴槿惠和韓國政府如夢初醒,這才認識到:這是一個靠不住的大國!一個不負責任的大國!首爾轉向,重新強化美韓聯盟。薩德的部署就是結果之一。首爾也謀求改善韓日關係,加固美日韓區域同盟。


討好中國,菲律賓總統或步韓國總統後塵

討好中國,對北京抱幻想,奉行綏靖政策,韓國總統朴槿惠的前車之覆,會不會成爲菲律賓總統的後車之鑒?

2016年,杜特蒂(中國翻譯為杜特爾特)當選菲律賓總統後,立即擺出一副親中反美的姿態。杜特蒂先後辱駡美國駐菲律賓大使格德柏格是「同性戀」、「僞娘」;辱駡美國總統歐巴馬是「婊子養的」、「妓女的兒子 」。但杜特蒂對給菲律賓構成直接威脅的中共領導人卻絕無口出髒字,只有諂媚之詞,稱習近平是「偉大的主席」。

杜特蒂之所以有這兩幅臉孔,一方面,或許出自他骨子裡的反美情緒,另一方面,他也很清楚,美國是民主國家,他可以大聲罵美國領導人而不會招致報復;但中國是獨裁國家,他絕對不敢罵中國領導人,因為那肯定招致報復,比如招致中共更多的侵略和進逼。

杜特蒂笑臉對北京,向中國遞出在南海主權爭端上和解的橄欖枝。圍繞黃岩島,中菲兩方都沒有在主權問題上讓步,中國同意菲律賓漁民重返黃岩島海域捕魚,是對杜特蒂遠美國親中國的回報。

杜特蒂的笑臉,對北京而言,既是機會,也是燙手山芋。機會在於,菲律賓願意與中國直接談判,並排斥美國,也沒有東盟國家的集體參與,這符合北京的一貫主張和期望:一對一談判,北京可以強勢主導。從這一點而言,北京似乎取得了某種勝利。

但另一方面,中國原本打算在黃岩島填海造地,鞏固它奪取的果實,藉以建立西沙、南沙、中沙的大三角戰略支點,構成控制整個南海的戰略框架,但面對杜特蒂突然展示的笑臉和突然伸出的橄欖枝,北京不免感到為難,相關計劃延後。

當中國最後表明仍然要在黃岩島填海造地、打造軍事基地的時候,杜特蒂居然表示「無法阻止」、自己「不想當炮灰」。這個以強人姿態面對國人的菲律賓總統,在北京的淫威面前,卻表現得像一個渾身戰慄的懦夫、膽小鬼、賣國賊。

杜特蒂打擊毒販,以違法犯罪手段對付違法犯罪,並藉機以違法犯罪手段打擊政敵,超出了一個民主國家的底線。菲律賓素來有民變的傳統,多任前總統遭民變推翻。如果杜特蒂倒行逆施而不思回頭,在民粹主義的支持熱度減退之後,也可能面臨遭民變推翻的風險。

菲律賓總統杜特蒂對北京抱以幻想,猶如當初韓國總統朴槿惠對北京抱以幻想一樣,都是一廂情願,韓國總統最終感覺受騙上當,這位菲律賓總統也必然步其後塵。杜特蒂的反常表現,給南海局勢增添了變數。

2017年4月,就在習近平前往美國、準備參加首場川習會前夕,菲律賓總統杜特蒂突然下令菲律賓軍隊佔領南海剩餘島礁。杜特蒂之所以這麼做,一是要穩住軍心,二是要回應反對黨的壓力,避免軍隊政變或國會彈劾。軍隊和反對派已經對杜特蒂的「賣國言論」極度不滿。杜特蒂選準川習會前夕發聲,料定中國無法發作,而美國更關注南海爭端。杜特蒂如何繼續對北京打醉拳,外界可拭目以待。